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旧仇新恨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2750字
  • 2019-04-24 23:54:21

白羽笑了,令他得意的是血,盖聂剑上即将沾上的血。

地上的血还是温的,还带些金刀身上的茉莉花香。

报仇的方法有很多种,白羽选择了一种。

从得到线索,他已等了三年。

他正准备去做一件他自己认为世上最为满足的事。

他现在要去杀一个人!这个人叫盖聂,是被列国奉为“剑圣”的人。

今天之前,盖聂不认得他,他要杀盖聂,只因盖聂和万叶山庄有着瓜葛。

无论谁都知道盖聂是个正直,义气的剑客,也是条真正的好汉。

白羽知道盖聂的名声,可是在血海深仇面前,他也不得不承认,他们是敌人。

他不远千里,在跑死了几匹马奔驰了数天,赶到这个陌生的国家,只不过是为了找一个陌生人报仇。

看着盖聂,白羽简直不相信世上会有如此隐忍的人,会做这样的事。

盖聂面容如雪,静静地等着白羽拔剑。

列国人都知盖聂叫“剑圣”,他的武力若不是真的无敌,这么多年了,也不会一个接一个的杀手死在他不出剑的手上。

白羽承认,他想杀盖聂,除了报仇,还有一种“逼他出剑”的嘲讽。

“不出剑?呵!”

面对白羽的嘲讽,盖聂只是微笑。

看到盖聂的笑容,白羽道:“你不问我杀你的原因?”

盖聂摇摇头:“我已经给过你一次问我的机会。”

白羽怒道:“盖聂!现在是我要杀你!不是听你狂妄自语!“

盖聂的脸色变了,他认出了这个人,只是还不确定。

他的脑袋疼了一下,白羽,赵国人,白枫陵,在很久远之前,似乎就听过这个名字。

这个人的某些特征......真的很像......盖聂愣住了。

这个赵国人的脾气很怪,刀法也同样怪。他的眼神更怪......

白羽的眼神里充满了一种怒怨和嫉妒,让人觉得可怜,在十多年前,盖聂就见过了。

目光再往下,盖聂的心感到惊讶。

记忆总在最关键时刻终于被翻开了:

东风吹过长巷,高墙内的白色庭园内。

一把金刀如闪电般攻出八刀,金刀的主人轰然倒下。

对手只刺出了一剑,一剑就已刺穿了他的咽喉。

剑拔出来时,剑上还带着血。

鲜血一连串从剑客的剑上滑落,恰巧落在一片枫叶之上。

枫叶再被风吹起时,剑客已消失在残霞外,消失在的东风里……

趴在剑客背上的盖聂从昏迷中醒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一名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蜷缩在角落里,男孩的身上覆盖着稻草,露出一双害怕的眼睛。

显然,剑客并没有发现男孩——白枫陵的少主。

剑客背着盖聂从男孩身边走过,男孩的手颤巍巍地就从稻草中伸了出来。

他的左手很特别,手指比常人多出一根。这就是盖聂认出白羽身份的原因。

那天在白枫陵的院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这秘密的,列国之内,只有两个人!

盖聂知道自己现在变得如此重要,脸色倒显得不自然了。

可是他并不知道,那一天,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白枫陵?

白枫陵的主人也就是金刀的主人,是赵国有名的医师,医术闻名列国,在十多年前接见了一位故友之后失踪,唯一的儿子也不知所踪,家仆和女眷因白家犯了事被赵王贬到境外为奴。

白羽是白枫陵的少主,也是这次事件中唯一知道线索的人。

白羽看着盖聂,眼里精光一闪,忽然问:“你想不想知道我是谁?”

盖聂压低声音,眯起眼睛:“我已经知道了。”

前面十多年的记忆是痛苦的,可活到了今天就不用在乎。

对这些漂泊在列国的剑客来说,只要能活下来就已足够。

盖聂的回答让白羽颇感惊讶,他举着剑指着盖聂,看起来很生气:“我爹常说,要打败一个男人,最快的一个方法就是抓住他的女人。”白羽看了一眼胡青青,怒问盖聂:“可是你为什么对女人连一点兴趣都没有?”

盖聂已记不清是第几次有人这么问他了。

白羽道:”你难道不想知道那个女人在哪?“

盖聂道:“嗯?”

白羽慢慢地笑了,他似乎试探到了什么:“我现在发现你很可怜。”白羽说完,忽然出手,仿佛想去切盖聂的咽喉,可是手一翻,剑尖突然来到了胡青青的跟前。

嗤——

这一剑让人出乎意料。

胡青青身体一松,当场被吓住了,说不出话来。

缠着她的蟒蛇的七寸已断,是被白羽用剑砍断的,这条蛇皮极坚硬,连快刀都未必能一下子斩断。那把剑竟轻而易举地划断。

白羽笑的很得意,他知道自己抢到的是一把好剑。

他把剑从鞘中拔出来时,没有任何光芒,斩掉蟒蛇几乎花不了多少力气。

“比龙祭剑有意思多了。”白羽嘴角挂着邪笑,盯着那把剑,笑声越来越大。

过了一会,笑声终于安静了,他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想到杀父仇人的儿子就在眼前,白羽就恨不得将一切愤怒推到盖聂身上,结束这一切!

十多年前,他只见过盖聂一眼,可永远也忘不了杀父仇人在院里送出的致命一剑。

盖万叶的那一剑夺走了白枫陵主人的命,夺走白羽他爹的命,夺走了他唯一的依靠。

白羽不再笑了,一心只想报仇的他走向胡青青,鲁莽地拉起她的手臂,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跟前,他气急败坏道:“蠢女人,不想死的话,现在就求我!”

胡青青不依他,骂道:“你不如现在就杀了我!”

白羽满是妒意:“你别忘了你的身份,秦王知道了会杀了你的,盖聂才是你的敌人!”

胡青青哼道:”可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和盖聂做朋友对我来说没什么坏处。和你,哼,只会拉低我的身份,该死的赵国人!“

“贱人!”白羽甩了她一巴掌。

胡青青捂住脸,瞪着白羽,眼里要喷出火来。

“对付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盖聂道。

盖聂深深的知道对方出手远比自己更凶残,激怒他只会让自己更加危险。

但这对他来说又算什么危险?刀刃上行走的日子早数不过来了。

这个想法使得盖聂又注意到了一件事。

站在那里看戏的独孤冯的眼神发生了变化,这位前辈一直在盯着着白羽,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恨不得让他赶快住手。

独孤冯的眼神对上了白羽的目光,独孤冯突然从袖里伸出手,两根手指一弹,将一颗钢珠弹了出去,“叮”地一声,打在了白羽忽然向盖聂刺出的几招剑身上。

砰!剑影晃动,风声疾啸。

白羽对付盖聂的十五剑立刻被打歪,他的身子也被震飞。

一颗钢珠打中了十五剑!

白羽只觉得手一震,脚下刹住时,剑已掉在地上,他的手几乎麻了,脸色大变。

“住手!“独孤冯叫道,身子跟着飞出,落在了白羽的跟前。

胡青青见势,一瘸一拐地跑向盖聂,扶起被白羽刺伤的盖聂,连问三句:”你没事吧!“

盖聂睨了一眼右臂上的几道剑伤,微笑着摇了摇头。

胡青青急道:“怎么还能笑的出来!”她反应过来,从白羽和盖聂过招到结束不过才半盏茶的功夫。

胡青青用不着再问,已知道盖聂的情况不容乐观。

“你这个人也太狠了!”胡青青大骂白羽。

盖聂的剑落在地上,剑身上坠着水珠。剑的名字叫嗜水,看起来和普通的剑没什么两样。

善嗜者灵于水,盖聂的剑就有这种特性,离水域越近,剑发挥的威力就越强,越具有灵性。

白羽拿到它时,只知道剑柄都是冰冷的,却不知这种冰冷正是在它的灵性所在,嗜水之物最忌触及肝火。

白羽又气又怒,瞪着独孤冯:“这点我倒是没想的到,忘记了防备你这个老不死!”

独孤冯笑道:“你有眼无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找死!”独孤冯的嘲讽将白羽的怒怨完全激发出来。

突听“嗤”一响,金刀向独孤冯撞了过来,接着又是一阵劲风带过,又有一道刀光横扫独孤冯的腰背。

一眼望过去,天连着地,地连着天,风中夹着茉莉花香,乌鸦亭上空,独孤冯和白羽已经斗起来,看不见地面的影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