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由奢入俭难 新穗归去来
  • 第三波
  • 啸寂
  • 2248字
  • 2020-10-01 12:43:06

刚刚从开发区的区电信公司出来,不算碰了一鼻子灰,也差不了多少。

在几番上楼、下楼、再上楼、再下楼之后,“人事”先尽到了,剩下的就是听“天命”了。

“明天就十一了,给你电话,问候一下呢,看你好不好?”

洪宾同志的一通电话,是今天下午最暖和的阳光了。

“唉,不好,感冒了,这才好一点儿。前几天降温,给轻视了一下,就中招了。”我把矿泉水1整瓶全部喝完了,也没能让嗓子眼儿有一点点儿湿润的感觉。发出来的声音,就象没有加润滑油的肉质的皮条和皮条摩擦,硬生生给挤出的声音。这哪象是我的声音啊!

自打回XJ后,只联系了他一个人,原因嘛,很简单,还不太想见人,我没准备好。他不同,我离开XJ,99%是因为放不下他;而回来,则是100%已经把他放下了。

“你不错了,一点儿都听不出来,我现在要是感一个冒,起码一周才可能好。”

“嗯!”我使劲咳了一嗓子,好证明他的称赞是对的。

向门卫递交了签了字的接见条子,小保安高声的“谢谢啊!”倒把我自个儿搞得周身不自在。毕竟是人家的地盘,甲方的,来是来了,可心,总是虚的。

也许,这是甲方里,最客气的一个人了。剩下的,全是客气的拒绝,软钉子。

手上拎着的大礼盒,还有资料袋子,算是全扔到了该扔、能扔的地方,当然我太清楚不过了,这些小意思,在人家看来,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不过,我也没办法,谁让咱是穷人呢?

公司也没钱,声称有的业务费用,我根本就不敢申请,毕竟还没有出成绩呢,不敢花。

照萧总的意思,光是养我自己,这种业务量都出不来的话,怎么对得起公司?

是啊,现在我是开拓阶段,公司投入了我的本地化人工费用,已经是很大的恩惠了,我必须想办法,自己解决经费不足的问题。

广州总部的兄弟姐妹们,此时都已经退出了一天的战斗。不仅是一天,是一周、一月、一季的。因为从明天起,十一、中秋的到来,将会带给大家一个可以相当慵懒,可以使劲挥霍的七天长假了。

邓晶晶同学,一定会和李伟栋同志开着他们的“大乌龟”———“东风307”,还有刚从淘宝网上买到的对讲机,一惊一乍、有事没事儿也和“广狮会”的车友们吹着水呼拉拉开出广州,踏平珠三角,或者,脚可以踏到更远的地方去了。他俩可是趁还没有生小孩子,可着劲儿地玩。

用哪只手机打好呢?包太大了,手机太多了,我在马路边儿,把拉链扯开,使劲儿地运用着我的触觉,把联通、移动(广州)、移动(WLMQ)、电信四只个铁块儿,挨着个儿地摸了一大遍,总算想明白了,我先要给广州总部汇报工作,需要用移动(WLMQ)那只NOKIA;然后再给擦肩而过,没来得及见面的甲方接口人小冯,用UT斯达康的电信这只手机去打。

总部的邓晶晶同学,听完我的工作汇报,她知道如何向领导讲了;而XJ电信的小冯,也都听清了我把资料所摆放的位置,还有帮忙的那个同办公室的波文同学。(他正在拼命打着游戏,好把7点下班的漫长时间充分用干净)。

开发区,绿化得特别好,比我们小时候,好了太多了,可惜就是没有供人走的道。我只好沿着路基,一边感受着一辆又一辆或大或小的车,从身后呼啸着超过我。我几乎没有赶车的任何冲动。

就算是看到了回家的68路,也没有跑几步,去追。要论以前,在广州,只要看到车头的影子,我的腿就会条件反射一般地飞奔起来,和一群车友们去挤个你死我活。

“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再说也没有几个人,不挤!再说,万一挤着,被扎针了,咋办呢?太不划算了!”

我安慰着我自己,老爸老哥一再交待,这些天街头的针扎事件还没算完,还是要小心为上,安全第一。

被我遥祝着放行了的一辆68路,甩着灰,吭吭着走了。

而我也可以大摇大摆,一步一摇,东张西地望地“信步”到车站。

看景,等车,两不耽误。

十年了,有十年没回XJ,家里几乎变得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车站,正好设在了一间很大的公司门前,和甲方规模相当。

“宏景通讯”

打量完这座与电信同样高大、占地几乎也同样大面积的民营通讯企业大楼的招牌,不由地更是一番感慨:“十年前,这家是做传呼台的,我还去应聘过做兼职传呼台小姐呢!没想到,他们居然起了自己的大楼,太了不起了!”

“这就是第一波里起来的。”

现在是3G时代了,第三波到了,属于我们的机会,是不是也来到了呢?

不顾西斜的下午阳光,有些刺眼,我又把这座大楼,仔细看了一遍,心里嘀咕:“我没有这么大野心,如果这第三波能抓住了,我只要起一座属于自个儿家的别墅就好了,让老妈可以养鸡、老爸可以请很多人回家来吃饭。”

许完这个愿望,我突然发现,自个儿和珠三角的“社会主义新农村”里的先富起来的那些村民们,没啥本质的区别,所谓理想生活也就是,能有那么一座小楼,洒满阳光,风水极佳,就幸福得不得了了。真的没长进啊!

哈哈,想到这里,我的希望,就在这逆着光的“宏景通讯”的大楼的门口给生成了。也恰在此时,我的第二辆68路,也乖乖地开来了,很多空位子,只有我一个人上。

“滴!”9毛一次的车资,让我心情好极了。

从羊城通换成了乌市的公交卡以来,我的交通费,可是大省了一笔,哈哈!由于没有地铁,那天,突然在大西门通信市场门前的地下通道坐了一回手扶电梯,居然小小兴奋了一下。呵呵,有一个月没有在进出广州地铁的手扶电梯上奔跑了,还有点儿想的。

当然,这事一定不能让领导认为,我每个月报销的350元车费,就是靠这样省出来,多下的划自个儿口袋里来了。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去打的的。另外,驾照拿了半年了,怎么样也得用在刀刃上,如果不得不去见客户,拿出点儿派来的时候,租车一天就把一个月的交通费给消化没了。

回到家,哥送来了羊腿,还有一大网兜的还在吐着泡泡的大闸蟹。

加上咱家老妈悉心养了半年的6只刚刚学着打鸣的青少年公鸡,家里一下子,就充满了生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