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盖聂破阵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3120字
  • 2019-09-21 12:02:02

“盖聂,你虽号称剑圣,哼,我看也不过如此!”百里奇阴笑一声,“一二三剑,攻他肩、腹、膝,四五六剑刺他眼、肘、耳,”百里奇边说边退到一旁,开始指挥起八名紫衣弟子。

“七八合剑,攻他神阙!”百里奇大声叫道。

剑台上,剑影密集而有序地将盖聂包围住,紫衣人占了上风。

盖聂眼观周身,暗暗心惊:肩、腹、膝、眼、肘、耳,皆有快剑攻来,神阙穴又有二剑的力量冲来,此刻无论向哪一方向移动身子,至少都会有一处和对方的剑相碰,躲过第一剑,却躲不过第二剑,何况是连续不断的八剑合攻!

此剑阵不像姬子婴的剑阵还有虚实剑之分,每一剑皆是真剑真身,只要稍有一剑没躲过,必会引得其他七剑乘势围剿自己。

想要在短时间内破阵,当真是强人所难......

正当盖聂苦于无破解之法,百里奇的挑衅声又响了起来:“没用的!就算你有三头六臂,也走不出这剑阵!哈哈哈!”

“糟糕!盖聂,你千万别听他的,他这是在故意乱你心神,我呸,千万别上他的当!”孙猴儿跳起来。

八剑越攻越快,盖聂的身子不断地往后退去,仅差三四步便要到了剑台边缘。

盖聂只躲不攻,听见孙猴儿的声音夹杂在风中,一惊一乍:“哎呀,你这个蠢小子!你倒是出剑!可急死老孙喽!”

秦夫人看到这里,忍不住皱了皱眉,她越看越奇,表情突然陷入复杂:怨恨、担忧、犹豫。

前一刻,她想看见盖聂败下,想看见他被困于剑阵中,她曾几何时多想找个机会羞辱他,可是此刻,当真正见到盖聂身陷剑阵中,见到他永远冷傲的脸变成了一张愁脸时,却突然不想他败下来。

秦夫人安静地站在那里,没有让任何人认出,心情都在她看向盖聂的一触间,被展现得淋漓尽。

世上本就有一种微妙的感情,是不说话,也无需做什么,只是一个眼神,就已足体现。

秦夫人对盖聂大概就是这种感情。

秦夫人心中的秘密,只有她自己能知,自己能懂。盖聂能懂么?也许永远都不会。

秦夫人在台下,看着台上的剑影晃动,看到紫衣堂弟子的剑越攻越顺,心里也越不是滋味。不知不觉,八根金针已从她的袖口悄悄地露出,在即将发射出去时,她突然犹豫了,她陷入了回忆,想起那日在十香酒坊门口,盖聂质问他的话,愣愣地发起了呆来。

这时,一阵强烈的嗡鸣声,打断了秦夫人的思绪,她从回忆中醒来,发现袖口的金针已被捏了很久。

这是她生平所发金针以来,第一次犹豫。等她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剑台上时,看见百里奇更加得意的神情以及盖聂渐落下风的愁苦面容,心中的犹豫又加重了几分。

盖聂闷哼一声,嗤——一串剑锋划破衣服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盖聂身子在空中一转,四把长剑从他的腹下绕过,另外四把长剑从他的背上同时扫来,当他移步闪开时,臂上的衣服已被紫衣堂弟子的长剑划破一块。

“三、五、七剑!合攻他下盘!”百里奇的声音仍在得意地响起。

盖聂足下一顿,人往空中跃起,不料八道紫色身影比他更快地跃上天空,八剑瞬间又在盖聂的头顶上空会合,剑尖蓦地朝下。

咛——剑声长鸣,震动着耳膜,台下的众人都不禁捂住了耳朵。

咛——紧接下来,原本有序的剑声,却变成了杂乱无章的振响。

在盖聂听来,这种声音就像噪声一样,和那日在石壁间遇到的毒蜂的嗡鸣声,有异曲同工之妙。

非但盖聂的耳朵经受不住,就连台下的人也难以忍受。

孙猴儿更是手捂耳朵,暴跳如雷地叫着。

咛——八剑同时掠起,又是一阵强烈的嗡鸣。

再看盖聂,身上的衣服被八个紫衣堂弟子被划破了好几处。

归,有时候就是重生。

盖聂脑中如电光石般急转,目光在八人之间快速游动:八人的面容丝毫未受到剑鸣声的影响,手中的剑法也配合的天衣无缝。

如此刺耳的剑鸣之声,他们竟如听不见,实在太过诡异,除非玄机就在他们的......

盖聂被自己点醒,忽然想到了什么。

——是耳朵!

他就像在黑暗中找到了亮光,运起广陵散神功中的“归”,将体内的力量重新收回,若想破阵,可先破人,有时候声音也可以伤人。

盖聂单掌运气,一股剑气在右掌中化生,目光在八人中间一定,足下全力一顿,以广陵散神功的“归”化之功作掩,身子从剑圈的缝隙中穿出。

他的穿出不是为了冲出剑圈,更非在以蛮力相拼,而是以广陵散之攻,强行打乱剑鸣之声,让其乱上加乱,使广陵散神功的力量融合于剑鸣,直击对方的耳膜。

过了一会,听见八个紫衣人同时闷哼一声,盖聂心中一喜,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果然,原本的嗡鸣声突然间停顿了一下,紫衣堂弟子的两耳中,有东西被广陵散“归”之力量震出。

盖聂看见十六颗棉丸,从八个紫衣剑人的耳里掉落在地,随即运起神功,借“归”之功猛地一回收,这股力量在空中撞向了八人的八把剑。

只听长剑崩断的声音,剑圈散开,八个紫衣身影连人带着断剑,当空一起摔了到了台下。

剑阵已破!

盖聂的身子从空中降下,衣袂在风中飘动,人已稳稳落地。

“好!”孙猴儿拍手大叫,“你们这是什么破剑阵,真是太丢人啦!”

百里奇见八个紫衣堂弟子败下阵来,脸上青成一片,鼻里重重一哼,走下台去。

秦夫人看到这里,目光之中渐渐地露出了笑意,这种笑意连她自己都未曾发觉。

直到盖聂的声音在剑台上响起,她才又恢复了秦夫人原有的狡黠。

“孙前辈,我没让你失望吧!”盖聂微笑道。

“很好!很好!”孙猴儿开心得像个孩子,喃喃:“小盖,老孙瞧你这功夫,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天下第一了!你要不认第一,普天之下就没人敢做第二!”孙猴儿挠挠头。

“大言不惭!我看你这剑圣之名也不过如此!”台下有人嚷了一句,接着便跳上台来,“巨河帮——莫飞!领教盖大侠的高剑!”

“诶?”莫飞刚跳上台来,孙猴儿就骂道:“你们这帮人脸皮子真够厚的,尉迟孙儿已经比过,巨河帮已经输啦,这会又冒出一个莫飞飞,不成不成!你们这不是分明在仗着你们人多嘛,丢人,丢人!”

“老家伙,你尉迟爷爷、早晚要把你的嘴给撕烂了!哎哟!疼死我了!你们,你们等着!哎哟!疼死我了!”尉迟叔痛苦的骂声,在台下断断续续地传来,他实在忍不住了,捂住身下,命帮中几名弟子先将自己抬离现场去寻医。

“尉迟孙儿,生不出孩子喽!哈哈哈!”孙猴儿朝着尉迟叔离开的方向吆喝一声,拍手大叫。

“莫小子,我瞧你比尉迟孙子聪明一点,不过,我看你也不是盖聂的对手,劝你还是别打啦!与其弄得跟尉迟孙子一样,还不如识趣一些,此刻就下台玩儿去吧!”孙猴儿大声道。

“哼,是不是对手,比过了才知道!”莫飞被孙猴儿一激,呛!地一声,长剑出鞘,剑光一晃,冲向盖聂。

莫飞出剑的姿势虽猛,可剑到盖聂的身前两三寸之处时,脸色立即大变,一股强大的力量从盖聂的胸前荡出,直接将他震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到了台下。

盖聂一招未出!莫飞便已败下阵来!

台下众人无不震惊。如看怪物一般看着盖聂。

“这是什么功夫!此人的内力怎会如此强劲?”

孙猴儿嘿嘿笑道:“我不是早说过了,你是打不过他的,何必自讨苦吃呢?”

盖聂看着孙猴儿,忽然生出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位时而言语疯癫,时而正常的孙前辈,他才是深藏不露的武力高手。

当日在乌鸦亭,他虽然没有和秦夫人一较高下,但当日他逃躲的本事却当真出人意料,这种瞬间缩骨、又以轻功幻化为影子的逃命之术,更绝不是普通习武之人能够做到的。

盖聂想:方才他又能听风辩位,猜出我在附近偷看,如此灵敏的洞察之力,也绝不会是一个疯癫的老头能干的,不过......他有时却又真是疯疯癫癫的,说话和做事就像顽童般天真,实在令人猜不透。

这个孙猴儿究竟是什么来头?难道真的只是秦夫人所说的,一个江湖骗子?

此时,当众人陷入一片沉寂,无人敢上台挑战盖聂。

赤焰帮帮主司空见走上了台来,他面对四方,抬起清朗的声音,说道:“盖大侠的武功我是服气的。只是,这是剑会,岂有不用剑之理?盖大侠既然连剑都不出,即便是胜了,肯定也难以服众啊!我这倒是有一个建议,还请盖大侠不吝出剑,与四方英雄豪杰,尽情切磋!”

“是啊,不出剑,算什么剑会?我看他是不会用剑吧?哈哈哈!”台下有人附和一声。接着,议论纷纷。

“司空老儿,盖聂不出剑,你们都打不过,这要是出了剑还得了啦!你说的又是哪门子的道理!”孙猴儿叫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