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秦王之笑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1749字
  • 2019-03-11 00:21:13

天气已将近隆冬,囚坛外的草木被冻得僵硬,这里却连一点雪影也见不到。

外面的花草就像失意的剑客般,心被冻得麻木,甚至得连锥子都刺不痛。

三个月前,乌鸦亭的那场大战,死了很多人,秦王麾下的损兵最为严重。

乌隆既没有完成任务,又差点丢了性命,缉拿盖聂的计划失败了,只好狼狈地逃回秦都。

白雪无声地夹在劲风之中,咸阳宫屹立于渭水之北,外面显得一片安宁,里面却早已是杀机满堂。

一个束发戴冠的男子,一袭玄衣加身,一件披风,腰间配着一把剑,顶着十二串冠上珠帘,急冲冲地跨入殿中。

秦王嬴政来了,他一脚跨入门内,看见乌隆屈膝跪在地上,目光垂地,半晌无话,心里便知道了大半:十有八九是计划失败了!

“寡人听说你是孤身逃回咸阳的?”秦王道。

乌隆的目光垂在地上:“是。”

“为何现在才到?”秦王道。

“途中遇上了一点麻烦。”乌隆道。

“寡人要的人呢?”秦王目如剑光。

“乌隆办事不利,让盖聂给逃了。”乌隆满面自责之色。

世上有一种人,无论谁和他的目光相撞,都会使人感受到强大的威胁。

此刻,站在殿中凝视乌隆的秦王,无疑就是这种人——拥有至高权力的君王。

他才三十出头,可看到他的人,谁也不会去计较他的年纪,因为他掌控着秦国的生杀大权,随时可要了人的性命。

呛!一声剑响!迅猛之极!

乌隆还未反应过来,秦王贴身的泰阿剑已经出鞘,剑气袭面而来。

乌隆吓了一跳,即刻又恢复了淡定之色。

“嘘!”秦王冲他一笑,这一笑,藏着君王的狡黠。

乌隆跪在那里,不敢乱动。

方刻之前,他还是一副淡容,此时,额前已有细汗悄悄地冒了出来。

此时,殿内的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只不过瞬间又被被秦王洪亮的声音打破:“寡人的这把泰阿,比之秦门的龙祭,如何?”威严的声音中透着一点轻佻。

但见泰阿的剑锋冒着水气,直指乌隆的鼻峰。乌隆骤然从出神中醒来,道:“自然不如......”

“哼,看来,那个妖女人,寡人这次是不得不除了!”秦王忿忿地将剑收回鞘中,在殿内走了个来回。

他看起来没有怒容,气息中却飘散着一种怒劲!

乌隆观察着秦王的反应,确定他没有发难之意,暗松了一口气。

缉拿盖聂失败的这一茬儿算是过去了!

谁知他才松了一口气,秦王忽然走过来,目光凌厉,像是在倾诉又像在抱怨:“这是寡人平生做的第一件后悔的事,当年要是斩草除根,也不致于让妖女人在寡人的脚下血雨腥风,你说,这口气如何能忍?”

“不能忍。”乌隆嘴唇微动,握了握滑腻的手心,他深知伴君如伴虎,每一句话都小心翼翼。

“明知这么做没有好果子,可寡人还是去做了,怪只怪那个女人的身上.....有太多让寡人抵挡不了的诱惑,比如她的那张脸。”秦王说着,眼神忽而有光,忽而又黯然悲凉。

“大王,色字头上一把刀,切不可儿女情长。不知大王可有新的计划?”乌隆提醒道。

“新计划,寡人已经交给了司空见了!”秦王沉吟着,目光投到殿外。

“大王,乌隆愿戴罪立功!”乌隆眼珠一转,忽然大声道。

空寂的大殿中,几乎可以听得见两人气息流动的声音。

秦王眯起目光,隔了良久,道:“昨儿司空见传来一个消息,在两个月前,有人看见盖聂去了囚坛。”

“囚坛?他去六国之境干什么?”乌隆皱眉道。

“你是江湖中人,伏枯烨这个人你大概也听说过。”秦王的神色逐渐凝重。

“是。何止是听说过,家父这些年遭受的不幸全拜此人一家所赐。”乌隆说起这件事,尽管愤慨不已,却还是忍住不满,“三十年前,乌鸦亭一战,伏枯门主误入邪道,练功走火入魔,一指剑气伤了八大派的首领,家父捡回了半条命,伏枯氏由此变成了武林的公敌。”

秦王听着他说,眼神陷入迷离。

“后来,伏枯门主败给了鬼谷门派,在败后的第三个月,少门主伏枯烨为替伏枯家族赎罪,主动身缚囚坛,并且发誓永世不出囚坛,更不得参与江湖争斗。”

乌隆所说的这件事,秦王当然是知道的,原本是一件悲伤的往事,可是秦王在听这件事时,神情却显得欣喜若狂,眼波之中也突然有了精光。

过了一会,秦王大概想到了什么,微笑道:“乌隆,寡人赐予你一个报仇的机会,三千精兵任你调动,即刻前去六国之境,会一会伏枯烨,有一场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他说完,一阵寒风吹进殿内,吹动着冠上的珠帘,手里泰阿的剑鞘发着精光,映照着他的那抹邪笑。

若非身不由己,有谁愿意面对如此性情不定的君王?乌隆深知自己没有选择,所谓的戴罪立功,也只不过是再次成为秦王的一颗棋子罢了。

乌隆领了命,缓缓地站起,告退,转身,恭敬之色立即消失,疾步出殿,扬长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