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受辱
  • 荒狂传说
  • 空天地
  • 3067字
  • 2021-05-11 20:12:25

我生活在21世纪的现在,一个叫做中玉的国家,前面十八年的生活过得很糟糕,也很狼狈。

即便如此,省事以来,我就觉得自己和别人不太一样,我的体格、灵魂、命脉是一个不确定因素。

我动摇不了这些与生俱来的设定,或许需要等待一个契机,所以就这么一直处于弱小、怯懦的恒定状态。

经过那么多漫长的岁月,因为弱小,我受尽凌辱,因为怯懦,我妄自菲薄,有过忧伤,有过哀愁,唯独没有欣喜雀跃。

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今的我已然年满十八,对于别人来说或许还很年轻,然而后面的时间我早已不想用来例行庸碌。

手臂上与生俱来的印记越来越为模糊,我不知道这个有些奇怪的像是某种符文的东西会不会神奇的蕴藏着某种力量……

往往像我这样不济的人,总是会臆想一些奇怪的东西,总是想要效仿某些故事里的主角,想要突破身体的极限,从而让自己的人生跨入一个比较高端的层次。

四下无人的楼道走廊里,一个人悄悄的做着俯卧撑,刚过一百便已体力不支……

一旦到了身体的极限,哪怕想要再多加一个也是难如登天。

效果显而易见的没有,日复日、年复年、永远都是这样的状态,很奇怪别人为什么不用锻炼却总是拥有比我强大的力量。

难道在变强的路上我需要一个领路人,那个可以为我领路的贵人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呢……

“那个大傻逼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走廊里来瞎折腾?”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我看见那个肥得合不拢腿的王明明,这厮家里有钱又仗着体重的优势,脾气不好,打起人来还特别的狠。

我没接他话,转过头来,朝着房间走去,恬燥的家伙,能避则避,也好少一些不痛快。

“嘿,我操。”

“咚!咚!咚!”

死胖子远远骂了一句踏着大步子就跑了过来。

我心里突然一咯噔,冷汗随即便冒了出来,这死胖子怕是要欺负到我头上来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连忙转身硬着头皮,满脸堆笑朝着死胖子迎了上去。

“哎呀呀,这不是我明哥吗,咋这么晚了还没睡啊,哈哈。”

就在这一会儿的时间里,刚才死胖子走路的动静已经吵醒了五六个房间里的同志,一个个正远远地伸长脖子看热闹,我这是倒的什么霉,撞着这个蛮不讲理的死胖子。

“你小子这是给老子弄啥呢,老子好心叫你,你跑什么跑?”死胖子上来就死死地抓住我衣领,说话还喷我一脸口水,带着特么的一大股酒糟味,我心里害怕极了,这狗日的喝了酒可特么的千万别跟我冲动啊。

“嘿嘿,明哥,明哥您别动怒,刚才我没看清,不知道是您老人家来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当务之急可是要保全自己啊,千万不要惹火上身,我深知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道理,今天他欺负我,我给他记着就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就不信没有机会收拾他。

“哦,刚才你特么是哪只眼珠子没看清啊,要不要老子帮你挖出来,啊!”死胖子不依不饶的来了劲,声音还提高了十几个分贝,我看见这狗日的眼里绽放着凶光,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特么的大局已定,老子今天怕是要认栽了,只希望这狗日的不要太过分,多少给我留点情面啊。

“明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回吧。”我心里把这狗日的祖宗十八代全都问候了一遍,待会真要是打老子也不算太吃亏。

“嗯,嘿嘿。”

“小比玩意这是弄的啥狗链子,大爷瞧瞧。”突然这死胖子一把揪住我脖子上那根大铁链子死命的拽了起来,这铁链子倒是没啥特殊的意义,昨天在个小地摊上几十块钱买的,除了好看之外真没别的。

“明哥,这链子没什么的,也不值钱,哈哈”渐渐的人越来越多,毕竟大半夜的这死胖子声音大动静也大,基本整个五楼房间里的人都起来了,一个个围着看热闹,愣是没一个过来劝劝死胖子的,我直觉自己就是砧板上的那个鱼肉,今天晚上怕是要任人宰割了,特么的这些个狗日的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没看见体形悬殊吗,谁没有个被别人欺负的时候,你们今天看我的笑话,指不定那一天这死胖子就要欺负到你们头上来。

想到这里,死胖子突然给了我一耳光,我特么直接懵了,你拽链子我也没反抗啊,你个死胖子怎么就动手了。

“小比玩意,你是存心找死是不,一个破狗链子你还当宝了,大爷我看看还不行咋的。”死胖子边拽边呼我巴掌,转眼就呼了七八下,我鼻血都出来了,脸也肿了,不争气的眼泪开始打转转,我拼命的忍着,绝对不让周围的人看了我的热闹又接着看我的笑话。

此时此刻的我心里又委屈又难受,我特么的大半夜的招谁惹谁了,无缘无故的就被人这么欺负,周围看热闹的嗡嗡唧唧听不清楚说什么闲话,我的尊严又一次遭到践踏,这是我进入魅夜的第一个月,原本是要和一直被欺负被轻视的少年时代说拜拜的。

我以为我的生活会在十八岁开始得到一个全新的改变,我以为有一天我会看惯这冷漠无情的世界,我以为我会慢慢变得强大,我拽紧拳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在无意间抓住了铁链,我想这就是死胖子打我的原因,死胖子想要就让他拿去好了,一根破铁链子而已。有一天我会连带着尊严一起向死胖子讨要回来,我渐然松手,眼泪早已流作满面,因为自己的软弱不住颤抖,死胖子一下扯断铁链,因为用力过猛身体后仰一屁股坐在地上,我的后颈也被链子勒破了皮肤。

“嘿嘿,快看快看,哭了。”

“哈哈,早就知道了,这小子一看就是个软蛋。”

“……”

就在这个空隙,我终于听清楚周围的闲言碎语,和曾经被欺辱的那一次次,依然没有任何区别。

死胖子坐在地上涨红了脸,他的眼里已然有怒火喷出,我知道接下来少不了要有一顿毒打,因为死胖子俨然将那一跤的摔倒算在了我的头上,他手里拽着的链子看也没有再看一眼,随手便扔在一边,他双眼狠狠的瞪着我,在几个突然冲上去扶着他的同志的帮助下站了起来。

呵呵,,还真是讽刺呢,欺负人的倒是有人帮忙了。

死胖子站起来没说一句废话,一脚便踹在我的肚子上,我直觉肚子里一阵阵抽搐,痛得要命,在本能弯腰的同时一道肘击打在我的背心,我再也站立不稳倒在地上。

我捂着头脸任凭拳脚加身,麻木的承受着这些痛苦,内心冰冷无情,眼泪和血液混在一处,只希望这个被虐的过程能够早点结束,我不奢望会有人来帮我,如果会有人来帮我的话,那个人或许早就已经出现。

终于,暴风雨宁静下来,我知道打我的人远远已经不止王明明这个死胖子,甚至打得最狠的那一个都不是他。

“喝,呸!”

“喝,呸!”

“……”

“哈哈,小比玩意,现在舒畅了吧。”

死胖子和几个打我的人吐了我一身的口水,临走又全都用尖尖的皮鞋踢了遍体鳞伤的我一脚。我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忍不住泪水哗哗的流……

周围看热闹的人渐渐的都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一个瘦小的身影慢慢向我靠近。

“犇子,你没事吧。”瘦小的身影畏畏缩缩,头脸埋在胸前细若蚊蝇。

“滚!”

这个瘦小的身影名叫马昊,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们相识六年,基本上每一次被别人欺负他都是我的见证者。

所谓物以类聚,同样的,他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软蛋,对于我来说这样的朋友真的是可有可无。

我咬紧牙关死死的瞪着这个软蛋,在我的呵斥之下他停下了想要扶我起来的双手,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他就这样静静的呆在原地,一直将头深深的埋在胸前,看不清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就在进入魅夜前我们还信誓旦旦的要改变以往的样子,尽管我们一起进入魅夜娱乐公司,签署的是同样的一份龙套备选人的协议,跟着一群胸无大志,混吃等死的人呆在一起。

但我们发誓不再唯唯诺诺,也不再低头认怂,我们要用自己的拳头告诉所有人,我们不是好欺负的,我们要改变一切,要拒绝所有的颐指气使,要回击所有的伤害,现在看来,呵呵,有什么区别?

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牵引着一身疼痛回到房间,拿了毛巾和沐浴露来到厕所清洗身体,冰凉的水淋在身上格外的刺激。

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和鼻子都已经破了,头上还有好几个大包,我一边清洗一边暗暗的咀嚼着这份仇恨,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要让死胖子和他的同伙后悔,我要他们跪在我的面前不停的求饶,我要让所有想要跟我动手的人全部后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