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大战龙蜥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4200字
  • 2022-06-10 15:48:31

“呃,那个,好了吗?”在身后那阵摩挲的声音停止了一段时间后,夏焰小心礼貌地问道。

“嗯,可以了,请转过来吧。”塞西莉亚像是嘴里含着什么东西一样地回道。

真是的,明明只是穿个护甲而已,为什么一定要让他背过去,夏焰真的很不理解女孩子的想法。

回过头来,只见塞西莉亚正用双手将一头金色的波浪梳理到脑后,那动人心魄的雪白后颈就这样让夏焰一览无余。她嘴里叼着一截红色的发绳,看这样子似乎是想直接将头发盘成马尾。

“不好意思哦,因为头盔没了,这样把头发绑起来会比较方便行动。”她就这样嘴里含着东西说话,显得十分可爱。

“哦,对不起……”

究竟有什么对不起的!我在对不起些什么东西啊!未经大脑思考的话语脱口而出,等到夏焰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塞西莉亚一脸惊慌地看着夏焰,手上盘发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夏焰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他赶紧将视线移到别处,说道:

“咳哼!总,总之,既然我们的衣服干了,就快点赶路吧,如果不能在天黑前从这里出去,就危险了。”

“哦,哦……”塞西莉亚看着奇奇怪怪的夏焰,慢慢收敛了表情,继续绑起了头发。

等二人皆是整装待发时,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估计还有不到两三个小时,太阳就会沉下地平线。

他们试图返回主干道的时候,又听到了那熟悉的吼叫声,看来那个怪物到现在还未放弃寻找他们。

“话说,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夏焰来之前只向薇欧拉询问过栖息在拉达尼亚山的野兽,如果这家伙是外来种的话,那就完全在夏焰的认知范围之外了。

“虽然我也是第一次见,但看它的体貌特征,应该是龙蜥。”塞西莉亚刻意压低声音,避免在洞穴里产生回声。

“你认识?”

“嗯,我曾听别的冒险者说起过。”塞西莉亚在一个拐角小心地探出身子,一边观望一边回答,“据说龙蜥是一种生活在海边悬崖附近的巨大生物,主要在海里捕食,偶尔才会在内陆发现一两只。我们之所以能在拉达尼亚山看到它,大概是由于它‘不小心’沿着地下水道游到了那处洞穴湖外。”

“这种怪物,有什么弱点么?”

“龙蜥是非常凶狠的捕食者,你也看到我刚刚用火烧它了吧,那几乎没有对它造成任何伤害。因为它的皮革坚硬湿滑,所以无论是拿刀剑劈砍,或者是火焰烘烤,都没有太大效果。”

“嗯……有点难缠,而且它还会飞。”

“是的,但是因为它体型太过巨大,所以这里的地形不具备让它飞行的条件,这点还是蛮让人庆幸的。”

夏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随后,两人一边回避着吼声传来的方向,一边摸索着道路前进。在经过一段相当漫长的时间后,终于再次见到了光明。

这一次,是一大片的亮光,从远处不规则的半圆形洞口渗入,显然那里就是整个洞窟的出口了。

塞西莉亚兴奋地跑了过去,夏焰也紧紧跟着她,但是当他们往那个方向跑了一段后,头顶的压抑感却突然消失了。

夏焰猛然抬头,发现这里的洞顶一下子拔高了数百米,两旁的洞壁也往外大幅度地扩张,在这接近出口的地方,居然有如此巨大的一个空洞。

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不安,夏焰停下了脚步,四处观望,而塞西莉亚似乎没有发现,还在继续往前小跑。

猛然间,仰着头的夏焰在视野里捕捉到了一个微小的动静,于是他赶紧将视线锁定,仔细查看。他的不安感急剧上升,浑身都冒出了冷汗。

在高远洞顶的一角,有什么东西隐藏在潮湿的石笋群中间微微作动,起起伏伏,恰似生物呼吸的频率。

夏焰想小声提醒塞西莉亚,但对方离他已经有一段较远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下,想要不惊动上方那个生物去叫住塞西莉亚,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于是,夏焰一边祈祷着塞西莉亚能停下来等他,一边压着脚步声去追。

来到空洞中间地带的塞西莉亚听到外面传来响亮的潮音,闻到了扑面而来的海风的味道,确认前方即将抵达的是一片很大的海岸,她高兴地转过头来,完全没注意到夏焰此刻脸上浮现的惊慌,兴奋地说道:

“夏焰,成功了,我们逃出来了!”

趴在洞顶的那个东西突然惊醒,一对如风车叶片一样巨大的蝙蝠状翅膀唰地撑开,露出了它那如蜥蜴般的巨颚。

“塞西莉亚,小心!”

巨颚猛然张开,仿佛要震穿耳膜的声波回荡在洞穴之中,那个东西滑翔着猛扑了下来。

夏焰立刻唤出廻影,移动到塞西莉亚身边,并直接将她扑向一边。那个庞然大物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想要再次传送十分勉强。

得益于夏焰准确而又及时的判断,二人的身体在空中与怪物的尖牙擦身而过,他们赶紧起身,发现对手已经一个回旋再次腾飞到很高的地方。

夏焰左手唤出加尔姆,强化自身的感知、体格、力量和速度等各项机能到1.2倍左右的幅度,右手则握紧玉藻前,随时准备攻击。

塞西莉亚也拿出了菲尼克斯神剑,并将剑身弄得跟烙铁似的通红。

龙蜥怒吼一声,再次俯冲而来,夏焰似乎早有准备,在虚空中点燃了不知火。

一团团暗红色的幽火从冥府被招来,点亮四方,但因为怪物的身躯过于庞大,那些不知火只是刮去了怪物的一层皮,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

这是一个需要预判攻击位置并提前发动的心剑术,面对如此巨大而又灵活的对手,实用性会大打折扣。

夏焰一个翻滚,好不容易躲开龙蜥的咬袭,却没有注意到从视野死角里逼近的爪子。

当意识到这是一个二连攻击的时候,夏焰的后背已经被划开,三道骇人的伤口让他皮开肉绽。

“呃呜!”

疼,非常的疼!伤口传来的痛觉就像灼烧一般,双脚似乎一下子没了接地的触感。夏焰摇晃着身子,似乎随时都要倒下。

那是足以让普通人立刻昏厥的重伤,夏焰现在还能站着,已是非常的不可思议。

他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意识也渐渐涣散。这样的状态,根本无法继续战斗。

耳边传来巨型翅膀挥动的呼啸声,但是夏焰已经没有闪避的余力了。

“夏焰!”

听到美丽的金发女战士喊出自己的名字,夏焰奋力地抬头,朦胧中看到对方将焕发出红宝石色泽的心剑举高,然后一股暖流忽然浸入自己的身体,所有的痛觉在一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发生了什么?夏焰不理解。

他发现自己身上正在微微发出红光,身后三道撕裂的伤口竟然在慢慢愈合。

这是……治愈型的心剑术?

侧脸感受到迫近的风压,夏焰突然反应过来现在并不是犹豫的时候。于是他右手的玉藻前顷刻间变换为廻影,借助影域当即遁走。

龙蜥的身体砸落在夏焰之前所在的地方,它四处看了看后,再次腾上高空,扇动着两张巨大的蝠翼,对着二人虎视眈眈。

敌人一直飞在空中,是件很头疼的事,夏焰的头脑飞速运转,思考可行的办法。

突然,他灵光一闪,低头看着左手的加尔姆,有了一个主意。

他肆无忌惮地对着天上的龙蜥口吐芬芳,做鬼脸,弄得一旁的塞西莉亚一阵错愕。

挑衅很快就有了效果,只见龙蜥再度对着下方狂嚎一声,朝着夏焰狠狠地俯冲过来。

夏焰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待龙蜥飞到足够近的距离。一滴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任凭面前的暴风吹得他差点睁不开眼,夏焰仍不动如山。

龙蜥在空中分开了上下颚,一张血盆大口直逼面门。

夏焰于千钧一发之际,握紧加尔姆,暗红色的斗气突然化成绳索的形状发射出去,并准确地勾在龙蜥的背部。这是加尔姆的第二个能力,斗气化形!

夏焰高高跳起,躲过龙蜥咬合的尖牙和挥舞的巨爪,借助暗红色斗气变作的绳索荡秋千一样地翻上了龙蜥的后背。

龙蜥立刻开始剧烈地挣扎,摇晃着身体在空中狂舞。夏焰踩在那湿滑的皮革上半跪下来,把加尔姆重重地插进了龙蜥的后颈。

龙蜥仰天狂啸,拼命地甩动身体,但夏焰牢牢握着加尔姆的剑柄,拼死没有松手。

很长一段时间过后,龙蜥像是有些累了,动作渐渐迟缓。夏焰趁此机会,将玉藻前横于身前,把不知火附在了刀身上。

缠绕着红色的幽火,玉藻前变成了一把货真价实的冥府之刀。

手起刀落,两道暗红色的弧光斩向翅膀与身体连接的地方,因为附上了不知火的力量,玉藻前的斩击变得异常锋利。两片蝙蝠翅膀从身上分离,失去平衡的龙蜥立马向下坠去。

夏焰将加尔姆解除,两只手握着玉藻前的刀柄。

在那下方,塞西莉亚也化为浴火的凤凰,使出火焰的突刺。

玉藻前燃烧着的刀身捅入了龙蜥的后脑,菲尼克斯神剑也几乎在同时贯穿了它的眉心。

龙蜥直挺挺地站立了一会儿,就朝着侧面倒了下去,它的眼瞳中慢慢失去了生命的光泽。

夏焰从龙蜥的背上跳下来,收起了所有心剑。他看着迎面走来的金发女子,展露出一个笑颜。

“合作愉快,寄宿了创世神剑的心剑士大人~”塞西莉亚略有些调皮地说道。

“嗯,你的支援确实很厉害,刚刚那是什么?为什么我的伤一下子就好了?”

“哦,你说那个啊,说起来我还没有跟你讲过吧,我的心剑本来就是治疗用的。”

“是这样么?居然还有这样的心剑,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呵呵,你还有没有其他受伤的地方,我可以……”

话说到一半,向着这边走来的塞西莉亚突然停下了脚步,她的视线固定在夏焰身后偏高一点的地方,那惊恐的样子让人毛骨悚然。

一声咆哮响彻整个洞窟,夏焰回头看去,发现已经濒临死亡的龙蜥做出了最后的挣扎。

它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用尽全身的力气撞向旁边的石壁,随后瘫倒在了血泊中。

裂缝从撞击处开始蔓延,很快的攀上了洞顶。

“不会吧,又来!?”夏焰在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后,已经拔腿开始奔跑了起来。

他和塞西莉亚疯狂地冲向光明的出口,头顶不断传来吓人的巨大声响。

轰隆隆!

终于,洞顶再也承受不住,开始坍塌,大块落石崩落坠地,夏焰和塞西莉亚一边躲避,一边奔跑,离出口也只有50米左右的距离了。

但这个时候,两块比人还高的巨石突然封锁了他们前进的道路,光明在眼前急速消失。

可恶!

现在想绕开已经来不及了,四面八方都是落石,他们只能无力地看着出口渐渐被掩埋,连同逃生的希望一起。

“夏焰!!!”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宛如驱散乌云的神光从天而降。

夏焰惊讶地看向前方,出口的光亮再次出现在眼前,那些阻碍他们的岩石被巨大的力量击碎,一个少年模样的人背着光站在那里,他的右臂宛如巨人一般。

“还不过来,愣着干嘛?”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一身白袍的少女交抱着双臂站在那名少年的身边。

“铃音!燧火!”

与此同时,洞顶还在坍塌,燧火的右臂转变成一面巨大的石盾,被其撑在背后,硬生生地为夏焰他们造出了一个安全的逃生通道。

终于,两人到达了洞外,因为呛了不知道多少口灰尘而咳嗽个不停。

“夏焰,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时能正确使用适当的心剑术的话,就不会让你们遭受这些危险了。如果我能早一点察觉到那名少女的危险,如果我能像你一样及时反应过来,如果……”刚见了面,燧火就开始道歉,这些话就像被憋了很久似的,一股脑地倾泻了出来。

“燧火……”夏焰一只手扶着膝盖,另一只手拍在了燧火的肩膀上,打断了后者那像机关枪一样的发言。

他好不容易调整好呼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无比温柔的眼神转头看向燧火,微笑着说道:

“谢谢你!”

这一句话就像是救赎,让少年笑着流下了一行泪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