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潜入亲王行宫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174字
  • 2022-06-16 11:03:18

“你说亲王?是谁啊?”夏焰不明所以地问道。

代替车夫,塞西莉亚解释道:

“霸炎帝国的亲王只有一位,那就是皇帝拜纳修斯唯一在世的弟弟,梅森哈尔。”

“唯一在世?这是什么意思?”

“其他的兄弟都在争夺王位的政斗中,被拜纳修斯处死了,他可是出了名的铁腕皇帝。”

“那这位亲王呢,他没有参加政斗么?”

“梅森哈尔是个胆小怕事的人,他对拜纳修斯忠心耿耿,极尽谄媚之能事,所以才能苟活到现在吧。”

夏焰点了点头,顿时对梅森哈尔这个人的个性有了少许猜测。

“只要能活着享受荣华富贵就好了,皇位让给哥哥也不要紧,他应该是这么想的吧。”

他再次将目光投向伯爵所在的地方,仔细看那名跟他交谈的卫兵,发现对方的装备确实比伯爵的私兵精良不少,那就是皇家卫兵么?

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只见那名卫兵点了点头之后,忽然往建筑里面跑去,留下另一名卫兵在外看守。伯爵则把手背在身后,焦急地走来走去。

“走吧,我们凑近点看。”把车资付付给车夫后,夏焰一行四人下了马车。

他们沿着树荫一路前行,躲到建筑边上一处修剪过的草丛边上。这里离伯爵他们只有50米左右的距离,要不是趁着夜色,恐怕路上早就被卫兵发现了。

与此同时,那名卫兵从建筑里出来,跟随他一起的还有一个穿着亚麻衬衣和皮裤的男子。

伯爵见到这名男子就马上迎了上去,激动地喊道:

“哈斯勒大人!”

“别叫我大人,我只是一名马夫,有什么事情么?”男子的声音非常的阴冷。

眼前的情形让夏焰觉得奇怪,伯爵禀告的对象居然不是亲王,而是他的马夫?

“哦,是有关您吩咐我做的那件事情……”

男子突然伸出一只手打断伯爵,用鹰一般锐利的眼神扫视了一下四周后,冷冷说道:

“这里不方便说话,进来吧!”

随后,两人走进那栋建筑,卫兵将门关上,继续回到岗位把守。

夏焰确认两人进去了一段时间后,对着铃音使了一个眼神,铃音耸耸肩,但也没有表示拒绝。随后,夏焰用廻影召出影域,潜行到一名卫兵的身后,用剑柄猛地敲击他的后颈,让他晕了过去,而旁边另一名卫兵则几乎在同时被铃音所制服。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夏焰将已经昏迷的二人拖入影域里暂时关押起来,这样就不必担心他们会在中途醒过来通知其他人了。

四个人顺着建筑,沿着窗户搜寻伯爵和马夫的踪影,终于在最外面那栋建筑与相邻一栋之间的花园里找到了他们。二人此时正在密谈,夏焰把身子贴在拐角的墙上,微微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事情就是这样。”这是伯爵的声音。

一声叹息后,那名叫做哈斯勒的马夫说道:

“如果我将你的话转达给亲王殿下,他一定会很失望的。”

伯爵愁眉苦脸地说道:

“我知道,但是那一伙人全部是心剑士,相当棘手啊。”

哈斯勒眼神变得越来越凶狠,盯着伯爵说道:

“那是你的问题。要知道,亲王大人的承诺是有时效的,如果你不能漂亮地解决这件事,那么也就不要想着能获得任何好处了。”

伯爵变得垂头丧气,苦苦哀求道:

“能让我直接面见亲王么,哪怕一次就行,我跟亲王殿下好好说明的话,他一定能谅解的吧。”

哈斯勒恶狠狠地说道: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好吧,我会看着处理的。”伯爵双肩都耷拉了下来,表情变得很是无奈。

“期待您的好消息。”哈斯勒冲着来时的路做了一个“请回”的手势。

夏焰四人钻进草丛,等伯爵从他们身边经过后,再次回到那个拐角,往花园看去。

哈斯勒仍旧站在那里,托着下巴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夏焰对其他人打了个暗号,然后唤出了廻影。接着,他悄悄潜入影域,并从哈斯勒的身后无声地浮起。

“别动!”

廻影的剑锋从后面绕过去,抵在哈斯勒的脖子前。

“谁?!”哈斯勒一边举起双手,一边朝后面问道。他的语气似乎并没有特别惊慌,沉稳中带着那种阴冷的个人气质。

“带我们去亲王殿下所在的地方!”夏焰贴着哈斯勒的后颈说道。

愣了一会儿之后,哈斯勒居然冷笑一声,说道:

“原来你们就是那群心剑士。”

夏焰一边惊讶于这位马夫的心态之镇定,一边冷冷说道:

“别废话,不想死的话就快点带路。”

哈斯勒果真没有再说什么,以确保剑刃不会划破他喉咙的步幅不快也不慢地向前移动。

他们顺着建筑物的外围绕行,一路躲过众多岗哨,终于来到了正中央的一栋建筑。它有着富丽堂皇的门面,穹顶还镶嵌了诸多宝石。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这里居然没有任何士兵把守。

哈斯勒嘴角微微上扬,夏焰立刻察觉到不对,空气中传来诡异的波动,有什么东西缠绕着暴风从天而降,在四人的中间炸开。

混乱中,哈斯勒借机逃走,但夏焰他们已经无法去管他了,在地面上插着一把巨剑,造型非常的奇异。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那把剑的剑柄部分是一个细长的握杆,最末端是一个托手用的圆盘。而且,这把剑没有剑锷,那个细长的握杆直接连到巨大的剑身上,而剑身则是一个往尖顶部分拉长的巨大三角形。

整个巨剑与其说是剑,不如说它更像是一把无比巨大的长枪。此刻,那把剑的周身正刮着小型的飓风。

一道充满威严感的低沉声音从天上发出:

“风早就为我带来了入侵者的消息,各位胆敢擅闯亲王行宫的勇气值得敬佩。”

朝上看去,一个穿着全身式重铠的人正脚踏虚空悬立于天上!他戴着鬼神一般的面甲,头盔顶部延伸出两个弯曲的龙角造型。

他把右手伸向一侧,地面上那个巨剑就突然消失,回到了他的手中。

“我是霸炎帝国七曜骑士第七席,奥尔哈康,很荣幸能作为各位的对手。”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奥尔哈康,心剑龙枪法芙娜,操纵巨龙吐息的暴风使者。”塞西莉亚喃喃说出对手留存在他记忆中的形象。

“这下有点麻烦了啊,事前考察不足,完全没料到这里会有一个七曜骑士存在。”夏焰有点懊悔地说道。

这确实是他的失误。说实话,在知道这里是亲王行宫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一点的。身为皇族,怎么可能没有配置重兵守护呢。

天空中,骑士将长枪形的巨剑高高举起,然后猛地投掷了下来。

夏焰四人很有默契地朝不同方向散开,巨剑砸在他们中间,掀翻了草坪,炸开了其下的地面。

“可恶!看来不打败他的话,我们哪儿都去不了。”夏焰说着唤出了玉藻前。

铃音也唤出心剑残雪,对着空中的对手发动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心剑术。

“散华!”

三朵冰花在铃音的背后绽开,并瞬间化为高速旋转的冰锥射向对手。

奥尔哈康一抬手,地面上的巨剑就像瞬移一般重新出现在他的手中。看来他是利用了心剑可以随时从手中幻化出来的特性,将那把巨剑变成了能够无限次使用的投掷武器。

奥尔哈康双手握上长柄将巨剑如风车一般抡舞起来,那些冰锥在接近后,就被轻易地搅碎了。

夏焰用眼睛测量着对手所处的方位,朝那里释放来自地狱的业火——不知火!

奥尔哈康感受到一股骤然升高的温度,将巨剑一横,背后突然奔来一股气流将他推向前方。在他原先所处的地方,一团幽火延迟发动,却只是吞噬了那里的空气。

夏焰没想到对手居然在高空中还能如此灵活地移动,他的心剑看来具有能够操控气流的心剑术。无论是那悬立空中的戏法,还是喷气式的移动手段,应该都是出自这样的缘由。

在夏焰发呆的时候,奥尔哈康又瞄准下方投掷出了巨剑。一阵暴风袭来,夏焰只能借助廻影的影域躲避。

他移动到一旁,看了眼自己的同伴。燧火显然不具备任何对空的技能,正焦躁地不知如何是好。塞西莉亚也是一样,但她因为还有治愈型的心剑术,所以可以在后方专心支援。

铃音虽然有对空的手段,但却无法通过“神速”来发挥自己最大的优势。看来神速仅仅是强化身体的技能,对于刚才召唤出三根冰锥的心剑术就没有任何效果了。

夏焰静下心来思考的时候,奥尔哈康又把心剑唤回了手中。

有点难缠,但也不是毫无办法。

夏焰悄悄把手中的心剑换为廻影,接近铃音,并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这位冷酷的少女没有回答,只是将心剑横在身前,夏焰知道,这就是她表示同意的信号。

见奥尔哈康再次把巨剑举过头顶,准备投掷,夏焰立刻蓄势待发。

龙枪破空,夏焰当即沉入脚下的影域,一旁的铃音则剑指长空,将冰雪之力凝聚到奥尔哈康的背后,在那里形成了一面冰雪的光滑镜片。

奥尔哈康甩出的手臂还未收回,夏焰的身影已于镜片中穿出。

一手廻影,一手玉藻前,手持双刀的夏焰凌空飞起,在月下划出一黑一赤两道细锐的光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