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六国剑会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2893字
  • 2019-07-07 15:49:55

“各位,自六国之境修建以来,每十年八大派就会在囚坛,举行一次六国剑会。废话不多说,我们按照老规矩,以武论英雄,我们请前任盟主——赤焰帮司空帮主,上台为大家说两句!”说话的是魏国飞雷帮帮主——曹傲。

“大伙儿好啊!”人未至,声先到。过了一会,才见到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男子,身影出现在剑台之上。

——正是赤焰帮帮主司空见:一身方士长衫披身,皮肤黝黑,额前搭拢一束长发,面部看起来十分狭窄,侧面却尤为宽阔,头部两侧显得平坦,只是一双眼睛深陷,令人觉得深不可测。

不禁让人想起了“西极之地”的寻血神犬。

“世人皆只知,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却不知,如今天下已四分五裂,秦国吞并了韩国,又占领了赵都,秦赵本是同宗,秦国那个贼王连赵国都能下得去手,又何况是我们这些异宗之人?所以,今日六国剑会,除了比武论英雄,最重要的目的是要选出新一任的八派盟主,带领大家同心协力,早日实现合纵抗秦之大计!本届剑会,不管是谁拿下了盟主,只要他有这个实力打败各派出战之人,我们都当听命于他调遣!各位觉得如何?”他虽说的道理正中,却总让人感觉少了几分诚意。

“这......”台下哗然一片,“既是比武论英雄,司空帮主,我们就不懂了,选出武林盟主和抗秦大计有何关系?!我们选的是八大派的盟主,又不是六国的国主,再说,这小小的韩国都已不复存在,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你们说对不对?!”底下有人嚷了一句。

“是啊,是啊!当初的规矩可不是这样说的啊!”

司空见目望台下,隔了一会,才恢复了笑容,说道:“大家静一静,请先听我说完!”

“这位英雄说的不错,当初我们八大派修建六国之境,是为了以武会友,不过眼下的情况却极为特殊,若我所猜不错,秦国贼王已暗生吞并六国之野心,如果我们不联合起来抵抗秦之势力,只怕在不久的将来,秦国就会对魏、楚、燕、齐,陆续发起进攻。到时我们的父母,妻儿,饱受战争之苦,我们空有一身的武力却连他们也保护不了,于心何安呐!”

盖聂听到这里,点点头,没想到这个司空见还有这一番悲天悯人之心。

“唉,是啊,是啊!司空帮主说的对!”台下又一片哗然。

“各位若是没有异议,我们就按如此办吧!”司空见向四下瞥了一眼,不见凤移宫和明月阁的人,迟疑了一下,“各派各派出一人,一局定胜负!”

他说完,响起来了一阵擂鼓之声,司空见人已站回了赤焰帮中。

司空见刚下去,就有两个人影立马跳上了剑台,分别是齐国的洪山门和魏国的飞雷帮。

“洪山门——黄满中!”

“飞雷帮——郑苏苏!”

两人上去报了姓名,便持剑速攻,全力而施,局势立马陷入僵硬。

二人手中的剑方才相擦,“砰”地一声,身形俱皆已站立不稳。

洪山门黄满中的剑风,如洪水般送出,十五六招下来,只攻对方的肩头。

郑苏苏肩随剑动,右手剑鞘横扫,左手立掌如刀,身形向左侧移了出去,哪料到对方剑力如洪水,势不可挡。

郑苏苏闪避不及,慢了一步,黄满中的剑移到了他的肩头。眼看郑苏苏要败下阵来,突然一剑扔上天空,只转了个身,肩从黄满中的剑下绕开。接着,剑落回手中,一剑伸出,触及黄满中的脖颈。

剑尖抖了两抖!

黄满中叹息一声,败下阵来,他收回了剑,向台下走去。

“承让了!”郑苏苏摸了一摸唇上的小胡子,得意之色难以掩盖,突然间,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一道亮闪闪的剑光突然攻到身前,黄满中又倾剑而来。

“啊”地一声惨叫,黄满中突然回身补剑,一剑刺进了郑苏苏的左眼。此举出乎众人意料。

只见郑苏苏手捂眼睛,愤怒难挡,提起剑,拼了命地向黄满中一阵乱刺。

飞雷帮的弟子大恸,纷纷抽出了兵器,却被帮主曹傲喝了下来:“比武论剑凭的是各自的本事,退下!”

“帮主,他们使诈啊!”飞雷帮众登时大躁。

“承让,承让了!”洪山门的黄满中站在剑台上,向台下四方抱剑感谢,十分得意。

郑苏苏手捂左眼,另一眼瞪着大大的,就像要把黄满中吃掉一样。听见帮主曹傲的声音:“苏苏,愿打服输,还不下来!”

郑苏苏满腔怨怒无从发作,鼻里哼了一声,将剑往地上重重一掷,回到了飞雷帮中。

曹傲让他把剑捡回来,郑苏苏如吃了一把苍蝇,只好把剑捡了回来。

盖聂看到这里,没想到义正辞严的八大派,行事作风竟是如此泼皮无赖。

只怕洪山门开了此局,他派定也免不了要效仿。

如此卑劣可笑的剑会还是公平和公正的切磋么?

他正在思忖间,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粗壮汉子跳上了剑台。

“天罡派——阳贺天来领教你的高招!”阳贺天手中的剑一亮,众人皆怔了一怔。

非但台下的人怔了一怔,就连盖聂也开了一回眼界:阳贺天的这一把剑,剑身是普通长剑的两倍,足足有上百余斤重。

如此巨剑被阳贺天提在手中,浑如无物,实在令人吃惊。

学武之人想要提起一把巨剑不算困难,但若想挥剑如流水,却比登天还难。

洪山门的黄满中见到阳贺天手中的剑时,倒不觉得有什么,反而嗤之以鼻。

他的蔑视被对手被阳贺天看在眼里,阳贺天鼻里一气哼出,突然一顿足,连袂而起,巨剑“刷”地一下,横扫出去,“哐”地一声闷响,双剑相交。

黄满中汗如雨下,下盘渐渐不稳,足底开始向后滑动。

阳贺天大喝一声,又加了两层力,随即左掌成拳,一拳头击在了黄满中的腹部上。

黄满中吃力不住,人往后震飞了出去,双足正好在剑台边缘停住,险些滑落下去。

阳贺天的胸肌跳了两跳,不等黄满中站稳,已提着剑重来,连续三剑横扫,可惜皆被黄满中躲过。

嗤!三根短针突然从黄满中的袖下飞出,射进了阳贺天的右臂。

这一幕被天罡派的掌门袁铁箫看在眼里,他伸手拦住即将往上冲的弟子,眼睛眯了一眯。皱起的眉头可以看出他很愤怒,却还是忍了下来。

过了一会,果如盖聂预料的,阳贺天手中的动作慢了下来,人竟似有些站不稳。

盖聂猜到,黄中满的三根短针中定是喂了麻药。

“哐”地一声,阳贺天右手一颤,巨剑触地,他的沙哑怒声随即响起:“你......!”

黄满中嘿嘿一笑,手中快剑攻来,在同一时间内,和阳贺天的巨剑撞在一起。

接着,听见“嗤”地一声,又有三根短针射入了阳贺天的腹部。

盖聂暗暗心惊:此人的手段如此卑鄙,若是让他当了剑会盟主,岂不大乱?

黄满中露出一道诡异的微笑,手中的剑平伸而出,手一抖,在空中迅速挽起一个斗大的剑花,三脚连踹阳贺天中了短针的腹部。

当!巨剑落在地上。阳贺天轰然倒地,仰在地上,动弹不得。

“阳师叔!”天罡派两名年轻弟子,在台下看的愤怒不已,提剑冲上了剑台,其中一人抓起黄满中胸前的衣襟,破口大骂:“卑鄙小人,你使诈!”

另一名弟子去看阳贺天的伤势时,发现人已死了,怒火中烧,拔出剑便要杀黄满中:“你杀了我阳师叔,我杀了你!”

“不可!”天罡派掌门人袁铁箫忽然跃上了剑台,夺地一下,将这名弟子手中的剑拍落在地。

“师父!师叔他......”天罡派的两名年轻弟子,抱着阳贺天的尸体,哭泣起来。

袁铁箫站在那里,斜睨了地上的阳贺天一眼,语声悲切:“剑台上比武,不问生死,把你们的师叔抬下去吧!”两名弟子收起了剑,将阳贺天的尸体抬了下去。

袁铁箫面上虽充满了悲苦,可他对两个弟子说话的气息,却一点也不看出悲伤,竟似还有些高兴。

这样怪异的感觉,让盖聂不禁暗猜:袁铁箫和阳贺天是否存在着不为人知的过节?

盖聂发神之际,听见台上的袁铁箫轻哼一声,只见他右掌成爪,内力突然一运,地上的那柄巨剑颤抖了两下,嗖地被他吸回手中。下台时,对黄满中道:“黄英雄真是好武力,袁某佩服!”虽是说着恭维之话,却是笑里藏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