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前往苍月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5201字
  • 2022-06-21 11:56:48

在夏焰他们前往亲王寝宫之时,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披风里的男子从夜色中隐现。

奥尔哈康睁开自己疲惫的双眼,看到这个人后,疑惑地问道: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有人叫我来处理残局。”那人的口中吐出沙哑的声音。

“残局?所以支开那些卫兵的人也是你么?”

“没错,多亏我这么做,才能欣赏到一场难得一见的好戏啊。”那人突然笑了,笑得好像坏掉的生锈齿轮。

“你到底想做什么?”

“奥尔哈康,你还是不够聪明啊。如果一开始就选对了效忠的对象,也不会落到如此田地。”

“你……你们,难道是想对亲王殿下下手么?”

“梅森哈尔活不过今晚。”那人手中突然闪过一道黑色的光芒,随后转化为一把如蝎尾一般造型古怪的心剑,“你也是。”

一股暴风席卷而来,托着奥尔哈康的身体让他站了起来。

他将龙枪召唤在手,拄着握柄往地上用力一插,受过重创的身躯仍犹如战神一般挺立。

“想要对亲王殿下动手,就必须跨过我的尸体!”

……

夏焰他们连夜赶往瑰拉,在天明前溜进了市区,不久后就发现全市戒严,各大出入口都被封锁。

士兵们拿着夏焰等人的画像挨家挨户地巡视搜查,这反应速度说没有事前准备过都没人相信。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先躲到薇欧拉的家里。

看到再次来访的众人,薇欧拉和她的丈夫显然都非常惊讶,但在听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还是二话不说地选择相信他们。

众人暂时围坐在客厅里,等待上午第一波盘查结束。

“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薇欧拉让丈夫去门口看着,自己则与其他人坐在一起开口问道。

“现在我们是刺杀亲王的通缉犯,整个霸炎帝国恐怕已经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了。所以,我估计也只能去苍月了。”夏焰说出自己深思熟虑下得出的结果。

“需要我帮忙么?”

“别的没什么,就是我要找一个叫做‘失心者酒馆’的地方,你知道在哪儿么?”

“知道,那里离这只有两条街的距离,不算太远。”

“请你把路线告诉我就好,我们自己去。”

“可是,你们要去那个酒馆做什么呢?”

“去找承包人。”

烈火在临别之前,介绍了一个承包人给夏焰,而他就在这个失心者酒馆里。

“原来如此,可是酒馆通常都要下午晚些时候才开业,现在还是清晨,几位就先藏在我这里吧。”

“多谢!”

说罢,薇欧拉就起身前往厨房,估计是为了他们做早饭去了。

夏焰看了一圈众人,视线先停留在铃音身上,问道:

“我去苍月,你怎么说?”

“跟着你。”铃音果断回答。

夏焰苦笑一声,像是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然后,他看向燧火,说道:

“燧火,你也看出来了,现在继续跟着我们会很危险,而且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霸炎来。我可以找承包人把你送回烈火身边,等发现任何关于你母亲的线索再想办法通知你们。”

燧火想了想后回答:

“不,我想继续跟着你们。”

夏焰皱了皱眉,但燧火马上又说道:

“我的母亲并不一定在霸炎,如果能借此机会跟你们一起去苍月,可能会找到更多线索。”

夏焰一直都将燧火当做大人来看待,既然他有自己的想法,夏焰就不会再行干涉,毕竟燧火的心剑术也是难能可贵的战力。

他又看了看塞西莉亚,问道:

“那你呢?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也想跟着你们。”这位金发的美丽女子冷不丁地说道。

“哈啊?”

“不可以么?”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说着,夏焰悄悄往铃音的方向看去。

“看我干什么,你自己决定就好。”铃音没好气地说道。

此时,塞西莉亚像是突然理解了什么一样,双手合十,脸上挂着一个带有歉意的微笑说道:

“啊,不好意思,我并不知道两位的关系,如果我的加入会打搅到你们的话,那就算了。”

这是什么话?说的好像我跟铃音是出来度蜜月似的。话说,度蜜月也得先结婚,不是么?但我和铃音都只有十七岁,还未成年啊……等等!我到底为什么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夏焰险些被自己的想法弄疯,好不容易回过神来,连忙说道:

“我们当然欢迎你的加入,队伍里有一个奶妈简直太好了!”

“奶妈??”塞西莉亚大为困惑地歪着脑袋。

燧火不明所以,铃音则露骨地表达出她的鄙夷。

糟了!这个词在这个世界是不能这么用的!话说创世神剑啊,为什么这里你就不能简单翻译成“治疗”或者“回复人员”!?你这叫我怎么圆啊!

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好长时间都没人说话。

这个时候薇欧拉端来了早饭,用一句温暖的话语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各位,先吃早饭吧。”

薇欧拉呀薇欧拉,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

夏焰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误,抓了一整块煎饼塞到了嘴里,一边鼓起腮帮子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

“真好吃。”

“……你还没嚼呢。”铃音白着眼骂了一句。

“噗嗤!”塞西莉亚被他们的对话逗笑,好像一时忘了刚才的小插曲。就连燧火也是笑得前仰后合。

用餐过后,继续刚才的话题,塞西莉亚很有条理地开始阐述自己之所以会提出跟夏焰他们一起走的理由。

首先,塞西莉亚跟夏焰他们一样,都已成了刺杀亲王的通缉犯,整个霸炎已经难以找到容身之处。而且,纵观这次的整个经历,明显当年的事件还有隐情,塞西莉亚的身份大概率也已经暴露给幕后之人,所以留在霸炎绝不是明智之举。

所以,塞西莉亚目前也只能前往苍月,她和夏焰一行人的目的地是一样的。

既然如此,搭伴同行也未尝不可。

有了结论之后,众人决定先行休息,他们一夜没有合眼,正好借此机会好好睡一觉。

看着同伴一个接一个入睡,夏焰轻手轻脚地来到薇欧拉的身边,有些事他上次没来得及问,心中仍有些困惑。

“夏先生也去睡吧,外面的情况我们会看着的。”薇欧拉见夏焰来找她,亲切地说道。

“谢谢,我只是想趁此机会,再请教你一些问题。”

“哦,这样啊,那你问吧。”

“首先我想问的是,传说里的神祇,只有创世父神索亚么?你还有没有听说过别的神?”

“是的,这个世界的神只有创世神索亚一位,他也是唯一神。”

“会不会是记载里遗漏了,可能,我是说会不会,还有一位女性形象的神?”

“这个……十分抱歉,据我所知并没有这样的记录,不过神话本就是人类编纂出来的东西,毕竟亲眼见过神的人就算真的存在,也早就不在这世上了。”

夏焰有所失望,但很快打起精神,继续问道:

“那你知道‘索拉斯’这个名字么?”

“我知道。”

夏焰一时没反应过来,薇欧拉居然说她知道。

“所以,索拉斯代表了什么?”夏焰难掩激动的神色,语速很快地问道。

“索拉斯,古语里是‘神之子’的意思,但我也只知道这么多了。”

这个答案,让夏焰大为震撼。

……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薇欧拉把众人叫醒。夏焰揉着眼睛看了看窗外,发现外面已经被夕阳的余晖染成了一片金黄色。

所有人迅速填饱了肚子,然后带着谢意跟薇欧拉夫妇告别。临走前,薇欧拉特意给塞西莉亚找了一个斗篷,毕竟她那头金发还是太惹眼了。

走上街道,沿着薇欧拉提供给他们的路线,夏焰很快找到了隐藏在小巷中的“失心者酒馆”。

他们悄无声息地走进去,沿着吧台相继落座。

“要喝点什么?”酒保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在面前响起。

夏焰低着头,递上两枚银币后说道:

“我找特兰图斯,顺便给我来一杯这个价位的好酒。”

酒保垫着方巾捏起银币,观察了一眼后说道:

“请等一下。”

然后,他走向大厅,来到一张位于角落的桌子前,对一个正坐在那自斟自饮的男人说了几句话。

那个男人点了点头,然后就拎着酒杯和酒瓶走了过来,坐到了夏焰身边的位子上。

他戴着遮到眼睛位置的毛线帽,脸上留着浓密的胡须,让人看不清楚长相。

“你找我?”一股酒气扑面而来,让夏焰差点咳嗽了出来。

“没错。”说着,夏焰把刚才点的那杯酒推向那个男人,“来的匆忙,没时间准备点什么,这个就当做见面礼了。”

男人拿起酒杯闻了闻,顿时眉开眼笑。

“小兄弟你很上道啊!说吧,有什么能帮你的,价格好说。”他把自己那瓶看上去很廉价的酒推向一边,喝起了夏焰点的这杯。

“是炎狼佣兵团的烈火介绍我来的。”

“原来是那小子啊,哈哈,他在我这的信誉一向良好,如果是他介绍的人,担保就免了。”

夏焰这时才知道,原来找承包人干活,脸生的一般都是要找人担保的。

“那还真是谢谢了。”夏焰朝后方歪了歪脑袋,示意道,“我们这里一共四个人,想要出城,不能被官兵认出来。”

“这不成问题,你们要去哪儿?”特兰图斯好像真的很喜欢夏焰点的这杯酒,很舍不得似的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味道。

“苍月离这里最近的城市。”

“可以,走贸易商道的话三天就能到,但是你们要躲官兵,所以不能过查验关口,只能半途下来转山路,这样的话大约一共需要六天的时间,就能抵达苍月对接瑰拉的贸易都市,汴城。”

特兰图斯真的是一口气就说了这么多,夏焰不禁感叹,不愧是专业人士。

“最近正好有一个商队的人在此落脚,我去通知他们过来,你们就在酒馆里等待,到时把你们伪装成一个商团,这样的话需要做的手续也方便。”

看来所谓的承包人,真的就是包办一切,让你什么都不用做,交给他们就好。

“价钱呢?”夏焰问道。

“既然是熟人介绍,就直接按照行情来吧。乔庄加伪造文件加偷渡,每人2个金币,定金二分之一。看在你请我喝酒的份上,给你打个折吧,每人1金6银就够了,总共6金4银,定金3金2银,这是最低价了。”

特兰图斯这一大串流畅的语言输出是压根没给夏焰还价的余地啊。

“成交!”夏焰欣然接受。

特兰图斯带着依依不舍的表情,一口喝干了杯中剩下的酒液,然后压着帽子走了出去。

等待了差不多有1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吧台侧后方的那扇门突然打开,特兰图斯探进半个身子,对夏焰他们做了个招呼的手势。

随即,夏焰一行留意着周围的情况,从后门出了酒馆。

在布满酒瓶和水坑的后巷里,一辆用两匹马拉行的高大马车正停在那里,狭窄的后巷顿时变得非常的拥挤。

四个商人打扮的男人从马车上走下来,来到夏焰他们面前。

“咦?”

“啊!”

夏焰和其中一个人对视了一眼,双方都是认出了彼此的模样。

接着,夏焰向其他三人扫了一眼,发现竟然都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对象。

“小兄弟,看来我们真是有缘啊,哈哈哈哈!”一个粗犷的声音笑道。

眼前这四人,竟然就是当初夏焰离开风铃草村后,在树林里碰到的那几个商人。

“当初看你一个人,现在身边也有美女相陪了,真是艳福不浅啊。”略显年轻的声音说道。

“呸!你知道个屁!当时你都醉成狗了,别装得好像跟人家很熟似的。”略带老态的声音顿时骂道。

“无巧不成书,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有了不少经历,看来这一路上不会寂寞了。”较为沉稳的声音说道。

特兰图斯扬了扬眉,随后放声大笑了一声说道:

“看来不用我为你们介绍了,这里是伪造的文件,至于身份,各位就在路上自己编一下吧。”

“谢谢你,尾款我要怎么付给你?”夏焰问道。

“直接付给商队的人就好了,这笔钱我已经从他们那边扣下了。”特兰图斯老练地回道,“以后要是还有合作机会的话,一次性付清也不是不可以哦,哈哈!”

留下一阵爽朗的笑声,特兰图斯催促众人赶紧进入马车,虽然这里是后巷,但并不是无人经过。

简单地跟这名职业承包人告别后,夏焰等人在车厢里更换了乔庄用的衣服,甚至还化了妆。

马车在夜色中驶到东门,经历了一番有惊无险的严格盘查后,顺利通过。

驶上贸易商道后,路途逐渐变得平坦,众人这时才松了一口气,有说有笑地聊了起来。

东方的地平线此时漆黑一片,似乎象征着夏焰他们未知的前途。

……

若干天后,霸炎帝国皇城,圣焰城。

哈斯勒在一名全副武装的卫兵的带领下,在一栋宽大的宅邸之中绕行。

行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他们来到一处门前,卫兵敲了敲门,对里面说道:

“大人,您要的人已经带来了。”

“让他进来。”一个苍老而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卫兵把门打开,示意哈斯勒自己进去。于是,后者走进房间,头都不敢抬,直接跪在了地板上。

“大人,您吩咐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

“嗯,我已经接到消息了,你做的很好。”那个声音的主人伏在桌案上,逆着光看不清容貌,但从那略显佝偻的轮廓可以看出,他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

哈斯勒脸上浮现一丝喜色,激动地说道:

“大人有需要,请尽管跟小人说,只要小人能帮得上忙的,一定不遗余力,效尽犬马之劳!”

“呵呵呵呵,不错。”老人森冷的笑声让人不寒而栗,“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帮老夫一个小忙吧。”

“大人请讲!”

“我需要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全部都闭上嘴巴,永远。”

哈斯勒打了一个寒噤,转动着眼球,心虚地问道:

“大人是说那几名心剑士么?把他们放走确实是小人的疏失,如果大人能够原谅我的话,小人一定将功赎罪,想办法处理掉那几个人。”

“你误会了,他们都是心剑士,你一个凡人怎么可能杀的了他们,放心吧,我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怪罪于你。”

哈斯勒松了一口气,但几乎在同一刻,他突然整个人僵在原地,眼睛死死地盯着地板。

“如,如果大人说的不是他们的话,那是要谁闭上嘴呢?”

那个老人从书案后站起,嘴角带着残忍的笑容,徐徐说道:

“是你啊。”

哈斯勒整个脑袋都埋在了地上,不停地磕头,大喊道:

“大人饶命,小人发誓绝对不会说出去,这件事情不可能再有任何人知道。”

老人缓缓走到他的身边,摸着他颤抖的肩膀,低下身来在他的耳边说道:

“我相信你,因为死人是肯定不会开口说话的。”

哈斯勒彻底瘫软了,他绝望了。

老人走到窗边,哈斯勒看着他的背影,用最后一丝希望说道:

“宰相大人,我……”

声音戛然而止,天花板上突然落下一个黑影,用黑色的披风将这个男人包裹在其中。

一阵筋骨扭曲,血肉撕裂的声音从披风中传出,惨叫声只响了一会儿,就停息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