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解开心结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08字
  • 2021-11-23 15:12:35

雪姬有时候在想,狐族并不都是像狐姬那样仗势欺妖的,也有像她的老朋友狐绝一样没有心眼的,还有可能有像“奇趣妖生”老板一样喜欢闲适生活的,也许,不应该对狐族抱有太大的敌意。

她在想事情的时候,应邀的雪锋兴冲冲的来了。

他自从战争后受了点儿伤后,就一直养伤来着,雪姬一直给他治疗,问题不大,雪锋却非要雪姬帮他天天换药,在这换药的过程中,二妖的感情也加深了一些。

雪王曾经问过雪姬一个问题:你想什么时候成婚?

雪姬很认真很认真的想了又想,才说:不急。

两个字把雪王都说的一个踉跄。

雪王:不急是什么时候?

雪姬:以后。

雪王:以后是什么时候?

雪姬:你女儿开心的时候。

雪王:那我现在就让你开心,你喜欢什么?

雪姬:我喜欢安静。

雪王:......

总之,雪姬觉得即便现在对雪锋的感情提高了,但也没有提高到想要与他携手白头的地步,总觉得还差点儿什么。

但是雪姬愿意与雪锋一起拼搏一起携手走下去,虽然缺少了点儿什么,但以后说不定会补上这一点点,也许一点点之后,他们就会越来越幸福。

人总是会对未来有这一丝希望,哪怕希望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实现,也许是一种寄托,也许是一种鼓励,证明自己没有做错......

雪姬写信约了自己的狐族老朋友——狐绝,地点就在两个妖族交界处,关于见面的原因,雪姬并没有说明,只说想见见老朋友。

再次见面,狐绝都要嫉妒死雪姬了。

只见雪姬穿着一身紫色底,金丝刺绣祥云图案的外罩,精致的花型,祥云点缀着一件外罩,头上是珍贵的金珠纳福发簪,耳朵上是水滴珍珠,鞋上都是用小颗粒珍珠穿好缝上去的花朵,整个的装扮就像是一位十分尊贵且内秀的公主样子。

再没有以前的泼皮无赖样,端的是一脸的青春阳光,尊贵典雅,直看得狐绝再也说不出以前的那个称呼了。

“公,公主殿下,您找我有什么事?”不自觉的,狐绝就降低了语调,降低了姿态。

“其实倒也没什么事,是想来看看你,毕竟我第一次的变丹,是你守护我的,我想要来谢谢你。”雪姬也确实有这样的意思。

“不用了公主殿下,我只是帮了一点小忙,到后来我也是走了。”说完,狐绝柔软的身躯扭了起来,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事实就是如此,不必妄自菲薄,你帮助过我就是事实,且你我以前可是不打不相识的关系,我不会怪罪于你,我只是想问你一些问题。”雪姬淡然的看着狐绝。

“公主请说。”狐绝有些忐忑,不知怎的,她现在总觉得面对着这个样子的雪姬,还有最近铺天盖地的关于雪姬的消息,综合起来,她总是觉得不可以想当初那么对待雪姬了。

“我想问,你们狐王是什么样的一个妖,我问的是,在你们百姓眼里,他是什么样?”雪姬当然知道狐王是什么样的妖,但是从狐族嘴里说出来的,也许跟调查的结果不太一样。

“狐王啊,狐王是一个有大智慧的王,他总是喜欢倾听我们的声音,说起来,他上个月还特意走街串坊的看我们百姓生活呢,我们十分的崇敬他。”狐绝虽然疑惑雪姬公主为什么要问狐王,却还是实话实说了,毕竟他们两个以前也是无话不说的损友。

“嗯,那么在你们眼里,我是什么样的?”雪姬微笑着看着狐绝。

这笑容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看着像笑,实则不知道是什么表情,狐绝连忙转移视线,不行了,这雪姬越来越邪乎了。

“公主你自然是很厉害的了。”狐绝的声音明显带着一丝不自在。

“我想听的是实话,作为你的老朋友,你不该告诉我实情吗?”雪姬慢慢靠近狐绝,狐绝余光看到,又听到雪姬清冷的声音后,全身汗毛倒立,说不出的害怕。

就好像雪姬在微笑着切狐狸肉一样,雪姬明明还是原来的雪姬,只是给狐绝的感觉却不一样了。

“好吧,我说实话,这一阵子,关于你的传言实在是多,多到三天两头就能够传得大街小巷都是,各种版本的都有,有说你恃强凌弱的,有说你邪恶歹毒的,有说的不怀好意的,有说你极其讨厌的,负面的消息真的很多,不过最近你的消息都变成了统一的,都说你厉害,说你带领联盟军战胜了虎头军,并且重创了虎王,是个英雄。”

雪姬听到前面的时候觉得习惯了,自己几百岁的灵魂了,怕什么流言,不过听到后面,还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也得亏是狐族一直被虎族压制,所以才觉得,重创虎王的是他们该称赞的对象,否则,雪姬就会被流言杀的体无完肤。

看到雪姬嘴边那淡淡的笑容,狐绝内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却有些失落,雪姬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了......

雪姬也想过这个问题,她是否还能像从前一样跟这个老朋友狐绝打成一片呢?

答案是否定的。

原因有很多,首先,雪姬跟狐绝并不是好朋友,老朋友是交往有一阵子的朋友,而不是好朋友,没有必要在朋友面前交代所有的事情,解释所有的事情。

其次,作为一名彻底改变的公主,如果还像以前那么嬉皮笑脸的,可能她以后的流言就会变得很奇怪,说她还是以前的纨绔,只是装出来的改变等等,她不希望事态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再有,如果她跟狐绝走得近,那么一旦被发现,狐绝就会被认为是叛族的狐妖,可能会被处理或者如何,这也是雪姬不想看到的。

所以,综上所述,雪姬不想要跟狐绝走的太近,表现的太亲密,这也许对狐绝是一件好事吧...

“多谢你的实话实说,我明白了,有时间我们再约,你赶紧回去吧,家里父母该等的着急了,不过,我最后送你一样东西,可以祝你修炼。”说完就将一个袋子放到狐绝的手心里,转身只留下淡淡的清香。

仿佛从没有来过,仿佛刚才只是一场梦。

狐绝低头看着自己手心的丹药,认出来这就是帮助修炼的上好丹药后,眼泪流了出来,也不知道这是感激的泪水,还是不舍的眼泪。

总之,心情复杂的往回走,家里还有老母亲在等着她回去呢,以后,可能再没有机会看见儿时玩伴了吧,她还有很多事要做,她懂。

离开了狐绝,雪姬心中的结彻底的解开了,修行之妖最忌讳心中有未了的事,就像狐绝这件事,本来是芝麻大小的一件小事,可搁在心里,终究不是办法。

这是原主遗留下来的不甘,原主就觉得当初狐绝失手杀死自己是不可饶恕的罪,这件事在心中徘徊至今,所以雪姬才决定见面。

在见到儿时玩伴这么敬重害怕自己后,雪姬原主的遗憾和不甘从身体里抽出,化成空气,随风飘走,再也不见。

雪姬想,修行的人或者是妖都要问心无愧,心中无计较,可真正能够做到的又有几个?所以修仙这么难,能够成为仙人的首先一点就是心理素质得好,得大事化了,小事化无,如果斤斤计较,事事不顺心还想不明白,劝不动自己,那么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修仙失败,从头做人了。

雪姬不想要那样的结局,她有特别大的上进心,不过她不怕失败,失败是成功之母,不是么?

她三步两步的就走入了结界中,设置了一下结界的天气状况,在外面看来,结界里在下雪,至于为什么要调到下雪,一是让别的妖不喜欢去冰冷的地方,二是,她喜欢,嘿,就是这么任性!

回到皇宫,一路上碰到的雪妖们都弯腰躬身行礼,他们发自内心的喜欢敬爱这个公主,因为她,他们每个妖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没有公主,他们体能法术能力不能提高那么多,修炼不能够那么快;没有公主,他们不能跟狼族,熊族,蛇族成为联盟军;没有公主,他们不会知道自己的实力原来还可以打败虎头军!

说一千道一万,总归是他们令妖尊敬的公主彻底的改变了,变得越来越好了,这是个高兴的事儿。

雪族在迈向新的台阶,雪王曾经说过,以后的雪族在他走后,是要交给雪姬公主的,所以,任何雪妖不得怠慢公主,否则将处以极刑。

雪族的极刑不在肉体,是将妖成仙的道路阻断,打回原形,去除脑子,相当于一个痴傻之妖,是永无成仙修炼的可能了,雪王说的这么重,自然不会有雪妖会笨到还去说以前的雪姬公主怎么怎么样,只会向前看。

雪姬看着这样的父王,心中也是开心,父亲就是父亲,对孩子的爱永远不是在明面上的,而是在潜移默化中,在消无声息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