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真正的龙枪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649字
  • 2022-06-18 21:30:03

奥尔哈康面容扭曲,精神陷入混沌状态,耳边似乎传来了群魔的呓语。

于是,他丢弃龙枪,双手捂住耳朵,可那些呓语仍能清晰地听见。

奥尔哈康感觉自己被污染了。

蓝色的诡火带着来自地狱的污秽气息,从那微小的伤口渗入到他的血液中,侵蚀了他的五脏六腑。

他的视线模糊,鼻子里流出鲜血,双眼遍布血丝,身体同时感受到寒冷和燥热。

细细观察,他似乎在同一时间出现了中暑,冻伤,发烧,感染等诸多症状。

第二重心炎业火,不净炎。其效果为让人染上各种随机的异常状态,即使只伤到对方分毫,也能发挥作用。

不过,造成的伤害越高,次数越多,敌人叠加的异常状态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

奥尔哈康因为及时屏退了夏焰,所以后者的攻击在他脸上只留下一道擦伤,也因此他现在出现的病症都还算是轻微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大大影响了奥尔哈康的战斗状态。

夏焰之所以没在以前轻易使用这个招式,原因在于不净炎是有反噬作用的。

那些受伤才传到奥尔哈康耳朵里的呓语,夏焰在手握涂抹了不净炎的心剑时,随时都能听得到。

长时间使用此招式的话,心智会被那些呓语迷惑,变成一个疯子。尤其现在,他为了弥补自己身体机能的不足,还握着加尔姆。

双重的降智打击,让夏焰不得不承受成倍的风险。

为了尽快结束战斗,夏焰必须速战速决。

目前奥尔哈康仅仅出现轻微症状,必须尽快对他造成更高更多次的伤害,这样才能彻底牵制住他。

“哈!”奥尔哈康突然大吼一声,那声音宛如雷霆。

一股更胜于前的飓风骤然爆发,让众人无法上前。奥尔哈康将龙枪重新唤回手中,反握着剑柄将其深深地插入地面,一层又一层的气压波浪向外翻卷。他此刻站立于飓风的中心,咬紧牙关,青筋毕露,试图用精神力强行驱散这些使人狂躁的异常状态和呓语。

不得不说,奥尔哈康真是一位值得敬佩的武人,仅仅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已经克服了身体的异常,转变为可以继续战斗的状态。

风暴停息,一柄缠绕着风刃的巨剑在同一时刻飞射而出。

龙枪划破长空,贴着地面飞向夏焰,掀起一路的草皮,留下一道褐色的痕迹,

夏焰刚想闪避,但一只岩石巨臂突然在他的视野中出现,直接握住了那柄飞驰中的巨剑。

太帅了!

夏焰真想好好地夸赞一下燧火,这个少年在战斗中的成长实在是相当迅速。

龙枪化为星尘消失,怪异的是,奥尔哈康的身影,竟也一同消失不见了。

“在那里。”铃音看着一个地方,冷冷地说道。

夏焰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在最偏远的一处建筑物的房顶,发现了奥尔哈康的身影。

“他想要干什么?”塞西莉亚担心地问道。

夏焰摇了摇头,那里离他们所在的地方,相隔了接近七八百米的距离,在此距离下那个巨人在视野里也就只是一个黑色的小点。

奥尔哈康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将龙枪缓缓高举过头顶,拉向身后。

他手臂上的肌肉慢慢紧绷,一股可怕的吸力将围绕他吹动的风全部引到他的巨剑上,渐渐把周围都抽成了一片真空。

短暂的沉默后,奥尔哈康猛地睁开眼睛,右脚用力向前一踏,将屋顶都踩出了一个窟窿。

这一刻,巨龙发出震天的怒吼!

龙枪呼啸而出,在强大风压的推进下一次又一次突破音障,化为一道闪光。

燧火被龙枪击中的下一刻,人已经被拖到了百米开外。幸运的是,他及时给全身覆盖了半层岩石铠甲,要不然这一击当场就能让他粉身碎骨。

他一路被龙枪拖行,撞入了后方的建筑物,且并没有就此停下。他飞行的速度毫无减缓的迹象,身体从建筑物的另一端穿出,撞到一根巨大的石柱上,才终于止住。

石柱倒塌,砸在燧火的身体上,他此时全身包裹着岩石铠甲,但他还是大吐了一口鲜血,全身的筋骨似乎都被扯断了,他倒在原地无法动弹。

“塞西莉亚,你快去治疗燧火,这家伙交给我们!”夏焰立即大喊。

塞西莉亚点点头,立马向燧火跑去。她知道,那名少年此时就算还能活动,一定也对付不了马上会向其涌去的卫兵。

“铃音!”夏焰大吼一声,唤出白骨弯刀斯库尔,召唤出两匹适合他们骑乘的幽灵狼和另外一匹专门用来分摊体积用的幽灵狼。两人各骑一匹,迅速朝奥尔哈康的位置奔去。

这期间,奥尔哈康再次唤回心剑,拢聚暴风,投掷出速度最快的龙枪。

伴随一声惊雷般的巨响,大地在夏焰的身边炸裂,他好不容易操纵狼身偏转半步,才没有被一击必杀。但爆炸的余波还是将他掀得人仰马翻,他在地面翻滚一圈后,很快爬起,然后再度跳上重新召唤出来的幽灵狼。

他不能停留,在这如雷霆般袭来的枪雨下,只有快速接近奥尔哈康才有活路。

奥尔哈康采取最远距离输出,目的就是利用空气的推力让投出的心剑达到最大的速度。距离越远,破坏力越强。

无论是悬停于空中所需的浮力,或者是用于移动和闪避的反推力,他此刻都舍弃了。

他站立在最远的地方,化身成一名狙击手,将全部的力量都灌注在自己的武器上。

而这,才是真正的龙枪法芙娜!

又一道闪光瞄准着铃音射来,她骑的幽灵狼直接被这一击炸成虚无,而她自身则提前从狼背上跳起,完美地避开了此次伤害。

斯库尔召唤出来的幽灵狼没有实体,所以物理攻击是无法对其造成任何损伤的。虽然现在眼看它在爆炸中消失,但形体不久就会恢复。

铃音趁此空档,先跳至同行的那匹用来分摊体积用的幽灵狼身上,继续往前推进。

这一段路程非常的艰辛,就算夏焰他们想要利用建筑物遮蔽对手的视线,但龙枪却依然会带着所向披靡的威力直接射穿那栋建筑,砸到他们身边。

每一次,都是千钧一发,如果有一次不小心,那就会当场粉身碎骨。万一承受了那种程度的攻击,塞西莉亚的治疗是根本派不上用场的。

夏焰回头看去,已完全看不到另外两名同伴的身影,不知道燧火现在伤的如何,也不知道塞西莉亚是否会受到驻守行宫的卫兵们的包围。

想到这点,夏焰顿时在心中升起一股违和感。

说起来,从潜入行宫到现在,他只在门口的地方看到两个卫兵,其他的卫兵都在哪里?

他们和奥尔哈康已经交手了这么久,为什么没有一个卫兵过来帮忙?

就在他因陷入思考而恍神的时候,奥尔哈康的下一发龙枪猛然向其直射而来。

“糟了!”

夏焰眼看着下一秒自己的身体就将被撕裂,再怎么快的反应也无法跟上了。

这时,一道湛蓝色的流光从侧面如流星一般划过,撞击在龙枪的剑身上,使其轨道偏离。

剑锋跟夏焰擦身而过,甚至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吸力,险些让幽灵狼失去平衡。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夏焰,看着及时救助了自己的少女,悻悻地说道:

“谢谢……”

铃音没有回答,只是默默跳上夏焰的狼背,扶着他的腰坐在其身后,用森然的眼神测量着奥尔哈康的距离,在夏焰耳边问道:

“你的廻影,还需要多远才能触及到那家伙的身边?”

夏焰瞄了一眼前方,借助廻影的辅助功能,把影域展开的距离可视化,然后摇了摇头。

“不行,还太远了!至少还要再前进200米!”

“知道了,到时候我会配合你制造浮冰。”

“好的!”

夏焰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己跟这名冷冰冰的少女似乎越来越默契了。但想到她那天对自己所说的话,又不知道这会不会只是自己的错觉。

他总觉得铃音的人格就像一副拼图,在关键的地方有所缺失,以至于在她身上经常能看到矛盾的一面。

夏焰在自己身边幻化出另一匹幽灵狼,铃音马上跳了过去。

两人分开,左右轮番吸引火力。

对于铃音来说,躲避龙枪还算得心应手,但夏焰就不是那么轻松了。

每一次的攻击,他都得集中百分之两百的注意力,不然就会没命。

枪雨的攻击间歇而来,时而砸向铃音,时而冲向夏焰,但两人皆是有惊无险地避开。终于,夏焰到达了影域穿行的极限值。

“铃音,可以了!”夏焰也不管铃音在哪里,扯开嗓子大喊道。

夜空中当即就有一块块浮冰接连出现,相互错开,一直连接到奥尔哈康的身边。

夏焰立刻拿出廻影,施展影步,但这时候,奥尔哈康却突然往后一跳,整个人借助一股向后的爆发式推力,一下子又与夏焰拉开了大段距离。

当夏焰瞬移到最后一块浮冰处,他眼角的余光突然观察到奥尔哈康于空中举起了龙枪,那把巨大的心剑正在贪婪地吸吮着周围的空气。

而现在,夏焰也正处于滞空状态!

他的身前忽然浮现出一块竖立的悬冰,阻挡在他与龙枪的攻击轨道之间。想必那是铃音看到他奇袭失败,用来提供给夏焰逃跑用的平台。

但就在这时,夏焰看到了那块如镜子般光亮的悬冰上浮现出自己的倒影,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疯狂而大胆的想法!

龙枪再次发出巨龙般的咆哮声,割裂夜空,劈碎星辰,带着毁天灭地般的冲击力向夏焰袭来。

夏焰在悬冰上展开了影域,却没有使其出现在自己这一边,而是将其在面对奥尔哈康的另一面展开。

龙枪直冲而来,射到悬冰上,就像被黑暗的深渊吞噬一般,消失不见。

“铃音啊,察觉到我的想法吧!”夏焰忍不住向天祈祷,同时眼睛死死盯着奥尔哈康的方向。

那位身穿重甲的骑士脸上划过一丝惊讶,但随后就转为不屑。但他此时还没有将龙枪唤回,这是最后的攻击机会!

就在这时,一块浮冰于正对奥尔哈康身后的地方出现,夏焰眼中精芒一现,黑色的影域瞬间出现在那块浮冰之上。

一道闪光从影域中射出,从背后贯穿了奥尔哈康的身体。

他带着震惊的表情低头看去,那从胸前穿出的物体竟然是自己的龙枪。

这时,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夏焰利用了龙枪的极速,制造了一个扭曲空间的轨道,让它反过来攻击了它的主人。

奥尔哈康缓缓闭合的双眼中映射出少年的身姿,嘴角一扬,露出了一个坦然的笑容。

他的身体从天空中像一棵巨树一样倒栽下来,随之而来的一声巨响,宣告了这场生死之战的结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