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孤独的剑

  • 剑圣盖聂
  • 晚睡学生
  • 1405字
  • 2019-03-12 10:50:03

红光来势凶猛。

似有一击毙命之势!

啊!女子惊叫了一声。

徨急间,她看到一条人影闪了过来,迅速将自己揽至身后。

红光击中了那人的肩!那人吃力不住,被震飞在地,大吐鲜血。

夷众?

女子没有哼声,以为自己眼花了。

受了惊吓的人,通常都会眼花的。

不过,就算她想哼声,也哼不出来。

因为,在她看向夷众时,一枚细小的金针,早已从秦夫人的袖下飞了出来。

可能没想到出手救人的是夷众,秦夫人倒有些生气了。一急之下,顺手将金针向她甩了过来。

“吃里扒外的东西!”秦夫人骂道。

这枚金针,正好扎在女子的腰上,令她动弹不得。

盖聂皱了皱眉,看向秦夫人的目光里多了份焦虑。他也想弄明白。

夷众倒在地上,低着头,鲜血染红了他肩头的衣,整个人在发抖。

除了瞪大眼睛外,他想站起来向秦夫人解释,却连叫一声都叫不出来。

气氛变得诡异,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夜,依旧沉沉。

除了上方人剑激斗的声音,集体陷入了一团死寂。

那女子也不明白,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为何要替自己挡下一击?

并不认识他啊!

众人弄不明白时,盖聂却从秦夫人责怪夷众的眼神中,注意到了什么。

这是一种逼迫,秦夫人在给夷众警告。

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

另一边,独孤冯只是微笑着,静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盖聂察觉到他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

假如细心的观察,就会发现这位老前辈的瞳孔清亮,一点也不像老人。

盖聂的目光顺势而下,有些惊讶。

假如能撩起独孤冯袖袍里的那双手,就会发现他的手,在恍惚间,竟光滑娇嫩的一如少女。

盖聂的心跳了一跳。

大概怀疑自己看错了?

夜,似乎更阴森了。

阴森的不只是夜,还有那轮血月和荆轲的狼嚎声。

“你这个坏女人!用暗器算什么本事!”女子被秦夫人的金针定住了穴道,终于沉不住气骂道。

“你很吵啊!”秦夫人不耐烦道。

“你俩还愣着干嘛,快帮我把这玩意拔掉!哎哟,麻死我啦!”女子气急败坏地叫道。

那两名手下见她叫唤,手忙脚乱地要帮忙拔针。

秦夫人幸灾乐祸道:“拔不好,她可就没命了。”说话声显得很阴森。

两名秦王的手下一听,呆在那,竟不敢乱动。

“丢人玩意!”女子又气又急。

说话间,嘣地一声!一道红光泄下,一把通体血光的剑,插在了她右边的石地上。

接着,一条人影从空中坠落,轰地一声!摔在了她左边的石地上,满地鲜血,那样子就像一具死尸,把她吓坏了。

荆轲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终于败下阵来,叹气、苦笑,呻吟。

盖聂站在那,静静地望着他的背,不能马上做什么。

至少有上百道剑口!

还能活下来吗?

盖聂有些站不住了。这是他第一次感到力不从心,甚至抬眼看天时,还有些眩晕。

每个人都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连盖聂也不例外。

盖聂的手指在动,体内的剑气在不受控地穿梭于心骨之间。

是他的心乱了。

荆轲不能死!

盖聂手中的剑越握越紧,世上还从未有人能够逼他出一回剑。

对他来说,手中的剑是孤独的。

这次会例外么?

当年,荆轲做不到,如今却要为了他破一次例?

为了一个将来可能为敌的人,破了他自己的例?盖聂自己也不懂。

盖聂出手,一向很少是为了朋友,长这么大,在他的记忆中,除了那个学医的女孩,几乎没有别的朋友,他仅有的朋友,就像现在这样,倒在他眼前的这位,宁死也不会求他出手救治。

这些年,他在江湖上,每一次出手几乎都是为了陌生人。

这一次,他居然是为了一个朋友!

这一刻,盖聂并不觉的自己是一个孤独的人,原来他还有一个朋友。

这种感觉,恰恰是一种可怕的开始。

他突然想起来秦夫人说过的话:

“我没办法杀死你,但我可以轻松地杀死你身边的人。”

这一刻,盖聂感受到了这种威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