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苍狼之王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4777字
  • 2019-04-06 16:01:06

姬子婴色变,尽管不满胡青青的羞辱,他还是咬咬牙,从地上迅速地拾起了剑。

他早已看盖聂不惯,此刻有杀他的机会,又能自救,一举两得,当然高兴不已。

盖聂见他方才还是骨气冲天,此刻竟为了胡青青的一句话,借此机会对付自己。

“上次让你侥幸逃脱,这次就没那么幸运了!”姬子婴嘴角的阴笑一闪即过,长剑一振,向盖聂冲来。

盖聂忍不住咳嗽两声,两指在身上一点,迅速封住被毒素侵蚀的筋脉,抬眼见到姬子婴的剑已到了眼前,又是熟悉的绝剑!

——姬子婴的每一剑都是在拼命,剑气之中倾注了全力!

盖聂深知此时起身和他周旋必会伤神耗力,干脆就坐地上和他打,姬子婴的剑绕在盖聂的肩头,七八招下来,把空气挥砍得“扑扑扑”作响。

盖聂坐在地上,身子忽然旋转起来,如风般来回移动,姬子婴见击他不中,一恼,身子纵上天空,一个倒转,借身子的落重之力,剑尖猛地朝下,直刺盖聂头顶的百会穴。

剑气向下直冲,盖聂来不及想,左手中的嗜水剑柄随即一转,往上一挡,“砰”地一声,和姬子婴的剑尖撞在一起,盖聂一运力,姬子婴的剑尖一软,弯了一弯,向上弹飞出去。

姬子婴连人带剑地跟着震出去,落地时,鞋底向后滑动了两三丈才勉强停住。

姬子婴气喘吁吁,汗水不断地从他的脸颊上流下来。

盖聂眉头紧皱,喉中一甜,蓦地吐出了一大口黑血来,再看他的右手背,透着淡淡的暗紫色。

这种毒像极了当日在乌鸦亭,荆轲中了狼邪之后肌肤呈现出的颜色,这个卫墨虎......

盖聂闷哼一声,他慢慢感觉到右臂一阵针扎的疼痛,汗珠一粒粒地从他的脸上冒出来。

他咬咬牙,想来这一生中从未体验过这种致命的刺痛,仿佛一颗心正在被人强行撕开。

这种疼痛,如同有一股外来力量不断入侵他的身体,然后,一点点地控制他的心神和理智。

“啊......”盖聂忍不住叫了一声,他用嗜水剑支撑着身体,慢慢站起来。

在他站起来的那一刻,他看到姬子婴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不仅是姬子婴,胡青青以及所有人,俱皆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就像看见了地狱中的魔鬼一样,所有人都往后退去。

盖聂运起广陵散神功,想封住自己的心脉,怎料体内有一正一邪两股力量正在相冲。

嗜水剑的周身也渐渐地散发出一股紫气,剑在隐隐地颤动。

“嗜水......”盖聂想控制嗜水剑,嗜水剑却不听他使唤,越颤越厉害,似要自己出鞘。

呛!地一声,一道白光带着紫气,猛地冲上天空。

四面风声呼啸,沙尘卷起,树木摇动,人仰马翻,惨叫连天。

盖聂怒吼一声,一股强大的真气从体力冲出,头发忽然散开。

嗤!嗤!嗤!

嗜水剑在空中飞走,绕了一圈,突然飞向秦兵群中,一扫而下,听得惨呼不断,鲜血飞溅,人影倒下了一大片。

眨眼之间,场面大乱,分不清敌我,秦兵的阵脚已乱,逃的逃,伤的伤,死的死。

胡青青在混乱之中奔走,踹倒了几名不争气的秦兵,不多时,手中便多了一把亮闪闪的弓箭,她闪电般地朝着空中射了几箭。

嗖!连续七八箭射出,皆在半空中回落。

胡青青气得顿足,又朝着嗜水剑射出了几箭,几箭皆与嗜水剑在空中擦身而过。

她一气之下扔了弓箭,在混乱中看见盖聂站在那里颤抖身子,奔了过去:“喂?!”她伸手碰到盖聂的肩膀时,整个人几乎颤抖起来。

盖聂突然转身,怒吼着驱赶她走,目光十分凶:“走!别碰我!”盖聂抱头挣扎,表情十分痛苦。

胡青青吓得跌倒在地:“你......你怎么了?”

“离我远一点......”盖聂的身子突然侧摔在地上,又从地上翻身跳起,仿佛被一股力量所控制,身不由己。

嗜水剑在空中飞来穿去,不断地往秦兵中冲杀。

惨叫声夹杂在巨大的风沙里,这时,有一个阴森森的笑声在天地间传来:

“盖聂,现在感觉怎么样......”是苍狼王的气息声,“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自己......”

“苍狼王,出来跟我决一死战!”盖聂摔在地上,不断地挣扎。

“现在,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哈哈哈......”苍狼王的气息声停顿了一下,“你一直想要我现身杀了你......现在机会来了,你来杀我吧,哈哈哈......”

“你不敢,你不敢......盖聂,你不敢,苍狼王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叛徒......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试图和苍狼王作对的人,哈哈哈......”苍狼王的声音越来越亮,越来越得意。

盖聂清晰地听到声音是从自己的体内传出的。

“你除了躲在暗处,还有什么本事?!”盖聂从地上起来,“你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你不敢的......你动了我,你可能也会死,你会死的......!!!卫墨虎,真是替我干了一件好事......盖聂,来杀我......现在——”

“嗜水!”

苍狼王的话音还未落定,盖聂足下一顿,手掌突然抬起,运起广陵散神功,强行将嗜水剑召回,嗜水得到盖聂的召唤,在空中转了一个圈,“刷”地一声,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他冲来,这一冲原本果断决然,只要穿过盖聂的身子,便能将盖聂体力的狼邪放出。

可,一把有灵性的剑,怎么会去伤害它的主人?

嗜水剑的剑尖触及盖聂的身子时,突然一颤,恐惧般地掉头,又退回到了空中。

盖聂见它停在空中,迟迟不行动,右掌运起,又强行召它过来,嗜水剑如被一股力量控制,死死地定在空中。

“嗜水!”盖聂又一次召唤,终于见到嗜水的剑身亮了一亮,那是一股在积聚的新剑气。

“嗜水!”盖聂发出一声痛苦的呼唤,广陵散神功之“归”已被他激出了十成。

嗖!嗜水剑在空中一颤,视死如归般冲向盖聂,“刷”地从盖聂的身前穿过。

砰!嗜水剑落下后,插进地面,颤了一颤。

接着,立刻听见苍狼王惊恐地叫了一声,一束黑色烟气升向空中。四周突然安静下来。

盖聂膝盖一软,单膝跪倒在地,猛地吐出好几口血,他的目光停在嗜水剑身上,笑了笑,苍白的气息声说道:“干的好......”

声音方落,突听苍狼王的阴笑声不知从何处又传来了:

“哈哈哈......苍狼王是不会放过任何叛徒的,哈哈哈......”

盖聂吃了一惊,目光向四面迅速一扫,看见右面的树木上降下一个人影:铁面、铁衣、狼牙铁手套,只露出了两只阴阴暗暗的眼睛。

“苍狼王,你终于肯露面了!”盖聂含着一口气,捂着伤口,从地上挣扎地站起。

“没想到,当年榆次聂村的小小孩童,如今竟活着站在我的面前,和我叫嚣!”苍狼王目光一凛,转为得意的阴笑:“可惜,你马上就要死了,哈哈哈......”

盖聂道:“你知道我的过去?”

“岂止是你的过去。包括你的身生父母......”苍狼王两眼一眯,满腹仇怨突然变成了一股痛快之感,“这个虚伪的人世间,所有的阴谋,所有的诡计,所有的真相,我都了如指掌。”

“苍狼王,你作恶多端,总有一天会自食其果,遭到报应的!”盖聂厉声道。

“报应?哈哈哈......”苍狼王扭了扭脖子,面目狰狞,恼羞成怒道:“是啊,该来了......这一天我已经等了整整三十余年,三十余年了......也该到了我讨回我应得的一切,当年你父亲横刀夺爱,从我身边抢走钰儿时,可曾想过我的感受?他和你娘全都该死,都该死!!!”

盖聂怔了一怔:“你说什么?”

苍狼王笑了,目光凄然又奸险,笑声十分勉强:“当年要不是你父亲抢亲,破坏了我和你娘的幸福,我会变成如今不人不鬼的模样么?盖聂,可惜,你爹万万没想到,他最后却死在了他最信任的义弟叶忘歌的手里,可怜了你娘这个傻女人,竟为了你爹,不惜跳崖殉情......你们全都该死,背叛我的全都该死!!!”

盖聂不肯相信:“不,这些事,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你不要再骗我了!苍狼王,你休想骗我!”

“我什么要骗你?你也快活不久了......与其让你活在愚昧之中,我就让你死得明白一点。你一定难以相信,你所遭受的一切痛苦,全是拜你的那位好义父所赐,要不是他当年给你吃下了血还丹,你又怎么会连你爹娘是谁都忘得一干二净?!!!”

“血还丹?”盖聂瞪着他。

“人服一颗血还丹,今生前世俱如烟。服下血还丹,人的记忆就会受到破坏,遗忘掉很多事。盖聂,你一定不知道你的那位好义父,他的真实身份你可能永远也猜不到,他就是害死你生父的凶手!他的真正身份是......韩王派去潜伏在赵、魏、楚、燕、齐、秦六国的细作。”苍狼王阴森森笑道,“你心心念念,认为被人害死、最冤、最无辜的义父,才是人人唾弃的大奸大恶之人,哈哈哈.......可笑,简直天下最大的笑话!”

“不可能,不可能!”盖聂摇摇头,大为动容,“不是这样的,苍狼王,你休想骗我......”

“你连自己的生身父母都忘了,一心只记得为杀父仇人寻找真凶,盖聂,你就是一个笑话,哈哈哈.......”苍狼王越笑越得意。

“苍狼王!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么?”盖聂怒哼一声,右掌一运力,嗜水剑“呼”地一声,迅速被召回他的手中,“我已死过一次,岂会在乎第二次?在我九岁那年,把我逼进狼窟绝境的也是你们狼邪氏,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段日子带给我的恐惧,若非义父和珑儿救下我的命......”

“哦?你想起了?”苍狼王有些惊讶,“呵呵,想起来了又如何......”

“就凭幼年之仇,我就该杀你一千遍一万遍,苍狼王,这些年,狼邪氏害死了多少无辜,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悔过?!”盖聂摇摇头。

“悔过?苍狼王的心里只有恨!这一切都是谁一手造成的,是你爹......如果不是你爹横刀夺爱,如今......我已经跟你娘,不......是和钰儿,我们会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我们还会有自己的孩子,这一切都是你们造成的,是你们毁了我美好的念想,剥夺了我的幸福,是你们,哈哈哈,一切都是天意......”

“你爹作为一代名剑之后,想当年是何等的威风,他死了也想不到,他的儿子,盖聂......你认贼作父,世上还有比这个更为可笑的事么,我得不到,你们也休想得到......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死......都要死!!!”苍狼王难抑激动。

“苍狼王,拿命来!”嗜水剑“咛”地一声,在盖聂的手中旋转,一道剑气立即激发。

呼!四面风声呼啸,一黑一蓝两道身影迅速交缠在一起。

盖聂身负重伤,这一次几乎是拼着最后一口气,全力和苍狼王交手。

嗤——

苍狼王的铁爪从盖聂的胸前划过,留下了三道血痕,鲜血夹杂在厉风之中未及落下,又是三道血光闪过。

嗤——盖聂的腹下又被苍狼王划过三道血痕,鲜血滴在沙土里,冒着烟气。

苍狼王冷笑,笑声未了,闪闪白光,一道剑光已到了他的胸口。

火光四溅,嗜水剑沿着苍狼王的铁衣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却伤不到他的肉身。

尽管盖聂的剑法极快,却也伤不到苍狼王,苍狼王的防身铁衣,让他竟似有了金刚不坏之身,嗜水剑每次击中,也只是在铁衣上留下一道细长的口子,再也伤他不着。

苍狼王越打越是兴奋,嗜水剑砍他一剑,他便兴奋一分。

在盖聂看来,苍狼王已变态到极点,只是自己被他的铁爪伤到,被抓过的地方马上皮开肉绽。就算是广陵散神功,也来不及修复。

苍狼王哪里能给他喘息的机会?几乎是招招致命,用的是最狠、最猛、最毒的招数。

盖聂没有放弃,足下一蹬,使出全力,纵上天空,嗜水剑倒转,连续挥出十八道剑气,最终会合成一道巨大的剑影,在疾风之中,劈中了苍狼王的铁面。

嗤!面具被劈开时,苍狼王却笑了,笑声十分阴险。

盖聂带着剑落在地上,手按地面,面色惨白,抬眼看见苍狼王的脸上还有一副面具。

他的眼神,是多么的熟悉,情急之下,竟想不起是谁,再看自己的手,残余的狼邪已开始重新侵蚀着他的心脉,让他的身体起了一阵针扎的疼痛。

盖聂咬咬牙,竟使不上力气,眼见苍狼王疾步冲来,利爪离自己越来越近,三步、两步、一步......杀气到了眼前,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一个披头散发的老人为盖聂挡下了苍狼王的一爪,接着,便看见他和苍狼王激斗起来。

“好啊!伏枯烨,你也到了!新仇旧恨就一起做个了断吧!”苍狼王又惊又怒。

伏枯烨的出现,让苍狼王感到意外,他甚至有些警惕,待确定除了伏枯烨,并未有其他帮手,苍狼王这才又恢复了狡笑。

“伏枯烨,你这个叛徒,你也想送死吗?”苍狼王忽然收手,龇牙咧嘴。

哪料伏枯烨却不说话,只是死死地和他纠缠在一起。苍狼王见他不回答,愤怒更增,激斗之中,连挥三爪,铁爪从伏枯烨的脸上划过,随即听见一个女子的声音惨哼一声,接着,一张人皮面具从空中飘落,人已摔在地上——正是上官千珑。

“又是你!坏我好事,你去死吧!”苍狼王受了欺骗,恼羞成怒,向着上官千珑冲去。

“珑儿?!”盖聂又惊又喜,顾不得多想,嗜水剑一拍,嗤地一声,剑从苍狼王的眼前飞过,带着疾风,将他从上官千珑身前逼退了几步,眼见苍狼王又要冲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盖大哥!”阿丑不知何时,突然跑来了。

苍狼王听见阿丑的声音,露出一股惊讶,刚挥出的铁爪迟疑了半分,随即收回,身子一晃,迅速地在空中消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