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无剑之境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1916字
  • 2019-04-06 16:40:34

刺客盟的毒术名震天下。

作为刺客盟第一大派,秦门的暗器也同样很有名。

看见秦夫人亲自出手。

胡青青摇摇头,没有再说一个字,她知道盖聂的麻烦大了。

“盖聂!”沉默良久的独孤冯突然开口了:“她若要杀人时,没有人能逃得了的!”

“连我......也不例外么?”盖聂眉宇竖起。

独孤冯的声音夹在风雨中,忽厉忽弱:”就算逃,也逃不过七天,倘若你执意不出剑,这样只会任由她嚣张下去!”

说时,秦夫人已手持龙祭剑落到了盖聂跟前十步之处。

她剑指盖聂,嘴角露出一抹充满阴谋的微笑。

“在你决定之前,让我说一件事。“独孤冯道。

“前辈请说!“盖聂额前的乌发在风中飘动,目望独孤冯。

他极力期待这位奇怪的前辈要跟自己说些什么。

“十年前的那场灭门大案,被秦国人视为奇耻。“独孤冯顿了顿。

盖聂的脸色急变。

经独孤冯一提醒,藏在心底的那股莫名的悲凉又开始冲击着他的回忆。

尽管这些旧事看起来十分久远,甚至很难完整地找回,但它们总会在关键的时刻被翻开。

盖聂的心不静了,似乎忘了此刻应该跟秦夫人对决才对,他的注意力一下子回到了独孤冯的身上。

他急切地想知道真相,或许独孤冯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当年万叶山庄灭门之案,七百余个无辜之人便是死在这把妖剑之下。”独孤冯的表情更为沉重:“如今,又有一人犯了和他们同样致命的错误,而且错的更为严重。”

盖聂手中的剑越捏越紧,俱神地听着。

“他不但优柔寡断,而且在杀父仇敌面前,一味地心慈手软。”

“这个人是谁?”

“就是你,盖聂!”

一阵沉默,沉默的令人窒息。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秦夫人:“够了!一老一少打什么哈哈!盖聂,你要是个男人,现在就跟我决一死战!”

秦夫人怒火中烧,不像平时那么冷静,大概是被独孤冯戳中了痛处。

她情急之下,挥起龙祭剑,朝着盖聂的臂头便是三下连砍。

龙祭剑在她的挥舞下,于疾雨中燃起了一阵火花。

秦夫人的招数再狠,可惜还是被盖聂给避开了!

盖聂没有马上还击,他看见自己的肩头被烧出了一块窟窿,却没有伤及肌肤。

难以相信,绕在龙祭剑身的气流已经到了能够烧伤人的地步。

秦夫人没有击中目标,一急,又是一阵缠斗。

两人激斗间,雨越下越疾,众人的衣裳都湿透了。

独孤冯眯起双眼,仔细地观看这场决斗,沉吟道:“这世上不仅只有你一人见过广陵散的剑法,还有一人他也见过,可惜他死不瞑目,现在无人替他报仇!”

盖聂手中的剑在发抖,不是因为冷,竟是因为害怕。

这大概是他有生以来,最害怕的一次!

越是临近真相,这种害怕越为强烈。

“自从他收留了一名孩童之后,他的剑法就变的软弱了,因为他的心已软弱,他不再是名剑之神,而是渐渐有了人性。”

独孤冯的这番话,令盖聂心神不宁,他的心被分成了两半。

一半在和秦夫人的斗法之上,一半在自己的身世之谜之上。

独孤冯此刻提起万叶山庄的事,为了什么?

“十年前,乌鸦亭那一次决战前,他的剑确实已渐软弱,因为他对那名孩童的爱,已超越了他对剑道的狂热。”

盖聂显然已了解他话中的深意,和秦夫人对招时,不禁冲口而出:“他犯了什么错,要落得家破人亡!”说话时,眼中已湿润。

“正是因为他对那名孩童的爱,使他招来了杀身之祸,葬送了家人的性命!”独孤冯道。

盖聂心头一紧,愣住的瞬间,喉中一甜,一股灼烧般的疼痛迅速漫上他的胸口。

他被龙祭剑刺中了!

一片鲜血顺着雨水,染红了他的衣襟。

决斗陷入了一团混乱。

秦夫人的剑已到要害,却在盖聂吐出鲜血的那一刻犹豫了。

龙祭剑刺在盖聂肌肤的三寸之处,散发着血光,杀气腾腾。

秦夫人一呆:“你为什么不躲?“

盖聂苦笑:“如果鲜血能够让你认识到自己的罪孽,我倒愿意替他们做这件事。”

“你!”秦夫人惊恐地拔剑,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衣。

这个女人竟也有害怕的时候!

盖聂笑了,这一回不是苦笑,而是邪笑,这是在他脸上从未出现过的笑。

什么叫“无剑”之境?

——他的掌中虽不出剑,可是他的剑仍在,到处都在。

——他的人已与剑融为一体,人即剑,只要人在,天地万物,便是他的剑。

——这种境界几乎已到达剑道中的巅峰,甚至无人能超越。

这便是广陵散四字真诀中的“无”。

独孤冯叹息着,脸色忽转,欲言又止,大概是这一幕出乎他的预料,带着惊叹,道:“假如这世上还有一人能够克制妖剑,我想,这个人就是剑神的传人。”他的语气沉了许多。

又是一阵沉默,从盖聂邪笑的那刻,胜负便已分出。

雨如帘般洒下,接着便是一声女子的惨叫,空中,白影被一股密集的金色气流震退。

金色气流是从盖聂的胸口荡出。

秦夫人应声摔在石地上,吐出了一大口血,她受伤了,看起来不轻。

再看时,只见龙祭剑躺在不远处的地上,剑身上被打穿了数十个窟窿。

这一刻,对这位秦门主人来说,无疑是耻辱的。

盖聂擦了擦嘴角的血,眼波中多了一些星点,可他的脸还是冷的:“我说过,再强的剑都有它的弱点。”

这是秦夫人从未见过的盖聂,他俏皮的嘲讽竟似变了一个人,这也是最让秦夫人意外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