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妥协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44字
  • 2021-10-25 20:16:27

刚开始狼全不相信自己的手下会这么孬,不就是疼痛?每天他们练武场都会发生不计其数的受伤情况,这种怎么可能难倒一个大爷们!

可狼军这时候十分虚弱的涨红着一张脸,趴在地上,一只手颤颤巍巍的举起来说:“大人,我,我受不住了,这也太难受了,救我大人!救我......”

雪姬内心里得意了,其实这个法术是他们雪族自己发明的,别的族都不知道,这个法术就是一点点加重打击,而且只是打击身体一个地方,而且还有他们雪族独有的冷冻感,不光是疼,还冷到内脏,冷到骨头里,还逐渐加深,可这个法术是不会像雪姬说得那样会让妖类死去的,雪姬是故意这么说的。

她想要造成一种对方的恐慌感,想让狼全在见父王之前就泄了气,这样才会妥协!

看着狼全既想要帮自己的手下,又怒其不争的样子,多么的矛盾呐!不是雪姬不厚道,实在是狼全来的真的不对,那件狼牙威胁事件,雪姬早就听说了,错误方在狼族,雪柔已经多次确认对方是否有侮辱雪族的意思,可那狼牙还是口吐芬芳,无奈,雪柔只好替民除害,雪姬觉得雪柔并没有做错,在这种实力就是势力的世界,杀妖是不犯法的。

“好,那麻烦公主帮我们解!开!法!术!”一席话说的咬牙切齿的,清晰可见狼全头上脸上胳膊上的青筋,突突的在那里跳,看起来就是憋气的症状。

雪姬微微一笑,随手指了一下那趴在地上疼痛不已的狼军,那哀嚎声逐渐小了下去,可狼全还是觉得憋气,不过,来时候的气势早就找不到了......

雪姬达成了目的后,就让一个士兵带着狼全他们进入皇宫,暗地里也安排了一些皇家军保护雪王,虽然看不上这些狼族的,但防患于未然还是必要的。

狼全一边往皇宫内殿走,一边观察,周围都是用冰盖起来的房子,宫殿,其华丽程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即便是用冰盖的宫殿,可该有的一样没有少,空气中有着清新的青草味儿,在内殿里走还不冷,满屋子的奢华装饰晃得狼全眼花,他不禁在内心里有些兴奋。

他此行的目的是为自己的外甥讨一个说法,其实就是要赔偿的意思,如果能将伤害他的雪妖找出来抵罪就更好不过了,不过他也知道,如果换成是自己狼族的狼妖犯了这样的错误,是不会把妖轻易交出去的,更何况是十分团结的雪族,他们的团结是出了名的!

进了皇帝内殿,再进入议事厅,侍卫们就站在了两侧,只余下狼全和雪王一个坐在上首皇位上,一个坐在下首椅子上。

秉着来者是客的原则,雪王并没有给狼全难堪,只是问清了一下来意。

雪姬总觉得自家父王有股子不怒自威的气质,单单坐在那里就能千军万马一样,也不知道狼全是否能够感觉得到这种压力?

狼全确实感受到了,一种压着自己的力量在这大厅里蔓延,明明雪王是一个笑模样......

“来者是客,请喝茶,说说有什么事情要来这里面见我?”雪王一副客气公事公办的样子,也源于他也听说过狼牙威胁事件。

“我来这里有一件大事儿要说。”狼全态度有些傲慢。

“哦?你请说。”雪王冷笑。

“我的一个外甥在你们边境被杀害了,我是来要一个说法的!我外甥到底是谁害死的?”狼全虽然没有来时候的气势,可也是十分的严肃了。

“这件事,我知道,让我们边缘军来跟你解释。”说完,就将雪柔和她的队员们叫来说明情况。

雪柔看见这个有点像狼牙的狼全,心中就是一阵膈应,开口说道:“雪王,那天我们正常在边缘巡逻,狼牙开始骚扰我,不断说一些侮辱我的话,当时我的队员们都说要收拾他,可我想着不要轻易破坏两族之间的关系所以没有理他,可他三番五次的挑衅我们的冰境,挑衅我们雪族,还说你们狼族对我们雪族的雪妖不屑一顾,不知道是真是假?”雪柔聪明的把问题还给狼全。

有些话,各个族群之间心知肚明,可却不能够说出来徒增麻烦,毕竟面子上都要过得去!

所以,这个时候,狼全自然有些慌乱且正义的说:“当然假的,我们怎么可能这么想你们雪妖,井水不犯河水的。”说的时候全无心虚,让雪王叹为观止,这狼全也是个有名的说谎者,面不改色心不跳。

“狼全大人是没有,可不代表您的手下,您的外甥这样想啊。您的外甥简直说尽了我们雪妖的坏话,说什么雪妖都是一群孬种,说什么雪王也是一个啥也不是的妖怪,给妖怪界丢脸,还有.....”眼看雪柔说的越来越不利于自己,狼全赶紧出言阻止。

“他的想法不代表我们狼族的,不代表。”心中在默默滴汗。

“我竟不知你那外甥是这样想我的,如果他跟我单打独斗,我还称呼他一声狼族勇士,可他这样,哼!不知所谓!”一声冷哼吓得心虚的狼全越发不知所措。

“雪,雪王,我那外甥有些痞子气,有些不懂事儿,您不要计较。”这个时候狼全的傲气脾气什么都已经消失不见,余下的有惶恐,有心虚,有不安还有忐忑。

这些情绪其实是被雪王还有雪柔牵着鼻子走的,狼全还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看样子,狼全也不是很聪明的一个妖。

此时狼全的心理完全变了一个样,妥协可能是最后的结果。

“我倒是可以不去计较一个不懂事的狼妖,可你们是怎么想的,如果是瞧得起我们雪妖,怎么还以为你们的错误找上门来,你外甥平时什么样你不知道?我可调查过了,他无恶不作,这样的一个狼妖,挑衅我们,侵犯我们雪族的领土,你却要跟我们要说法,你这,不好吧?”雪王声线浑厚,眼神深邃,嘴角似笑非笑,直看得直说得狼全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甚至于他身后的手下也有的低下了头,因为他们知道狼全的外甥狼牙是个什么样的货色,如今这样,不是没有狼妖拍手叫好,可这些不是他们能说的而已,所以场面一度十分的和谐。

狼全一行妖都默默地不做声,只留下雪王声音在余音绕梁,那句无恶不作,那句侵犯领土,还有那句不好吧,整个句子都让他汗毛倒立。

一个妖族的王还是跟平民不太一样的,他所带有的常年的皇位气息,如果不是同等级的,就会感觉到压力山大,特别是他不太高兴的时候,那种压力就好像有一块大石头慢慢的,慢慢的压在一个妖的头顶,或者身上,直到冷汗直流,喘不过气。

在这种压力下,他再也说不出什么要赔偿要公道的话了,只好妥协妥协再妥协,一步步后退,直到......

“雪王您别生气,我那外甥死有余辜,我就是心疼他还太小,既然是他有错在先,这件事我们就不追究了,我们先告辞了。”说着还急着要走,虽然这次来什么都没有收获,但却一声也不敢吱,只想快点儿走。

这件事先是在城门守卫处的侍卫没有惧怕他们开始,再到遇见公主后被打击,再到皇宫内部的奢华刺激,再到遇见有气概的雪王,再到雪柔的一步步质问,最后被雪王质问的再也说不出来什么,一步步的,似乎冥冥中注定,也或者有妖为的,就比如雪姬公主的特意招惹行为,还有雪柔的故意引导行为,还有雪王的气势压迫。

一切的一切造成了狼全不敢说什么,灰溜溜的走掉了,还迫不及待,他怕雪王秋后算账,也许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里不是狼族,而是雪族,这里不是自己能够撒野的地方,而是雪族说了算的地方!

这件狼牙威胁事件从刚开始的热烈到后来的决绝再到后来的发酵,最后就是不了了之的结束,着实令他们唏嘘,但凡这个狼族有些悔过之心,雪柔都不会杀了他,所以,这件事虽然过去了,但起码狼族的狼妖们以后再遇见雪妖的时候,不会那么轻视雪妖了,起码对雪妖的感觉不再是孬种,毕竟他们王弟都去算账去,但还是灰溜溜地回来了。

所有狼族的妖心中都有了一个警惕的雪族了......

雪姬公主在知道最后结果之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她猜到了结局,过程没想到这么精彩,进城门时候的傲气满满到最后的灰溜溜,不得不说造物主真的很厉害,能够将物种的表情设计的这么到位,这么多,能够让她在其中得到很多乐趣,Thanks!

事情也就过去了不过两周,大家都不再讨论了,因为他们发现了体能锻炼的大大好处,全是公主的功劳,如果不是公主发明了体能锻炼模型,他们就不可能将体能,妖力一起提升那么多,特别在对战中,就连雪柔她们队遇见狼牙时候,用出来的体能都跟训练有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