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山中搜寻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449字
  • 2022-06-06 13:10:28

一场恶战就此结束,夏焰不禁松了一口气。

这确实是一个难缠的对手,要不是有这么多强力伙伴的帮忙,夏焰一个人还真没把握能够战胜它。

看着地上巨大的无头尸体,夏焰皱起眉头陷入思考。

根据白面黑熊的习性来看,这只巨兽之所以单独出现,且像发了狂似的攻击众人,一定是因为它的配偶出了什么问题。

按照常理来说,如果有东西伤了它的配偶,它肯定会当场展开报复性攻击,杀死敌人。

从它出现在这里,且无差别攻击所有目标的行为来看,它显然没有报复成功,所以一切进入它视野范围的生物都成了它的发泄对象。

这么强大的妖兽,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在伤了它配偶的情况下全身而退?

看它还这么愤怒,显然事情才刚发生不久,所以它应该还没有离开平常的活动范围太远。

这时,不止是夏焰在思考,身穿朱红铠甲的女子和那名冷漠少女也陷入了沉思,她们亲眼看到夏焰在他们面前切换心剑,这可说是她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奇景。

于是,那名身穿朱红铠甲的女子走至夏焰身边,用那个好听的声音说道:

“不好意思,我能问一下你为什么能够使用两把心剑吗?”

夏焰从思考中抽离,循声转过头来,看着这个全身包裹在铠甲里的女人,沉默了两秒后,淡然说道:

“顺序错了吧?”

“嗯?”

“我是说,在探寻别人的秘密之前,不是应该先来个自我介绍么?我到现在连你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女子先是一愣,随后呵呵笑道:

“哦,对不起,是我失礼了。”

于是,女子飒爽地摘下头盔,一头飘逸的金色长发随风抛洒而出,飘落在她的肩甲上。她的年龄看起来在25岁左右,五官同洋娃娃一般精致,有着一双蓝色玛瑙般的漂亮眸子。

人如其声,女子不仅声音好听,人果然长得也特别好看。这样的一张脸,很难让人跟通缉犯这个词联想到一起。

“我叫塞西莉亚,是一名佣兵。”女子说着向夏焰伸出了一只手。

“夏焰。”夏焰握住女子的手。

什么嘛,这个世界的人不是有握手这门礼仪的么。这么想着,夏焰目光不禁向铃音瞟去。

随后,夏焰向其介绍了自己的同伴,同时,视线往那名看上去似乎刻意跟他们保持了一段距离的冷漠少女看去。

“你呢?要不要也介绍一下你自己?”

听了夏焰的话,冷漠少女直接面无表情地走开了。这性子,看来比铃音还要古怪的多啊。

塞西莉亚看了一眼离去的少女,没过多在意,转头继续问道: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为什么你能有两把心剑呢?”

夏焰犹豫了一会儿,很不在意似的说道:

“这是我个人的特性。”

塞西莉亚显然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做了一个嘟嘴的动作。这个动作浮现在她那张精致的脸蛋上显得尤为可爱,这样的人真的是通缉犯么?

夏焰想起之前的那封密信,不禁心事重重。他觉得任何事情眼见为实,在自己没有确认之前,他是不会轻易听信别人的话的。所以,他决定将那封密信的内容暂时抛至脑后,一切以他的观察和判断为主。

塞西莉亚见夏焰故意有所保留,也就不再追问,识趣地走向他处。这时,一旁的燧火就像已等待多时,一个箭步靠了过来,对夏焰低声说道:

“夏焰,对不起,因为我的缘故,所以让你暴露了。”

他知道,夏焰是为了救他,不得已才切换心剑,要不然,他也不会在之前一直坚持只使用一把心剑。

“没事。”对着这个懂事的男孩,夏焰露出阳光般的微笑,温柔地轻抚他的额头。

这时,夏焰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低头问道:

“对了燧火,你的心剑是地属性的吧,那么能借助它探查地形么?”

燧火想了想,然后确认道:

“嗯,你想查什么?”

“我怀疑那只白面黑熊的巢穴应该就在附近,我总觉得似乎能在那发现些什么。”

“好的,我来试试!”

燧火马上打起精神,唤出心剑,抵在地面上,同时闭上了眼睛。

除夏焰以外的所有人都向他投来目光,虽然不知道他在干嘛,但却跟夏焰一样都在等待一个结果。

半晌之后,燧火睁开眼睛,手指先后点向三个方向,认真地说道:

“目前周围能探测到的范围内,有三个洞窟,最近的一个在我们的东南方向。”

夏焰笑着摸了摸燧火的小脑袋,高兴地说道:

“好的,就先去那里。”

夏焰跟其他人略微解释过后,获得了他们的一致赞同,于是所有人向着那个洞窟移动,一路并没有发现其他具有威胁性的妖兽。

待洞窟已经于视野范围内显现的时候,他们在地面捕捉到了一个显眼的东西。

那是一条血痕,宽度足足有四五米,一直拖到那个黑漆漆的洞口里面。

所有人拿出自己的武器,小心谨慎地前进。

一进洞窟,塞西莉亚就让心剑缠绕火焰,把它当做火把来使用,照亮了五人身边半径十米左右的范围。

洞窟不算太过幽深,前行数十米就到底了,这里是一个较为广阔的空间,到处都是某种大型生物生活过的痕迹,脚下还有各种不知名动物的尸骸。

塞西莉亚将火焰剑照向深处,所有人都看到了那触目惊心的一幕。

在广阔空间的中心地带,有一大滩血迹,上面零零落落的还散布着一些血淋淋的肉块和毛发,显然这里曾发生过一场袭击,而且从血迹的干涸程度来看,这场袭击应该才刚过去不久。

结合现有的线索,夏焰推断这里应该就是那只白面黑熊的配偶遭遇攻击的地方。

“没有尸体……”塞西莉亚沉吟道。

夏焰听后四处张望,果然没看到完整的尸体或者尸块。

“那道血痕!”夏焰的声音回响在黑暗洞窟的四壁之上,“它并不是被拖进来,而是从这里被拖出去的!我们去外面看看吧。”

所有人再度来到外面,顺着那道血痕一路前行,却发现它延伸到一定范围后突然消失了。那里是地势相对较高的地方,往下看是很多低矮的山坡和峭壁,再远处则是另一座山头。

“那家伙,从这里开始改为飞行了。”夏焰见四处都找不到血迹的延续,笃定地说道。

铃音慢慢凑了上来,看了一眼周围的地势,问道:

“你是觉得那就是我们的目标?”

夏焰点了点头,说道:

“能轻易制服白面黑熊那样的怪物并将其带走,可见其体型要比白面黑熊还要巨大的多。血迹到这里就断了,可见其具有飞行的能力。这样看来,不就像传闻中的‘巨龙’一样么?”

燧火缩了缩脖子,视线在周围的天边转来转去。

塞西莉亚也凑了过来,忧心忡忡地说道:

“但如果对方是能够飞行的生物,在如此广袤的山脉中搜寻它就有些困难了。”

“这个倒是不难,它刚带着食物飞走,毫无疑问一定是去它的巢穴里了。”夏焰转过头,对着同伴说道,“燧火,对着血迹消失的方向搜寻一下,略过那些小型的洞窟,只专注于那些大型的,这可是一只巨龙,巢穴的大小至少也要达到那种级别才对。”

“我明白了!”燧火有精神地答道,随后就跟刚才一样,拿出心剑,剑尖点地,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燧火睁开眼带着些许歉意说道:

“我现在能探测的范围还很有限,在附近都没有发现类似规格的洞窟。”

夏焰微微一笑,指着血迹延伸的方向说道:

“没关系,我们就朝着那个方向出发,你一路探测过去,一定能发现目标。”

随后,众人开始前行,一路上偶有拦路的野兽,但都是一些不具备太大威胁的小角色,在四个心剑士加上一名身手不凡的少女的面前,根本不足为惧。

他们一路走走停停,停下来的时候,就由燧火展开探测。尽管已经走了相当远的一段路程,但仍没有任何收获。

路途遥远,夏焰决定用聊天来打发时间,正好他有些疑惑需要解开。

于是,他看了一眼那名默默走在离人群最远位置的冷漠少女,转头面向塞西莉亚问道:

“你们是怎么接到这个委托的?”

“我是被人找上门的。”塞西莉亚一边在崎岖的山路上选择每一步的落脚点,一边说道,“是一位老管家找到我,跟我说看我实力不凡,想要邀请我去他们宅邸做客。”

“这开头的模式跟我一样啊。”夏焰不禁心想。

“起初我是拒绝的,因为实在太可疑了。但那名管家说会有丰厚的赏金,而且还说邀请的不止我一个人。所以我就决定姑且过去看看。”

嗯?这一点倒是跟我有些不一样,老管家对我可从来没有说过邀请的人不止我们,是我们到达宅子后才发现还有其他人可以接受委托。夏焰察觉了这微妙的不同之处,细细品味着其中的差别。

夏焰随后将下巴一抬,指了指远处的冷漠少女,问道:

“那她呢?也是这样么?”

塞西莉亚望了她一眼,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清楚,那名少女的话很少,我也不认识她。只是我到达伯爵府的时候,她就已经在了。”

夏焰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那你之前经常接受这样的委托么?”

“要看是什么样的,如果赏金丰厚,且危险度可以承受的话,我肯定是很乐于接受的。”

“那你一路走来,总会像这次一样遇到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吧,你跟别人组过队么?你说你是佣兵,但我看你却是一个人。”夏焰总算问出了他想问的话,密信上提到她会利用美色勾引同行的冒险者独吞钱财,目前夏焰还没看到任何类似的迹象。

“我向来独行惯了,况且,我也不信任其他人。”塞西莉亚这句话的言下之意是她对夏焰也是怀有防备之心的。

夏焰致以微笑,同时心生疑惑。在他看来,眼前女子的形象与信中提到的内容诸多不符,这一切都是她的伪装么?

突然,远处的天边传来一声咆哮,回荡在整个山谷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