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霸气侧漏的雪姬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68字
  • 2021-10-31 19:56:25

狐妖再次主动法术攻击,这次他用的是风刃术,以他的妖力,风刃可以用的十分密集和锋利,实际上,这个风刃法术主要考察的是施法术者的领悟程度。

领悟好的自然会将风刃变得像真的刀剑一样锋利,而且会将风刃使用的极其密集,使对手感觉到压力。

红发狐妖是这样的存在,而且他最拿手的就是这个法术,他尽量的不去选择跟水有关的法术,因为雪妖们最拿手的就是跟水,冰有关的法术。

这个风刃的法术,狐妖用起来得心应手,我们应该负责任的说,他还真是个天才,能够将一个最基本的法术使用的如此得心应手,而且这么优质,恐怕没几个。

但是可但是,他遇到的是变态雪姬公主,我们的雪姬别的本事没有,唯一的一个就是有毅力,她硬生生的从一个浑身软趴趴,法术零基础的妖精上升到通晓各种法术且会自创新法术,浑身有着均匀健康身材的体能高手,对各族局势十分清楚的一个合格的妖精,一个用自己的毅力恒心坚持力成就的可爱的妖精。

所以,当对面风刃遇到雪姬自创法术的同样是风为载体的法术后,羡慕坏了。

红发狐妖对于风这个元素很喜欢,经常使用跟风有关的法术。

这会儿看到了一个跟风有关的法术,眼睛都亮了起来,他从小到大,翻阅各个书本都没有发现这个法术,说明这个法术要么是失传已久的法术,要么是自创的。要是前者似乎还没有那么惊艳,要是后者的话...

如果真的是后者的话,那么眼前的雪族公主也十分让妖忌惮了,毕竟她才二十多岁的骨龄,这么年轻就能够自创法术?红发狐妖摇摇头,觉得应该不可能,对,不可能,一定是失传已久的那种法术,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

狐妖仔仔细细地看着雪姬施展法术的全过程,可就算再怎么仔细看,这个法术,他也看不透,首先手势很复杂,其次口诀他也不知道啊。

所以,当类似于乾坤大挪移的风盾形成的时候,将狐妖用出来的万千风刃都打飞了出去,有些风刃顺着原路返回,正好冲着愣神儿的狐妖而去,结果可想而知,狐妖被自己发出去的风刃划伤了身体,彻底失了战斗力,他其实也想继续看看对方的精彩法术,他也可以坚持,可那老狐狸坚决不让他再继续了。

老狐狸看出来了,这里面除了他,没有狐妖可以跟这位雪姬公主相提并论,唯一可以抵抗的红发狐妖都输给了她,自己这边只要一出手,那三个雪妖们就一起攻击自己,所以他根本不能够出手。

另外他也发现,自己这些狐妖的整体素质都比对面雪妖的差多了,不仅怨声载道,还要被打的鼻青脸肿,而对面就算是受了伤,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就地疗伤,其他雪妖保护疗伤者的样子。

一对比之下,老狐狸觉得,他这回不能跟雪妖继续战斗下去了,他要赶紧回狐族,告诉狐王这件事情,那就是,雪族在不知不觉之间——崛起了。

不仅仅是公主的变化,还有每个雪妖的变化,虽然不排除这些雪妖都是优质雪妖,可从他们自然而然的动作来看,他们的素质性情都是十分有序的,都是习惯成自然的,如果整个雪族都是这样的“自然而然”,那么雪族的整体实力怕是有些恐怖了。

所以,他现在一点儿都不恋战,赶紧用狐族特有的传音方式告诉大家:赶紧撤,计划有变。

于是,狐族开始撤退,雪姬公主看到这样的一个局面,顿时不开心了。

“站那儿,怎么打着打着就走了?刚开始你们说要单独跟我们雪纯打架,我们应了,可你这位老者怎么还不讲道义的替打呢?我们也只好奉陪,这本就违背了我们的意思,也违背了我们的约定,是你们违约在先,之后发展成打群架,我们也没有退缩,可现在眼看不敌我们就要撤退?有没有这种说法的?你们当我们雪族好欺负吃素的?”雪姬公主一身紧身紫色霸气服装,俾睨天下的看着狐妖们。

如果说以之前雪姬公主的德行是没有妖会真心服她的,可现在在雪姬公主表现的如此雷厉风行后,再没有狐妖会轻视这个看起来霸气十足的女妖了。

老狐狸刚想要说什么,他的孙女就插了嘴:“那我们狐妖也不是吃素的!”她本着异性相吸,同性相斥的原则,是怎么看雪姬怎么不顺眼,所以才出言插嘴。

“那你怎么打不过我们的雪纯,还要你的爷爷出来帮你?”一句话堵住了狐妖的嘴,她如玫瑰般的嘴唇有些抿起,代表塔虽然生气却也委屈却也无话可说。

“那,那我不是还没战斗完么,我还没有输。”狐妖有些不服气,又不是自己想要爷爷帮忙的,而且自己不觉得就一定会被打败,这就是明显的死鸭子嘴硬。

“那好,你不服气,那就跟我一战!你若是赢了,我们甘拜下风,如果你们输了,再也不许随意挑衅我们雪族雪妖!这次你们的违约我是要收取一定的违约利息的,就从你们的这位跟我顶嘴的小狐妖开始吧。”说完,以极其快的速度在那狐妖身上击穿了一个小孔,从前到后的一个孔洞,疼的狐妖就地打滚儿。

老狐狸没有想到这个雪族公主竟然这么敢下手,不过他生气归生气,自己理亏是事实,他赶紧查看孙女儿狐美的状况,发现这个伤口虽然深,但没有伤到要害,只是离要害特别的近,而且伤口始终不愈合。

“这是怎么回事?伤口不愈合?你搞什么鬼?”老狐狸眼神阴毒的看着雪姬。说话开始不顾及了。

“我搞鬼还是你们毁约在先?我这里可是把整个过程记录了下来,我有影像石,如果你想看,我可以给你看,如果你想要对峙,我可以找来我父王跟你们狐王对峙,不过,我在你的孙女狐美身上种下了一个种子,这颗种子你们是去不掉的,如果她不作出对我们雪族有害的事儿,也就罢了,不会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如果她做出什么坏事,那么这颗种子就会无限期的增长,从她的丹田长到四肢,头部,最后长满心脏她也就活不成了,这三天她的伤口不会愈合,要赖就赖您这位老者吧,谁让你非要违规。”

雪姬一番话说得雪族们心中暗暗叫好,有这么威武霸气护犊子的公主是他们的幸运,是他们的幸运。

这番话说得狐美又痛又恨,却一句话不敢说,之前的嚣张气焰此刻就算憋也得憋住,不然,在自己身上的那颗种子怎么办?

“爷爷,我们现在赶紧回去把种子取出来,我看她还怎么嚣张!”狐美狠狠瞪了雪姬一眼,正准备要走。

“怎么?还想着恨我?来,我看看,你再瞪我一眼,我仔细的好好的看看,你刚才是不是在瞪我?”雪姬快步走到狐美身边,一只脚踩着她坐在地上的裙子上,一边半蹲的看着她。

雪姬的眼睛里有着明显的威胁和沉稳,也有着两百多年的任性,她就那么一言不发的看着狐美,嘴角微微上扬,这样的压迫力给了狐美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她感觉自己除了受伤的地方有些疼痛,身体上也感觉压挺,好像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了身上,喘不过气儿。

她难以呼吸的样子被她的爷爷看到,顾不得别的,赶紧出手将狐美想要拽过去,雪姬哪能够允许,她一挥手,一个透明到看不见的水盾牢牢实实的立在那里,老者想要拽却触摸到一层冰冷的物质,他此刻的愤怒被诧异的情绪打断,他再次伸手,发现无论使出多大的力气也穿不过去眼前的透明物质,这是什么?

他看向雪姬,诧异感都要溢出眼眶了,雪姬好心的解释:“我做事别的妖不要打扰,无论你是谁,都要等待。”

“我再问你一遍,你刚才是不是在瞪我?”霸气侧漏的雪姬公主彻底把狐美吓到了。

没有了爷爷,她基本上啥也不是,就单凭着她自己的实力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够站得住脚的,眼下爷爷竟然也过不来,这个公主还这么蛮横,低,低头吧。

于是,她咬咬嘴唇小声的说:“没,没瞪你。”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雪姬扣了扣耳朵。

“我说,我,没有瞪你!”狐美也算是娇娇女,说话也从没这么低声下气过,虽然生气,但不得不低头,不然就身体里的伤口和种子都够她受的了。

“很好,希望你以后也懂得做妖的规矩。”说罢,移开了踩在她裙摆上的脚,撤下了水盾,回到了队伍里,转身带着一群雪妖继续巡逻。

只剩下一群情绪各异的狐妖大眼瞪小眼。

狐狸,本就不是群居型动物,他们虽然修成人型住在一起,但都是独立自主的性格,除非是亲人之间,否则他们的族群意识没有那么强,所以,对于这位平时就嚣张的狐美,众妖狐表示,不感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