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阴谋在实力面前
  • 寿终正寝系统
  • 微波麟麟
  • 3121字
  • 2021-09-04 15:52:59

那鹰钩鼻男走在前头,引领着大家,那宽厚的肩膀,虎口处的茧子都显示出他会武,会用枪,体力不错,可惜。

梁雪心想,如果你不对我们使用计谋,阴谋,我便不会对你如何你可以自过消停的小日子,可如果你想要使用什么阴谋,那么,在我们的实力面前,真还不够看的。

也不知道之前的人都是怎么上当的,八成是这人心眼儿多,就一个阴谋一个阴谋的用,那些人还是单纯,这么个眼中有着算计的人,大家都没有防备吗?

总之,他们黑猫队是不会上当的就是了。

随着鹰钩鼻男走进了一条小路,鹅卵石铺就的小路踩起来很是按摩脚掌,随着弯曲的小路延伸,一所带着院子的房子出现在大家眼中,这个地方简直可以称之为世外桃源!

视线的左边有着一片竹林,郁郁葱葱的看起来很是清新,竹叶随风飘动,发出簌簌的音乐声,好像在吟唱什么动听的歌谣。

视线的正前方是一个带着栅栏的青砖大瓦房。

栅栏是用结实的木头铁丝做成的,绑的极其牢固,木板木板之间紧凑的挨在一起,围成一个大大的圆圈,里面分成三个部分,左边是一群鸡,右边是一群鹅,中间是一条小路,也真是煞费苦心,这些鸡和鹅都是正常的家禽,没有病毒,这是现在的梁雪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接着就是那间大瓦房了,看得出来盖的极其精心。屋顶似乎很崭新,有着青色的瓦片,在阳光下似乎还发着光,在这种情况下,在丧尸这么猖獗的时候,竟然还能有此净土,不禁让大家都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在看到这样的环境,很少能够让人产生攻击性,环境渲染人。

所以在进入这间冬暖夏凉的大瓦房后,里面的精心装修也是让大家眼前一亮,这所房子内有乾坤!

很多间屋子不说,还每一间都布置的很好看,一个男人能够做到这样也是醉了。

令人奇怪的是,这里看起来像是曾经住过很多人,且有些像旅馆的格局,这就奇怪了。

不过梁雪没有想着问,觉得他奇怪的地方不止一处两处了,只能见机行事。

果然,在进入屋子后,那鹰钩鼻男就开始给大家倒果汁,而且是院子里摘来的水果,新鲜手工榨出来的,也是费了心思,不过非奸即盗就是了。

看着那诱人色泽的果汁,梁雪早就闻到了它不同的地方,这些果汁里有着能使人迷幻的药,中了这药之后,轻则头晕目眩,重则陷入昏迷或者产生幻觉。

这是干什么?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在梁雪这个毒王面前用毒?简直笑话。

只见梁雪悄悄的将水膜覆盖住每一杯水,迅速的除掉了这些毒素,示意大家稍安勿躁。

然后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大家看到队长都这么样了,他们紧跟着都喝了下去,只那鹰钩鼻男还一脸假笑,仔细看,眼神中还有着得逞的笑意。

可没多久,他就笑不出来了,看着这些人在自己家房子里有吃有喝又睡觉的,一点儿事儿也没有啊这是,怎么自己下的药量不够吗?

于是,在准备晚餐的时候,他再次在里面加料了,这种药就是一种药水,且没有多大的味道,他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可这哪里能够瞒过梁雪的狗鼻子!

那一闻就明白的味道让梁雪知道,这老家伙又加量了,看来上次没有毒晕自己这些人,这回不甘心了?

所以,这回再次让他知道知道,恶果需要自己扛。

于是,在鹰钩鼻男一转身的瞬间,将自己和对方的饭碗交换了过来,其他人的饭都被梁雪的水膜清洗干净了,这回就静等这个自以为很厉害的男人什么结果吧。

于是,在看着大家吃吃喝喝后,这个鹰钩鼻男虽心疼这些米面和菜,可一想到一会儿这些人都会成为自己这个院子的肥料,那心情就要飞起,可做恶事是会有报应的,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所以,在他也吃完饭后,黑猫队的成员们互相看了一眼,他们的队长梁雪早就给他们发信息说明了情况,他们都不怀好意的看着这个给他们下药的鹰钩鼻男,那个男人似乎察觉到了不对,他也不是蠢笨之人,一看大家的表情就知道莫非自己吃的饭跟他们的调换了?他们知道下药的事儿了?

感觉不对的他仔细分别大家的细微表情,只觉得自己的头有些晕,那种目眩的感觉越来越明显,然后他就很不幸的出现了幻觉了,他看到这些人到他的院子里大肆破坏,他十分愤怒,拿出了刀子和枪支想要解决这些异能者,再用自己的异能,原来他也有异能,是能够使物品变多的异能。

这个异能在这个世界上来说,简直不要太好用,谁得了他就能够拥有全世界啊这是。

可他一直没有显露出来这个异能,他只想一个人好好生活,谁来破坏他的生活,他就出手。

凡是看见他异能的人通通都不在了。

其实这就是天生孤僻的人,但他产生的恶意想法却是错的。

所以,他注定会踢到铁板。

当梁雪看见他刚开始拿出来一支枪,一发子弹,可后来全都变成了像机关枪一样的子弹量,这就奇怪了,这个枪不是特制的,一看就看出来这把枪没有进行过修改,可子弹就像不要钱似的往院子里发射。

这人身上有异能!这是梁雪的第一印象,到现在,再看他变戏法似的变出来更多的枪支后,梁雪有了一些猜测。在她见过的异能里,似乎空间异能可以解释,可随后看到他又凭空变出了很多只鸡?这就有些不可能是空间异能了,因为这个世界的空间异能不可能放活物,起码八级以下,就这个男人绝对不可能是八级,所以,只有一个可能,他是别的异能。

这时,她看到系统屏幕上发布了一条任务,弄清小瓦房男人的异能并除掉。

除掉好说,可那异能的类型是怎么判断呢?

只能是激将法吧,好在他现在还晕乎着呢,套套话应该可以。

于是,梁雪告诉大家各自休息去,她要对付那个男的。宋鸿说不放心,梁雪只好让他一起,但不能影响自己说话就是了,宋鸿二话没有的跟上了。

两个人到院子里惊了一下,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个男人就把自己的院子毁的彻彻底底,一丝不留,那鸡,那鹅都被他开枪弄死了,这药的幻觉果然厉害,这男人还对着空气叫喊呢,一脸的疯狂。

旁边梁雪突然说:“你这是什么垃圾异能啊,都没有打死我们,真是可笑,我们的异能你绝对比不上。”

听完这话的男人顿时更加愤怒了,大声的嘶吼:“放批!我异能是能够将东西变多,你们想要吃的喝的不还得靠我!还比我异能好,我的异能是最厉害的!你们毁了我的院子,我杀了你们!”男人说话的时候,头都没有回,就觉得耳边的声音特别能激怒自己,每说一句就是一个伤害和重锤,可恶至极,所以,变出好多个机关枪,一顿扫射。

他是爽了,不知道等他苏醒过来,看到院子这样会是什么感受,不过,他是没有机会苏醒了,因为梁雪会除掉这个人渣。

如果他光是自私,保护自己的家园也无可厚非,可他害死那么多人,而且都是可贵的异能者,这让这些战胜了病毒却没有战胜自己种族的人如何憋屈?

所以,梁雪一个手刀,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凌厉的风,随后,男人的脸被划伤,再接着就是腿被划坏变得一瘸一拐的,这个男生所受的痛苦完全是他给别的人带过的痛苦,这是恶有恶报的典型。

鹰钩鼻男人只感觉无论自己怎么开枪,对面的那个可恶的女人始终不死,用她的异能轻松的对抗自己,自己没有别的办法,最终被那女人手中的水刀划开了很多个伤口,偏偏血还止不住,甚是奇怪。

每次被划受伤,就会感受到身体深处的痛苦,那种伤害就像是一个房子,少了窗户,少了门,那种房子都不能够居住了,何况是人?

人被划伤了99下是什么体验,当然是痛苦不堪了,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他终于有些后悔了,何苦要惹上这么一帮人?自己当初在第一次开枪打不过的时候就应该真心结交,可自己是怎么就迷了心窍害了那么多人的呢?似乎以前有个人说了,自己很多余,自己很生气,那种生气不可形容,就冲动的杀了人,可杀了之后,那种罪恶感和愧疚感时刻折磨着他,但还有更可怕的,那就是他竟然找到了快感,觉得自己可以战胜那个人,瞧?他现在的尸体不就喂自己的花朵了吗?

其实,人都有恶的一面,正义的一面。有时候恶的一面占据了高点,而正义的一面则被打击的缩了起来。通常都认为正义的一面很弱,但其实这种理解是错误的,维护正义哪里弱?保护自己三观不毁岂是那么容易的?跟恶势力斗争哪有那么轻松?

正义是需要加持的,一次次的事件都是一种磨练,没有绊脚的石头,你永远不会低头看路,一样的道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