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四面立敌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1769字
  • 2019-03-13 18:54:06

盖聂忽然走过来,把胡青青拉到身后。

白羽从腰间解下金刀,用衣服擦拭刀锋,笑了笑:“盖大侠,你别忘了,她才是你的敌人。”

盖聂冷冷笑道:“你也不是我的朋友。”

白羽道:“莫非盖大侠想英雄救美?”说着瞄了秦夫人一眼:“果然不一样啊!看来盖大侠还没忘记自己是个男人,喜欢年轻漂亮的不是错。”

白羽没有察觉,此刻秦夫人的脸已渐渐拉了下来。

他继续笑道:“我听别人说,在这个世上就没有盖大侠管不了的事。但是,白某想说一句,在这个世界上同样也没有我白羽管不住的女子,除了那个女人。盖大侠,请让一让!”

盖聂高大的身躯挡住胡青青,并无退让之意。

白羽长长叹息了一声,似嘲讽又似有些不甘。

就算盖聂已经知道胡青青此行是受秦王之命来缉拿自己,但他还没有迷失心地。

自我矛盾本是人最大的痛苦之一,可是和正义相比,它就变成一种较易容忍的事。

那个一脸浩然正气,让无数女子为之着迷的盖聂,重现了。

他的脸不再显得那么冰冷,大概是体会到犹豫带来的懊悔。

千年灵鸟的死,也有他的份,不是么?

奔走列国,到处都充满着黑暗,黑暗中充满着千奇百怪的危险,每一种危险都足以让人致命,倘若无法保持初心,在欲望中迷失了方向,那么,仅是一个邪念就足以致命。

很多名流剑士便是因为心术不正,走火入魔导致了悲剧,盖聂深知此教训。

盖聂的心,看得见的那些要比任何人都看的透彻。

他能不能打赢这场恶战,保住他想救的每一个人,他自己也完全没有把握。

但是,他是盖聂,他一向对自己的判断很有信心。

这也是少年时的盖聂在追逐剑道时所遗留的风骨。

如今,不正是派上用场了么?

他只有往前走,既没有别的路让他选,更不能让。

让,只有更危险、只能更可怕。

因为秦门的人还在周围盯着他。

虽然他没有转身,却能感觉到周围渐强的杀气。

秦门养的是一帮誓死忠士,伤了秦门主人,他们岂会轻易放过?

哪怕打不过,至少也会以性命相搏吧!因为那些人也没有选择。

盖聂随时随地,都会突然感到背脊发凉,这时他就知道秦门探子已离他很近了。

这帮人要偷袭?和白羽联合围攻看起来也是不错的策略。

杀戮本身就是一种痛苦。

疲倦,良心,消耗……如同无数根金针,不断地扎着盖聂的心。

不痛苦,是假的。

荆轲的事,已足够让他身心疲累,更何况同时冒出了这么多敌人。

在这个世界上,唯有没有朋友,是最为孤独的。

如果仅有的朋友也要因此失去,盖聂并不答应。

身体的伤容易愈合,但心里的伤,也许永远不会。

伤口!

每当被匕首刺出的伤口发疼时,他就会想到荆轲那快地令人悚然的一下。

誓不出剑的盖聂,此刻,突然把剑交给了胡青青。

把贴身之剑交给了一个敌人?

胡青青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对她而言,盖聂突然更像个战友。

盖聂很怜悯地看着她,用一只温暖的手掌去拍她的手臂:“拿好。”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让胡青青的脸红了一圈。

“你不必奇怪,也不必为难,你只需帮我保护好它。”盖聂微笑。

让一个弱女子去保护男人的剑?

难道对他说来,剑比女人还重要么?

胡青青顿时气得骂也骂不出,哭也哭不出,脸红的说不出话来。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她在乎的东西总会和男人不同。

对于胡青青的反应,盖聂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胡青青却以为盖聂是故意在羞辱自己,有些生气。

但是转念一想,盖聂口中也并无什么讥讽之意,他温暖的笑容不像是一个坏人该拥有的啊。

尤其在一张五官分明的脸上,在秦国剑客阶层里,他的面貌似乎更为稀罕。

想着想着,胡青青的态度就变了。

最终只轻轻应了一声:“嗯。”她接过了剑。

对她来说,盖聂的剑很沉,她要用双臂一起抱着,就像抱孩子一样。

想到盖聂之前为自己挡过金针,现在看这个男人似乎也没那么坏吧!

他真的有这么坏?胡青青大概又有了新结论。

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呵护,总会容易感动到女人。

但是,女人不一样,秦夫人对盖聂的拉拢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却始终无法让盖聂动心。

胡青青的心是矛盾的,同时又生出了一点鄙夷:呵,男人。

但是盖聂的此番行为,又使得她有了一种说不出的知己感。

有人保护的感觉,真好!

这种感觉很难掩饰,也许盖聂看不出来,但是不远处的秦夫人立刻就看出来了,她马上就问:“小丫头,我想你一定在疑惑盖聂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秦夫人的话语很委婉,也许只有同为女人的胡青青才能听的懂。

盖聂的神情忽然变得严肃:“秦夫人,你杀了那么多不该杀也不能杀的人,杀人之后,心慌意乱,总难免会留下一些内疚,可惜这种内疚在你身上却没有。你们,一起上吧!”

这一次脸色改变的是白羽,笑的却是秦夫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