第221章 初步建立威信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51字
  • 2021-12-20 19:29:35

此时天公开始做美,淅淅沥沥的雨慢慢变成了瓢泼大雨。

李管家没有动,大夫人示意奴仆们一起到走廊下躲雨,蓝雪看着还在雨中监督杖刑的李管家,开了口:“李管家,天下雨了,你们要么进来避避雨吧,刑罚不在一时半刻,染了风寒岂不是连你们自己都惩罚了,你们犯了什么错?”

一番话说得李管事沉默了,他的性子他朋友都知道,凡是他做的决定,曾经连他的母亲都不能够动摇,可这会儿他竟然觉得蓝雪蓝夫人说得极其有道理,他想听从,这,也是怪了,他看着在走廊下望着自己的蓝雪蓝夫人......

所谓雨中美人卷珠帘,一颦一笑皆动人心弦。

略湿的发丝调皮地贴着蓝夫人的脸颊蜿蜒,似乎想要勾勒出她美丽的脸型,湿漉漉的双眼透着一点点的担忧,更多的是成熟的看透人世间的睿智,一身的衣裳虽说没有湿多少,但也是能够看出她是个练家子。

这个样子的蓝夫人该怎么形容呢?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就觉得这个蓝夫人好像变了,要么就是以前都是在隐藏本性,现在脱去外衣的躯壳,出来的是万丈光芒的太阳,温暖了自己,也照亮了别人。

单看她这几句表面听起来冷酷冷静的话,实则关心的话语,就知道,这是一个温暖别人的人,这样的人...让人信服。

也不知是怎么被打动的,李管家听话的摆摆手,两个门房架着两个管事婆子回到了走廊下。

几个人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成了落汤鸡。

蓝夫人找来一个小丫鬟,让她去取一些布来给大家擦擦脸,而后看着李管家说道:“不知道你的意思是先惩戒她们还是先更换衣服再惩戒她们呢?”

一脸询问的蓝夫人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这个尽管淋了雨,还依旧帅气的李管家,李管家一点都没有犹豫的直接回答道:“惩戒要马上进行,不耽搁为好,夜长梦多。”最后的四个字,只有离他最近的蓝夫人看得见,是用嘴型比划的,蓝夫人微笑着点头同意。

随后,两个老婆子刚刚喘过气,再次被拖到走廊中间,当着大家的面再次被打,而这个时候她们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棍子打在身上,是钻着劲儿的扎进皮肤里的感觉,疼的她们直哆嗦。

十板子下去,她们想求饶都已经没有力气张嘴了,由于嘴还是被堵着,她们难受的憋着,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都让她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了,只能无力地在板凳上趴着,犹如死尸。

这时候的蓝夫人走到她们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一字一句的十分认真的看着她们的惨状,说出了这些年她们对她做的点点滴滴的事情,一件件一桩桩都是令大家惊讶,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这样的蓝夫人让他们觉得恐惧,可怜。

因为她的故事而可怜她,可看着她如此冷静的说着这些事,就都觉得害怕,如此能够忍耐的人,还有什么事情做不成?

李管家也是惊讶的听着这些事情,调查里都没有查到的一些事情,原来她如此辛苦的活着啊~

一时间,众人或多或少的都对大夫人产生了怜惜并害怕的情绪,看到大夫人下令继续杖刑后,众人都觉得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认真谨慎对待大夫人,原因太明显了。

第一,大夫人能够隐忍这么多年,到了现在这个机会才说出自己的委屈和不甘,实在是厉害。

第二,大夫人忍了这么久,在面对这次机会的时候,并没有刚开始说自己的这些事情,因为没有证据,并没有着急报复她们,而是等到证据确凿,认证物证俱在,才实施自己的报复,而且是根据规矩实行的报复,让谁都说不出一个反对来,这样的人,能不让人害怕吗?

第三,她的冷静,她的聪慧,她的隐忍,她的绝地反击,证明她变了,不再是从前那个什么事都不理不睬的大夫人了,看起来她像是要立起来了,以后府中的风向是不是会改变了?

李管家看人特别准,虽然觉得大夫人改变了性格,但觉得不是坏事,虽然他被派来监视他们,可这种家事他暂时还不做干扰,且内心里对这个大夫人的转变是持乐观态度的。

两个管事在听到大夫人一件一件的说起以前的事的时候,身上的板子仍旧在不停的击打着她们,仿佛在诉说她们以前是多么不是人,多么刁难夫人,这回受到了惩罚。

如果非要用科学来解释这种行为,就是一种条件反射。

在大夫人说这些她们刁难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棍棒就开始狠狠地打在她们身上,当下一件事说完,继续受着棍棒的击打,每说一件事就挨揍,每件不正确的事情必然会受到惩罚,就在这样的影响之下,条件反射形成了。

她们潜意识里已经将欺负大夫人跟挨打挨揍挨杖刑联系在一起了,以致于她们以后不但不敢再欺辱大夫人,而且遇见她都似乎能感受到疼痛,这是什么体验,也许只有科学能够解释。

没错,蓝雪是这样想的,就是想要她们害怕自己,这样以后好办事。

在三十大板重重打过之后,两个老婆子都已经一动不动了,管家让人去试试呼吸发现还有一口气在,随即吩咐门房们将她们丢到柴房去,等待之后的老夫人和大老爷的审问。

而他们也回去换洗衣物去了,没有人知道在他们走后,蓝雪走到柴房那里,用水膜隐身进入,看着两个老婆子,她回忆着之前的种种,也算是替这副身体以直报怨了吧,不过看着那个娄管事明显有些撑不住的发起了烧,蓝雪想着,那就随手一粒退烧药物吧,让她活着。

为什么要让她活着,是因为蓝雪当时听到了管家跟小厮之间的谈话内容,这小厮还要有一些状要告呢,她可不能让这个娄管家轻易死去,得让她把错误的事情改正或者付出代价,另外,她也怀疑那个徐管家也贪墨了,不过没有证据而已,还得让娄管家自己吐出实情,这个她最拿手了。

蓝雪嘴边噙着一抹笑意,眼中是异样的色彩,是的,能够将这些毒瘤去掉,也算是做了好事了吧,毕竟总做坏事的人,终有一天会犯严重的错误而不自知,这样是极其危险的。

治完娄管家后,她悄然离开了这里,门口的两个守卫都没有发现蓝雪的到来和离去。

蓝雪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厢房里,面对着一屋子的“家徒四壁”,蓝雪撇撇嘴,回忆起以往这个蓝雪是怎么被迫害到这种地步的,嗯哼,不着急,以后都会回来的。

不过眼下,她还是要收拾干净,刚想要叫来丫鬟,就想到,这幅身子因为病重,谁都不愿意来伺候她,这时候叫人来无非是给自己添堵,不过如果不叫丫鬟好像自己懦弱了一样,所以,她想了想,走出了院子,看了看自己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厢房,摇了摇头。

通过九曲回廊,看到了一处水榭,倒是一个好风景,好去处,四季冬暖夏凉,窗户里面好像还有着人影在晃动,那里有个窗户缝隙,蓝雪利用自己的鹰眼技能看过去,就看到里面是一个女人**的背影和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不陌生,正是这个吴府的少爷——吴钰,是这些事情的始作俑者,是大老爷和老夫人的掌上明珠,是这个府里的权利中心,也是她的任务目标。

此刻的他春风拂面,眼中仍旧是清澈的见底,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面前香肩半露的小妾,微微的笑意从桃花眼中倾泻出来,似乎能够让人看得见听得见春天的声音。

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被束了起来,银色镂空的发箍直接将那些烦恼丝通通收了起来,只留下充满精气神儿的主人。

一身黑色刺绣金色菊花的衣服显示出吴钰的内心——躁动不已的明骚型。

高高挺挺的鼻梁显示出他的完美侧面。

白皙的肌肤没有小白脸的弱势,反而是透着阳刚的温柔,吸引的人趋之若鹜。

挺拔的身体就像一个衣服架一般,将每件衣服都能够恰到好处的撑起来,达到最好的效果。

肩宽腰窄,一脸痴情多情样貌,似乎就连他抛弃你,你都不会舍得责怪的感觉。

蓝雪摇摇头,这长相就是妖孽,哪有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的,就连当时的三皇子,也没有这么妖孽,没错,在蓝雪眼里,这位吴钰的长相绝对挑不出毛病,而且有着一种能够说服人的魅力,这通身的气质怎么也不能够让人联想到他竟然花心到如此地步。

该说不协调呢?还是奇怪呢?总觉得这样的长相,这样清澈的双眼,这样挺拔的脊梁,不应该是这样滥情的人,不应该这么个人设一样,可世界就是这样,不会按照你的想当然而去运作,而是自有它的规律......

正想入非非中,一个十分具有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

“谁在那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