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何谓朋友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149字
  • 2022-06-22 12:25:11

贯穿东西的这条贸易商道位于整片大陆偏南的位置,沿途也有不少小村庄。

此时,夏焰他们就在其中一个村子里歇脚和补给。

朝阳东升,将晨霭驱散。夏焰坐在田地边上相对较高的地势上,看着下面加尔姆那猎犬形态的剑灵正追着一个20公分高的岩石小人跑来跑去。

那个岩石小人的脸上有着姑且算是眼睛和嘴巴的三个窟窿,通过它们能够表现出各种古灵精怪的表情。它的头方方正正的,手脚则相对而言显得短小了一些,整体形象诙谐可爱。

那是寄宿于燧火心剑中的剑灵。

“燧火,还没问过你,你的心剑叫什么名字啊?”夏焰冲着下方正跟两个剑灵打成一片的燧火问道。

“呃,我这把心剑好像才刚刚诞生,还没有名字呢。”燧火一边护着那个岩石小家伙,一边说道。

“没有名字,就取一个吧?就跟烈火给你取名字一样。”

“嗯……那好吧。”于是他蹲下来,双手托着岩石小人的腋下,一把将其举起,任由加尔姆在旁边一个劲地蹦跶,“给你取什么名字好呢?”

那个岩石小人将脑袋歪向一边,眨着那两个黑色窟窿,看着自己的主人。

现在的夏焰知道,剑灵的形态也分好几种。像岩石小人这种的自然物质形态,还有加尔姆和斯库尔那种的动物形态,都是不会说话的。但高阶一点的剑灵比如廻影和残雪,则基本都是人形态的,他们有自己的思想并且能跟主人进行语言的交流。最高阶的剑灵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但像玉藻前那种能拥有一个心像世界的,估计也是比普通人形更上一个层级的剑灵了。

见燧火迟迟难以决定,夏焰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名字。

“不如叫它泰坦,怎么样?”

“泰坦?”燧火和岩石小人一齐向夏焰投来目光,然后彼此对看一眼。

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词的含义,但貌似都觉得这个名字很顺耳。

岩石小人从燧火怀中一跃而出,在地上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他很喜欢这个名字。”燧火高兴地说道。

“呵呵,那就好。”夏焰微微一笑。

“你们在干什么呢?”一个悦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夏焰转头一看,结束梳洗的塞西莉亚一边打理着自己金色的长发,一边走了过来。

“在给燧火的剑灵取名字。”夏焰举手打了个招呼,笑着说道。

“嗯~对于初生的剑灵来说,第一任主人就像父母一样,给孩子取名字这种事本来就是父母的特权啊。”塞西莉亚说着挨着夏焰坐了下来。

“呵呵,十二岁就做父亲了,燧火,你可要好好表现啊。”夏焰对着少年调侃道。

燧火摸着后脑勺似乎因夏焰这句玩笑话陷入苦恼之中,看着他这么一本正经地思考的样子,塞西莉亚不禁捂着嘴笑了起来。

“塞西莉亚,你的剑灵是什么样的?”过了一会儿之后,夏焰好奇地问道。

“要看么?”塞西莉亚笑着召唤出心剑,随后温柔地说道,“菲尼克斯,请你出来一下。”

一道金光从天而降,漫天的鲜红色羽毛纷纷坠落。

一个用鸟喙面具遮住上半张脸,只露出鼻子以下部分的女性身姿凭空出现。她的身后有一对燃烧着的翅膀,身上全是闪闪发亮的羽毛。

真美啊!

这是夏焰最直观的感受,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剑灵。

火焰的翅膀突然往外张开,剑灵仰天发出高亢的鸣叫声,接着消失不见。

“不好意思,她还有些害羞。”塞西莉亚微笑着说道。

“我都看呆了,你的剑灵太漂亮了。”夏焰痴痴地说道。

“谢谢夸奖,她听到你这么说也会很高兴的。”

塞西莉亚坐在那里,双手把头发一圈圈盘在脑后,只荡下刘海的部分。夏焰就这么看着她摆弄,也不说话。

注意到夏焰的眼神,塞西莉亚娇嗔般地说道:

“如果铃音发现你这么盯着我看,可是会吃醋的。”

“什么?哦,不好意思……等等!我跟铃音可不是!”夏焰先是猛地道歉,然后慌忙地解释道。

他心虚地朝左右看了看,见四周都没有发现那名白袍少女的身影,不禁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看似有些正义凛然地说道:

“我跟铃音可不是那种关系。再说,她那个毒舌女也不像是会有吃醋这种情绪和表现的人啊。”

塞西莉亚观察着夏焰的表情,摆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

“你可能不太了解女人,有时候毒舌本身就是一种吃醋的表现哦。”

“是这样么?”夏焰深深皱眉。

“是的。”塞西莉亚重重点头。

夏焰觉得自己果然不够了解女人。话说铃音会为了自己吃醋吗?想想也不太可能,毕竟她明明说过那些话……

察觉到夏焰突然陷入沉思,塞西莉亚看着他的眼睛,突然说道:

“你在想事情的时候眼神会变得不太一样呢。”

“嗯?什么意思?”夏焰回过神来,眨了眨眼问道。

“平常的眼神很温和,让人看得很舒服。但一旦你开始想事情,眼神就变得很深沉,就像这样。”说着,塞西莉亚把自己的眼皮下拉,做了个鬼脸,把夏焰给逗笑了。

“你在审问梅森哈尔的时候,眼神也不一样,甚至瞳孔的颜色也发生了变化,是用了什么招数么?”

“那是我的心剑术。”说着,夏焰唤出玉藻前,给塞西莉亚看环绕着刀柄的那两块红色心玉,“这把心剑一共有九种心剑术,我那次是用了其中的第二式。”

幻术:魔瞳·魅是玉藻前第二式心剑术的第一个分支。

这一式心剑术和第一式的心炎业火一样,也拥有复数形态。

魔瞳·魅是能够给予对象精神控制,让他听从自己命令的瞳术,是魔眼的一种。

除了这种能力,第二式心剑术的魔瞳还有其他更厉害的用法和功能,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派上用场。

听了夏焰的解释之后,塞西莉亚不禁感叹,玉藻前仅仅两式心剑术就技压普通心剑好大一截。

聊了一会儿之后,夏焰见还未看到铃音的影子,遂跟塞西莉亚询问。

在得知她正一个人待在房间之中后,夏焰想了想,决定去找她。

敲门之后,里面隔了一会儿才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

“进来吧。”

夏焰打开门,有点惊讶地问道:

“你知道是我?”

“听脚步声就知道了。”铃音看也没看他这边,坐在窗边把玩着自己的心剑。

将门关上后,夏焰走到铃音的身边坐下,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侧脸。

“找我有事?”铃音还是没有看他,语气平淡地问道。

“是的,我想了很久,有些话觉得一定要跟你讲清楚。”夏焰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为了下面要说的内容鼓足了勇气。

铃音这时才偏头看了夏焰一眼。随后叹了一口气,收起了心剑,将一只胳膊撑着窗沿,看着外面说道:

“说吧。”

“铃音你没有过朋友么?”夏焰诚恳地问道。

“没有,我说过我不需要朋友了吧。”铃音干脆利落地回答。

“那你把我们当做什么?”带着一点质问的意思,夏焰看着铃音的眼睛说道,但铃音却没有在看他。

“……”铃音没有说话。

“你也不知道是不是,虽然你说不需要朋友,自己一个人变强就行了,但跟我们旅行的这段路上也该发现了吧。”

“发现什么?”

“我们已经成为朋友了啊!”

“不对。”

“那你说,我们现在的关系,是什么?”

铃音沉默了,她皱起眉头,心里很想反对,但嘴上却一时说不出话来。

夏焰再度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

“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那一定是很痛苦的事情。你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孤独,所以不知道朋友是什么。但是我看到你会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你救过燧火,也帮助过我,朋友本就是互相扶持的关系,这并不是弱小者的抱团取暖,我认为这是一种信任。”

铃音没有回答,所以夏焰接着说道:

“我认为,朋友指的是可以交付后背的人。你可以强大到足以应付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困难,但那样实在太累了,你总有想要歇一歇的时候,朋友就是因此而存在的啊!在你睡觉的时候为你站岗,在你分身乏术的时候帮你分担,在你战斗的时候让你后顾无忧,这就是朋友啊。”

铃音的眼神有了轻微的动摇,似乎因为夏焰的话而触动了那颗冰封许久的心脏。

“所以,你可以不用再逞强了,相信我们,也更相信自己一点。我们就是朋友!”

夏焰完整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想法,有一种不管铃音听了之后怎么回答也无所谓的觉悟。

铃音转过头来,目光迎上夏焰那炽热的眼神,竟不自觉地躲闪。她低着头,脑海中闪过一些回忆的片段。

周围全是燃烧着的大火,浑身涂满他人鲜血的那个幼年的自己正手握屠刀站在尸山血海之中,她的眼神冰冷,嘴角却悄然浮现一抹带着刺骨寒意的笑容。

现实中的她,眼神也慢慢与那个幼年的自己重合,变得冰冷而无神。

“你确实不知道我经历过什么,所以,不要再妄称是我的朋友,否则……”铃音抬起头,双眼中充斥着恐怖的杀意,“我会杀了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