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入境之险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2443字
  • 2019-03-27 12:41:35

死的东西很多,并非只有人类。

人类不是东西,没有生命,却也是死的。

当耳旁的树木一株株地倒下时,它们就是死的。

盖聂见到的,只是一种杀戮,不管是树,还是人。

幽秘曲折的道上,树木摇动着,后方杀机刚止,前方杀机已起。

这里只有一条入境的道,每天却来往不同的人。

八个抬着四个大箱子的大汉走过来,箱子很重,那些人看起来很吃力。

盖聂不再使用轻功,身子轻轻的落地,放慢了步伐。

他的眼埋藏在斗笠下,就像什么也没看见,向前走着。

迎面而来的八个大汉离他越来越近。

已经走到快入境的地方时,那八个大汉的目光忽然朝他看来。

盖聂和他们的目光相撞,八人忽然一掌拍在箱子上,箱子“砰”地一声炸开了。

八把明亮的剑,从箱里现了出来。

杀机来的仿佛一阵风,八人手持长剑,八剑成圈,将盖聂围得密不透风。

咛——

长剑嘶鸣,八剑到了盖聂的胸前、臂膀、背后,左腰、右腹,便停住了。

剑尖渐渐地弯了下去,就像是遇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剑气抵挡在那。

盖聂以广陵散神功护体,听得见耳际风声渐强,却感受不到对方的剑力。

盖聂嘴角的微笑,转瞬即逝,“嘿”地一声,双掌向四面拍出。“轰”地一声,三丈开外的沙土飞扬,扬起了三丈之高。

盖聂双腿旋转,人已飞入高空。等沙土落下,人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邪门!”八名大汉气急败坏骂了一声。

有人拉起了一个竹筒,只见一束烟火窜入高空。

盖聂足点空气,纵入一片竹林,人站在一片竹枝上,压低了斗笠,目望道上来往的行人。

这些人大多是往六国之境方向去的,各种奇装怪服的人士都有。

盖聂眯了一眯眼,远眺之下,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双耳裹着纱布,肿的就像鸡蛋,竟是巨河帮的尉迟叔。

盖聂思忖:巨河帮气势汹汹而来,想必其他七派也快了......

后日便是初七的六国剑会,这条道上近日逐渐变得热闹起来。

盖聂并不清楚,大家究竟是为了六国剑会去的,还是冲着伏枯烨去的。

也许,二者俱都不是真正的目的......

盖聂只是这么觉得,他甚至怀疑其中还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压了压斗笠,从竹林中穿过,这条小径充满着艰险,很少有人走。

但为了避免和八派的人在路上兵刃相见,盖聂只有选择了这一条道。

结果,令他感到意外——这条艰险的小径反而是通往囚坛最快的路。

不到半日,他便已踏入了囚坛。

这条河畔,这里的木桩,还是如此凄凉,却充满着温暖。

盖聂站在河边,望着荡开的水波,仔细地想着心事,忽然感到有一道目光,在他身后停留了许久。

——守坛老鬼手提两只水桶,正惊讶地看着他。

盖聂转过身,守坛老鬼哼地一声,转身便离开。

盖聂把轻功施展到极限,不刻,便已跃到了守坛老鬼的跟前。

他并未有拦住守坛老鬼之意,只是心中有诸多疑问,想要讨教。

盖聂说道:“前辈,我是来......”

“你小子的命很大,几百个人都不是你的对手,就别来为难我一个老头了。”守坛老鬼向前走着。

盖聂跟着他上去,语气谦和:“我并未有为难前辈的意思,我有些事情想请教前辈。”

“你们这些人心里想着什么,老鬼心里都一清二楚。要人没有,要老鬼的命倒是有一条!”守坛老鬼瞪着眼睛,十分不乐。

“前辈,叶忘歌是什么人?”盖聂突然提道。

守坛老鬼吃了一惊,目光闪烁,加快了脚步:“你快走吧!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盖聂见他急着要赶自己走,心中怀疑更生,紧追着问道:“嗜水剑可是叶忘歌的?”

守坛老鬼提着水桶一个劲儿地往前走,并未回答他。

“这件事对我很重要!”盖聂忽然停住脚步,看着守坛老鬼的背影,“前辈难道不想知道,我是如何得到嗜水剑的?!”

守坛老鬼的步伐终于慢了下来,他把水桶放在了地上,怔在原地。

盖聂的声音继续在他身后响起:“实不相瞒,我的剑......是家父所赠,当年......”

盖聂未说完,守坛老鬼人已移到他的身前,一把抓住了他胸前的衣襟,颤声道:“你再说一遍!”

“嗜水剑的确是家父的遗物,当年......”

盖聂未说完,又马上被守坛老鬼打断:“小子,你父母是谁,你姓甚名谁,从实招来!”

盖聂冷笑一声,将守坛老鬼的手移开,后退两步,说道:“前辈,你知道叶忘歌的事?”

守坛老鬼的怒容渐渐消失了,转为一股凄凉,表情变得复杂:“别提那个畜生,我若见到他便要将他千刀万剐!那个背信弃义的畜生,杀一百遍都不为过!”

盖聂的脸色变了变,道:“我并不懂,前辈,还是没有告诉我叶忘歌是什么人。”

守坛老鬼的声音更厉,道:“你也算个聪明人,算准了我会对叶忘歌的事感兴趣,才来找我?”

盖聂摇摇头:“不,是前辈之前提起到叶忘歌。”

“看来老鬼真是老了,这事我竟亲口向你一个外人提过?真是天大的笑话!”守坛老鬼呵呵一笑,像是自嘲,又像是抱怨。

一个骄傲自负的男人,若是被心爱的女子抛弃,他是绝不会道出的。

宁可让人以为是他抛弃了女子,是他负了心,也绝决计不会道出来。

守坛老鬼甚至宁可死,也不愿让别人知道他不堪的过去和他的耻辱史。

盖聂看见他那张苦涩的脸上,充满了悲苦,尽管他的语气依然很强硬。

盖聂道:“前辈,我只知道,这世上之事,都必须是有代价的,尤其是一些伤害人心的事。”

守坛老鬼抬起目光,看着他,过了许久,忽然叹了口气:“你看的不错,世上的事,无论是什么事,都要有代价,只可惜,这种代价,老鬼已经承受不起,你走吧!别再来了!”

自从抛弃了徐长鹤的身份,除了荆轲,便没有人问过他过往的事。以后当然更不会有人问。因为守坛老鬼并不允许。

——机关城的人既然正在四处缉拿他,当然也不会回答盖聂。

盖聂也感觉的到,因为守坛老鬼总是挂着不让人接近的怒容。

这一会,盖聂发现守坛老鬼脸上的怒容减少了,就像在黑暗中见到了一丝光明。

守坛老鬼忽然说道:“我曾经问过自己,如果这辈子我死了,下辈子想做什么?”

“你想做一只猪。”盖聂意味深长地微笑。

守坛老鬼怔了一怔,笑了,盖聂也笑了。

“在我十六岁那年,我曾想过以后要用我一生的手艺,去做出一只可以飞上天的猪。”

“如今呢?”盖聂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如今却只想喝酒。”守坛老鬼仰起脸,看着盖聂:“还有——想杀人灭口。”“灭”字说完,脸色陡转,眼里的杀气现了现。

盖聂惊讶之下,施展双臂,人已移步向后,收力道:“前辈,为何要杀我?”

守坛老鬼就像变了一个人,鼻里怒哼道:“老鬼要你今日死,你就活不过明日!”

呼!呼!呼!

两人的身影缠斗在一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