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战争如灾厄一般到来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082字
  • 2022-05-01 13:00:00

夏焰就这么在这个村子里住了下来,这几日,晚上倒是相安无事,本来还担心平原狼会不会卷土重来,但看来上次夏焰把它们教训的不轻,知道这里有个惹不起的主,也就不敢再来进犯了。

他想起之前芳月说过,平原狼一般群居于草原之上,不太可能会去袭击住人的村子。再结合芳月说的,这个地方地处两国边境,而边境常年战乱,夏焰逐渐推测出了原因。

那就是附近正在进行着一场战争。

战火驱散了草原上的动物,平原狼无法猎食,只能去往其他地方,于是在饥饿难忍的时候,正好经过了这个村子。

他把这个推测说给芳月听,获得了后者的认同,同时芳月还提醒夏焰,如果他以后要离开,不能往东边去,因为霸炎帝国已经将战火推向了苍月国土。如果夏焰要走,去往西边的霸炎帝国,是更为安全的。

夏焰在这段时间里,天天跟着芳草一起前往神殿。路上人们对他的态度百般恭敬,让他不知如何应对。甚至有很多人会跑到夏焰的身边,央求他施展神迹,医治他们的亲人或者拯救他们的庄稼。每当这时,一旁的小芳草就会跳出来,挡在夏焰的面前,对着那些人说:

“请不要给创世神的使者添麻烦!”

在打扫神殿的过程中,夏焰基本把每一块石头都摸遍了,但还是没找到任何机关。他也试着对那具老者雕像祷告,但也得不到任何回应。

每天回到家中,总会有香喷喷的饭菜等着他们,芳月也总会先给内屋的爷爷喂食完后,自己才坐下来吃饭。每当这时,夏焰和芳草就会耐心地在餐桌旁等待,一直等到芳月过来,三个人才开开心心地一起用餐。

因为夏焰如此生活,村里的人们也渐渐把他当成一个普通人来看待,只是眼中的神色少不了几分敬畏。

一天下午,芳月要煮菌菇汤却因为没有足够的材料而发愁,这时夏焰就自告奋勇地要去山上帮他采。在听芳月描述了几种菌类大致的颜色和形态之后,夏焰就立马背起箩筐,在芳月忧心忡忡的眼神下兴致勃勃地出发了。

干嘛,还真怕我带回来的都是有毒的蘑菇不成?

在夏焰的认知中,好东西一般都藏得比较深。所以,他没去理会山脚下的那些菌菇,一路前行,走入深山之中。果然,深山里的菌类更多,品种也更繁复,夏焰依靠头脑中的记忆去挑选和采集,这过程让他非常享受和投入,几个小时一晃而过他却浑然不知。等到发现天色暗去了一大半,他才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看了一眼满载的箩筐,意犹未尽地走了回去。快到山下时,他看到村庄的方向升起了火光,空气中隐隐有些呛人的气味,一种不祥的预感让他浑身冰冷。甩下那满满一箩筐的菌菇,夏焰拼命向山下飞奔。

下山之后,他看到整个村庄升起了浓烟,心跳如鼓声一般震耳欲聋。一路跑进村子,路边无数的人向他投来殷切的目光,夏焰刻意不去看他们,他现在只想一路狂奔到那个温馨的小家里,一把抱起迎面跑来的芳草然后听她说“我们没事”。

路上的房屋尽皆被烧毁,有些似乎是承受了撞击一般整个木梁连带着屋顶都塌了下来。路面上有太多焦黑的痕迹,其中一些依稀可辨的,是扭曲着的一个个黑色人形,那些都是人的尸体。空气中已经闻不到血腥味,扑鼻而来的都是血肉被烤糊的味道,那种味道夏焰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来到那个熟悉的地方后,夏焰止住了脚步,愣在了原地。

眼前应该是那个他生活了数日的家,但现在,却只剩下一片废墟。房屋整个倒塌而变成了一堆燃烧着的柴火,如果那下面有人的话,也早就被压得不成人形了吧。

夏焰艰难地挪动步子,一步步走向那堆废墟,他的手触及焦黑的木材,顿时缩了回去,因为太烫了。但是这一下,似乎开启了那个名为绝望的开关,夏焰忍受着皮肉被高温炙烤的痛苦,疯狂地掀开一块又一块的板材,同时拼命地呼喊:

“芳月!!芳草!!”

芳草每天早晨叫醒夏焰的笑脸,芳月害怕夏焰吃饭噎着而总是显得很担忧的眼神,那些画面此刻无比清晰地浮现在夏焰的脑海里。有什么滚烫的东西在眼眶里打转,夏焰粗鲁地揉了揉,尽力不让它们流出来。

在拨开重重木炭后,突然一个细长的东西无力地从缝隙间垂下,那是一截烧得漆黑的手臂。

夏焰放下撑起的木炭,整个人吓退了好几步。一时天地好像颠倒了方位,他的眼前一切都在旋转,只有那截露在外面的手臂,死死地定在视野的中央。

“夏先生……”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夏焰惊慌失措地转身,脸上已经挂上了两行热泪。在他被泪水打湿的视线中,他看到芳月正抱着芳草站在那里。

旋转的天地一时间停了下来,夏焰赶紧跑向他们,一边跑,一边用衣袖擦去脸上的泪痕。真是的,都怪这烟,熏得人都流眼泪了。

见芳草闭着双眼躺在芳月怀里,夏焰不安地问道:

“芳草她?”

芳月硬挤出一个虚弱的微笑说道:

“她没事,只是受到了惊吓,现在睡着了而已。”

夏焰长舒一口气,总算卸下心头的重压。

“我带着芳草提前躲了起来,但是爷爷……爷爷他……”芳月说着就哽咽了起来。夏焰心疼地看着她,想必废墟里那截手臂就是属于她爷爷的吧。

“发生了什么?”夏焰调整好情绪,向芳月严肃地问道。

“是霸炎帝国的军队。应该是为了调度,所以从正面战场上撤下来的一支部队。他们经过我们的村庄,洗劫了我们。”

“霸炎帝国……”看着周围这满目疮痍的景象,夏焰的脸色一阵阴沉,“知道是哪支部队么?指挥官叫什么名字?”

“听他们的交流,似乎是第十三师团的人,指挥官好像是一个叫赛托斯的人。”芳月回忆道。

“十三师团,赛托斯,我知道了。”夏焰把这些名称深深地刻在心里,反复默念了三遍过后,点了点头。

“夏先生,请不要想着为我们复仇,霸炎帝国的师团长都是心剑士,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得了的。”芳月用担忧的眼神看着夏焰,劝道,“我们这些处于边境的小村庄本来就是这样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经历战火,所以房子都是木制的,就算被摧毁了,也能很快再搭建出来。”

夏焰一时无言以对,就因为随时可能被摧毁,所以抱着随时能重建的心态去搭建家园,这听上去就是一种病态的因果关系。

夏焰提出要帮助芳月进行重建的工作,但却被芳月委婉地拒绝了。

“夏先生还是尽快离开此地比较好,现在村里的人都知道你是心剑士,这件事一旦被霸炎帝国的人知道,一定会将你抓回去。人心叵测,万一有人向附近的霸炎帝国军人告密,你就走不了了。”

“可是……”夏焰仍旧想说些什么,但仔细一想芳月说的话确实很有道理。虽然不知道霸炎帝国的人抓心剑士回去干嘛,但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如果自己被抓,还很有可能连累跟他一起生活的芳月和芳草。想到这里,夏焰也就下定了决心。

“我现在就出发。”

芳月点了点头,手指西方说道:

“往西方走一段时间,会经过一片森林,切记不要往北走,一定要完全走出西边的森林后,再往其他地方去。”

“如果我提前往北走了,会怎么样?”

“那里有一片魔女的森林,听说进去的人都没有回来过。”

“魔女的森林……”夏焰的冒险热血又在蠢蠢欲动,但理智将他拖回了岸边。他看着芳月以及她怀中仍在沉睡的芳草,冲她们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芳草醒来后也许会问哥哥去哪儿了,不知道芳月这个时候会编出怎样的故事,但为了不破坏小女孩的英雄梦,她肯定会告诉芳草说,哥哥带着创世神的使命,去拯救世界了。

就这样,迎着西沉的落日,夏焰义无反顾地迈开步伐,说实话,他很喜欢这个恬静的小村庄,如果没有经历战火,他可能会在这里居住很长一段时间。每天陪着可爱的小女孩打扫一次神殿,回来时总有一位笑起来像阳光一样温暖的少女为你准备好一桌丰盛的午餐,这样的日子,会永远留在夏焰的记忆里。他对自己发誓,他一定会回来,回来的时候他要告诉那个小女孩,自己真的已经拯救了世界!

“夏先生,请记得我们这个小村庄,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风铃草村,我们自给自足,我们逆着风微笑,我们博爱而坚强。”夏焰的身影渐行渐远,芳月的声音随风飘来。

“我记得,在这个美丽的村庄,我遇见了两个最美丽的人。”留下这句不知道对方听不听得见的话,夏焰走入了丛林之中,再也没有回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