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飒气十足的蓝夫人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161字
  • 2021-12-17 20:14:04

只见蓝夫人似笑非笑的走近麻脸老妇,嘴里说着:“呦~不好意思啦?那估计你的面皮儿有点儿薄啊,来我捏捏看,是不是真的那么薄。”说着快速的扯着老妇的脸皮往两边拉伸,拉得麻脸老妇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眼瞅着旁边的矮个子老妇要出手救下她的麻脸朋友,蓝夫人松了手,使了一个巧劲儿,瞬间就将麻脸老妇给拽到了地上,只听得咕咚一声,麻脸老妇被摔得骨头都要散了架,躺在地上本来觉得丢人来着,毕竟那些丫鬟小厮啥的都看着她呢。

她的丑态都被看得清清楚楚的,怎么也不想继续躺下去了。

可感受到矮个子老妇掐她胳膊的举动,她眼珠子微微一斜,知道了矮个子老妇的主意了,她们多年的损友能不知道对方肚子里啥墨水么。

于是,她就地一坐,开始耍泼起来。

一拍大腿,一咧嘴,开始了她的表演:“唉呀我的天啊,老婆子我为这个吴府付出了多少啊,从小就进来帮忙,大了还照顾老夫人和大老爷,我为这个家付出这么多,到头来竟然被夫人无故推倒,老婆子我难受啊~55555555”,如果在老夫人和大老爷面前,她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蓝雪好笑的看着这个正往作死路上走的老婆子,心中却想,一会儿吃啥。

回过神来后,整个府邸的人都凑了过来,大大小小,从管家到打杂小厮,一个人都没有漏下,因为这个麻脸老妇也是一个小管事,平时作威作福,谗上媚下的,特别招人讨厌,所以有不少人听到她的声音后都来看看,不管怎么说,她这回脸上的手印子算是让她丢人了,解气。

看看是谁做的,就看到正前方有一个相当有气派的身影,那是...蓝夫人?大夫人蓝雪?怎么是她?

任谁都不会想到是大夫人让麻脸妇人受到这样的侮辱,不过也算大快人心不是,就是这麻脸妇人太吵闹,太撒泼,看着就闹挺,不过没有人出头就是了。

蓝雪当然注意到旁边那个矮个儿老妇的小动作,于是假装过去看麻脸老妇的时候,用她那充满力量的胯部一个胯击就将矮个子老妇也给撞倒了,她倒是真想看看,被撞倒的老妇会不会哭天抢地。

结果呢?太让她失望了,这个矮个子老妇竟然也开始了撒泼,真是让她开了眼界了。

于是,她冷笑着用目光扫向众人,在她尖锐的目光下,有些人低下了头,有些人仍旧继续看那两个老妇撒泼,还有几个胸膛挺的笔直,仔细搜索这个蓝雪微薄的记忆,想起这里面站的笔直,容貌俊朗,脸色白皙的一个蓝衣服的小伙子应该就是管家。

别看他看起来年龄小,可他实际年龄已经三十有二,是个果断睿智的管家。

“李管家,我还是不是这个府邸的大夫人?”蓝雪将这个问题抛给大管家。

蓝衣管家重新看了看这位看起来不一样气势的大夫人,毕恭毕敬地回答:“您是这吴府里的大夫人。”

“好,那么我再问问,如果出言顶撞,侮辱和诅咒大夫人是什么惩罚?”蓝雪觉得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她十分万分特别的想要将她们最后的惩罚结果,给众人看看,让大家也乐呵乐呵,不是么?

管家抿抿嘴毫不犹豫的回答:“轻则三十大板,重则交由官府或者杖毙。”

说完,管家用余光看他们府邸的大夫人,这个以前从来不出头的蓝夫人,此刻竟然这么冷静的处理这些事宜,本来矛头都已经指向大夫人了,有可能的几个版本就是她欺负奴仆,故意推倒两个老妇,导致吴府脸面尽失。

可眼下,她这么淡定的看着整个场面,一丁点儿别的情绪都没有的问着管家这些事情,看到的还都是奴才,那么不管是出于奴性还是出于被大夫人的冷静渲染的感觉,大家心中可能都会不自觉的偏向大夫人的说法。

如此,场面有些更改了气氛。

那两个老妇在大夫人询问管家问题的时候,她们的哭嚎声音就弱了下去,也是想听这个大夫人还能说出什么来,也是想着看看管家怎么说。

没想到,蓝夫人没一个问题都是在设置无差别问题,什么叫无差别问题,就是这种问题无论问谁都会得到一样的答案。

而且这些问题明显就是在说她们两个是因为侮辱了大夫人所以才被大夫人推倒,而她们反而在狡辩和撒泼,这下子,她们有些慌了。

如果管家或者大老爷和大夫人相信了这个蓝夫人,那么她们的处境可不妙。

于是,她们两个老妇用充满皱纹的眼睛对视了一眼,非常快的一眼,两人心知肚明,此刻不宜再撒泼。

反而是纠缠不休。

只见得麻脸老妇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用膝盖快速爬到蓝夫人跟前,声泪俱下的说话:“大夫人呐,我们可没有侮辱您的意思啊,夫人您那么大度,平时那么善待我们,我们都很感激,是绝对绝对不敢侮辱和诅咒您的啊,您一定是误会了,老妇我绝对不敢这么做的呀,夫人明鉴呐......”

一连串的声泪俱下加语言都让蓝雪想要笑了,这转变能力,这得是浸入后宅多么久的时间才能够修炼的这么妖精啊?

蓝雪不答反问:“嗯,你说我要是走的快,摔倒了犯了心疾就不好了,之后你们两个一直大笑,这些话不是诅咒我是吗?刚才你们两个因为自己站不稳摔倒了或者说自己故意摔倒了反而撒泼说是我推的,这,也是我理解错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现场的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你们说说,有谁亲眼看见我推她们致使她们摔倒了?”

锐利的双眼一个个的看过去,一个个奴仆都紧张的看看两个老妇又看着大夫人,似乎在较量谁最后会胜利。

毕竟蓝夫人嫁过来已经有了十个春秋了,没有子嗣不说,还被吴钰大少爷嫌弃的很,丢弃一旁多年,甚至都不给她请一个大夫,而蓝夫人的娘家人除了刚开始来看过几次,这么多年都无人问津,可见蓝夫人的地位有多低下。

可能,在某种程度上,连府里的侍妾通房都比不上,说出来的话连她们都不如,这种情况下,他们这些奴仆该说什么好,他们有些无助的看向管家,不料管家开了口:“夫人,在我这里没有看到您推她们,是她们说的谎。”

这位姓李的管家是最新入府的管家,是皇家赐给吴府的管家。

这事儿说起来还有些丢面儿,谁人家得到赏赐要么是免死金牌,要么是黄马褂,要么是美女,可就单单吴府,被皇上赐了一个管家,且这位管家还经过皇宫的层层筛选,是特地为吴府赏赐而选拔的。

为何这么费劲儿,一个是因为吴钰是一品宰相吴精忠的宝贝儿子,一个是一品大将军家的大女儿蓝雪,本来他们成婚的时候已经赏赐黄金了,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吴钰的花心都已经出了名了!

京城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春风楼里春风度,莫问名姓吴钰也!

只有他,能够花心的浑然天成,那些女人都是心甘情愿的嫁给他,甚至当他的外室,通房。

不仅仅证明了吴钰的渣男能力太强,还证明了他的颜值可以骗人。

可偏偏皇上认为这样的吴钰对自己的威胁是最小的,不仅偶尔赐给他美女,还会给他一些金钱。这回赐给家,一方面是想要监视吴府的情况,一方面是因为吴府中乌烟瘴气的,管家跑了一个又一个,没有人想要呆在那么混乱的地方。

所以,某一天,在朗朗乾坤中,日头正高中,皇上特意赐给吴府吴钰一个金牌管家——李惮,第二天全城都私下里笑话吴钰,连管家都要皇家操心,可是谁能够忍受他府中的乱七八糟的情况呢。

第一,由于吴钰的花心,妾侍,通房,慕名而来的女子太多太多,光是接待,办喜事儿,置办安排一个月都有好几次,不胜其烦。

第二,府中的女人多,事情就多,还都是矫情的性格,这个布置不对了,那个要钱了,两个小妾之间打架啦,房子住着不舒服了,头发掉了几根儿了.....等等这些琐事,吴钰都推给管家,管家一个人当五十个人用,能不辞退跑路吗?

第三,府中特别是吴钰的家中尊卑不那么明显,颇有种吴钰宠爱谁,谁才是说话最算数的,这也就造成了很多很多的麻烦。

所以,呆在这样的家中,谁人不暴走?

只有经过皇帝御赐的,他们府里的人不敢小瞧,不敢忤逆,才会多少有些震慑作用。

这位年纪轻轻的李管家可经受过各种训练,面对一切事宜都是可以保持微笑或者冷静的,而且办事妥帖极其不容易出错,是个较真的人,但也是个有原则的人。

遇见今天这样的事,他是绝对帮里不帮亲的,虽然他跟谁都不亲......

今天的大夫人明显有些小动作,可他更讨厌尊卑不分的两个老妇人,这两个人实在不知好歹,虽然他来这里不过几个月时间,可病弱的大夫人什么性格和人品他都是了解的清清楚楚的,这些人对大夫人嘲笑咒骂的,回过头对那些小妾卑躬屈膝的,实在让他瞧不上眼,所以这才决定帮大夫人,这也不算是违背他的正义感和原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