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恶兽食日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2269字
  • 2019-01-29 21:18:18

就在独孤冯身子落地的一刹那间,站在乌隆身边的十个人已同时向他扑了过来。

这十个人动作虽并不敏捷,可是同时出动却配合的天衣无缝,阵形滴水不漏。

这十个人将独孤冯围在中央,用的都是致命的招数。

这十个人竟赫然全是铁手、钢臂的机关人,他们不怕疼。

盖聂虽然没有打过机关人,可是在机关城中受伤残废的刺客盟杀手,他却是见过的,有的武力已练的很高。

这十个人不仅铜臂铁骨,招猛力沉,机关一发动,竟施展出机关术,布下了阵型。

机关阵本就是机关城的镇城绝技,昔年刺客盟杀手血风独闯机关城,连败机关城八大长老,却被困在机关阵中,苦斗十天十夜都没能闯出去,最后筋疲力尽,被活活累死。

自此之后,机关阵的威名传遍列国,天下再无人敢轻犯机关城。

这种阵法在机关人手中施展开来,威力甚至更大,机关人是打不死的,你就算打断它一条臂膀,毁掉他们一条大腿,它也不会倒下去,对阵法也毫无损伤。

可是他们一拳打在对手身上,却是要让你哭爹喊娘的,出拳发招之间,全无顾忌,既难闪避,也不能硬拆硬拼,若想逃出阵圈,难如登天。

机关人的出招重着,四面的树木都被震得摇曳不定,随时都可能断裂。

独孤冯出手之际,以他的两根手指,直接挟断了其中两个机关人的手指。

只听“嗤”的一声,两人的铁指从他手指上弹出去,发出两声怪响,已打中另外机关人的两眼。

瞎了!

机关人当然不会叫疼,即便是被瞎了眼,他们还是轻松如常的投入到战斗中。令人吃惊的是,另外八个机关人此时却忽然倒了下去。

天色变暗,众人陷入惊恐,一阵躁动。

“慌什么!”乌隆叫道。

乌鸦亭上空,天昏地暗,仿佛夜幕突然降临。

盖聂看见一些亮星在昏暗的天空中闪烁着。

秦王的人从未见到过这种异象,吓得目瞪口呆,在茫茫的“黑夜”中找不到南北。

“摆阵!”乌隆发号施令,“恶兽王食日,天有大灾啊!”

太阳被恶兽吞没?

一个人若是日日夜夜的生活在黑暗里,心里是什么滋味?

盖聂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伏枯烨,他觉得伏枯烨是个很伟大的人,上天虽给了伏枯家如此般悲惨的折磨,伏枯烨非但无怨尤,仍用自己数十年的光阴,被困在暗无天日的囚坛,以换来对伏枯家恶行的赎罪。

作为伏枯氏的后人,要做到这一点并非很容易。

盖聂叹了口气,双眼看见的四周,一片黑暗,就像眼睛被蒙上一层黑布。还不过片刻,就已觉得无法忍耐。

天地间突然变得死一般静寂,空中留有几点怪异的星点。

盖聂感觉自己此刻就像是从红尘中一下子跌进了坟墓里。

压抑、长喘和气息声此起彼伏,被荆轲刺伤的地方也开始让他感觉到一阵剧痛。

荆轲?

盖聂突然想到了什么,心惊不已!

他向四周扫了一眼,听见了一声悲怒的怪叫——是狼吼!

接着听到连续的“嗤”声,有皮肤被撕裂的声响,刺激着他的耳膜。

“独孤前辈?”盖聂走在黑暗中,感知不到独孤冯。

“独孤前辈?!”四周一直无人回应。

盖聂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跟随着他往前走,变得越来越强烈。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直到他听见附近传来数十声的惨叫,才停下了脚步。

狼血色的眼睛,出现在前方的黑暗中。

“荆......”盖聂感觉到地上有人碰了他一下,马上失去了动静,像是有人在他脚下刚刚死去。

让他最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一个体型是他两倍的黑影正在向他靠近,速度之快,令他防不胜防!

是一只庞然大物,是狼人!攻击的速度却丝毫不落下风。让他吃尽了苦头!

不,他不是荆轲!盖聂不断地提醒自己。

荆轲不是在昏迷之中么?

不,是苍狼王的爪牙!

在盖聂出神之际,有一股力量忽然从他的肩膀处将他拍倒在地,盖聂当即被甩出了三丈之远。

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怒问:“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们?”

那个庞然大物盯着他,一步步地靠近,却没有回应。

此刻,乌鸦亭的崖下响起了一阵怪异的呼啸声,如怨妇在悲哭,又如冤鬼在夜泣。

盖聂往后退了几步,背脊迎来一阵阴凉,足底正落在了悬崖边缘处,崖下听得见一颗颗断石往下滚落的声音,总是有去无回。

若一个战斗从不出剑的人忽然想用剑了,说明他正在走向绝境。

此刻,盖聂的心陷入了从未有过的矛盾。

他的剑不在手上,他所能感受到的只是嗜水剑躺在远处的某个地方在颤抖。

一点用处也帮不上了吗?连它也害怕了?若是平时得到他的命令,嗜水早就来到他的手上。

此刻,却是怎么了?

那个庞然大物忽然停下了,他没有继续靠近盖聂,只是用一个凄厉的呼声传话:“你救了鬼谷的人,触怒了天神恶兽,纵然上天入地,也难逃一死!盖聂,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放了他!”盖聂道。

“荆轲的身上流着的是我盟族伏枯氏的血,他和你是做不了朋友的。认命吧!”那凄厉的声音笑道。

“哼,用狼邪控制一个无辜的人,不觉得卑劣么?”盖聂怒道。

“卑劣?我想你是搞错了,狼邪氏和伏枯氏本就是一家两脉,鬼谷和墨家是我们共同的世仇!”

“一派胡言!”盖聂斥道。

“听说过水麒麟吗?”凄厉的声音忽然问道。

“梅山圣灵鸟,鸿渊水麒麟,苍漠小天狼,昆仑火凤凰。”盖聂道。

“不错,水麒麟就是伏枯氏的守护神兽。”那凄厉的声音阴笑道。

“那又如何?”盖聂道。

“荆轲是伏枯氏的后人却入了鬼谷门派,这件事可不小!”那凄厉的声音继续道。

“你把狼邪种入荆轲的体内,让他失去了心智,这就是你们为了报复鬼谷人设下的卑劣阴谋!”盖聂道。

“你很聪明!岂止如此!这是惩罚!狼邪氏和鬼谷是世仇,苍狼王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叛徒的!“那凄厉的声音道。

“他是被你们牵扯进来的!”盖聂道。

“不,这世上从未有无辜的人。包括你也是,你的身世注定了你的一世都不得安宁!”那凄厉的声音忽然变低,最后慢慢变成了一串气息声。

“你知道我的过去?”盖聂道。

“你该担心一下现在,即便是一个剑道天才,你也难以逃脱孤独的厄运。你的身世已经注定了,你将看到你的朋友一个个地从身边离去,死去。包括——她!”那凄厉的声音越说越起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