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盖之千忆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2829字
  • 2019-03-23 00:00:00

黄昏。囚坛。囚坛在六国之境内,六国之境已在斜阳外。暮色笼罩了大地。

没有霞光,风沙中的囚坛,却仿佛被霞光照耀。一阵清风吹过,河边的昏鸦惊起,斜阳更淡了。

盖聂面对着这里的暮色,心情却比暮色还沉重。

明明见到了她,淡黄的身影,若不是她又是谁?

昨夜,一双柔软的手掌贴在自己的后背,在林间为自己疗伤,她的气息声时起时伏。

盖聂不会怀疑自己看错,他一直都相信自己的直觉。

此刻,鸿渊圣境已远在身后。他反而感到有些失落。

这是怎么了?记忆中最为恐惧的地方,此刻想起竟有些不舍。

远山之外,被白雪覆盖的山头,多看一眼,也突然变得萧条。

他叹息一声。决定不再想,施展起轻功,向之前的小屋方向去了。

“阿丑姑娘!”盖聂脸上的笑容忽然不见。

此时,哪有什么木屋?只剩一堆灰烬。

木屋被人烧毁,未发现任何人的尸骨。

盖聂望着被大火焚毁的木屋,神色凝重。

过了一会,从沉思中出来,突听“嗤”地一声,一枚铁镖掠至耳际,被他用两指接住,随即沿着原方向甩出,和另外一枚疾来的镖在空中撞开。

金属声响后,盖聂身子纵出,刚将偷袭之人踢晕在地,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就从肩头砍到:“盖聂,你杀我全家!我要取你狗命!”

声音未落,“哐”声之中,大刀被盖聂一脚踢飞在地。

“盖聂!!你丧心病狂!!连足月的孩子都不放过!!你们秦人欺凌我赵国百姓,害得我们家破人亡,我今天若不杀了你,就无颜去见九泉之下的妻儿!!”

声音绝望中含愤怒,那人又拾起大刀,发了疯地冲向盖聂。

——一个人若非走投无路,又怎会如此极端,如此拼命?

“哐”地一声,大刀又被盖聂一掌拍落,那人连人带刀地摔在地上。这一摔,直接就没了动静。

盖聂怔了一怔,步子马上移了过去,一探鼻息,人已死了。

盖聂原本平静的脸上,如同突然被人击了一拳,难看之极。

他一向很懂得掌握出手的力度,没有十分把握之事,是绝不会做的。

怎么可能一掌就把人拍死了?

这人的死状如此蹊跷——嘴唇发紫,像是之前服了毒。

他为什么要服毒?盖聂细思之下,发现那人的同伴已从昏迷中醒来,趁机逃走了。

盖聂迟疑下,没有去追。他只是想到了一件事,只怕现在赵国那边已是大变天了......

轰隆——

雷雨,夜。赵国。

凤移宫的大厅里灯火通明,大厅外却守卫森严。

电闪雷鸣,厅内的窗户被大风吹得“咯吱”地响。

风势骤疾,外面的天空忽明忽暗,一株大树被风吹断了腰。

自从去年秦军踏入赵国境内,赵国已是垂死挣扎,地震和饥荒之后,赵国百姓的生活更是陷入水深火热。

如今,赵都HD已落入秦军之手,各郡县也被秦军所占领,赵国太子誓不投降,弃了赵都而走,在外自立为王,城里只剩手无寸铁的百姓在灾中受难。

眼见赵国之势已去,仍有赵国遗兵部将不肯归降于秦国。

秦王嬴政每次想到这里,都会为之大怒,命人缉拿赵王。

每到天黑,在被秦军占领的赵国郡县内,总会有蒙面黑衣人悄悄地纵上高墙,无声无息中结束了秦兵守卫的性命。

第二天,有人看见死去的秦兵的头颅,就被悬挂在城门之上。

秦人吓得失魂落魄,以为是老天爷显灵,暗里帮着驱逐秦人。

如此诡秘的行事,如此了得的轻功,除了凤移宫的人,绝不会是别的门派。

事实上,为了联络方便,凤移宫的守卫和暗卡都已比平日增加了一倍,尤其在今夜,分头去刺杀秦兵守卫的三批人皆已归来,三批人的领头人在大厅内禀报情况。

咚!咚!咚!咚!咚!咚!

大厅里,血淋淋的六颗头颅咕噜一声,从六个包袱里滚落到地上。

“这是新名单,一切小心。”一份刺杀名单从一名黑衣少女的手中递出。

三人领了新名单,前脚刚离开,随之听见同时惨呼,三人皆被人用箭穿喉射死。

黑衣少女听见声音立马追了出来。

“快去禀报宫主!”她惊恐地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

过了一会,有两队火把游过来了。

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黑衣女子赶到了——正是凤移宫的宫主公孙茹。

“怎么回事?”

“宫主,我们的计划可能败露了。”

“抬下去葬了,计划先行取消。马上飞鸽传书,让老丁回来。”

“宫主,全搜过了!没有发现可疑的人。”派去搜人的队伍回来禀报。

“谬儿,传令下去,加强守卫。告诉宫里的所有人,最近行事小心一点。”

“是。”谬儿道。

“HD被秦贼重兵占领,赵王又弃百姓不顾,弃城逃走。赵国能不能挨过这个坎儿,只能靠我们了。明日,我要出宫一趟,我不在时,宫里的事,就交给谬儿打理。”语气无奈,愤慨,平静。

“宫主,你要去哪里?”谬儿问。

“去见一个老朋友。”公孙茹道。

公孙茹留下话天亮才走,实际上当夜就已出宫。

这件事,只有赵谬儿一人知道。

数百里外,盖聂赶了数天的路,才踏入了赵国边境。

一面“赵”字旗帜倒在地上,三个月前这里的兵马厮杀,仿佛历历在目。

盖聂戴着斗笠,站在风中感慨,赵之疆土被一阵凄凉覆盖,就连风也是凄凉的。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个小女孩惊恐的哭声。

——前方,有两个秦兵正在追杀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撞到了盖聂的脚下:“叔叔,救我,呜呜!”

秦兵欲从盖聂身前抢人,将小女孩按倒在地,盖聂的手已突然挥出,剑锋从他的肩上扫过去,他的双手“啪”地一声,就将对方的剑锋给拍断了。

“哐啷”两响,一柄百炼精钢的长剑,瞬间断成了三截。

断剑中最长的一截飞向空中,“嘭”地一声插进了地里。

盖聂步子滑出,一手各揪一个,将两个秦兵扔了出去。

“滚!”冷冷的一声,让两名秦兵吓得落荒而逃。

这时,盖聂藏在斗笠下的一双眼,终于慢慢地露了出来。

这一刻,他仿佛感觉到,给他带来痛苦的永远不是别的,而是战争。

就像荆轲笑他害怕杀戮一样。他的剑再强,心却是软的。

见到秦兵追杀小女孩时,他的眼神都是冷的。

“你的亲人呢?”盖聂露出笑容,眼睛里满是同情。

女孩脸上的泪水亮亮的,伸手指了指后方。

盖聂将她小心地抱起,带着她向后方纵去。

他虽然很喜欢小孩,却不愿做小孩,幼年的那段时光,带给他的大多是黑暗的。

实际上,没有谁能够回到幼年,但盖聂却总会梦到幼年的事,还是一场场噩梦。

不刻,盖聂就带着她来到了她父母死去的地方——在一堆土丘后,躺满了尸体。

夫妇两的尸体紧紧地挨在了一起,已死了有两三天。

盖聂的心情沉重了下来,他发现小女孩这会没有哭。

两三天,原本可以逃命,这个女孩竟没有离开这里。

盖聂站在风中,额前的几根乌发扬起,安静地看着她。

小女孩跑到了尸体堆中,寻找她的爹娘,然后跪在尸体旁,把头磕的咚咚响。

她磕的十分用力,当盖聂把她抱起时,看见她一张脏兮兮的小脸已磕出鲜血。

盖聂虽没有成家,这一刻,却有收留她的冲动。甚至想把一生所学的本事,俱都教给她。

他父爱般地看着小女孩,眼里露出从未有过的慈祥:“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小女孩回答。

盖聂惊讶道:“你爹娘没给你取名字吗?”

小女孩摇摇头:“秦国人欺负我妈妈,爹爹为了妈妈和他们拼命,被他们活活地打死了,我没有亲人了,我家也被秦国人抢去了,他们把我们赶出来,叔叔,我已经无家可归了,当然也没有名字了......”

女孩的回答让盖聂惊讶了很久。

是啊,亲人没了,家散了,甚至连从小生长的国家也被人抢了去,名字也就没了安放。

一个人若是变得一无所有,只剩下一个名字,名字也就可有可无了。

“从今天开始,你有一个新的名字,就叫盖千忆......”盖聂把她放了下来,认真地说。

淡淡的斜阳里,照着盖聂和女孩的背影,消失在东风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