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神秘女子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1745字
  • 2019-03-03 18:51:47

金刀已红,盖聂的脸已白。呼吸已渐弱了。

无论谁看见他,都会忍不住露出几分敬畏之色,但他从不会高看自己。

盖聂料想不到的是,自己也会有几乎死在别人手里的一天?

白羽承认:“我也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报仇!”

盖聂不解:“为什么?”

白羽只是笑笑:“你以为我喜欢杀人?”

盖聂露出苍白一笑:“你若喜欢杀人,自己只怕也已活不到今天。我不明白......”

白羽将金刀挂回腰间,凝视着盖聂的剑,眼里露出从所未有的满足:“它现在是我的,哼,盖聂,死不瞑目恐怕令你极度痛苦吧,比起失去至亲可要痛苦百倍。”

白羽没有说明要杀死盖聂的理由。

盖聂心里清楚,白羽的愤怒是跟白枫陵和万叶山庄有关。

一个人若不是走投无路,怎会如此极端?

盖聂甚至有一点同情这个赵国人,甚至觉得他很悲哀。

盖聂没有继续追问,他感到全身发冷,临死边际,想看看这个赵国人会怎么报仇。

是一刀结束自己的性命?是折磨到底?还是让自己生不如死?

盖聂心里只是呵呵一笑。他没有怪任何人,包括在自责的胡青青。

有的人在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传奇,盖聂无疑就是这种人,他并未真正的认识过自己。

人们提起他的名字时,目光都会盯在他的身上,也有人例外,这个人还是个女人。

她曾经穿着轻飘飘的淡黄裳,黄裳柔软的就像皮肤般贴在她苗条又成熟的玉体上。

她真正的皮肤细致光滑,洁如白玉,有时看来甚至如同冰一样,冷漠的让人不可靠近。

她美丽的脸上完全没有一点脂粉,双眸却双清澈如水,任何一个见过她真面容的男子,都不会忘记她身上脱俗的气质,当然,见过她真容的男人,也不可能还活着。

白羽并未见过她的真面目,只是她的那双腿尤为出色,令他至今难忘。

惦记着一个女人的腿?列国间,大概也只有白羽才会有这种癖好吧!胡青青心里不禁暗骂。

这个让白羽又惧又痴迷的女子,确实是世间少见的神秘女子。

没有人真正见过她,因为她的容貌总是易容过的,千变万化。

这个女子上一次听到盖聂的名字,是那次在秦国的街头,她巧遇盖聂救人,对这样的英雄行为,她也只是一笑而过,就扬长而去。

她表现的和别的女子不一样,她不畏权贵,不贪图金钱,表现的看起来对任何男子都没有兴趣。

这样生性冰冷的女子,倒是和盖聂的气质有几分相像。要不,秦夫人拉拢他时,他怎会无动于衷?

盖聂——在大家看来似乎很遥远和陌生的一个大名,在她看来,却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普通名字罢了。

在列国,英俊武功又高的男子有不少,为何偏偏盯上了他?连杀人如麻的秦夫人也不例外。

除了广陵散的原因,另一半,大概便是跟盖聂的身世有关。

有些女人的血骨里,天生就有一种反抗性,尤其是反抗男人。

白羽本该早就想到,她一定就是这种女人。要不自己怎会差一点命丧她手。

她就像冰山一样,走路的时候,也有种特别的风姿,带着一种不战而栗的寒冷。

“像这种气质的女人,几万人中也挑不出一个,错过了可惜的很,不追上去,一定会后悔。”三年前,白羽就在心里不断地立誓。

曾经的他是个很听自己劝的人,当年的他就为了这个追她上去。

直到后来,他发现了一个秘密,这件事让他至今都不能接受:那名女子和万叶山庄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甚至为了白枫陵的事,白羽还险些命丧她的手里。

在那天夜里,她身在浴桶中,虽然隔着一层白气,白羽在窗外偷窥的眼睛,仍旧逃脱不了她的警觉。

白羽的跟踪被她发现了!

追求一个女子到了这种份上,白羽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君子,更别谈和盖聂相比。

可这又能怎么样?

白羽认为,世界上就没有他管不住的女子,一切看起来只是方法用的对不对罢了。

所以,他想方设法的寻找盖聂,总算追查到了一些线索:

害死白枫陵主人的人,是一名赵国人,他做了秦国的奸细,是赵国的叛徒。

这个人和当年万叶山庄灭门大案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传言当年被赵国通缉出境时,此人逃到了秦国,躲进了万叶山庄,从此无踪可循。

世界怎么会有一个人完全地消失?除了改头换面,白羽想不出第二种解释。

对他来说,盖聂就是最好的解释。

寻找仇人这段路就算真要走十几年,白羽也绝不会嫌太长。

白羽的脸变的特别狂躁:“今天以前我一直都在输,从我爹被奸人害死,我就像一个孤儿,每天都生活在痛苦里,今天换换运气,我也要让你尝试一下痛苦的滋味。盖聂,你别怪我。“

他说着,慢慢举起了盖聂的剑,这柄雪亮的剑被他举过高空,他还没有拔剑的意思。

他只是对着天空,得意地笑着,仿佛已经得到了全世界。

他甚至忘了,无动于衷的独孤冯正在那里安静地看着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