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那年心悸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726字
  • 2018-04-15 22:17:32

秦夫人的剑,有个响亮的名字,叫“龙祭”。

赢尚刚把手秦门交到她手中时,她还是个天真的少女。

一晃数年,秦夫人变成了人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

有人在背后骂她,却在人前怕她,还有一帮人敬畏她。

骂她,是因为她连自己的丈夫和孩子都杀。

怕她,是因为她掌管着秦国最大的杀手帮“秦门”。

敬她,是因为她拥有刺客盟最高的权倾之剑“龙祭”。

传得龙祭者,可扶天下,亦覆天下。

秦国灭韩已有两年,如今又占领了赵土,随时会打到魏楚,逼近燕国。

眼看秦国的势力在扩大,秦夫人手上沾的血也日渐变多。

在秦国人眼里,她是个屠妇。

在赵国人眼里,她是个英雄。

盖聂是秦国人,在他的眼里,秦夫人却不过是个可怜人。

恶魔有恶魔的痛,她的痛,是活着之时无法回头,死了之后不知有谁会为她收尸。

她已经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孩子,更是没了故土深山里的那座温馨小园。

两年前,有人踏平了那座深山,那夜的火光,大到万人悲泣。

她并未亲眼所见那场杀戮,却将探子带回的消息,一点点烙在心头,挥之不去。

那夜,探子跑死了八匹马才赶回秦国。

在秦门内室中,只剩秦夫人独自坐在那里。

她手里拿着一幅画,那是一幅极为普通的画像。

她盯着看了很久,探子回来时,她甚至毫无察觉。

她静静地瞧着那画像上的男子,像个普通女子般,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那探子回来时,也看呆了,他忘了立即回报消息。

自从秦夫人嫁给嬴尚的义子秦汝,他从未见她笑过。

探子心动,不自觉地走近,他想欣赏秦夫人的美貌。

同时,他也看清了那画像上的男子,惊愕中向后退开了两步。

秦夫人比他更惊讶,她迅速收起了画像,生气了:“你越来越放肆了!”

“夷众该死!请夫人恕罪!”夷众跪倒,尖锐的声音随即响起。

秦夫人的目光已垂了下来:“有消息了么?”

夷众支吾不答。

“报。”

“韩王……降了。”夷众只说了一句便沉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