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初尝恨意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2237字
  • 2019-03-15 00:00:00

灭,有时候,就是生的开始。

盖聂皱起了眉,七十二把刀光破空而来。

七十二名巨河帮弟子冲着他的要害扑来。

兵器声混在一起。

地上有人——全是死人!

一个个被盖聂的内力震死的人!

死的并不只是巨河帮的弟子,还有二三十个赤焰帮的人。

“这人就是秦国派来的奸细,大伙儿快上!”尉迟叔的声音仍在响起。

一声号令下,众人三五成群地围了过来。

这些人原本对盖聂还有忌惮,但见有近百来人一起上,瞬间胆子就壮了起来。

荆轲悄悄地退到了场外,抱剑的姿势已变成了持剑,神色也不知不觉变得严肃。

“这小子杀了茅时通,司空帮主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何不抓个现成,到时免得司空帮主发难于你们!赤焰帮的弟子听着,大家一起上,任他有三头六臂,也插翅难逃!”不知谁在混乱中嚷了一声,赤焰帮弟子应声跳上前去。

场面变得极乱!

从原本的数十人混斗,突然变成了百人大战盖聂。

接踵而来的人墙和刀光剑影,各种奇怪的兵器,绵延不断地向盖聂扑来。

起初时,荆轲只是站在一旁看戏,到了后面,神情却不再轻松。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一人再是厉害,又怎能抵得住百余人的围攻?

何况,在这些敌众之中,还有不少的二三流高手!

盖聂......荆轲的面色开始凝重起来,手中的剑也滑不溜手。

他观战的表情逐渐复杂:得意,嫉妒,又加了几分苦涩。

三个月前,一名剑客将他送到了毒花谷医治,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神药姑易三娘出手救治自己。

易三娘号称见死不救,却破例救了荆轲的命。为了逼出他体内残留的狼邪,失去了一只千年冰蟾。

后来,在问及那名剑客的姓名时,药姑只肯透露是一名姓盖的年轻剑客。

这个世上,姓盖的年轻剑客能有几个?

想到这里,荆轲的心情又复杂了几分。

可是,转念之间,他的眉眼又被那股浑浊不清的剑气所覆盖。

做梦都想打败的盖聂,倘若今天就死在这里......对谁最有好处?

可在这个世上,很少有人能够明白,失去最爱之人的痛苦,又在剑败之后大醉醒来的沮丧……那是什么滋味?只有荆轲自己最清楚。

恍惚之间,荆轲发现自己已失去了太多,他似已忘记曾经的模样。

鬼谷梅山一脉的弟子,怎么会有如此龌龊不堪的想法?简直卑鄙。

自从小蝶死后,这种想法就越来越清晰。

在这一刹间,他突然希望盖聂立即死去。

嫉妒,本身就是一种悲哀,他又何必再让自己多添一分悲哀。

世上想要打败盖聂的人不止他一个,又何必轮的到自己动手?

想到这里,荆轲的眼里发出邪恶的光,他苦笑着,趁众人不注意,消失了。

荆轲走得如此无情,如此冰冷,一如荒郊的那轮冷月,冷清中透着一股阴森。

那些人的注意力全在盖聂的身上,根本没有人去在意荆轲在不在。

夜更深。四周灯火忽明忽暗,山头狂风大作,有些寒冷。

满地的尸体,铺在冷冷的地上,这里就像一座坟墓。

接近天明的风原本是清凉的,但在这里却充满着无法描述的血腥味。

盖聂的脸色变了。看到敌人一个个地倒下,若是换了别人,必会很开心。

但盖聂不是别人。

他的脸色非但变了,而且变得很惨,他开始解释:“石长老!我们还是把话说清楚了为好!”

“小子,你要知道自己现在非死不可了!求饶也没用了!”回应他的是尉迟叔。

“石长老?!”盖聂又叫了一声,却看不到石耿曲,“你就忍心看着这些人死去吗?”

尉迟叔打断了他的话:“哈哈!你也许还不了解我们这些人,我们都可以死,却不能败!”

盖聂始终不见石耿曲回话,终于忍不住叹息一声。

盖聂并非不了解他们,他深知他们本是同一种人。

一种可以为了计较胜负,抛弃生死的人!

可早在几个月前,无论是剑法还是功法,当他真正能达到巅峰时,盖聂发现,不会流泪的剑是没有灵魂的。

没有灵魂的剑,又怎么能为人所用?

丢了心的一把剑,又算的了什么剑?

数年前的盖聂就是这样,为了追求剑道,甚至是一场胜负,可以献出生命。

可是他现在已变了!练出的每一道剑都已有了人性。

荆轲笑他害怕杀戮——是他的剑已逐渐有了心才对。

盖聂的眼睛亮了,突然间,“崩”地一声,前方空中有个黑影向自己撞来。

坐在轮椅上的人竟似在挣扎着,表情极为痛苦。

石长老?盖聂瞪大了眼睛,刚发出的三层内力,已来不及收手。

他的背脊在发冷,石耿曲的那张脸犹如死尸般,毫无躲闪之意。

在空中的样子,竟是已经死去——他的腹下插着一把匕首。

自动送上来的死人,变成了死在了他的手下。

又是一起栽赃!

盖聂的那三层内力,将石耿曲打飞了出去,尸体坠在地上。

很快,听见有一个声音嚷道:“石长老归西啦!”声音很刻意。

盖聂立即用轻功追过去查看情况,却被数支箭挡了回来,落回原地。

他的衣服随风而动,沾满了鲜血,衣服上的血还湿着。

他望着突然死去的石耿曲,呆住了。

果如他所料,尉迟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石长老被这个小子打死了,石长老啊!”

接连的栽赃,盖聂只是冷笑。

现在,他已想到有人要逼他走投无路。

什么人会这么做?盖聂根本来不及想。

他宁愿被人说无情,也不愿被人栽赃。一个人到了这种地步,若还要站着不动,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人逼到发疯。

他的目光,在石耿曲死不瞑目的脸上停留了一会,一股恨意涌上心头。

想来这么多年,他也没有恨过谁?可是,他现在却实实在在地尝到了这种恨。

——恨也并非是永远的,世上有很多种恨,远比不上想知道真相来得更强烈。

究竟是什么人要害自己?

盖聂站在风中,望着这一切,两道剑眉高竖,眼中出现怒意:“我本不愿杀人的。”

他无法忘记石耿曲死前看着他的眼神——惊恐、绝望,怨恨。

另一边,尉迟叔仍在叫人进攻,盖聂情急之下,闪电般地挥出了九道剑气,剑气又怪又诡。可惜他根本没有出剑。

他再次动用了“无剑之境”,不出剑,已听见身后惨呼不断,“哗啦”地倒下了一片。

“别让他逃了!”

盖聂身影一闪,人已消失在月光之下。

月光渐朦,雾色开了,在山雨中,六国之境,迎来了天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