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三十大板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137字
  • 2021-12-18 19:41:39

“你,李管家,我们可没有那个意思啊,您可千万要明鉴呐,你问问她们,看见了什么没有?总不能听你一个人的证词吧。”矮个子老妇撺掇着麻脸老妇说话,她跟着填缝。

“就是,您是皇上御赐的,一定是最公平公正的,一定要多听听别人怎么说的不是。”这开始给李管家戴高帽子了。

李管家最最讨厌别人威胁自己,不管是软的还是硬的,都特别讨厌,这会儿,这个矮个子和麻脸老妇都这么暗暗威胁自己,好,很好,他反而笑了。

只见他一笑,脸上的阳光就好像开出了彩虹一样让人迷惑,随即淡白色的唇张开了缝,吐出了性感低哑的声音:“自然,我从来不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做出判断,这是我的原则,那么在场的所有人,你们说说看,刚才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就从你开始吧。”

李管家微笑着看向站在最边上的一个七岁小女孩儿。

这两个老妇不知道的是,李管家不是从她们这种管事的着手,而是从最低的小厮和丫鬟入手,他来的这几个月除了了解吴府的情况,还跟这帮丫鬟小厮打得火热。

不仅照顾她们的起居需要,还关心他们的心理健康,所以,他们对管家那都是毕恭毕敬无比感激的,此刻,管家被逼迫,他们知道的一定要为管家出口气,况且他们是真没有看到大夫人做了什么。

于是,小女孩儿乌黑的眼珠子配合着懵懂和不解开了口:“李管家,大夫人并没有推两位管事啊,我这个地方看的清清楚楚,我可以为大夫人作证!”口齿清晰是古代小孩子们的写照,因为他们很小就被卖给了大户人家当丫鬟备选,所以会学会很多人情世故,她的懵懂和不解也是因为她是真的不懂。

因为,在她的角度看来,大夫人连手都没有抬起来,谈何推人??

所以,她说的毫无压力。

管家点点头,用手示意下一位,结果还没等两个管事婆子开口反驳,下一个小厮说的更夸张:“回管家的话,两个管事说的话确实,确实有点儿不好听,听着就好像在责怪大夫人的意思,我都听出来了,而且最厉害的是,小的真的没看到大夫人推她们,反倒是她们血口喷人。”

所谓墙倒众人推,借着这个机会,管家确实想要让这两个管事婆子受到教训,所以,他在一一听着引导着大家说实话。

场面渐渐有些活跃,似乎还带着某种咬牙切齿,听得蓝雪一阵子的好笑,她看向严肃的的李管家,想着是不是将来这个李管家可以帮助自己呢?他还真有意思啊~

这个管家看似在仔细调查,实则是在引导那些目击者说出实情,亦或者是就算没看到,也要说出“实情”,她甚是看好这样的李管家。

一个光头小厮突然大声喊:“李管家明鉴,大夫人平时的为人我们有目共睹,绝对是特别好的一个人,可娄管事跟秦管事平时不是欺压这个就是打骂那个,连大夫人的月钱都不放过,这样的刁奴吴府不能留,请管事明察秋毫!”

说话的小厮是一个被麻脸管事(娄管事)祸害了娘子的小厮,因为一直唯唯诺诺,所以没有人知道,其实他的内心充满了火焰与炸药,这样一个好的揭穿她们的机会,他怎能放过。

事情其实也不复杂,就是他的娘子因为长相好看,干活利索,所以被娄管事的丈夫相中了,这娄管事的丈夫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他每次都是偷偷背着娄管事去骚扰小厮的娘子,终有一天被娄管事发现了!

这娄管事的丈夫自是不必提,被怎么拧耳朵,被怎么咒骂就不必说了,单就从今往后,这小娘子被这顿磋磨就知道了,娄管事是个斤斤计较不罢休的主。

逮到机会就开始折磨这小娘子,小娘子敢怒不敢言,天天做着最累的活儿,吃着最差的伙食,接受着最差的待遇,心中憋气,时间久了,自然成病,且这种病是由于生气而来,所以会越来越严重,心病还需心药医,可这哪里能够得到心药呢?

在这种时候,小厮就亲眼瞧见这麻脸老婆子竟然还在出言讽刺,咒骂不已,他虽然冲过去跟老婆子争论,却也在七天之后失去了挚爱的娘子,这让他怎么能不恨?他开始隐藏自己,开始装透明人,目的就是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除掉她的机会。

平日里,通过他自己卑微谄媚的表现去搜集娄管事贪墨的证据,现在手里还真有几个重要的证据,此刻不揭发更待何时啊,于是......

当天空中浪漫的花瓣落下地的时候,一声声控诉开始了表演:“李管家,请您借一步说话。”

李管家看着眼前这个光头的小伙子,知道他叫王二,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因为娘子的病一夜白头,后来又频频的掉头发,最后才变成了这样,他此刻的双眼重新恢复了坚定和明亮,跟第一次见面大有不同,想必,他要说的也是很重要的事,他且听听。

“你要说什么?”

“李管家,这娄管事有许多贪墨的事儿,请李管事您在调查完这件事后,带着我去见大老爷和老夫人,在他们面前戳穿这个娄管事的假面!”说完这句话,他好像卸下了什么重担一样,年纪轻轻的身躯都有着苍老的痕迹,他的肩膀一松,整个人好像雨伞一样收了起来,整个人静了下来。

“好,你先收好证据,等一会儿咱们一起。”李管家想着,没想到还让他挖出来这样的大消息,没问题的话,这位娄管事,最后应该会被交由官府或者杖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于是,他一身蓝色直綴利索快速的回了头,继续询问在场的每一个人,得到了最后的结果。

两个管事一个比一个脸色苍白,她们没有想到,她们这么多年的威信竟然会连一个为她们说话的都没有,还亏得她们这么自信。

娄管事看向一个小丫鬟,这个丫鬟是她的心腹,可刚刚这个小丫鬟却选择含糊其辞,说没有看清,娄管事还真是觉得自己瞎了眼,不过这还有什么不理解的呢?在后宅里,谁不是这样?

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做出这样那样的选择,不过娄管事还是恶狠狠地看着那个小丫鬟,不过一件蓝色衣服“不经意”之间挡住了她的狠毒双眼,往上看去是一张白皙但冷静至极的脸,仿佛在告诫她不要耍花招。

另外一位矮个子管事姓徐,是采买的管事,油水又多,人还特别精明,什么事情不自己动手,要找个帮手,这个厨房的娄管事就是她的一只臂膀,特别听话还臭味相投,这时候她浑浊的眼珠子在迅速的转,而后趁着李管家刚要说结果的时候插了话。

“李管家,我们都是府里的老人儿了,这该怎么处置,都是要在老夫人或者大老爷面前决定,您...不用这么卖力。”这句话就差点儿说出了费力不讨好的意思了,李管家这么通透的人怎么会听不懂,正因为听懂了所以才觉得好笑。

“当然你们的去留是由老夫人或者大老爷决定,可你们犯的错误,而且是证据确凿的话,那么就需得先由我来处理了,更何况我是皇宫里经过重重选拔,得到皇上赞赏的,自然不必说对管家这个差事的了解程度,所以,我说的肯定经过深思熟虑,这你们放心。”

不等两个管事的开口,李管家再次开口:“这次的事在场所有人都没有看到大夫人推你们,你们这属于诬赖主子的罪名,而且你们以前欺辱过大夫人,这是在场人都可以提供的证据,所以你们三十大板是逃不了了。”这时候,除了蓝夫人,没有人发现李管家的嘴角上扬程度比之前高了一点。

蓝雪看到了,她暗自偷笑,这李管家有趣,有点儿像自己。

“你们几个将她们的嘴堵住,就地三十杖刑!”李管家看向一群体力健壮的门房,而他们也没有犹豫的将管事们的嘴堵住。

他们从来没有受过徐管事和娄管事的恩惠,都是这个新来的管家对他们很照顾,孰亲谁远他们心中很清楚,虽然相处没有几个月,但却比那两个管事来得亲切平易近人,而且人家还说的有理有据,他们没有理由不拿下那两个老婆子。

他们动作迅速,随身带着的汗巾子一把就塞进了管事们的嘴里,惹得两个人将想要骂出嘴的话都封在嘴里了。

随着管家一声令下,棍棒和板凳通通准备好。

两个老婆子看着这些架势此刻才觉得害怕,她们挣扎了起来,还幻想着谁能来阻止这一场杖刑,可惜没有人能够听见她们内心的渴望。

强壮的两个门房一人拿着一个扁平的长长杖棍,蓄势待发,而后在两个管事的惊恐目光中落下了棍棒。

“砰砰砰砰砰”的声音响起,伴随着这些棍棒打在两个老婆子的身上,两个老婆子的哀嚎声声声入耳不绝,她们的眼珠子瞪得很大很大,这么大岁数的她们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刑罚,自然承受不起。

有句话说的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她们呐,就是一直活得太骄傲太自在太不知好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