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血溅凤移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2623字
  • 2019-11-29 16:37:45

“大叔,我们为什么不走大路?”盖千忆瞪着大眼睛问道。

她已换了一身干净的男孩的衣裳,盖聂给了她一顶斗笠。

“因为大叔有个很奇怪的本事。”

“大叔,你有什么奇怪的本事?”

盖千忆看起来很乖的样子,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却总是带着说不出的忧郁。

甚至连一个孩子该有的、甜甜的笑容,在盖千忆的身上似都已变得有些勉强。

盖聂笑了,笑的很温暖,对她道:“等你长到了十五岁,大叔再教你这种本事。”

盖千忆看着他,开心地笑了,用力地点头:“嗯,大叔,一言为定!等我长大——”

话未说完,听见盖千忆惊叫一声:“大叔救我!”

盖聂的脸色一变。一个黑影迅速从眼前掠过,笑声出现在了天空中。

再看身边,盖千忆的身影已不见。孩子被那黑影抢走,往东方而去。

“哈哈哈......这个小孩可真是可口啊......”黑影的阴笑,不断地回荡着。

盖聂把轻功施展到极限。黑影把孩子裹在黑色衣袍之下,阴森森地笑着。

对方的轻功甚高,让盖聂追逐了一会,带着孩子迅速逃进北面的树林里。

盖聂纵身之际,双足已落地,目光迅速扫动,林里静悄悄的,却无人影。

此时,耳边风声呼啸,一个黑影从左面闪过。过了一会,又从右面闪过。

“难道这就是凤移宫的待客之道么?出来!”盖聂双眉竖起,目望游动。

“哈哈哈!你有本事把我找出来,你没本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这个小孩可真是可口啊!我可好久没吸人血了啊!”一个阴森的声音在暗处响起。

——声音明明就在附近,却找不到人。

“啊!大叔救我!”盖千忆惊叫一声,声音在西面消失。

盖聂立刻移步追过去,黑影又迅速从西面闪到了东面。

“哈哈哈!剑圣是吧,连个小女孩都看不住,你算个几流剑圣?哈哈哈......”

盖聂的表情很严肃,他虽在和对方说话,目光却一直环视四周。

“大叔,我在这里!啊......”盖千忆叫了一声,接着像被人打昏了。

“真吵!”黑影在暗处骂了一声。

“忆儿别怕。”盖聂微笑地说,“这只死蝙蝠若敢伤了你一根汗毛,我就去凤移宫要了他们宫主的脑袋,给你当椅子坐。”

“哈哈哈,都说剑圣盖聂狂,如今我算是见到了!简直大言不惭啊!”

声音方落,盖聂嘴角一笑,足下一蹬,右手掌风马上送出,抓到了一只臂膀。

那人见盖聂突然现身在身旁,面目失色,十分吃惊。

两人交手到七八招,黑影突然纵入空中,抛下了孩子。

盖聂将盖千忆稳稳地接在手里——孩子已昏迷,脸色发紫。

盖聂怒声道:“你给她吃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一点点毒药而已。”

“你的目的是什么?”盖聂双眉竖起。

“我的目的很简单,拿伏枯烨来换解药!”

“伏枯烨身在囚坛,你要人岂会这么难?”

“不难是不难!只是你想让这个孩子活命,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声音落下时,人已出现在盖聂的身后。

——是一个黑袍人,戴着面具,那样子像极了蝙蝠。

若不是天下的人有相似,盖聂绝不会看错,面前的这个蝙蝠装束的人,和当年挟持走自己的蝙蝠怪人是有多么相像。

就连声音也甚是熟悉......

盖聂虽然担心盖千忆,但神情却还是很冷静,他一向都这么冷静。

只是面对这个黑袍人时,想起的事太多了。

盖聂的双眉慢慢舒平:“你要我怎么做?”

黑袍人笑道:“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去死。只不过这件事,却比让你自杀还要难上百倍。”

“这个孩子若是死了,你觉得我还会为你做这件事么?”盖聂目若剑锋。

“我知道你是不会让她死的。她死不死全取决于你。下个月初七的六国剑会,我要你拿下剑会盟主,把伏枯烨送到这里来,我就在这里等你。”

“我要是不答应呢?”盖聂的面色沉了下来。

“你只有一个月,到时候见不到人,我就把解药自己给吃了!哈哈哈......”黑袍人身影一闪,带着一阵阴笑,消失在空中。

盖聂看着怀中的盖千忆,满眼踌蹴......

轰隆——明朗朗的天空忽然就下起雨来。

毒花谷的药庐内,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女子正在翻看一本药籍。

“师父,外头来了一位姓盖的年轻先生。”一个七八岁的女孩跑进来。

“姓盖的年轻先生?”神药姑易三娘放下手中的药籍。

等她出来见到盖聂站在雨中,戴着一顶斗笠,身穿蓑衣,怀里抱着个孩子,颇有些惊讶。

“樱雪,快去拿个暖炉来。”易三娘道,“盖聂,这是怎么了?”

“说来话长,你快看看这孩子。”盖聂取下了斗笠,脱去了蓑衣,进了屋内。

“疾厄草......”易三娘翻了翻盖千忆的眼睛,神情逐渐凝重起来,摇了摇头。

“三娘,连你也解不了?”盖聂激动道。

易三娘道:“我虽号称神药姑,可对这种毒草也无能为力。”

盖聂看着昏迷的盖千忆,面色沉重。

“不过......”易三娘顿了顿,“在遥远的苍漠,生长着一种天狼草,也许可以试试。”

盖聂点点头,又看了一眼盖千忆:“三娘,这个孩子先托于你帮忙照看。”

“这孩子的父母?”

“死了,死在了秦兵的手里。”盖聂说到这里,便不再说了。

他起身,取斗笠,披上了蓑衣,看了盖千忆最后一眼,便告辞了。

盖聂没有给易三娘留下其他的话,孤身一人,向凤移宫方向而去。

凤移宫的人见宫外站着一个人,十分疑惑,赵谬儿带着弟子出来。

盖聂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慢慢地转过身,斗笠遮住了他的眼睛。

——只看得见他的嘴唇在动:“公孙茹呢?”

“宫主的大名岂是你能叫的!你是什么人?”赵谬儿拔剑喝道。

盖聂慢慢地露出了一双眼睛,这双眼睛露出时,众人都已吃惊。

——这是一种不怒自威的眼神,带着一股天生的浩然剑气。

他的手中并无佩剑,浑身却充满了剑气。

赵谬儿凝视着盖聂,盖聂也凝视着她。二人互相凝视着。

不知过了多久,赵谬儿才说道:“宫主不在宫里,这位少侠有什么事,请等宫主回来再说吧!”赵谬儿把一块手令交给盖聂,“我叫赵谬儿,我可以以整个凤移宫的安危做担保,我说的俱都是实话。我把这块手令交于你,凤移宫里任你自由出入,只是宫主前两日刚出门,真的不在。敢问少侠大名?”

她的话令盖聂感到惊讶,盖聂接过了手令,思了一会,说道:“姑娘的诚意,盖聂见识到了。打扰了!”说完,身子一闪,人已消失。

到了夜晚,凤移宫内响起一阵惨呼。——有人持剑闯了进来。

赵谬儿带着众弟子赶到时,看见十数个凤移宫弟子,死在了一把长剑之下。

电闪雷鸣中,赵谬儿看清了——杀人的是一名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剑客。

他的剑上还流淌着凤移宫弟子的鲜血。

“是你?为什么是你?!”赵谬儿的脸上充满了惊讶。

剑客却没有回答她,擦了擦剑上的鲜血,准备离开。

“盖聂,你也太狂了吧!杀了人就这么走了?!拿下!”赵谬儿喝了一声,随之剑已送出,其他凤移宫弟子一起将剑客围了起来。

接着,又听到几声惨呼,几名凤移宫弟子的咽喉已被割断。

赵谬儿的脸上充满了恐惧,死也不相信,此刻看到的一切。

八道剑光突然照进她的双眼,突听“嗤”,连续八剑挥出!

赵谬儿的脸已被剑划花了。这八剑,毫不留情,极是残忍!

雨水中充满了血腥气,赵谬儿倒在了血泊中,看着敌人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风雨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