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七杀剑阵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2535字
  • 2019-03-19 12:54:48

夜深。月亮又从云后露出。

盖聂感觉自己走入了一个安静的世界。

放眼四望,一片空蒙,什么都看不见。

由一块块白玉砌成的地面,在月下反光,亮如白雪。

红毛猴这会仍没有回到他的身边。

人生中很多事就是这样,有些缘分走着行着就散了。

幽深的水潭冒着雾气,迷蒙的蓝色,透着迷蒙的影子。

水面之下有一个庞大的影子在游动,盖聂看得见,却看不远。

过了一会,繁星出来了。盖聂望见远处的青峰之上,被一些白雪覆盖。

是啊!盖聂才记起现在已是隆冬。这个冬夜的雾气里,透着一股流星般的孤独。

只有等身边无人了,才真正地体会到这种孤独。这个地方的空气虽然纯净如雪,但是呆久了也不免让人产生一种孤离之感。

只有忍受这种孤离的人,才能达到这种超然的境界。

盖聂的心中有千千万万个结未打开,此时,又怎么配留在这里?

想到这里,盖聂的心底忽然生出一种生命的意义——敬畏。

就像红毛猴初见到这里的一切之时,也会产生敬畏一样。

人的一生不过才短短百年,孤独——足以杀死一个人的心。

一个人就算有多强大,剑术再高,在天地之中,也如婴儿一般脆弱。

生命有时就是这么脆弱,人既然活着,就要有活着的意义。

盖聂想到这里,心底一沉,又陷入了一阵失落。

——堂堂的剑圣盖聂,连自己的身世都未查清,想到这些又有什么用?

唉......

不知过了多久,水面吹来一阵风,温柔、潮湿,像极了情人的呼吸。

风吹着盖聂的乌发,风吹不停,愁也剪不断,盖聂心中的恨却是可以断的。

他又记起了年幼时的一些事,那些零碎的记忆,此刻变得十分清晰、完整。

盖聂想起来,感到一阵阵心惊。

记忆中那些死人的脸,已逐渐僵硬和模糊,变得十分奇特和诡秘。

死人是不会流泪的,他们流的却是血。

十年前,也是在这样秘幽安静的地方,身边的草木也是被一股神秘覆盖。

躺满尸体的地面也是由一块块的白玉铺砌起来,和这里的场景一模一样。

那些尸体的嘴角在流血,七孔都在流血,流出的血是惨碧色的,绝不像人类流出的血。

是狼人!就连地狱中的恶魔,流出的血都未必有这样诡秘,这样让人感到可怕。

十年前,那天夜里,他亲眼目睹了万叶山庄被大火焚毁,他惊慌地逃下山时,有个既像蝙蝠又像人的男子挟持了他,把他带到了这里,那些人逼他交出广陵散。

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又怎会知道广陵散是什么?

他们威胁着他,要把他丢入狼群中,准确来说是丢到狼人群中。

每当梦到这些画面,在没有人之时,盖聂有时也会忍不住流泪。

准确来说,这不仅是噩梦,是一直真切地存在于他记忆中的事。

盖聂的嘴唇在发抖,他感到冷了。

他甚至突然变得极度恐惧,往后一步步退去。

这个地方在十年前就已经来过——鸿渊圣境。

那些洁白干净的地面上,十年前就躺过狼人的尸体。

十年前,那个像蝙蝠又像人的男子把他挟持到了这里。

若非铁面老人——独孤冯相救,那年自己就该葬身在这里。

盖聂一步步地往后退去。

忽然之间,对这里的敬畏感俱都消失了。

就在这时,前方的水面动了一下,盖聂听见了猴子的惊叫。

——是红毛猴的声音,像是被什么人抓住了。

夜色凄迷,雾气渐渐地散去,越来越明亮。

附近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出什么事了!”

“有人闯进来了!”

盖聂知道自己已被发现,想走已经来不及了。

驻守鸿渊的那些人,已带着人手往这边赶来。

三步、两步、一步......盖聂没有退路。

方才站在这里时夜正深,此刻已将近黎明。

突听“呛”地一声,数十把剑光照进他的眼睛。

盖聂眯了一眯眼,只有看着这些人将自己一圈圈地围起来。

如果是在十年前,只怕早已害怕的连脚都站不稳。

可惜如今的情况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个受了伤的盖聂,失了剑的盖聂,对付别人恐怕也不那么容易。

漫漫长夜已过去,附近的水面清波万道。

他是否还能看见今天的日出?盖聂也无一点把握。

“来者何人,报上姓名!“一个声音喝道。

盖聂闻声望去,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

盖聂的目光却被他身旁的青衣女子给吸引住了。

那女子见盖聂向她看来,迅速地避开他的目光。

眼神之中却带着一种笑意,也不知是喜还是怒。

“我......”盖聂犹豫了半分,说道:“我的姓名,不值得一提。”

“凡非我伏枯门人,擅闯鸿渊圣境者,只有死路一条!”男子说道,“选个死法吧!”

盖聂皱了皱眉。未等他开口,青衣女子打断了男子的话:“姬师兄,我见这人傻傻的,也许只是误闯,他倒不像是......”

“青芷师妹,你可别太善良了。”姬子婴悻悻地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他既能够闯到这里,说明他的武力绝不在你我之下。这里的规矩,宁可错杀十人,也绝不放过一个奸细!”

嗤——姬子婴手中剑光一闪,鲜血飞溅,红毛猴惊叫一声,已被他砍去一根指头。

红毛猴疼得“吱吱”乱叫,眼角有泪水流出。

“擅闯圣地,这就是下场!小子,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来帮你?”姬子婴道。

盖聂的目中掠过一抹愤怒之色,道:“死,有时也并非很容易的事。你也只剩欺负猴子的本事了,你打不过我的!”

“好大的口气!”姬子婴话声未落,剑已击出。

这一剑虽然直戳盖聂的要害,却只用了不到三分力道。

盖聂站在那里,连躲也不躲。

剑锋碰到他的胸膛时,直接弯了下去,“嘭”地一声向后弹开了。

姬子婴的手一麻,人被震飞出去,鞋底在地面上滑出了两丈才停住。

“我就说这小子不是普通人!青芷师妹,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杀他?!”姬子婴怒声道。

青芷看着盖聂,好像很担忧的样子,又害怕姬子婴看出。

“摆阵!”姬子婴一声令下,有几个人影绕着盖聂晃动起来。

“七杀伏魔阵......”盖聂嘴里喃道。

此阵型七数为杀着,共七圈,每圈七影,由七人操作。

一入此阵,就会令人感到天旋地转。在每圈的七个真假幻影中,只有一个为真身。

盖聂深知想要破阵,绝非什么容易之事。

昔年,楚国剑客——失意书生秦飞云曾在乐山岛身陷此阵,得神丐帮之助才破阵而出。

现在自己孤身一人,想要徒手破这诡秘的剑阵,只怕是比登天还要难。

这种剑阵盖聂甚至都没有亲眼见过,只是听说过而已,不过他的眼却在此时更亮了。

也许是看见了一种新奇的阵法,如同孩童见到了新奇的玩具一样,刹那间,有一种无法言语的兴奋和激动。

“姬师兄,给他一把剑吧!若是胜了他,他定会说我们欺负他手无寸铁!”青芷忽然叫道。

盖聂闻声望去,眼里露出感激之情。

“好!我就让你好好看看,他是怎么跪下来求饶的!给他剑!”

咛!盖聂接到了剑,却笑了。

他是有多久没有用剑了?此时接到了剑,竟觉得有些好笑。

盖聂凝视着剑锋,目中渐渐露出一种萧索之意,叹息声中把声音定了一定:“像你这样骄傲的人,为什么总是急着给我杀你的机会?这剑,我不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