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塞西莉亚的过去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282字
  • 2022-06-09 12:38:51

塞西莉亚的父亲是霸炎帝国三大家族之一的美狄亚公爵,在贵族中已是享有最高名誉的存在。

父亲从小就教育她,身为一名贵族,既然享受了国家赋予的特权,就必须承担起对于社会和国家的责任。

起初,塞西莉亚并不是很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后来,看到父亲在百忙中仍频频奔走于贫困地区,扶助那些弱势群体后,她才渐渐明白了父亲的伟大。

一开始她肯定是很抵触的,她觉得父亲宁肯花时间在那些陌生人身上,也不愿多陪陪自己,感到很是委屈。

可能是看出了塞西莉亚的不满,有一天,美狄亚公爵带着还是幼童的她一起来到了贫民窟。扑鼻而来的酸臭和腐败气味让这位花园里长大的小公主差点吐了出来,她哭着闹着想要回家,但美狄亚公爵耐心地劝说着她,并跟她约定,只要走完这条街,他就带她回去。

塞西莉亚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毕竟只有一条街而已,忍一忍就过去了。

但是,她没想到的是,这条街他们走了将近一个小时。

每走过5米左右的路,美狄亚公爵都会停下脚步,跟周围的人攀谈。这些人大多穿得破破烂烂,一身脏衣服看起来好几天没洗的样子。他们的头发没有光泽,脸上黑不溜秋,有几个跟塞西莉亚同龄的女孩甚至光着脚丫就往路上跑。

遇见年轻的小伙子,美狄亚公爵会给他们介绍附近的工作;遇到年纪大又腿脚不便的老者,他一边送去关怀,一边叫一旁的侍者递上食物慰问;遇到妇人,则是会直接给予一定的钱财。

让塞西莉亚无法想象的是,这一共200来米的街道,居然挤了整整40户的人口,这也是事后听她父亲说了才知道的。

美狄亚公爵的言传身教很快就有了效果,从那以后,塞西莉亚就不再央求父亲陪伴自己了。她开始认真地投入每天各种课程的学习中,追逐着父亲伟大的背影。

直到十二年前,塞西莉亚长成了一个芳龄十三岁的花季少女,却突然获知一个天大的噩耗,美狄亚公爵因谋反罪被捕,全家即将受到诛连。

在士兵们冲破房门之前,塞西莉亚的母亲将她藏到了壁炉中,并用炉灰涂满了她的全身。母亲从墙上取下家传的宝剑交到塞西莉亚的手上,并嘱咐她千万不能出声。

十三岁的塞西莉亚吓坏了,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她流着豆大的泪珠望着自己的母亲,只见她回以一个柔和而无奈的微笑,留下了最后的嘱托:

“塞西莉亚,活下去!”

之后,房门被外面的士兵一脚踢开,整个人埋在炉灰里的塞西莉亚紧紧地抱着那把剑,忍受着来自鼻腔和喉咙的阵阵不快感,拼命抑制身体的颤抖,眼睁睁看着母亲被他们强行拖走。

那些士兵环视一圈,并搜寻了全部的柜子之后,撤出了房间。塞西莉亚这时才开始疯狂地发抖,她听到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还有那震耳欲聋的心跳。

美狄亚公爵连同他的家人一起,因谋反罪被判处死刑,无人生还,这是世人对这件事的认知。

塞西莉亚一个人跑了很远的路,一路流浪、乞讨和偷窃,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这一路上,只有那把剑与她相伴。

那是他们家族代代相传的菲尼克斯神剑。

她混迹于贫民窟,大部分的时间都靠社会的救济维生,这时候,她想起了从前,想起了那天跟她父亲一起去往的那个挤满40户人家的小街道。

举目无亲的她自然遭到了其他人的排挤,社会底层人民的生活比她想象的还要黑暗。分配到的食物经常被抢走,弱小的身体更是会遭遇别人的莫名毒打。

在一个飘雪的日子里,她又饿又困,恍惚中,她似乎回到了美狄亚公爵府的庄园,她的父亲和母亲正站在远方向她招手。太累了,她想睡去,只要合上双眼,就不必再承受任何痛苦了吧。

这样想着,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但就在这时,怀中紧紧抱着的宝剑发出强烈的红光,带着一股暖意驱走了少女的寒冷和困意。她惊讶地睁大双眼,听到了一声有如神鸟引吭高歌的鸣响。

从那一天起,她成为了一名心剑士。

自始至终,她都不相信那个善良的父亲会谋反,那么严于律己、宽于待人的父亲,怎么可能会做让整个家族蒙受危险的事呢。而且,事情发生的这么突然,仅在一天之内全家人都被抓捕,并很快判处了死刑,这其中必定有隐情。

为了探寻真相,她隐藏身份,舍弃了自己原先的姓氏美狄亚,改为母亲娘家的姓氏隆德尔。借助心剑士的力量,很早就过上了佣兵的生活,在各种赏金任务中磨炼自己的武艺,并伺机寻找当年事情的线索。

……

燃烧的柴火不停发出噼啪的声音,夏焰望着火堆,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叹息。

虽说命运对每个人下手轻重都是不同的,但让一个少女在十三岁的时候就独自承受了这么多,实在是有些残酷。

他瞄了一眼塞西莉亚的侧脸,发现她现在的样子已经完全脱离了故事中那个稚嫩的自己。

“感谢你的故事,我现在总算理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了,缺失的链条也补上了。”

见到塞西莉亚向他投来疑惑的目光,夏焰接着说道:

“其实,我在前往拉达尼亚山之前,接到了伯爵对你的暗杀委托。”

“什么?!”塞西莉亚显得很惊讶。

“这个屠龙的任务说起来也只是幌子,那个胖伯爵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除掉你。”

“你说伯爵他,可是为什么……”

“他昨天托人转交给我一封密函,内容把你描述为一个无恶不作的大恶人,意思是叫我们替天行道在路上杀死你。”

“大恶人,我么?”塞西莉亚苦笑道。

“是啊,我就是觉得很蹊跷,所以路上也一直在观察你,发现你并不像信笺里所描述的那样,所以对伯爵产生了怀疑。”

“但是,伯爵为什么要杀我呢……”塞西莉亚不解地歪着脑袋,皱起了眉头,但不到片刻突然睁大了眼睛说道,“难道是?”

“没错,我觉得你的真实身份很可能已经暴露了。”

塞西莉亚不由得握紧了搭在膝盖上的拳头,边思考边说道:

“也就是说,伯爵想要除掉的,是美狄亚公爵家的遗孤?”

“可能性很大,但具体还有待考证。”夏焰用严谨的态度俯瞰全局,不敢妄下定论。

“既然你收到了暗杀委托,那之前我被那名少女突然袭击的原因也就在此吧?”

“这个我不敢保证。”

“嗯?”

“有件事很奇怪,你跟我说那名老管家在邀请你的时候,你拒绝了他,然后他才对你说也邀请了别人?”

“是的,没错。”塞西莉亚回忆一番后,点头肯定道。

“我在受到老管家邀请的时候已经是前一天的深夜,所以说在邀请我们之前,他就已经找上你了,但他却说他邀请了别人。”夏焰嘴角微扬,眼神中散发着看透一切的睿智光芒。

“按你这么说的话,他确实是先邀请了我,因为我是在前一天上午遇到他的,就在图书馆那场骚乱之后。”

“那么答案就很简单了,那名使用妖刀的少女,才是伯爵第一个雇佣对象。”

“!”

“她有没有收到密信,我不知道,但因为伯爵一上来的目标就是你,所以她才是伯爵最主要的受雇人,而我们仅仅是半途加入,拿来凑数的家伙。”

“咦?那为什么伯爵要让你们加入?”

“我想,有两个原因吧。主要原因是为了避免你起疑心,所以参与表面委托的人数越多越好。其次是看我们年纪尚轻但身手还不错,所以推测我们的存在无关紧要,不足以对大局产生影响。”

塞西莉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夏焰说道:

“那这还真是那位伯爵的误算啊,你们不仅成功阻止了那名少女,而且让我到现在都活的好好的。”

“也仅仅是现在吧,如果我们不能从这里逃出去,结果还是一样。”

气氛一时有些沉默,意识到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在自己身上后,夏焰立刻转换了话题。

“所以,伯爵专门托人给我写了一封密信,算是为他的计划再加上一重保险。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一步有点画蛇添足了。”

“因为这样做不仅唤起了你的警觉,而且很可能会让你在无意间把他的计划透露给我,对吧?”

“没错,所以我觉得事情应该是这样的。”夏焰往篝火里再添一枚新柴后,缓缓说道,“伯爵为了除掉你,一开始就找上了那名少女,为了暗杀能顺利进行,他们临时编造了一个讨伐巨龙的赏金任务。本来,这件事只由你们两个进行,少女只需要在途中,找机会偷袭你就可以了。但是,由于我们的加入,少女没有办法随意出手,所以一直在等待机会,直到我们进入那个巨大的洞窟,她确保就算不能把你一次击杀,也能靠制造坍塌来将你活埋,所以才采取了行动。按照少女这么缜密谨慎的性格来看,不管是邀请我加入或者是传我密信的行为,应该都是伯爵个人的独断专行。哼,不得不说,那封密信的内容编造的实在是有些拙劣。”

塞西莉亚对夏焰投以赞许的眼神,说道:

“你真的很擅长分析。”

“只是善于归纳和总结罢了。”夏焰耸了耸肩说道。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很简单,先逃出去再说,在那之后嘛……”夏焰眼神一凛,嘴角扬起一个危险的弧度,“我会让伯爵大人为利用我这件事付出惨痛的代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