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执拗的后果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005字
  • 2021-09-16 20:08:01

大家在缓解了恐惧情绪后,继续出发,根据手机上的地图搜索,距离情报上母亲的净秋沙营地还有一百多公里的样子。

真是望山跑死马呀!都觉得没有多远,可真正走起来,遇到这样那样的事情的时候,就觉得这条路非一般的长啊。

梁雪不准备让大家在路途中过的难过,所以,在进入了城市中,感应到附近有一家叫可乐的旅馆中丧尸最少,吩咐宋鸿在酒店旁边停车,大家先去彻底地解决了旅馆里的残留丧尸们,最后聚集在二楼,一个退可守进可攻的楼层。

让他们各自选择房间,不要离得太远,何茹就拉着何鑫的手选择了一个粉色的房间,很是萌,何耳自然不能够跟着一起去了,妹妹们都大了,需要给她们空间了,他自己就默默地在他们旁边选择了一个深蓝色的房间。

这个旅馆很有趣,每个房间基本上都不是一样的颜色,可以根据顾客的心情选择房间,以前就是个很火爆的旅馆。

梁雪选择了一件紫色的房间,宋鸿挤查查的想要跟梁雪一个房间,结果被梁雪给踢出去了。只好委屈的在梁雪的旁边挑了一个浅蓝色的房间,里面很像天空。

而温财挑了一个金色的房间,里面土豪土豪的,到处都是金砖的颜色,何耳看了一眼,嫌弃的问温财:“你看着得劲儿吗?不晕吗?”

“嘿嘿,我就喜欢这种感觉,看着有安全感。”得,萝卜茄子各有所爱,何耳耸耸肩走掉了,结果,每个看过温财房间特点的人都会一脸纠结,毕竟每个人喜好不一样。

梁雪的老爸选择的是一个灰色的房间,有些商务的感觉,里面各种装饰都很商务,很严肃,也像是他的性格。

亮亮则选择了一个绿色的房间,跟他的异能相呼应了,他亲近草木,所以有草木异能,所以喜欢绿色,真是个阳光型大男孩啊。

梁雪的紫色房间很梦幻,让人既能有柔和的感觉又没有放弃警惕。

这时,梁雪感应到自己的影子们离这里很近,梁雪故意将车子停在楼下显眼的位置,就是为了引他们上钩,如果他们没有别的心思,没有想要害人的心思,她还可以放他们一马,可如果他们坚持要鱼死网破,那自己也不是吃素的,自己可是个吃香喝辣的,而且是那种重辣的!

那几个人在车子周围徘徊,说的话以为谁都听不到呢。

刀疤老大:看来他们在这里歇脚了。

大牛:老大,我们追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将他们一网打尽吗?你还犹豫什么?她们都杀了咱们小妹了,咱们......

小帅哥:老大,我的仇还没报呢。

刀疤老大:行了,一个个的斤斤计较,都对不起你们的长相!容我想想。

大牛:......老大,五分钟了,你啥意思给个声啊!你如果怕那女的,我自己去偷袭就是了,反正我是肯定不会饶过她的,我要收拾她!

小帅哥:我,我就不去了,我太弱了,她再把我吞了怎么办!

大牛:怂包!你们不去,我自己去!

刀疤老大:稍安勿躁。

大牛:行,你们自己安去,我自己去!(这时候的大牛有些口不择言了,可他一想到自己的心爱的小妹死在了那女的手里,心中是针扎的疼,受不了就不受,他也不想想前因后果,只照着自己的心思去复仇。)

刀疤老大心中确实没有准头,就算偷袭,怎么能够确定,对方七八个人,自己三个人能否一定赢?如果输了,凭借着对方那小丫头的手段,怎么可能饶了他们,全军覆没或者只自己逃脱是最好的结果了吧!哎,虽然追到这里,作为队长,他不能只想着自己赢赢赢,他们都存活才是好的吧。

于是,他追上大牛,说了一句如果你通过我的恐惧之手,我就让你去报仇,结果大牛也硬气的说没问题。

于是,可笑的一幕发生了,梁雪是真不想偷听,不过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得不听下去了。

她听见大牛的惨叫,听见他的怒骂,最后痛哭流涕求自己放过他,他什么上有老母,下有孩子,中间还有自己什么的,说的好像比惨大会,让梁雪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大牛,她且看他经过了恐惧之手后会怎么选择。

她没有看到大牛的惨样,只听到他的哭声,可离他近的刀疤老大可是看得真真儿的,感叹自己这个大牛啊,平时硬气得很,那是没有逼到极致,逼到悬崖边,他也禁不住啊!

大牛清醒过来后还心有余悸的说不出硬气的话,可过了一会儿后,他竟然还要去寻死,刀疤男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行,这个执拗的大牛,自己是管不住了,不如让他随意吧。

说着话,他就带着那个小帅哥走了,走的时候,刀疤男还在进行最后的劝说:你如果后悔了,想起刚才的恐惧了,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会在“及你”酒吧等你一天,一天后,我们就会出发,你,好自为之吧。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同伴这么久,现在因为大牛的执念走到了尽头,虽然他也想过帮助小妹复仇,但他清晰地知道自己跟梁雪的差距,所以,调整好了心理,大牛因为喜欢小妹所以忍不了也能够理解,所以他不阻拦,随大牛去吧。

梁雪听到这里,内心里叹息,说实话,她并不想赶尽杀绝,可那大牛明显是寻死,他们明明过手了很多次,每次都是被虐的份儿,可那大牛仍旧倔强的还要收拾自己,真的是——蠢!

被一个石头绊倒一次可以说没有注意到,绊倒两次也可以说是忘记了,但第三次还是会被绊倒是不是就说明人的执念造成了愚蠢,看看这个词的构造,是心被什么压住了,然后没有看见旁边那么多虫子,最后造成了损失,这样真的值得吗?

梁雪觉得在爱情里蠢会造成对方的鄙视,渐渐失去了真爱;在工作上犯蠢,就会慢慢地失去这份职业;在生活中遇事犯蠢,小事也就那么过去不过被人笑笑,可大事上犯蠢就是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这样真的好吗?

蠢真的不要紧,要紧的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该怎么去更正才是上上策啊!

这大牛一次两次的犯蠢,这回还要继续的坚持,可以说梁雪都觉得自己不成全他都对不起他。

所以,在大牛走到走廊的时候,梁雪故意发出了说话的声音,让大牛知道自己在哪个房间,而后假装有事出去一趟,直接被大牛跟随。

梁雪心想,自己做到这样,也真是没谁了。

往出走的路慢慢变得宽阔,梁雪走到了距离旅馆两百多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眼睛里黑黑的一片:大牛,你是眼盲心瞎吗?不知道我为何会杀了你的小女友?

大牛:“我不管,她就是死你手里了,我要替她报仇!”

梁雪:“该说你什么好呢?你痴情我理解,但你不管不顾的精神确实可笑,你以为你勇猛吗?你的小女友先是不尊重我们在先,后来又想要用各种姿势杀我,你当我是死人?在这个世道,这样的女友你今天能保得住,下一次呢?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你打不过我,如果你现在放下屠刀,我可以放过你,你好好想想。”

那大牛一脸的横肉,心中却有一丝丝犹豫,自己确实不占理,可自己重情,哪里受过这等憋屈,什么事儿不是一拳头就过去就解决了,这回碰到这女的算他倒霉,可这口气怎么出?

他在那儿犹豫的时候,梁雪打量他的小动作就知道,他有些犹豫了,现在就看他最后的决定了,他能否回头是岸。

想了一会儿,那大牛说了一句话:“你要是让我打上三拳而不死,我就放弃这个念头,以后如果再有冒犯,我以死谢罪!你可敢!”

说实话,梁雪还不想答应他,凭什么他说什么她就得答应?凭什么要饶了他,干脆送他与那金发一同归西得了,可梁雪不是那种滥杀无辜的人,这人被自己揍了很多次,自己一次也没有受伤,论看结果来说,他确实没怎么地她,可过程来说就不那么美妙了。

所以,梁雪:“你也不想想你刚开始是怎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想要锤死我的,你是知道的,你力量型的人怎么可能不会知道一拳头下去的结果,可你还是想要我死,所以,我现在要加个条件,如果我受住了你的三拳,你得让我打你三拳才可以,如果你不同意,那么咱们就开战吧,别废话!”

梁雪实在不想跟他磨叽,这男人粗心大意中透着狠,让自己生生受三拳,他也好意思,那一百多斤一拳的重量砸在一个女孩儿脸上,他是怎么想的?是想要死后下地府受剥皮刺骨之刑罚吗?

不管那个,眼前就看这个叫做大牛的人是不是真的犹如一头牛一样倔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