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锤炼自己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97字
  • 2021-12-08 15:15:52

白雪想在脑门上贴上,休假中三个大字,以彰显一下自己的放松心情。

她想爬山,想要挑战最高峰,珠穆朗玛峰。

白雪最地球是有着最深的情节的,人类世界是自己内心最深最陈旧的记忆,她很珍惜,无论到了什么世界,什么年代,她都怀念21世纪的地球,人类世界,人类现代世界,她可能是个怀旧的人吧。

白雪使用了变脸技能,将自己的魂魄附身到一个妙龄少女身上,然后变换了一张脸。

为什么选中这个少女,是因为这个少女身上有着一种疾病,是一种看不见的疾病,在她眼睛的位置有着一种炎症,使得她在看东西的时候就是个睁眼瞎!

可如果白雪附身在她身上之后,白雪自身灵魂所带的修复能力,寿终正寝能力,水修复能力,毒王能力通通可以让这位少女在以后恢复视力。

也是缘分,为什么没有挑到别的人身上?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那一眼,有着迷茫和希望,这样的少女让白雪想起了自己的以往,所以才会选中了她。

再者,如果选择那些身患重病的,即使白雪附身后会改善那人身体状况,可在她走后,这个人也会恢复原样,原因是这是天道,天意,命运。

就像白雪想要更改雪锋的命运一样,在大的疾病面前,大的事件中,生死关头,她是不能够更改的。

如果她选择癌症患者,在她走后,说不定这个患者就此别过了,白雪得遵守规则,世界的规则。

阎王爷曾经说过:“你不可将地府之事泄漏,记住是任何人,你不可更改未来的事情,当然也有例外,但生死之事是不可以的。”

这句话,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关于生死之事是绝对不可以更改的,但如果是小病小灾的,小事小情的,阎王倒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所以,白雪才能够选中这个少女......

这个少女叫晴儿,也不知道找没找到心中的肖剑......

收拾了一下行囊,看到这个少女也有着这样的梦想,一个巨大的旅游用的背包放在衣柜的最里面,静静的,却不容忽视。

里面有着旅游用的冲锋衣,还有一些一次性用品,如此看来,只需要买一些食物就可以了。

白雪想着,自己这个灵魂还真没有钱,不过,她可以挣钱。

于是,她选择了一个基本上女孩子都不会去做的工种,可这个工种还特别的赚钱。

那就是——搬砖人。

一个出苦力的工作。

什么来钱快?体力活儿,什么最累?体力活儿,可这些对于白雪来说,是个问题吗?

且不说白雪的灵魂身体素质有多么强悍,就说寻龙诀的一些用力技巧也能够让白雪获得特别不同于别人的力量。

这个晴儿确实有存款,可白雪不想随便用她的钱,也毕竟是占用她身体一段时间么,也想给这个晴儿留下些什么,所以,白雪才决定去出苦力,多挣一些钱。

当工长看到贸贸然出来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来应聘抗麻袋搬砖的时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怎么可能?这孩子是傻了吗?

这样的感觉其实不少人都有,可他们只是嗤嗤的笑,摇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可这个叫晴儿的坚持要尝试一天,说不要工钱,如果觉得可以了,收下她,因为她急需用钱,工长是个四十多岁的油腻大叔,听到这里,他审视了一下晴儿的细胳膊细腿儿的,再次摇了摇头,说,让她跟着推推车,搭把手就好。

没想到晴儿坚持要做最重的活儿,惹得工头都忍不住生气,他生气的喊道:“就没见过你这样的!还挑着重活累活一起来,你的家长呢?”

“我已经二十了,叫什么家长,我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你尽管看我的好了,你可不眨眼的瞧好了,我可以一个人做两个人的活儿,你不是缺两个工人吗?把两份工资给我,你现在就看着,我合适不合适。”一番充满霸气的话说了出来,在场的工人们都看热闹一样的看着这个满嘴大话的小女孩。

他们一个个糙老爷们都没说能够做两个人的活儿,她却说能,看看等会儿那个麻袋是怎么把她的小身板给压塌下吧...

一帮三十多岁的为了生活而拼搏的老爷们都在旁边多少带着看热闹的心情看着这个瘦弱的小少女,究竟会是怎么样的结局,可别把身体压垮下了,可别......

从工长开始,到下一个工人,再到一排的工人,表情都一个样!

都是眼睛大睁,嘴巴大张,瞳孔大开的一个状态,因为他们看到了什么,看到了这个晴儿一个手一个50斤重的麻袋,根本用不上扛着,背着,别人帮助,这些都不用,只是很轻松的一手拎一个大麻袋。

知情的人都知道,这个麻袋里装的是结结实实的沙子或者水泥粉,没有人可以说轻松的像拎菜一样的将这个麻袋拎起来,可让他们万分震惊的是,这个晴儿竟然丝毫不费吹灰之力就拎了起来,简直不可思议。

一个摽榜大汉用胳膊肘怼旁边的那个大汉,眼睛还离不开正在推砖车推的像开赛车一样的晴儿,说道:“老王,不是俺眼睛出问题了吧?这个女的咋回事?她,她拎的那不是沙子吧?是不是弄错了!”

“你可别问我,我还挺懵圈呢,这啥情况?我不是眼花了吧?她怎么拎麻袋拎那么轻松?咋回事?”大汉粗声粗气的说,明显难以相信。

周围的抽气声一个接着一个,晴儿依旧我行我素,一个人做着两个人的活计。其实让她一个人做十个人的活都不是问题,但不能太高调,如果侵犯了别人的利益,别人会怀恨在心,别人会失去工作,这样不好,所以,晴儿只做两个人的活计。

工长看到这个晴儿这么厉害,力气这么大,揉了好几遍的眼睛,直到晴儿轻松拿起了重达100多斤的泥沙麻袋,工长像是忽然会呼吸一样的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好!好好好!小小女孩竟然能够拥有这么大的力气,你来对地方了,我们这里是这周围工人待遇最好的地方,你一个人当两个人用,我给你两份工资,你能不能工作一个月?”

很明显,工长特别喜欢这个晴儿,晴儿想了想,反正也是要体验生活的,做什么都是做,于是,点头答应了下来,工长看到晴儿这么听话,更是开心,好像捡到宝贝一样,不停在旁边夸她。

晴儿也微笑示意,自此,晴儿的登山之行往后推了一个月的时间。

在这一个月里,她看到了周围工人的辛苦和他们的努力,人性最纯真的一面和最黑暗的一面都有。

有大部分工人都是实实在在的干活人,懂得怜香惜玉,经常帮助她,虽然她并不需要,但友好是最美好的情感。

可有一部分工人因为嫉妒产生了一些黑暗的想法,他们通常会使坏,在麻袋外面划个口子,导致晴儿一边拎麻袋,一边漏水泥,这样不仅耽误完成作业的时间,而且还会遭到工长的批评,更甚者会扣钱。

现在挣钱是晴儿最想做的事,任何阻挡自己挣钱的人都是阶级敌人!

所以,她很自然的找到那个划破自己麻袋的人说道:“我这个人吧,有一种能力,就是乌鸦嘴,说什么什么成真,我还真的不想这么对你,如果不是你将我的麻袋划破,我今天会挣一千块钱,可因为你,我也许只能得到800块钱,所以,你要给我两百,我才可以原谅你,否则,我的乌鸦嘴不定说出什么来,到时候,反倒是不好收场了不是?”

没想到,那个工人反而被激起了脾气,他还大声骂道:“干什么说是我做的?还乌鸦嘴,我呸!神经病!”

“哈!很好,我还真怕你赔我钱呢,那样的话我怎么乌鸦嘴你!听好喽,我总觉得你以后会干啥啥不顺,麻袋总漏,推车总倒,万一总被骂,挣得少可咋整,哈哈哈哈哈!”说完,大家也就是当听一个笑话,没人会觉得这会成真。

可大家万万没想到,晴儿说的真的会成真,还特别贴合真实情况。

每当那个使坏的工人费死劲背上麻袋后,总是在没走几步就麻袋莫名破裂,总是这样,总是这样,几乎每一个麻袋都是这样,工人愤怒了。

他不禁看向晴儿,眼睛里冒着火,他没有想到,晴儿说的乌鸦嘴真的是很乌鸦!很黑很黑!几乎看不到白色的那种。

他自从被晴儿乌鸦嘴后,一切正如晴儿说的那样,背上麻袋就漏,推车就洒,推车就倒,工长开始频频的骂他,扣他钱,短短几天时间,他就已经像枯萎的玫瑰花一样,蔫了吧唧的。

缺失各种水分和营养,再也欢快不起来了。

周围的工人们都心中惊讶的琢磨,这个晴儿莫非真是乌鸦嘴,这不就是诅咒么,还这么灵验,再也没有人敢小看晴儿,可是再也没有人去帮晴儿了,也许是害怕,也许是觉得这么强悍的女孩不会有人欺负吧,总之,工长喜欢晴儿,工人们再也不敢招惹晴儿,这样也算是相安无事了半个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