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魔眼觉醒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4213字
  • 2022-06-21 08:49:38

奥尔哈康平躺在地面的凹陷中,撑着沉重的眼皮,遥望着天上的星辰。

他的胸口处留下了一个窟窿,正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血。龙枪穿过了他的肋骨,没有伤及他的心脏,因此他还可以奄奄一息地品尝着这股败北的感觉。

没有悔恨,没有不甘,刚才的战斗他发挥得淋漓尽致,输得心服口服。

视野的余光中,夏焰,铃音,还有搀扶着燧火的塞西莉亚向他慢慢走来。

“真是精彩的战斗方式,少年……”奥尔哈康用疲惫的声音称赞道。

“谢谢,大叔你也不赖。”夏焰摆出一个充满敬意的笑容回道。

“呵!”奥尔哈康被夏焰的话逗得笑出声来,也呛出了一口鲜血。

随后,他回望着天空,下定决心般地说道:

“现在,请给我最后一击吧,让我能带着荣耀死去。”

夏焰沉默地看了他两秒后,转头说道:

“塞西莉亚,帮他治疗。”

塞西莉亚什么也没说,立马跑过去施展治愈型的心剑术。

感受着胸口的创伤正在温暖的红光下慢慢愈合,奥尔哈康惊讶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问道:

“你不杀我么?”

夏焰深深皱起了眉头,不解地问道:

“我跟你有仇么,为什么要杀你?”

“你们不杀我的话,为了护卫亲王殿下,我一定会继续与你们战斗,所以你这么做是毫无意义的行为。”

“你觉得我们是来刺杀亲王的么?”

“难道……不是么?”

“我记得自己好像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们只是想找那位亲王问几个问题,并不想要杀任何人。”

奥尔哈康盯着夏焰的双眼看了好一会儿,才吐出一口气说道:

“你看起来并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当然。”

奥尔哈康沉默了一阵,随后像是放弃了什么似的说道:

“你们把我治疗到勉强能活着的程度就行了,这样我就不能再阻拦你们了。”

夏焰开心的笑了笑,说道:

“大叔是好人啊。”

“你们也不像是坏人。”

塞西莉亚帮奥尔哈康止了血,修复了伤口的创面,再交由夏焰将其抬到建筑的外墙下,让他能靠坐在那里。

奥尔哈康在那之后不久就失去了意识。

众人开始朝着亲王所在的地方前进,奇怪的是,这一路上他们只遇到三三两两的卫兵。这种程度的守备,根本不像是守卫亲王级别的王族应有的配置。

“呃啊……”燧火忽然按着胸腔闷哼一声。

之前的战斗造成他身体多处骨折,目前刚被塞西莉亚治愈,还不适宜展开剧烈的运动。

看到其他人为了等待他停了下来,燧火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歉意地说道:

“你们先走吧,我自己会慢慢跟上。”

“说什么傻话,我们慢点走就是了,你不要勉强。”夏焰面带愠色地说道。

“好,好的。”燧火点点头,没有再推托。让夏焰感到欣慰的是,这名少年终于不再因为这种事情道歉了。

“你们等一下。”塞西莉亚打断众人,随后闭上双眼,唤出心剑,并将其举在胸前。

燧火顿时感到有阵阵暖流持续不断地从身体里涌出,如泉水一般滋润全身。

“这是会在一段时间里持续治疗你身体的心剑术,你现在主要是内伤,需要慢慢恢复。”塞西莉亚温柔地说道。

“谢谢,我确实感觉好多了。”燧火眼里写满感激。

夏焰看着这温馨的一幕,突然像是想起什么般地问道:

“对了,塞西莉亚,刚才你去救助燧火的时候,遇到卫兵了么?”

“遇到几个,但不多。”

“那还真是奇怪,守备太过稀疏了。”

铃音用冷峻的目光看了看周围,淡淡说道:

“周围确实没有多少人的气息。”

“……还是先去找亲王吧。”随后,夏焰帮众人下了决断。

一行人再次来到初遇奥尔哈康的地方,那座穹顶镶嵌了宝石的宫殿式建筑。

进入建筑后,才发现屋内一片漆黑,不像有人的样子。

他们在每个房间搜索了一番,最后在寝室找到了一个蜷缩在床脚边正瑟瑟发抖的人影。

“啊,不,不要过来!”他一见到夏焰他们就吓得在地上连滚带爬,但房间就这么大,他很快就发现自己无路可逃。

“你就是梅森哈尔?”夏焰看着这个穿着高档的丝绸睡衣,脸上白白净净的男人问道。

“你们是谁!?是,是来杀我的么?”男子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所说的话也基本证明了他的身份。

“别担心,我们只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夏焰摆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态度,指着身旁的塞西莉亚问道,“你认识她么?”

梅森哈尔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仔细打量着这张脸,然后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认识。”

“别装傻了,我们知道是你委托了那个胖子伯爵,让他帮你除掉塞西莉亚。”夏焰气势汹汹地逼问道。

“你说委托?伯爵?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名亲王要么是睡糊涂了,要么是有着无比精湛的演技,他现在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夏焰刚想继续质问,只见塞西莉亚上前一步,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说道:

“我的名字是塞西莉亚·隆德尔,原名塞西莉亚·美狄亚,这样说的话,你能明白么?”

梅森哈尔顿时把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五雷轰顶的样子。

“美狄亚?不会吧,那个家族居然还有幸存者……”他看着塞西莉亚,竟害怕地流出眼泪,“那么,你是来找我复仇的么?”

梅森哈尔的这句话让塞西莉亚心头一紧,看似沉稳的声音暗藏着汹涌的怒火:

“是你干的吗?”

这位高高在上的王族居然直接跪了下来,脸上的五官扭曲在一起求饶道:

“请原谅我,放过我吧!我也没有办法,求求你不要杀我!”

塞西莉亚这时候想起了善良的父亲,温柔的母亲,忠实的女佣和管家们,血液渐渐沸腾,一把缠绕着火焰的心剑赫然出现在她的手中。

她盯着这个导致她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始作俑者,咬牙切齿地问道:

“为什么?”

梅森哈尔看到那把心剑,更是吓破了胆,语无伦次地喊着“救命!”“求你了!”“放过我!”之类的话。

塞西莉亚将那把火焰剑一下子插入梅森哈尔的左肩,空气中顿时升起一股让人犯呕的焦味。梅森哈尔的手脚在地上不停扑腾,毫不顾及形象地开始放声惨叫。

“我的父亲不可能谋反!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这是夏焰第一次看到塞西莉亚如此生气,她的声音接近于咆哮,眼中充满泪光。

“求求你了!啊啊啊啊,我不知道!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我也是为了活命啊!”梅森哈尔一边大哭一边喊道。

察觉到这件事仍有内情,夏焰上前拦下塞西莉亚,劝说道:

“目前真相尚不明朗,你先不要冲动,等问清楚所有事情后,我们再做决定吧。”

塞西莉亚看着梅森哈尔好一会儿,才终于拔出心剑,收回剑心。

夏焰走到梅森哈尔身前蹲了下来,用平缓的语气说道:

“梅森哈尔亲王,我们不想杀你,但你必须如实回答我们想知道的事情,这样可以么?”

梅森哈尔捂着左肩上的伤口,脸上还挂着眼泪,但情绪好不容易缓和了下来。见到他这样子,夏焰继续问道:

“美狄亚公爵真的谋反了么?”

梅森哈尔摇了摇头。

“是你们嫁祸罪名给他的么?”

梅森哈尔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时候,梅森哈尔突然开始变得支支吾吾,夏焰感觉得出来,他非常害怕。

他贵为亲王,究竟在害怕什么?

行宫的守备这么薄弱,是因为有人提前撤走了卫兵么?

为什么提到伯爵的时候,梅森哈尔却一副完全不知道的样子?

整件事情疑云重重,夏焰此时真的好想拥有能看穿别人想法的能力,这样就不用每次费尽心思来审问了。

“小家伙,看来你遇到困难了呀。”一个有些慵懒的女声突然从心中响起。

“玉藻前?”夏焰在内心中问道。

“是妾身。”听到那个女声的回答,夏焰的脑海里自然浮现出一个用和服振袖掩嘴而笑的女子身影。

“你是来挖苦我的,还是打算帮忙?”

“主人也太不信任我了,妾身当然是来帮忙的。”

一个恍神,夏焰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玉藻前的心像世界,无想心境。

在这一片漆黑的空间中,那个穿着殷红色华美和服的长发女子,正仪态端庄地站立在那里。

“只要能祓除第二道封印,妾身就可以赐予汝一个非常好用的秘术。”玉藻前美眸飘向那座青铜巨门,缓缓说道。

看着门上那些错乱排布的巨大鸟居,夏焰问道:

“如果全部的封印都被祓除,会发生什么?”

“主人届时将掌握妾身的全部能力。”

“仅此而已?”

“诚然。”

夏焰断不会相信她这番鬼话,他坚信这里面一定存在猫腻。现在创世神剑还能压制它的妖气,但万一封印全解,是否还能够控制住它呢?

不管怎么说,目前来看,使用妖刀的时候自己的身体还没有产生任何异常,不妨再祓除一两道封印看看,如果情形不对,大不了及时止损。

下此决定后,夏焰走向此时位于最外层的鸟居,轻轻松松拔起了它。

跟上次一样,朱红色的鸟居开始慢慢褪成黑色,最后淡化为光影消失而去。

周围的景色又一次发生变化。

海潮的声音席卷而来,夏焰低头看去,自己的脚已不知何时踩在水中,整片大地都涌现出一层浅浅的潮水。

玉藻前玉指凭空轻点,那把雪白妖刀突兀地出现在夏焰手中,刀柄上浮现了第二块红色心玉,紧挨着之前那一块一起盘旋。

与此同时,第二式心剑术的具体能力自动汇入了夏焰的脑海。

“原来如此,确实是很适合现在这种情况的心剑术。”

“呵呵,妾身是不会欺骗主人的啊。”

“但愿如此。”

玉藻前嘴角挂着微笑,将夏焰送回原来的空间。

眼前风景在一瞬间置换完成,在无想心境里待了那么久,外界却只过了一秒的时间。

夏焰呼唤出心剑玉藻前,在梅森哈尔一脸惊恐的表情中,凝视着他的双眼。

夏焰的瞳色渐渐变化,从原先的黑色,变为妖异的紫色。

玉藻前第二式心剑术。

幻术:魔瞳·魅。

看着夏焰的眼睛,梅森哈尔的肩膀耷拉了下来,他的整个身体开始变得松弛,目光也渐渐变得无神。

注意到夏焰的变化,铃音,塞西莉亚和燧火都有些惊讶,但此时没有人想要打断他。

“告诉我,当年事情的真相。”夏焰的视线仿佛洞穿了梅森哈尔的灵魂,让他变成了一具听从命令的机器。

“好的。”梅森哈尔用没有感情的声音答道,“当年是我带人抓捕了美狄亚公爵一家,并将他们判处死刑。”

“你为什么要处死他们?”

“因为他的存在,妨碍了那个人。”

“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他是……”

空气中突然响起细物破空的声音,一根银针从窗外射入,刺进了梅森哈尔的脖颈,让他再也无法说出下面的话。

夏焰一边让所有人蹲下,一边呼叫塞西莉亚治疗。

“没用了,是毒针,即刻死亡。”

“可恶!”

夏焰他们越过窗户追了出去,只见一匹马突然扬蹄而去,骑着它的人竟然是之前遇到的马夫哈斯勒!

亲王居然被自己的马夫毒杀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焰刚想召唤幽灵狼继续去追,突然哨声四起,本来空荡荡的行宫一瞬间变得人声鼎沸。

“卫兵这时候才出现?这么巧?”夏焰不禁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卷入了某人精心安排的布局。

但是,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为了尽快撤离,夏焰召出幽灵狼,让所有人都骑上。

这也是塞西莉亚第一次驾驭这种生物,神色有些紧张。

“那里的气息最薄弱。”铃音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然后所有人朝那个方向御狼齐驱,在骑乘的过程中,塞西莉亚渐渐找到了感觉。

他们越过草丛,越过围栏,将那鼎沸的人声和宫殿式的建筑群甩在身后。

隐约中,他们听到有人在喊:

“亲王殿下遇刺!第七骑士奥尔哈康大人战死!”

夏焰险些怀疑自己的耳朵,跟其他人确认了一遍后,才知道自己没有听错。

奥尔哈康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