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暗夜下的死斗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493字
  • 2022-06-14 13:13:46

因为夏焰提前发现了这个机关,所以在那一瞬间他立刻做出了反应。

他先是用斯库尔召唤出幽灵狼,让它用爪子强扒着陷落的地板维持一时的平衡,同时另一只手唤出廻影,在狼首附近开出了一个影域。接着,他以幽灵狼的身体为踏板直接跃入那片影域,并从上面的安全地面移出。

整个房间此时百分之八十的地面都已塌陷,剩余能让他落脚的地方并不多了。

他来到黑洞的边缘俯身望去,只见在相隔甚远的下方,铃音正立在一块贴附于墙面的悬冰之上。因为这个陷阱实在太深了,所以再下面的地方夏焰已经很难看清楚。

“铃音,他们还好么?”夏焰冲下方问道。

铃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下,漫不经心地回道:

“放心,没死。”

夏焰随即探出身子眯起眼睛认真观察,依稀看到燧火好像把自己和塞西莉亚一同覆盖在岩石铠甲里,缓冲了坠地的伤害。

长舒一口气后,夏焰大声喊道:

“你们在那边等一下,我想办法救你们上来。”

但就在这时,紧闭的房门突然敞开,空气中传来咻咻咻的声音,几柄飞刀飞快射入,准确地切断了所有蜡烛的烛芯,房间里顿时一片漆黑。

夏焰立刻唤出玉藻前,还没有拿稳,就看到一对赤红色的眼瞳带着滔天的杀气向他急速逼近。他几乎可说是本能地举刀防御,居然正巧挡下了袭击者来势汹汹的一刀。

火花闪烁,映出了少女冷若寒霜的脸庞,她反握着绯红色的妖刀,用极快的速度再度劈斩过来。

要不是夏焰之前跟铃音打过那么多场模拟战,他恐怕根本无法招架这么快速的攻击。

少女的攻势凌厉而迅猛,比起没有开启“神速”的铃音只能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周围一片漆黑,甚至几乎看不到对手的动作。夏焰完全是靠着本身反应奇迹般地跟上了少女的攻击节奏,这也多亏了模拟战的训练成果以及此刻迅速上升的肾上腺素。

不过,能做到的仅仅只有防御而已,少女的刀法令人眼花缭乱,疲于应对,没有留下任何让对手反击的空间。

而且,脚下能够踩踏的地方也只有中间那个大洞边缘一圈的范围,少女步步紧逼,夏焰很快就将没有退路了。

情急之下,夏焰一手拿着玉藻前招架,一手唤出廻影,穿过影域移动到了房间外面的走廊。

少女没有给予他喘息的时间,就像能提前预判一般,对着他转移出来的地方发射了三把飞刀。夏焰刚出影域无法及时反应,只来得及弹开其中的一把,另外两把则分别插入了夏焰的左臂和侧腹。

汩汩的鲜血流出,肉体被撕裂的痛楚让夏焰眼前一黑。他咬紧牙关,强行打起精神,却见少女已如贴地的猎鹰一般掠至身下。

夏焰双目圆睁,用玉藻前向下劈去,但原本高速袭来的那个身影却突然像阵风一样的消失了,夏焰在那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没有片刻犹豫,他直接在脚下开启影域下沉。扭头看去,少女不知何时已经飞身到自己的后方,绯红色的刀光在空中画出一道圆弧,险些将他斩首。

等到夏焰于最远距离出现后,果然,迎面又有飞刀射来,但这次夏焰提早准备,勉强躲过。但紧接着,少女如鬼魅般的身影再度欺身而至,完全没有打算给夏焰任何休息的机会。

这个少女太强了!

此时整个走廊的烛光也都熄灭了,仅仅靠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能微微看清一些东西。在这样的环境下,少女每次的攻击都能准确命中夏焰,这让他怎么也想不通。

异于常人的夜视能力,难以招架的攻击速度,招招致命的攻击手段,这些特征居然全部集中于一人身上!而且,看她的年龄,似乎比铃音还要小啊。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人生,才能在她这个年纪就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呢?

一轮攻防过后,夏焰好不容易与少女拉开了一段微妙的距离,立刻切换心剑为斯库尔和玉藻前。他将不知火附在玉藻前的刀身上,同时召唤了数匹幽灵狼,作为牵制。

少女在拉开距离的一瞬,突然改为正手持刀,她用另一只手握住刀刃,然后狠狠一抹划破了掌心,吸食了鲜血的妖刀被其收回腰际,插入了凭空出现的刀鞘之中。空气中的肃杀之气猛然暴涨,难以忍受的压抑感让夏焰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强烈的念头。

撤!

往后撤!能撤多远撤多远!

那个姿势宛如日本剑术中的“居合”段,也就是拔刀术。少女将身子压得很低,整个人像是拉紧的弓弦。

一道亮光显现,妖刀出鞘,爆发骤然降临。

夏焰直接撞破玻璃,跳向窗外。一时绯红色的刀光四溢,一闪而逝。过了一刹那的时间后,整个走廊的墙壁开始四分五裂地崩塌下来。

夏焰落到外面的草坪上,回身看去,原来置身的走廊此时已消失不见。

少女从一片废墟之中踏出,黑色的披风披在她身上,不知为何让夏焰联想到了死神的样子。

此刻,夏焰才有机会拔出插在他左臂和侧腹的那两柄飞刀,鲜血涌出的地方痛得似乎都失去了知觉。

夏焰忍受着这样的痛楚,把双刀换成了加尔姆和廻影。因为加尔姆也使用了一定的时间,所以契合度有少许的上涨,目前“斗气附体”这个心剑术的强化能力已经由原先的1.2倍增幅至1.5倍了。只有使用这把心剑,夏焰才能勉强追上少女的速度。

但是,因为夏焰只能同时使用两把心剑,所以另一只手拿什么就很关键。在此期间,夏焰想出了一个战术。

少女的左手掌仍在滴血,而她则像是不想浪费一般,把所有的血都滴在妖刀之上。每次只要沾到血,妖刀那层绯红色的光芒就会大涨,就像是因此而兴奋。

那把心剑的力量似乎会因为接触到鲜血而增幅,为了避免这个结果,夏焰立刻冲向那名少女,挥舞双刀。

少女用其诡异的身法,以极小的幅度躲过夏焰所有的攻击,她再次反手握刀,展开凌厉的反击。

这一次夏焰也像是无法招架一般急于潜入影域,感知到另一处影域的位置,少女立刻转向那个地方投出飞刀。

但是,飞刀在空中划过,那个地方只有影域,却不见夏焰的身影。

少女神色一阵茫然,但一秒过后猛然转身。原本下潜到一半的夏焰竟然在原地停住,他召出的另一个影域只是障眼法而已。

夏焰保持着下身沉入地面的姿势,朝少女背部狠狠挥出一刀,廻影和加尔姆同时砍中了少女,但没有造成致命伤,因为少女于千钧一发之际扭转身躯躲开了。

夏焰结合上几次的行动模式,利用少女产生的思维惯性,反向利用她那太过灵敏的反应能力,窃取了一瞬的时机。

少女银牙紧咬,微蹙眉头,尽管夏焰对她造成的伤害并不足以致命,但那也绝不是什么忍一忍就能过去的轻伤。

伤口从背后一直撕裂到侧腹,少女调整呼吸后合上双目,从伤口里流出的血液竟像是蒸发一般变为红色的气体吸入妖刀的刀身之中。

夏焰顿时感觉一股恶寒,这次妖刀吸收的血量远胜于上一回,也就是说,少女的下一次攻击将更为恐怖。

月光一时黯淡了下来,夏焰抬头一看,一道白色的倩影飞舞至月下,手中那把湛蓝色的心剑反射出凛冽的寒芒。

“神速!”她把心剑高高扬起,用睥睨万物的眼神说道,“坠星!”

铃音整个人化成一道流光,冲向那名少女。只见少女脚下一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本体已退至数十米开外。

铃音的斩击砸在地面上,那里的草坪顿时冻结,被染成一片白色,其上的夜露凝成了寒霜,飞舞到空中,扬起漫天的晶华。

以一敌二,少女不再恋战,闪身到旁边的草丛中,匿踪而去。

夏焰没有产生去追的想法,同伴的安危对他来说才是目前最重要的,而且,他们此行的目标也不在少女身上。

这时,燧火和塞西莉亚也从废墟里走了出来,看到他们完好无伤,仅仅是有些狼狈的样子,夏焰露出安心的表情。

伯爵的卫兵这个时候才一窝蜂地赶到了现场,他们震惊地看着完全毁掉的走廊,对着夏焰等人刀剑相向。

“各位,不要紧张,我相信你们也不想同时挑战四个心剑士吧?”夏焰故意用游刃有余的态度说道。

那些卫兵听到四个心剑士这样的话,都吓得一动不敢动了。

“我只想找伯爵聊聊天,如果你们阻拦,那我们也只能出手。不过我要提醒你们的是,你们也只是受雇于人,伯爵付你们的工资犯不着让你们赔上性命吧?至于荣誉,那更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为了在场所有人的未来,为了你们的家人和朋友,请各位做出明智的选择。”

卫兵们一下子左顾右盼,犹豫了很久,夏焰就这么好整以暇地等着他们,手上摆弄着两把心剑。

最后,那些卫兵终于结束了内心的挣扎,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但是,还是有几个顽固的家伙不愿意轻易放弃,他们一边怒骂身边的人贪生怕死,一边大喊着什么“伯爵大人万岁”的口号。这些人是疯了么?

面对这样的家伙,夏焰无奈地摇了摇头,先后生成影域,将他们拖入其中。

其他人被这一幕吓得不轻,但又不敢轻举妄动。

“别担心,各位都是明白人,只是总有些家伙不明事理,我也没有办法。”

所谓枪打出头鸟,夏焰这一招杀鸡儆猴显然发挥了显著的效果,此时那些卫兵统统把武器扔到了地上,让出了一条道路。

夏焰笑着再次召唤出影域,吐出了那几个被他关在里面的卫兵。

“你们可以离开了,记得把这些不听话的家伙也带走。”

那些卫兵扶起这些像是失了魂一样的同伴,一个接一个转头离去。其中有一个卫兵在临走前,还特意为夏焰指明了伯爵寝室的方位,看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对夏焰很是感激。

嗯,某种意义上来说,毕竟也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吧。

夏焰抬头看了一眼这栋偌大的建筑,对同伴说道:

“走吧,到了跟伯爵算总账的时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