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伯爵的委托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4391字
  • 2022-05-31 13:34:55

老管家看了眼天边的银月,用略显沧桑的声音说道:“今天天色已晚,请诸位先行回去休息,明天早晨我会去诸位下榻的旅店门口等候。”

“等一下,你这人怎么自说自话的,我还没有答应呢。”夏焰皱眉说道。

老管家微微一笑,回答道:

“请放心,以我家主人的身份和财力,酬劳方面肯定会让诸位满意。至于委托的内容和难度,明日到了府中主人自会详细告知,接受与否届时皆凭诸位自愿。”

从老管家的口气上听起来,这位主人的官威显然不小。只是夏焰非常不喜欢对方这种不容分说的态度,既然有事情要委托别人,不是应该亲自前来才更有诚意么?不过越是有权有势或者是有钱的人,面子和架子就成为对应他身份不可或缺的一物,也就是说越是身份地位高的人,越会摆谱。

其实夏焰也很好奇对方是谁,但问题在于,经历过刚才那一幕之后,余悸尚存,眼前这个“委托”到底会带来多大的危险还未可知。万一对方就是搜寻银发女性的那个神秘人,夏焰觉得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挑战那么强大的对手。

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夏焰有廻影在手,又有见多识广的铃音相随,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大不了立即运用廻影的心剑术逃跑,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再说,如果对方真的是搜寻银发女性的人,那么鉴于与燧火的目标重合,或早或晚都是要再接触的。

想了这么多以后,夏焰做了决定,斜眼看着老管家,幽幽地说道:

“……看来不用告诉你我们住哪儿了。”

老管家保持礼貌的微笑,用躬身行礼的动作代替回答。

“那么祝诸位今晚好梦,明日再见。”

回到旅店之后,铃音前往自己的房间,夏焰则和燧火前往另外一间。

打开房门后,夏焰就一头栽倒在床上,这一天让他感觉又漫长又疲惫,接触到床就不想再起来了。

一旁的燧火正趴在另一张床上,就着灯,津津有味地翻阅着那本教人识字的读本,一边看一边嘴里跟着念叨。

夏焰回顾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只觉得空气都变得沉重起来,他的脑中循环播放着那个男子如木偶般扭曲身形死去的画面,并一遍一遍地闪过他临死前的绝望表情。

还说什么好梦,看来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了。

……

第二天上午,夏焰走出旅馆,用手挡着刺眼的阳光,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在他面前,老管家显然已在那里恭候多时。

他的身边停着一辆马车,车厢看起来十分高级,牵车的马是黑色的,长得很精壮,鬃毛修的很是整齐。

老管家一见到夏焰一行人,就做了一个恭敬的手势,请他们移步车内。

怀着忐忑的心情,夏焰走上马车。车厢内的空间非常宽敞,有两排面对面的酒红色皮制沙发,夏焰和燧火坐在一边,铃音则坐在他们对面。

马车在略显颠簸的路面启程,在踏上平坦的大路之后,就一直保持平稳的行驶。

夏焰从窗边往外望去,发现马车一路驶离了市中心,向郊区行去。他之所以这么判断,是因为周围的建筑物越来越稀少,绿林植被逐渐增多,视野也变得愈发开阔。

再度行驶了一段时间以后,马车来到了别墅成群的地方。这里应该是城市里贵族居住的地区,那一栋栋豪华的建筑无一不在彰显着主人的身份和地位。

终于,马车在踏过一段林荫小道后,于一扇造型讲究的黑色铁栅栏门前停了下来。

门口两位穿着护甲的卫兵将铁门拉至半开,马车继续驶过花园式的庭院,并最终停在一栋富丽堂皇的别墅大门前。

老管家下马打开厢门,并在一旁躬身等候。夏焰走下马车时,看到别墅的大门轻开,一名女仆打扮的少女走了出来,静候在门口。

老管家在所有人都下了马车后,再度坐上驾驶位,顺着另一条路前往后院。那名女仆则是对来访者礼貌地鞠了个躬,并带领他们走入别墅的内部。

别墅里的地砖擦得锃亮,用的墙布也十分考究,墙上挂着很多油画,大多数都是一个肥胖的光头男子,留着一缕末梢卷起的小胡子,可能就是这栋房子的主人。

一路经过楼梯间,步入漫长但采光极佳的走廊,踩着手工的羊毛地毯,来到一扇相当于四人手臂长度的松木门前,女仆上前敲了敲门,轻声说道:

“主人,人已带到。”

“进来。”一道漫不经心的声音回道。

女仆将门推开,并随后立在门边躬身静候。

真讲究,这就是贵族的行事作风么?夏焰有些诚惶诚恐,为了避免土包子进城被人看不起,他尽量把头抬得高高的。

走进房间后,夏焰略感意外,因为房间里的人数比他想象的要多。

首先是坐在高级木制书案后面的男子,光头,末梢翘起的小胡子,和刚才出现在油画里的人一模一样。他捏着一个精致的烟斗,正在用银匙慢条斯理地往斗钵里面添加烟丝和香料。

在他身后站着两个全副武装的高大卫兵,身穿厚重的板甲。他们手里拿着斧戟,不过看造型更偏向于装饰而不是实用,毕竟要挥舞那么大的东西作战,就算是一身轻装的人也很难做到。

除了他们以外,房间里此时还有另外两人。

一个是靠在墙边书柜上的妙龄少女,她肤若凝雪,表情淡漠,身材偏于矮小,留着一头粉紫色的短发,额前的刘海下是一对赤红色的眼眸。身穿带披风的黑色上装,配以彰显少女活力的白色短裙和过膝的黑色长靴。从窗外飘进来的微风掀起她披风的一角,露出她藏于腰后的黑色匕首和绑在左腿上的几把飞刀。

另一个则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对象,那人在夏焰看过去的时候也转过头来,两人对看一眼皆是有些惊讶。此人身穿一套朱红色的铠甲,腰间绑着一把穿甲剑,面容藏在覆有面甲的头盔之中,正是之前在图书馆前遇到的那个女子。

待夏焰三人全部走入房中,女仆对着房间内的主人略微弯身,面对着他退出房间并带上了房门。

房间里顿时有些安静。

只听“擦”的一声,那个光头男人点燃一根火柴,将它伸进斗钵。男人嘬着烟嘴,缓缓吐出烟雾。

“今天把各位召集至此,属实有些唐突,如有冒犯之处,还望各位海涵。”光头男用老套的开场白打破沉默。

与夏焰想象中不同的是,他的声音很尖。这样的声音配上他这张脸,莫名显得有些滑稽。

“我名叫巴特尔·库柏,你们可以叫我库柏伯爵。”光头男眼神扫过众人,抽吸了一口烟斗说道,“之所以把诸位叫到寒舍,是因为最近发生了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急需专业人士前去解决。”

夏焰听到光头男的自我介绍,尽管心里已有所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首先伯爵这个词,要么就是这个世界里本身对贵族爵位的分类,要么就是创世神剑对异世词汇的翻译和转换。如果同原先世界一样,爵位的大小顺序应该是:公、侯、伯、子、男。伯爵已经能排到中间,是比较高身份的贵族了。

见众人没有答话,巴特尔伯爵继续陈述:

“我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听过一个传闻,说位于瑰拉南部的拉达尼亚山,最近有巨龙活动的痕迹。”

“巨龙?!”夏焰忍不住发出声音,不管是哪个世界,这个词所描述的生物都不会是简单的家伙。

巴特尔又是抽了一口烟斗,点头说道:

“没错……不过由于目击情报太少,我们能掌握的信息就很有限。截至今日,我们已收到很多实证性质的举报,比如放牧的牛羊突然成群消失,中部大道的行商团队遭到不明飞行巨兽攻击,拉达尼亚山附近传来巨大生物的吼声之类的。

“据幸存者描述,他们看到的是一个长有蝙蝠翅膀,形似蜥蜴的怪物,就跟书里对‘龙’这种生物的描述一样。”

夏焰情不自禁地去看同屋其他人的反应,只见那名冷漠少女表情未变,依然双手抱胸靠在书架上,从这一点来看,她和铃音真的有些相像。再看铃音,脸上带着理所应当般的淡定神情,视线则固定在一个方向。咦?她居然在盯着那名少女看?

燧火站在夏焰身边,听到巨龙这个字眼时,双眼圆睁,嘴巴大张,表情都不带装一下的。

再看那位身穿朱红铠甲的女子,因为看不见她的脸,也就没法知道她现在的表情。但是看她一直没有变换动作,想必也是听到十分认真。

巴特尔伯爵再度深吸一口烟斗,斗钵里的烟丝冒出火星,吞云吐雾间,他用那个尖细的声音缓缓说道:

“因为最近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如果放着不管将会成为危及瑰拉市区周边安全的巨大隐患。因此,我想要委托你们的任务就是,调查拉达尼亚山,搜索巨龙的巢穴,验明它的真身,然后消灭它。”

夏焰深吸一口气,脑海中冒出四个大字:

怪物猎人?!

“当然,接不接受委托,完全凭诸位的个人意愿。”说着,伯爵打开抽屉,取出其中的几个沉重的皮囊,丢到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不过如果你们愿意接受这项委托,成功完成并且能够活着回来的话,每个人都可以获得1000枚金币作为赏金。”

1000枚金币?!夏焰这次是倒吸一口凉气,险些没呛着自己。

他之前做过功课,了解了一下这个世界的货币机制。

苍月和霸炎统一,都是按金币,银币和铜币来区分货币价值,1个金币等于10个银币,1个银币等于100个铜币。

举例来说,一个苹果的标价是3个铜币,而在原先世界夏焰所处的城市,一个苹果价值约为1.5元。那么粗略进行换算,得到的结果就是铜币和人民币的汇率大概在2比1左右。

这样的话,1个银币,相当于100个铜币,也就是50元。1个金币的话,等于10个银币,也就是500元。那么由此可以推出,1000个金币的价值竟然高达50万人民币之多!

不过任务的赏金肯定是跟风险成正比的,刚刚伯爵也说了,能够活着回来的人才能分得赏金。

说实话,这么高额的赏金确实相当诱人,而且这次有五个人。姑且不论那两名女性实力如何,夏焰三人可都是心剑士啊。

就在夏焰犹豫的时候,燧火走到他的身边,凑着他的耳朵说道:

“这世上所有的事,不尝试过又怎么知道呢?”

夏焰立刻用啼笑皆非的表情看着眼前这个小伙子,但对方眼神清澈,似乎只是想要给夏焰加油打气。

好吧,试试就试试。

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包括夏焰在内,房屋里的所有人都同意接下了这个委托。于是,夏焰和朱红铠甲的女子定下明日清晨于南门外碰头,然后出发,那名冷漠少女虽不发一言,但见其微微点头似乎也算是同意了。

巴特尔伯爵脸上浮现满意的笑容,同时对外面呼喊了一声。门应声打开,那个女仆端立在那里,做好送客的准备。似乎从夏焰他们进门之后,那名女仆就一直站在门外,听候命令。

走出大门,三辆马车已经在外面待命,那名冷漠少女和那个穿朱红铠甲的女子先后上了其中的两辆,驶出了庭院。夏焰看了看剩下那辆马车的驾驶位,还是之前的那名老管家。

夏焰他们在女仆的注视下,走进车厢,关上了车门。这个时候,老管家把手从前面的窗口伸了进来,递上了一个皮袋。

夏焰接过皮袋,掂了掂发现还挺沉。

“这是我家主人预付的定金,诸位可以用来采购一些路上用的物品。”

真贴心啊,夏焰感叹着就急忙想要打开皮袋,却听到老管家刻意地咳嗽了两声,说道:

“世道不安全,钱财不便见光,还请阁下务必在回去之后,确认四下无人的时候打开,切记。”

明白老管家话里有话,夏焰也就不再多想,把皮袋默默收入怀中。

马车沿着来时的路线,一路返回,中途没有停歇,很快就到达了旅店。

夏焰把铃音叫到自己的房间,三人凑到一起,打开了那个皮袋。

里面有一把沉甸甸的金币,外加一封信函。

夏焰小心翼翼地将其拆开,见里面的信笺上写着几排肃杀的字迹:

“今日跟你们一同在场的那名身穿朱红铠甲的女人,实为霸炎帝国通缉要犯!该人劣迹斑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更会利用女色勾引并杀害同行的冒险者,独吞钱财。目前已出现多名遇害者,遂吾以伯爵名义下此命令,望诸位在执行任务过程中将其诛杀,并将其首级带回。随信附上皇家御赐印鉴,以示证明。”

在信笺的末尾,有一个红色的狮子印章。在那旁边还有四个写的大大的字:

“阅后即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