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比剑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87字
  • 2021-05-30 12:28:19

三日后,比剑当天的清晨,李雪吃完早饭后,跟母亲报备一下,说与三皇子比剑,好在母亲开明,这些年已经渐渐习惯女儿的不走寻常路,只说了句早些回来便罢。

李雪换上了一身劲装,浅紫色的上衣搭配白色短背袄,下身深紫色的劲装裤子,还有一双紫色的鞋,头发也梳成一个长马尾,既有女子的英姿,又有男子的洒脱。

她来到了三皇子的府邸,与看门侍卫说明情况后,侍卫们先去通报,大概一盏茶的功夫,有侍卫出来带着李雪往练武场走去。

不愧是皇子的府邸,各种珍贵的名花异草在鹅卵石路两侧茁壮生长,各种树木争相斗高,一片片临水廊路,假山白云,如果放到现代那就是一个个著名的景点儿。

再往里走,九曲十八弯后才到了一片比较空旷的地儿,这府邸占地面积少说也有上万平,只这练武场就不小。

只见练武场四周都是空地,黄白色的地面上靠墙立着几架子武器,再中间就是一个身着白色劲装的男子,只见他剑眉星目,表情严肃的耍着一套拳,虎虎生风,脚步稳扎稳打,仿佛可以听到出拳的气流声。

看到这里,李雪知道,三皇子有着少说十年的内功,与自己相比,她确实有些逊色,不过她的武学是汇聚江湖各个武学的精髓,不见得会输。

“来了?那开始吧,先说好,你若是赢了,允你一个条件,你若是输了,允我一件事。”

“好。”话不多说,李雪站到了三皇子的对面。

三皇子刚才并没有仔细看,这下李雪站到对面,他可以看得很清楚,一身如梦幻花瓣颜色的衣服配上青春的马尾辫,眼角稍稍上提,眼睛黑黑亮亮的,白皙的脸上满是严肃的紧张,看得三皇子由最初的欣赏变成失笑。

当下,两人同时出击,李雪一个横扫,剑尖划过三皇子的胸前,三皇子躲过后侧身翻转挑开李雪的剑,“乒乒乓乓”的斗剑声响彻整个练武场。

二人打得旗鼓相当,打得兴起,竟连午饭都没有吃,当侍卫提醒三皇子的时候,李雪一招釜底抽薪让三皇子险些输掉,故而更是迎剑而上。

在皇宫,在宫外,只有自己的两个兄弟可以跟自己放开手脚比剑,跟侍卫,侍卫不会使出全力,跟兄弟,没有一个能接自己五十招以上的,甚是没劲。

可现在终于让他逮到一个不畏惧他地位的这样一位姑娘,而且还能预测到自己的招式,以不变应万变,如果说,五哥是机关痴,那么自己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武学痴,碰到这样懂自己的对手如何不兴奋,不行,今天一定要分出个胜负。

另一边的李雪也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应付着,她觉得三皇子甚有天赋,自己有这么多外挂还是与他打成了平手,证明这位皇子的武功内功都与自己旗鼓相当。

二人从早上打到了晚上,从刚开始的比剑到后来的脱离兵器,再到后来的近身战,直到黄昏之时,竟还没分出胜负。

李雪稍微有些急了,如果输了,丢积分事小,让自己丧失信心可不好,于是我们发现,李雪的攻势来得更加猛烈了一些,她重新捡起了剑,挽手一个剑花,轻点脚尖,飞身到三皇子眼前准备来个出其不意。

三皇子用剑抵挡,用内功震开了李雪的剑,却见李雪依旧精力充沛,心下不由得也有一些诧异。凭他多年被刺杀的经验,他早就能做到平静沉稳,可李雪竟然也能这么沉得住气,这个李雪不简单。

从小到大,李雪给他的感觉就是不简单,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萧峰将军说的有理,李雪也是个与自己一般的武学奇才,同样学习十几年,甚至自己比她还多学了几年,两人现在打成平手不说,现在还有隐隐被压制的感觉。

终于,三皇子拿出了杀手锏,他一直不想让皇室最纯正绝学显露出来,毕竟这《真龙诀》威力很大,是以瞬间爆发的内力加总去战胜对方,时机一定要掌握好。

李雪的心态还是有些急躁,从早上打到晚上还没有分出胜负,每当她觉得自己占上风的时候,那三皇子总会用一些不一样的招数,自己从来没见过的招数抵挡过去,自己从来没占到过便宜,这究竟是什么武功。

而当李雪想着这些的时候,三皇子使出了真龙诀的一招“一点破”,也就是用聚集的内力在对方的身上点上那么一下,就一下,就有可能将她的内力屏障给点破从而攻击到对方的身体中。

感受到这一招的巨大压力,李雪眉目一竖,将定身符快速拍到对方身上,这定身符只有李雪自己可以看得见,所以三皇子只觉得自己被李雪轻轻地拍了一下就不能动弹了,可她点的不是穴位啊,怎么回事?

也就是这几秒钟的时间,由于“一点破”需要持续不断的内力供应,可三皇子被定住,内力自然无法续接,这一招也就在半空中炸开,一股强劲内力将李雪吹得倒退了好多步。

这次可以说是李雪瞎猫碰到死耗子,误打误撞的解开了这一招,等三皇子回过神的时候,这一招短期之内不可再用。

李雪也是默默地擦了一下汗,心想,幸亏学会了一点点定身符的画法,不然这次必输无疑,这是什么招数,这么奇特,这么厉害,李雪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

三皇子可以说是好奇诧异加不解,他这一招从未输过,这也是真龙诀的真谛,可这小丫头片子竟然可以破解?拍自己一下自己就动不了?这是什么招数?

双方眼睛冒绿光的盯着对方的眼睛,似乎这样可以看出来对方是如何使出的招数。

“你这是什么招数?你拍到我的穴位了?”三皇子希望是穴位,不然如何解释。

“那你这是什么招数,将内力汇总,以一点激发破一面,以点破面,很精妙。”李雪故意岔开话题。

“我这招数是我们皇家的绝学,你这丫头不要妄想,不过这一招确实很精妙。”三皇子的尾巴有点翘翘。

“我们继续吧,民间的武学可能不及皇家的绝学,可万变不离其宗,总有一天,我们可以在五十招之内分出胜负,再来!”李雪不服气的说道。

“好,接招!”三皇子的血性也被冲了上来,他觉得这丫头甚对自己的脾气,也是一个武痴。

当下二人都没有说话的功夫,又开始了打斗。

天边渐渐隐去了最后一丝光明,空气中似乎失去了许多热量,可三皇子府的练武场上依旧是热火朝天,只见四周都被放满了火把,下人们侍卫们都站了一圈,他们也极像知道到底谁能赢。

这么多年了,从没有人能够与三皇子达成平手,这样精彩的打斗平生都没有见到过,从地面打到树上,又从树上打到天上,再从天上打到地下,从剑打到棍棒,从棍棒打到大刀,又从大刀打到赤手空拳,接着又是比剑,他们的动作有时候快的都看不清,有时候却又很慢,可看起来那种慢慢的打斗却凝聚了很多内容。

侍卫们越看越心惊越看越上瘾,干脆有的在一旁开启了赌局模式,当然是静悄悄的开展,赌自家主子赢得占了大部分,赌李雪赢的,占了四分之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幕也降临了,四周的火把也自觉的点上了,练武场上尘土飞扬,两人都略微有些狼狈,谁能想象得到一个十二岁的女子与一名十六岁的男子能在武学上均出类拔萃,打成平手。

倒是女子的体能表现出了弱势,李雪一时不察被三皇子一招飞鹤展翅踢中了胸口,随后倒了下来,可随即李雪知道自己输了,虽然胸口有些疼痛,但她潇洒的承认自己的失败。

“三皇子殿下不愧是武学奇才,小女子自愧不如,自当允你一个条件。”

三皇子看着嘴角有丝血的李雪倒是难得的怜惜了一下,刚想安慰几句却见对方如此潇洒的承认输了,不觉更加欣赏对方。

虽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可勇于承认自己的输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许说出口容易,可心态上总会有那么一丝别扭,可这小丫头不但没有别扭,还一副大大方方的姿态,倒是自己扭捏了。

当下,一握拳,对着李雪说道:“我的条件就是你每天抽出一个时辰陪我练武,可否?”

“这...”看出李雪的迟疑,三皇子又说:“你父母那边我会知会一声,你尽管前来。”

三皇子都这么说了,李雪还能说什么,也罢,自己也需要一个陪练的,就三皇子吧,为人不记仇光明磊落,况且还是系统重点关注对象,多接触接触没毛病。

“恭敬不如从命。”李雪也握拳回应。

侍卫们这时候爆发出欢呼,似乎三皇子赢了,他们也与有荣焉一般。

李雪笑着对三皇子说:“你的侍卫们很忠心呐。”

三皇子看着李雪美丽的笑脸,顿了顿,笑了一笑。

就这样,李雪成了三皇子的陪练,这件事不知道萧峰师父知道后会是什么颜色的一张脸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