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红毛猴子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2372字
  • 2019-03-19 17:16:40

若说上官千珑的易容术是天下第二,世上就无人敢认天下第一。

“易容术”听起来似乎很神秘,总让人把它和诡异的事扯上干系。

毕竟,在江湖人看来,它并非什么光明磊落的绝技。

实际上,易容术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技艺而已。一个极美的女子,在戏台上把自己扮成了一个大花胡子,不也是“易容”?

这种绝技就像别的技能一样,学会极容易,学精却是极难。

上官千珑的易容术已达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这是无以想象的,就像盖聂的剑术,也没有人知道他已练到了哪一层。

只不过人们可以确定“易容术”也是有破绽的,甚至无法彻底瞒过最亲的人,而个别天才恰恰拥有这个能力。

上官千珑是这个天才吗?

——她的易容术无疑已经超越这种地步。

——她曾经让盖聂数次都认不出,这是多么大的本事。

盖聂的心里头动了一下,下意识地去拉扯阿丑的脸皮。

却听见阿丑“哎呀!”一声疼得惊叫起来,一双眼瞪着盖聂。

不是她?盖聂的心里头沉了一沉。

一个人若是掉入深不见底的地方,怎还会有活命的机会?

想到这里,盖聂的心里不禁一阵失落。

他终于不再想,叹息、苦笑,向着笛声的方向,往屋外走去。

“你要去哪里?!”

阿丑的声音还未落下,盖聂的人已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盖聂要走的时候,有谁可以拦的住他?

他的轻功又有谁能追的上?阿丑的动作再快,也就只能看着他消失在阳光里。

那一阵子笛声是谁吹的,吹的真不是时候,她实在是快气死了。

可是光是生气又有什么用?一点用处都没有。

阿丑发现盖聂的剑并没有带走,眼珠子机灵地转动着。

贴身的剑怎么会被落下?真是大意啊......

阿丑准备从壁上取下嗜水剑,一把冰冷冷的白刃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别动!”

阿丑撇了撇嘴,也不知是在气,还是没有气。

气的是自己太蠢,危险临近竟毫无察觉。

这些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这是浮现在阿丑脑中的疑问。

阿丑的眼睛被蒙住了。她心中的疑问,还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就有了答案。

答案并不复杂:这些人的身上带着一种独特的气味,是罗素草。

阿丑的鼻子极灵,虽是比清风还要淡的味道,却还是被她闻出来了。

她曾听爷爷说过,这种毒草只有生长在灵狐岛,灵狐岛的主人又是刺客盟的人。

刺客盟的人?哪一路子的?

阿丑刚想到这里,耳边传来马蹄声,接着一阵眩晕,有人把她敲昏了。

要来的,终究是要来的。

恐惧如同苍漠中的细沙,一点点地被积聚成形。

盖聂的心里倒没有一点恐惧,有的只是淡淡的悲伤。

他追寻着笛声而来,却不想跟到了一个古怪的地方。

淡蓝色的雾气弥漫了整片树林,每踏一处,荆棘丛生。

他寻着笛声方向跟到这里,笛声却消失了。这是什么地方?

盖聂大为诧异,他大概清楚自己是迷路了。

就在这时,一个怪现象发生了——他听见了水流声,追着声音去时,看到的却是干涸的石沟。

明明是有人在身后晃了一下,却忽然变成了在风中摇摆的两株杨树。

盖聂皱了皱眉,这才想起自己忘了一样重要的东西——嗜水剑。

嗜水灵于水,有水的地方,越是通灵。此刻,却被忘在了那个小屋里。

盖聂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手中无剑的盖聂,还是剑圣么?

盖聂从来没有仔细地想过,一如秦夫人手里没了龙祭剑,天下人还会怕她么?

盖聂一直是相信自己的,他还没弱到要靠一把剑来保护自己。

雪,在遇到阳光时会融化,一块千年寒冰反而会使阳光变冷,变得失色。

盖聂原本冰冷的脸,在阳光下,忽然有了一些暖意。

他大概可以判断这一脚已踏出了六国之境,囚坛早已离自己远去。

这里是什么地方?想要知道答案,他只有往前走。

退,只能让脚下的路更迷茫。

吱——他听到了一声猴子的叫声。

西面的一棵树上,一只猴子在上面荡来荡去,它的毛就像一把火。

想来也是此生第一次见到红色的猴子,盖聂感到十分惊奇。

红毛猴受到了惊吓,往树叶里一窜,往前边的密林深处逃去。

“喂!”

盖聂将自己的轻功施展到极限,循着红毛猴的方向纵了出去。

堂堂的剑圣盖聂追不上一只毛色变异的猴子?

猴子似乎知道盖聂在追它,逃窜之间向他扔来一颗颗的青果。

咚、咚、咚!青果一颗颗得击在盖聂的身上,让盖聂感到一阵疼。

这猴子难不成要成精了么?盖聂足下一蹬,身影忽左忽右。

猴子不顾一切地又向他扔来青果,最后竟扔来了一个石头!

砰——盖聂被击中了。石头上还有血,盖聂的血。

他的身影往后一倒,一跤摔在了地上。

大名鼎鼎的盖聂连一只猴子也打不过?

盖聂咬了咬牙,立即翻身跃起,又以轻功追上去,眼见要追上了,红毛猴突然惊叫一声,迅速窜入一片灌木,消失了。

盖聂的眼睛突然发直,人已倒下——他被一颗石头砸中了。

也不知他昏了多久,迷迷糊糊觉得耳边很吵。

——那只红毛猴竟然就坐在自己的身边,正瞪着眼睛看着他。

盖聂额头上的血已凝结,他翻身坐了起来。

“我现在迷路了,你能带我出去么?”

他原本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那只红毛猴使劲地点头,又蹦又跳地指着东面。

盖聂深知自己现在是凶多吉少。

这个地方这般险峻,天黑之前,若是找不到出路,只有更危险。

他发现胸膛上的伤口已裂开,渗出鲜红的血来。

尽管阿丑替他包扎的很好,可止血的纱布还是烂掉了。

盖聂坐起来,双掌运功,但胸口就像插着一把刀,只要一动,浑身的筋脉都要被撕裂。

他坐在那里,以广陵散神功为自己疗伤。

体内的邪气被逼出时,盖聂再看一眼四周,突然有了一种安心。

他的心已定了下来,可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带着这种疑问,他决定往东面的那块秘幽处寻找答案。

红毛猴引着他东面狂奔,也不知走了多久,一块巨大的石壁,已在眼前出现。

——好像是个石门,又像是一个坟墓。

红毛猴好像把他带到了一个绝壁,这里没有任何水源,只有一个冰冷冷的石壁。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并非无所不能的剑圣。

以前可以从各种逆境中得以脱身,也许只不过全凭一点运气。

他坐在那里叹息,又想起了一些事,想起了一些人,甚至还想起了那个女人。

此时此刻,为什么还会想到她?

难道这个心肠歹毒的女魔头,也值得自己想起?

不知不觉,黄昏已到来,周围的空气变得十分闷热。

盖聂开始流汗,这么冷的天,他的身体却热甚炉火。

吱!红毛猴突然惊慌地叫起来。

——身旁的这座石壁的底下,竟有一串黑点正在向外爬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