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篝火旁的倾述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4199字
  • 2022-06-24 09:17:30

伴随那地动山摇的震感和让人胆战心惊的轰鸣声,数块巨石从头顶掉落,夏焰几乎条件反射一般地护住了身下的红铠女子。

数秒过后,夏焰惊讶地睁开眼睛,不知是不是他的运气太好,那些巨石都只是砸在他和女子的身边,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但是,洞顶随时都会崩塌,留在这什么都不做的话也只是坐以待毙。

夏焰视线飞快地向四周扫去,突然停留在他们身边的这片洞穴湖上。

如果真如铃音所说,这片湖跟南部海域相连,那他们就还有一线生机!

夏焰摇了摇塞西莉亚的肩膀,强迫性地唤醒她的意识。

“振作一点!你现在还能动么,我们得逃出去!”

塞西莉亚挣扎般地甩了甩头并环顾一周,用虚弱的声音说道:

“怎么逃?四周……都没有路。”

夏焰伸出一只手指向他们身边的湖泊,用力喊道:

“这里!”

塞西莉亚眼神一亮,这时又有几颗巨石滚落,惊险地砸在他们的脚边。

“没时间犹豫了,走!”

两人皆是吸了一大口气,然后跳进了黑暗的湖水中。

他们的身体刚没入湖面,整个洞顶就塌了下来,将洞窟的内部空间全部掩埋。

……

湖里没有一丝光线,黑暗如渊。

因为视觉被封闭,水里不能呼吸,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五感里只剩下触觉让夏焰还能感知到自己的存在。但是,黑暗的空间让他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四面八方好像都是如同死亡一般的围墙,向着名为无尽的地方一直延伸。唯一让夏焰觉得自己还是个活人的一件事,就是他储存在肺部并时刻在减少的空气。

他划动手脚,但却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在前进。此刻,自己的眼睛到底是睁着还是闭着,夏焰也无法区分。反正都是一样,睁眼闭眼皆是一片漆黑。

他不知道塞西莉亚在哪里,跳进湖水里后,他就像到达了另一个世界,与所有人都走散了。

孤独感化成一片广袤的沙漠在他心头展开,他觉得可能这里就是自己的末路了。

突然,他往前划拨的手指摸到了某种坚硬的东西。

那是石壁么?仔细摸了摸却又觉得像是皮革的质感,表面凹凸不平,甚至在微微颤动。

“!?”

那个“石壁”上下分开,在夏焰的面前,一个跟他人一样大的眼睛正对着自己睁开了!

棕色的眼球壁,中间是一个细长的黑色竖瞳,和蛇的眼睛一样。

原来,夏焰之前摸到的,是这东西的眼睑。

夏焰很想尖叫,但立刻意识到自己在水体里,为了不浪费那所剩不多的氧气,紧紧地闭着嘴巴。

那个东西看到夏焰似乎也是吓了一跳,它之前应该正在睡觉,现在则完全清醒过来,浑身一颤,硕大的身躯在水中旋转。

夏焰感觉自己就像一片被卷进飓风里的树叶,翻涌的水体肆意摆弄着他弱小的身体。

突然,他的左手抓住了一个片状的物体。于是,他五指紧扣,牢牢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同时用另一只手向旁边摸去。当摸索到那个片状物体下面时,一股柔软的触感从那里反馈出来,夏焰在翻江倒海般的水浪里继续确认,片状物体开开合合,其下那块柔软的地方似乎在不停地排出水来。

夏焰脑中顿时灵光一闪,他拼尽全力用右手堵住那个地方的排水口,不到一会儿工夫,他感觉身边的巨物因痛苦而扭曲,接着挣扎般地动了起来。

夏焰正靠在这个巨大生物的身上,堵住了它用于在水下呼吸的鳃。

水流从正面猛地拍在夏焰的脸上,将他的身体向后推去。夏焰死死地用左手抓住鳃片,同时右手始终没有从排水的鳃腔那里松开。

这样难熬的时间像是经历了很久,又像是只有一瞬,突然一阵负重感袭来,夏焰终于脱离了湖水,来到了陆面。

巨大的怪物跃出水面时,夏焰就放手摔到了地上,他贪婪地大口呼吸,强压着自己的心跳。

这里看起来仍旧是洞窟,但似乎是连着海的另一头。四周不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隐约能看清东西。

夏焰的视线锁定在那个庞然大物身上,它就像一只巨大的长尾蜥蜴,脖颈的两侧是刚才摸到的鳃,两片蝙蝠一样的翅膀收在它的后背。它的上肢很短小,双脚却很粗壮,同暴龙似的。

那个家伙似乎撑满了整个洞窟,光是一个转身的动作,就震得脚下石子乱颤。

巨大的蛇瞳发现了夏焰,那个怪物张开它突出的上下颚,发出恐怖的咆哮。

夏焰想要起身,但浸满水的衣服变得沉重不堪,他好不容易撑起身子站稳,只见那只大蜥蜴踏着笨重的步伐轰隆隆地冲向自己。夏焰身后已是绝壁,除了正面战斗似乎已无路可逃。

就在夏焰拿出玉藻前想殊死一搏的时候,突然一团火焰在怪物的右脸处炸开,卷起的暴风让怪物一个踉跄。

夏焰恍神中,左臂突然被人牵起,他垂目一看,眼前是飘逸的金发和那张洋娃娃般的精致脸蛋。

“快走!”

夏焰很快回过神来,跟随塞西莉亚开始奔跑,在怪物还在踌躇时从它的两腿之间穿过,并继续向前。

身后传来一声怒吼,夏焰很想堵住耳朵,但他的左手现在跟塞西莉亚牵在一起,右手又握着玉藻前。

让人窒息的脚步声在背后紧追不舍,夏焰和塞西莉亚在构造并不算复杂的洞穴中不停穿梭。

“等等!这里,快!躲进去!”

夏焰奔跑中突然发现一处狭小的缝隙,仅可容人类躯体通过。他们两人接连翻滚进入那个缝隙,这时才发现那里面的空间非常的狭窄。

先滚进去的夏焰发现这里光是他一个人就几乎填满了整个空间,他只能将身子尽量往后挪,给后进来的塞西莉亚腾出位置。

等到塞西莉亚也进来后,这里的空间就变得十分饱和了。

塞西莉亚只能趴在夏焰的身上,身体完全跟他贴在一起。金色的发丝垂落到夏焰的脸上,彼此的呼吸声都听得特别清楚。

夏焰强忍住吞咽口水的冲动,别过脸去。塞西莉亚脸颊也迅速涌上一抹红晕,眼神很刻意地飘向另一侧。

缝隙外的怪物丢失了目标,正焦躁地原地徘徊。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夏焰真切地感受着塞西莉亚的体温,心乱如麻。

“好像……离开了。”

漫长的一段时间过去后,塞西莉亚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般。

“哦,哦……”

夏焰笨拙地回答,同时看到塞西莉亚害羞地挪动身体,移出缝隙,这一刻,夏焰心里不知为何突然涌起一阵失落。

刚才那段时间,好像也并不漫长,应该说太短了才对。

就像是为了吹散这些纷杂的思绪,夏焰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带着一丝不舍,也爬到了外面。

……

他们小心翼翼地前进,一边确认前方的动静,一边移动,不久后看到了渗进来的光线。

他们向着有光的地方走去,穿过一道石缝,来到一处相对较为宽敞的空间。正对着他们的另一头,有一个狭小的洞口,光就是从那里打进来的。

于是,二人横穿过这个宽敞的空间,走出洞口,听到了海的声音。

脚踩松软的白色细沙,他们跨入了这个只有普通人家客厅那么大的沙滩,周围全部都是高耸的峭壁,靠山的地方依稀长着几根有着细长树干和鲜少枝叶的高大树木。

眼前的海水因为正上方高悬的太阳,反射着一片白茫茫的强光,耳边只有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在回响,整个世界都变得十分的静谧。

被这样的景色陶醉了几秒,夏焰这才意识到这里只是一条死路,也许是洞穴的一处旁支,因为他们为了躲避那个怪物的追赶早已脱离了主干道。

就在夏焰想要回头返回洞穴的时候,他注意到自己和塞西莉亚身上的衣物都已湿透。

察觉到夏焰的眼神,塞西莉亚也低头看了看,之后展露出如冬日阳光一般和煦的微笑,对夏焰说道:

“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

夏焰用不知火的能力将两棵大树从树根处拦腰截断,之后唤出加尔姆给自己增加了各项身体机能,然后同时握着加尔姆和玉藻前开始将树干劈成一根根的干柴。

塞西莉亚在一旁看得几乎呆住了,她难掩惊讶地说道:

“夏焰,原来你不止可以使用两把心剑啊。”

夏焰微笑着点了点头,为了不被加尔姆消耗太多理智,他尽快完成了手头上的工作。

他们把柴薪捧到那处宽敞的空间里,找了一个躺起来还算舒适的地方堆成了柴堆。在塞西莉亚对柴堆点火的时候,夏焰又去外面砍了三根细长的木竿,用塞西莉亚随身携带的发绳绑在一起,做成了一个支架。随后,二人就把身上的护甲都脱了下来放在支架上晾干,他们自己则是仅穿着贴身的衣服坐在火堆的旁边。

在褪去那身轻甲之后,塞西莉亚整个人显得瘦小了不少,看了一眼她玲珑的身材曲线,夏焰赶紧低下了头。

都怪这火太旺了,自己又离得这么近,所以脸上才这么热的吧。

塞西莉亚看了一眼红着脸默默开启数羊模式的夏焰,情不自禁地用手掩住了嘴。

她坐到夏焰的旁边,往火堆里扔了一块干柴,篝火里响起“噼啪噼啪”的声音,燃得更旺了。

海风吹了进来,打在湿透的贴身衣物上带来沁凉的寒意,二人不知何时已经并肩靠坐在一起,一时谁都没有说话,但这样的沉默又给人一种温暖的安逸感。

体会着从肩膀那里传来的温度,夏焰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率先打开了话匣子:

“你为什么要做佣兵呢?”

“为什么不可以?”塞西莉亚读出了夏焰的言下之意,开朗地问道,“因为我是个女人么?”

“……如果我有冒犯的地方,还请你原谅。”

“不,你的问题很有道理。”说着,塞西莉亚把双手交叉,伸了个懒腰,“任何人都会觉得奇怪吧,一介女流之辈,又独自一人,干点什么不好,非要去当佣兵,关键还抢了某些男人的饭碗。”

“嗯,所以我只是想知道那个理由。”

塞西莉亚的眼神一下子像是飘到了远方,她的睫毛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又黑又亮。

“因为我背负着一些东西,想要快速变强。而且,做佣兵就能走遍各地,有些事,我需要去探寻真相。”

夏焰静静地看着她的侧脸,认真地问道:

“那你这一路上有做过什么违背良心的事情么?”

塞西莉亚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转过头来说道:

“违背良心?你指什么?”

“就是说,烧杀抢掠,任何跟‘肮脏’这个字眼沾边的事,你有做过么?”

塞西莉亚直直地盯着夏焰的眼睛,见后者毫不避讳地迎视着她的目光,不禁皱起眉头,认真思索了一番后,一字一句地说道: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问,但我不觉得我干过任何违背本心的事,我走的每一条路,做的每一个选择都对得起我家族的荣誉。”

“之前那个使用妖刀的少女,你知道她为什么要袭击你么?”

塞西莉亚紧皱眉头,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知道,昨天在伯爵府,应该是我和她的第一次碰面。”

夏焰点了点头,随后陷入了沉思,塞西莉亚见到他这样,也就没去打扰。

过了一段时间后,夏焰忽然开口问道:

“你知道创世神剑么?”

“创世神剑?知道啊,是创世神开天辟地所用的东西吧?”

“嗯,我的体内寄宿了那把创世神剑,所以我能和所有没有绑定主人的心剑缔结契约。”

夏焰平淡的话语让塞西莉亚不禁张大了嘴巴,与此同时,他先后召唤出廻影,加尔姆,斯库尔和玉藻前。

看着一把把形状各异的心剑在夏焰的手中出现又消失,塞西莉亚目瞪口呆。

“好了,现在我跟你倾诉了我最大的秘密,你也把你的故事告诉我吧,这是等价交换。”

夏焰微笑着看着塞西莉亚,后者好不容易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我的故事?”

“对啊,我刚才问你为什么要做佣兵时,你的答案有所保留。我希望听到你保留的部分,拜托了,我需要知道真相,然后才能决定后续行动的方针。”

看着这个一脸真诚的少年,塞西莉亚那扇被其封闭已久的心扉竟微微开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