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灭世魔剑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488字
  • 2022-05-30 14:29:43

铃音看了一眼门外的方向,皱了皱眉。

在巷子的拐角处,一个人影转身离去。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啊!”看到老大因为想要说出神秘男子的事情所遭受的下场,其他被绑在凹陷的地坑里的人都被吓得不轻,靠近他身边的两个人一个拼命地在挪动身体想要远离尸体,另一个则是不停地在呕吐。

夏焰伫立在那久久不能回神,这是他自从穿越以来,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摸了摸胳膊的关节处,甚至有很长时间都忘了呼吸。

发生在他眼前这活生生的一幕让他想起了在原先世界里看过的恐怖片,片子里那些受害者因为遭到恶灵的诅咒,都用很残忍的方法死去,就跟面前这个人的死法一样。

夏焰很害怕,害怕他自己也会变成那样的一具尸体,但是时间只是静静流逝,在那之后风平浪静,什么都没有发生。

“是诅咒系的心剑术。”铃音的声音突然响起,拉回了夏焰飘散的思绪。

“这是……心剑士做的?”夏焰回过头问道。

“应该是吧,看样子是提前在这个人的身体里埋下了‘种子’,因为触发特定条件,所以就引爆了诅咒。”

“特定……条件?”

这时候夏焰想起那人不停在说不愿意透露神秘人的事情,因为说了就会死。看来,“说出关于神秘人的事情”就是所谓的特定条件了。夏焰突然有些自责,因为从侧面来说,也是因为自己不停逼问对方,才导致了对方的死。

铃音像是注意到夏焰的反应,用随意的口吻说道:

“别想太多了,从对方的手段来看,就算这家伙顺利完成了委托,对方一定也会将他这么弄死。所以只要他还在从事这些肮脏的勾当,早晚会落得这个下场。”

夏焰点了点头,目光却一直无法从那具尸体上移开。

“到底是什么人,会用这么残忍的手法去杀人?而且,究竟是为了什么?”

夏焰现在意识到,寻找银发女性这件事,背后也许隐藏着一个很深的秘密动机,而为了不让这个秘密曝光,有人可以轻易地为此杀人。

夏焰觉得,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和身份,根本不足以牵涉到此事中。人还是必须量力而行,如果做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事,很容易会引火烧身。

没有再去多想,夏焰释放了那些被捆住的绑匪,他们也不管自己老大的尸体,刚获得自由就全部一哄而散。

夏焰走到角落和燧火一起扶起了那名银发女子,表示要送其回家。

月光从云层中崭露头角,大街小巷中已不复白天的盛况,此时人烟稀少,家家亮起了灯火。

走在石板路上,夏焰看了看欲言又止的燧火,代其问道:

“你好,薇欧拉小姐,是么?”

女子点了点头,说道:

“是我,感谢你们救了我,可是为什么你们会知道我被关在那里呢?”

“你要感谢你的丈夫,如果不是他每天坚持去贴寻人启事,我们也找不到你。”夏焰微笑说道。

“啊,亲爱的……”薇欧拉眼角泛起泪光。

“其实我们也是因为有事找你,所以才发现你被人绑架的。”

“有事找我?请问是什么事呢?如果有什么是我能帮得上忙的,请一定要跟我说。”

“好吧,其实是这样的……”说着,夏焰停下脚步,把燧火拉到面前,直截了当地问道,“请问你有一个12岁的儿子么?或者说,你曾经有过这样的儿子么?”

薇欧拉也停下了脚步,惊讶地看了看夏焰,再看了看被他按着肩膀眼神有些躲闪的燧火,疑惑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这位小弟弟跟妈妈走丢了,然后你们认为那个人可能是我?”

听到这,燧火的心已经凉了半截,不过夏焰却不甚意外,因为他之前看到寻人启事上写的薇欧拉的年龄为30岁,如果燧火12岁年纪属实,那么薇欧拉在18岁的时候就要诞下燧火,放在原先世界里来说这个生育年龄确实过早,但夏焰也不确定,毕竟是异世界,什么都有可能不一样。

薇欧拉在看到燧火的眼神明显暗淡下来后,心脏也随之一紧。她按着裙子蹲下来,看着燧火的眼睛说道:

“小弟弟,对不起,我不是你的妈妈,因为我和我的爱人到现在还没生过孩子呢。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这世界那么大,你一定会找到你的妈妈的。”

听到这句鼓励,燧火虽然缓慢,但坚定地点头“嗯!”了一声。

微笑地摸了摸燧火的脑袋,薇欧拉站了起来,对夏焰问道:

“为什么你们会认为我是这孩子的母亲呢?”

“因为你有一头银发。”夏焰回道,“这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跟母亲分开了,他唯一留下的印象就是母亲的银发特征。”

“银发……”薇欧拉攥起一缕绢丝看了看,有些忧愁地说道,“听你们刚才在房间里的对话,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绑架的,是么?”

夏焰点了点头,继续开始走路,薇欧拉和其他人随之跟在他的后面。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现在可以明确的一点就是,有个危险人物在四处寻找银发的女性。所以薇欧拉小姐,为了您的安全着想,平时还是尽量不要让人看到你的头发为好。”

薇欧拉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的刘海,说道:

“虽然有些可惜,但我会尽快把头发染成黑色。回到家之后,我会先剪成短发,并戴着帽子出门。”

夏焰很满意地笑了笑,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对了薇欧拉小姐,那位让我来找你的朋友跟我说过,你很博学,读了很多的书,所以我有点问题想要请教一下。”

“嗯,好的,请说。”

“你听说过茵菲利塔西亚这个名字么?”

“你是说创世神剑?”

夏焰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因为薇欧拉几乎想都没想就这么回答。

“确实是……你果然很博学。”夏焰思考了一下问话的方式,接着说道,“那你知道有关创世神剑的任何事么?它是不是也是一把心剑?”

薇欧拉托着下巴深思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燧火眨巴着小眼睛盯着她看,似乎是在想他的妈妈是否也是这样美丽又知性的女子。

“创世神剑,不能简单归类为心剑,其实准确来说,它并不是一把剑。”

“什么意思?”被薇欧拉的回答弄得一头雾水的夏焰问道。

“它是神力的象征,是牵动这个世界的存在,不仅仅是一把剑,而只是一个象征。象征着创世神的存在,象征着他的力量。如果要说它是剑,嗯……你可以这么去理解,它更像是这个世界所有心剑的总和?”

夏焰听得云里雾里,这些都是人话么?还是他体内的翻译机出了什么问题?

“在创世神话中,创世神索亚将创世神剑的力量分与整个世界,形成了各种地貌,之后才从这些不同的地貌中诞生了诸多心剑。所以,依照我的理解,在其之后诞生的心剑像是创世神剑的分身,而创世神剑则是所有心剑的源头。”

夏焰虽然还是没完全听懂,但突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薇欧拉的解释,好像一根线贯穿了所有事情,并把所有的因果联系到了一起。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能操纵和使用这么多心剑的原因了吧?因为我的心中,寄宿着所有心剑的本源?

夏焰沉浸在思考中不可自拔,他没有留意到铃音此刻看他的眼神隐约有些奇怪。

“夏先生,既然你问到创世神剑的事情,那你知道对应它的另一把剑的存在么?”

薇欧拉的话语突然打断了夏焰的思绪。另一把剑?什么意思?

夏焰摇了摇头,并涌起强烈的好奇心示意薇欧拉说下去。

“创世神剑对应的另一把剑,世人称其为灭世魔剑,古语穆斯麦塔利恩。”

“创世神剑茵菲利塔西亚,灭世魔剑穆斯麦塔利恩……”夏焰复述着这些拗口又难记的名字,表情显得很震惊。

“创世神在开天辟地的时候,打倒了从原初黑暗中诞生的猩红灾厄,并将其封印在一把剑中,这把剑就是灭世魔剑。”

“这把剑现在在哪儿?”夏焰问道,他总觉得这件事隐隐和自己有所关联。

“这把剑一直被封印在一个秘密的地方,谁都不知道在哪里。”

……

看到薇欧拉安全回到家中,她的丈夫激动地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才好,真是太谢谢你们了!”

“别客气,你太太也解答了我的诸多疑惑,就当做是酬劳吧。”

于是,在督促他们锁好门窗后,夏焰赶紧逃离了现场。再待下去的话,他都怕对方要把他叫差辈了。

迎着月光,夏焰他们走向提前订好房间的旅馆,虽然还有很多事情悬而未决,但今天无论如何可以睡个好觉了。

就在这时,铃音却突然停下脚步,看着前方。那里是一条巷子的出口,拐出去就是大路。

“你跟了我们好久了,我想也差不多到了该现身的时候了。”铃音冷冷地对着那个拐角说道。

夏焰听后将燧火护在身后,用戒备的眼神盯着那个地方,但是他什么都没看到,也没感觉到。

片刻之后,从那里走出一个人,穿着笔挺的西服,领口打着领结,脚下踩着光亮的皮靴。他有一头经过整齐梳理的白发,两鬓和剃得很优雅的胡须也是花白。只见他微微躬身,做了个礼节性的手势,很有礼貌地说道:

“失礼了,在下只是一名管家,因有求于各位,所以才冒昧在此等候,并非有意跟踪。”

“哼,别装了,第一次是在图书馆广场,第二次是在刚才那个地下室的旁边,我可是清清楚楚感觉到了你的气息。”铃音不屑地说道。

那位自称管家的老先生不慌不忙,面带微笑地说道:

“这位小姐的感觉确实相当敏锐,那我就实不相瞒地告诉诸位,我家主人有一个委托,需要挑选有才能的人士去完成,而诸位在我的观察下,已经完全达到了要求。”

“委托?”夏焰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想到之前在他面前死去的那人提到的那名神秘男子。不知为何,他将那名神秘男子与眼前这位老管家的身影重合在了一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