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幕后指使者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656字
  • 2022-06-15 14:02:35

见到夏焰的右臂和侧腹还在流血,塞西莉亚赶紧拿出心剑给他治疗。

红色的微光从夏焰身上浮现,伤口正以令人惊讶的速度愈合。

“哇!”燧火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

伯爵的寝室位于二楼的深处,夏焰他们来到这里后,二话不说地踹开了房门。

房中摆着一张大床,衣衫不整的伯爵正在床上与一名女子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由于是深处的寝室,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肯定非常的棒,也因此直到刚才伯爵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吧。

那个女子惊慌地拿起床上的衣物来遮住身体,仔细一看,这不正是帮众人引路的女仆么?

伯爵大人的雅兴被打断,一时没有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也是正常。

他挺着肥胖的肚腩,怒气冲冲地吼道:

“哪里来的无礼之徒!居然敢闯进我的房间,不要命了么?”

夏焰把脸凑到了伯爵的身边,咧着嘴笑道:

“看清楚了,伯爵大人,是我。”

伯爵看着夏焰这张脸,眯起了眼睛,表情显得有些困惑。但在瞥了一眼夏焰的身后,看到了那个身穿朱红铠甲的金发女佣兵后,他这才反应过来,像只待宰的猪一样发出嚎叫:

“来人哪!卫兵!卫兵在哪儿?!”

伯爵一边蜷缩着身子向后退去,一边惊恐地看着夏焰。

“别白费力气了,现在这栋房子里只有你和我们,想活命的话就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

“那,樱,樱呢?樱也被你们干掉了么?”

“樱?”夏焰皱眉,随即马上想到伯爵指的可能是袭击他的那名冷漠少女。但是这应该不是名字,而是那名少女的代号一类的东西。

“如果你是指那名少女的话,她已经不在了。”

“该死,没用的东西!亏我还花了那么多钱从杀手组织里雇下她,原来也只是一个废物!”伯爵气得咬牙切齿,可能他觉得花了重金让别人解决事情,自己就应该高枕无忧才对吧。

“说吧,你们要多少钱?不过是杀个人而已,何必闹成这样。要是你们对赏金不满,我把樱的那一份也给你们。但如果你们现在还能改主意帮我杀了那个女佣兵的话,尽管开个价,一切好商量。”

夏焰将玉藻前的剑尖抵在伯爵下垂的肉脸上,话语渐渐失去了耐心和温度:

“那么,伯爵大人你觉得自己这条命,值多少钱呢?开个价吧~”

原本有些趾高气扬的伯爵,因为这一句话吓得五官皱成了一团,鼻涕和眼泪都流了出来。

夏焰对一旁瑟瑟发抖的女仆送去一个眼神,她就识相地拎起衣服捂着身体逃了出去。窗外的月光洒到昂贵的鹅绒被上,洒在伯爵那张因完全失去血色而愈显煞白的脸上。

“我说过了,如果你想活命的话,就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就切掉一切你身上凸起来的东西,明白了么?”夏焰不带任何感情地说出了一句让年仅十二岁的燧火不太能够理解的话。

伯爵不敢吱声,只是一个劲地点头。

夏焰将刀尖往下挪动,移到了伯爵的喉间,在后者无比惊恐的表情下,指着身后的塞西莉亚问道:

“你为什么要派人杀她?”

“我,我不知道啊。”伯爵愁眉苦脸地答道。

夏焰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冰冷,把刀尖往伯爵脖子上的肥肉里使劲推了一推。

“我说的是真的!真的不知道啊!”伯爵高声地尖叫,表情显得十分委屈,“我也是帮别人办事,内情一概不知啊!”

好家伙,又是一个受人指使的。

“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我不能说。”

“那你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别别别,我是真的不敢说啊!”伯爵声泪俱下,双手合十摆出求饶的姿势哭喊道,“如果我说了,肯定就会没命的,而且会死得很惨!其他事情你要想知道的话,我都告诉你!你要钱我也都给你!好不好?”

夏焰不禁皱眉,从伯爵这么害怕的反应来看,那个在他背后的人,身份不止在其之上,甚至要远远高于他。

意识到来硬的没用,夏焰改为怀柔政策,暂时收起刀耐心地劝说道:

“这样吧,别的我不要你多说,只要你告诉我一个名字,其他的事情我自己去查。就算碰到了那个人,我也绝不会向他提起你的事,如何?”

伯爵细想了一下,还是拼命地摇着头,含泪说道:

“不可能的,只要你找上那个人,他就一定会知道是从我这泄露出去的!”

夏焰只觉得一阵头疼,感受到伯爵那异常强硬的态度,他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都撬不开他的嘴了。

而且,他也有种莫名的担心,想到之前那个在他面前变成活生生的木偶的人,畏惧着那一幕会在此重现。现在确实也没有证据表明那个满世界寻找银发女子的人和伯爵的雇主不是一个人,万一真就那么巧的话,那又会害死一条人命。说实话,夏焰已经不想再看到那种让人触目惊心的画面了。

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重新思索一番后,夏焰突然眼前一亮,他想到了一个最简单的办法。

“既然你不肯说,那就算了吧。今天暂且饶了你一条狗命,至于你背后的那个人,我们会自己去查。”

看到夏焰终于收起心剑,伯爵这时才长出了一口气,但马上又迎上了前者不怀好意的眼神。

“伯爵大人,现在,该到了向我们支付赏金的时候了吧?”

随后,伯爵只来得及穿上一件睡衣,就被夏焰一行押到了之前那个接待过他们的房间。他心有不舍地掏出一把钥匙打开书桌下面的抽屉,把手伸了进去。

这时,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奇怪,手在里面不停翻动,迟迟没有拿出来。

“怎么了?”夏焰皱起眉头问道。

伯爵没有回答,恨不得把整张脸都塞进抽屉里看了一眼后,抬起了那张呆若木鸡的脸。

“没有了……”

“啊?”

“我的钱,都没有了。”

夏焰三步并作两步上去一把推开伯爵,看了一眼抽屉,果然里面空空如也。他把其他抽屉全部翻出来看,也没有找到任何装有金币的东西。

“你耍我?”夏焰强忍着拔刀的冲动问道。

“不不不,我怎么敢!我一直都是把金币放在这里的,没有动过呀!”伯爵一脸委屈地说道。

铃音看了一眼窗户,不带感情地问道:

“这扇窗户是一直开着的么?”

伯爵一脸茫然地回头看去,这时才发现书桌后面的窗户微微地敞开着,风从外面吹进来,拨弄着纱质的窗帘。

伯爵冲到窗边推开窗户,下面正好是空无一人的后院。

“哎,应该是那名少女偷的吧,你是从哪里雇的她?”铃音冷冷地问道。

“盗贼公会。”伯爵老实交代。

众人一阵无语,这下赏金估计是拿不到了。

伯爵看起来非常心虚的样子,生怕他们直接拿他出气。

夏焰惆怅了好一会儿,终于回过神来。他调整好心态,悄悄地递给同伴们一个眼神,暗示他们跟随自己默默离开。

转眼间,这个房间就只剩伯爵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寒冷的夜风从窗外飘进来,让只穿了一身单薄睡衣的伯爵打了一个冷颤,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所有人离开别墅,一言不发地通过庭园,走出大门。这个时候塞西莉亚才带着不甘心的表情问道:

“就这么算了么?”

夏焰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当然不是,跟我来。”

随后,他在附近包了一辆马车,让车夫把车开到伯爵府的旁边,停在树荫下。

四个人挤在车厢里暗暗观察,没过多久,那个黑色的铁栅栏门从里面开启,一辆黑色的高级马车从中驶出,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坐在里面的人正是伯爵。

“这么心急,而且居然是本人亲自去通报,看来对方确实来头不小啊。”夏焰很开心地看着这一幕,“车夫,麻烦跟上前面那辆马车,但请保持一定距离,不要被对方发现。”

车夫看来是个相当成熟稳重的人,他并没有问夏焰这么做的目的,只是按照他的吩咐,忠实地执行。

燧火看了看其他人,像是忍耐了许久一般地开口问道:

“现在我们要去哪儿?”

夏焰微微一笑,解释道:

“去见伯爵背后的人啊。”

燧火眉毛一扬,脸上写满了好奇地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夏焰调整了一下坐姿,现在他跟燧火坐在一边,为了能跟其好好对话,他把身体半转过来说道:

“那个人交给伯爵的任务,伯爵搞砸了,而我们又知道了他背后有其他人的存在,所以伯爵肯定会即刻去做两件事。第一,是向那个人通报任务失败,并把责任都归罪在我们头上。第二,是向那个人描述我们的特征,并询问是否要对我们采取措施。现在的伯爵,可谓是如坐针毡,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万一我们顺腾摸瓜,自己找到那个人,他肯定是死路一条。”

“哦,我明白了,所以我们只要在门口等着,伯爵早晚会自己出现,带着我们前往那个人的居所。”燧火恍然大悟。

夏焰保持微笑,摸了摸他的脑袋,这个时候却招来了少年的不满。

“夏焰,作为你的朋友,我能提一个要求么?”

“你说。”

“请不要再摸我的头了,你这样做会让我觉得你老是把我当成小孩子看,你说过我们都是平等的人,既然我对你们直呼姓名,我希望你们也把我当成一个大人。”

塞西莉亚似乎被燧火这句话逗乐了,开玩笑地说道:

“好吧,小大人~”

“请把‘小’去掉!”

所有人都笑了,就连铃音的嘴角也非常难得地弯起了一抹弧度,这可能是夏焰第一次看到这位性情冷淡的少女露出笑容。

马车横穿过市区,竟从西门驶出,一路开到了外面的大路上。在行驶了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后,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夏焰从窗外看去,前方有一个宫殿般的建筑群,伴随周围花园式的偌大庭园,极尽奢华之能事。夏焰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发现时间已经接近于午夜,但那个地方却依然灯火通明,至少从外面看上去是这样。

伯爵把马车停在最靠外的那栋建筑门口,急冲冲地走下马车,跟门口卫兵打扮的人说了些什么。但因为太过遥远,所以连他们脸上的表情都看不清楚。

“师傅,不能再靠近些了么?”夏焰问道。

只见那个车夫回过头来摆出一个为难的表情说道:

“不行了,再往前的话会没命的。”

夏焰瞪大了眼睛,显然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车夫见他这样,只能无奈地苦笑一声,指着前方的那个建筑群说道:

“那是亲王殿下的行宫,贸然靠近是会被问罪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