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失踪的薇欧拉小姐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810字
  • 2022-05-30 14:19:16

据男子所说,他的妻子薇欧拉每天下班都会准时回家,但三天前却迟迟未归,于是他连夜去往她同事的居所询问,得知薇欧拉当天也按时下班并无异常。由此推断,薇欧拉应该是在下班到回家路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从而导致其失踪。

得出这个结论以后,夏焰转而询问其他线索。

“您妻子这几天有什么异常么?我是说,跟平常看起来不一样的地方。”

“要说异常的话……”男子低下头回忆了一阵,突然眼睛一亮,“哦对了,她最近跟我提到,好像总有一种被人跟踪和偷窥的感觉,当时我还觉得是她工作太累神经敏感,劝她不要疑神疑鬼呢。”

男子说着扶住了自己的额头,神情有些痛苦,貌似为自己当时的敷衍态度后悔不已。

“也就是说有被绑架的可能性。”夏焰在心里深谙道。

“都怪我,当时如果我多注意一些,如果我下班时去接她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见男子已陷入自怨自艾的情绪之中,夏焰安慰道: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就不要太过自责了。我们也会帮忙,但并不保证一定能成功帮你找回妻子。”

说完,夏焰转了个念头,追问道:

“最后再问一个问题,这几天你身边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么?请回忆一下,任何细小的事情都可以。”

夏焰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想到:如果女子是被人绑架的,对方一定会来要求赎金,那么就肯定会联系男主人。而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了三天,对方既然还没有来联系,那很大概率这就不是一起绑架事件,或许那名女子早就已经遇害了……

男子沉默了好一阵子,然后才用不确定的口吻说道:

“有一件事,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的上奇怪。也许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吧,贴寻人启事这件事也不是很顺利。”

夏焰眼神立马一亮,紧接着询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

“我也不是很确定……就是用来张贴告示的纸条老是会消失不见。”男子哀叹一声说道,“其实本来告示板上纸条这么多,不管是被风吹掉或者是被其他张贴告示的人为了抢好位置而拿下来都很常见。但是我贴的寻人启事掉落的也太频繁了。就连那张寻找家猫的告示都能挂在那里好几天,但我每次来看都找不到自己贴过的。”

夏焰托着下巴沉思了一阵,铃音正在旁边百无聊赖地踱步,燧火则是坐在灯火下好奇地读着新获得的书本,风声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广场上周围来来回回很多人,夏焰却突然觉得在某个看不到的角落,自己正被某人的视线盯着。

“好的,谢谢你提供的线索,虽然不知道能帮上你多少,但我们会留意的。”以这句话告别了男子之后,看着他落寞而去的背影,夏焰转身走向自己的同伴。

他不着痕迹地留意着身边的人,压着声音说道:

“你们两个跟我走,别问为什么,待会我会解释。”

铃音本来就很无聊,看到夏焰这样神神秘秘的,反而很爽快地接受了。而燧火则是被夏焰的反应弄的紧张兮兮的,一面走一面偷看着夏焰的表情。

让两人意外的是,夏焰带着他们在旁边的巷子里七绕八绕,但最后还是绕回了这个广场。此时,他们躲在一处高大建筑的阴影里,掩藏了身形和气息。夏焰选的这个位置很好,如果不是在身边很近的地方,根本不可能发现他们。

此时,夏焰目光如炬地盯着广场入口的告示板,静静地等待。

时间过的很慢,夜色悄然降临。燧火想打哈欠但还是忍住了,他不知道夏焰在等待什么,他只知道这里太暗了根本不能看书,所以内心感到十分沮丧。而铃音则显得比夏焰还沉稳,靠在墙上闭目养神,果然这个少女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能找到一个东西来把自己的身体用最优雅的姿势靠上去呢。

突然,夏焰眼神一动,他看到月光下一个可疑的影子趁告示板附近无人,鬼鬼祟祟地走了过去。这个人先是在告示板上扫了一遍,然后视线定格在其中一处,在探头探脑环顾了一阵之后,他果断地从板子上撕下了一张纸条,揉成一团塞进自己的怀中。又是左顾右盼一番后,他才小心翼翼地离去。

“跟上他!”夏焰小声说道,并率先离开了待机处。铃音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就像她从没睡过。燧火跟在队伍的最后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三人借助沿途建筑的影子,一路尾随那个可疑的家伙,直到到达一处暗巷,看见他沿着向下的阶梯进了一栋房子的地下室。

没有犹豫,夏焰召唤出廻影,一脚踢开了阶梯下的那扇门。而他之所以没使用双刀,是因为不到必要情况,他不想把自己最大的秘密暴露给其他人知道。

三人冲进房子,看到七八个手握兵器的男人,正一脸惊愕地看向他们这些闯入者。刚刚那个在广场上撕告示的人则最为惊慌,因为此刻他才明白,自己是被人跟踪了。

夏焰定睛一看,这些人中的好几个居然还是老面孔。

“哎哟,我们还真是有缘。”夏焰用调侃的语气说道,这些家伙正是白天在图书馆前遇到的那群人。

这些男人的脸色马上从惊愕转为愤怒,他们一个个咬牙切齿地向夏焰他们包了过来。而随着他们移动,夏焰借着月光终于看清,在房间的角落里,一个女子正被毛巾之类的东西捂着嘴,双手被麻绳绑到了柱子上,双脚也被拴在一起。此时,她面容憔悴,眼神虽疲惫但却忽然有一簇光芒闪现,宛如求生意志被点燃一般用被堵住的嘴用力地发出哼唧哼唧的声音。

那名女子戴着被弄脏的眼镜,她的头发,是月光般的银色!

夏焰当即使用廻影的能力唤出影域,顿时三四个人就被拖入了黑暗的沼泽。其他几个人这时才惊恐地发现,原来是对上了心剑士。

他们畏惧着夏焰手中的那把黑色直剑,眼神转而向铃音看去。毕竟他们只是普通人,不可能打得过心剑士,如果抓了眼前这个少女,就还有抗衡之力。

就像是完全猜透他们想法一般,铃音淡淡地召唤出残雪,并刻意在空中制造了一些冰锥,吓得那些人一阵脚软,险些瘫倒在地。

于是,他们把最后的希望放在那个看上去只是个小孩的燧火身上,这么小的孩子总不能是心剑士了吧!

在做了决定之后,他们全部一股脑儿地向燧火扑去。

燧火一手紧紧护住书本,另一只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把岩石结构的剑。冲过来的众人立刻静止,他们的大脑宕机了。突如其来的一阵地鸣后,地板整个塌陷,那些家伙就这么摔到震出的巨坑里,一个个都昏了过去。

解开了那名女子的束缚后,夏焰让其先在一旁休息。随后他把关在影域里的那些人放了出来,扔到了巨坑里,拿之前用来绑女子用的麻绳捆在所有人身上,将他们背靠背扎成了一团。然后,夏焰将其中一人拍醒,正是白天时候在广场上站在中间的那个男人。

他在清醒之后,看了看左右,表情立刻变得十分惊恐。在他说出“大侠饶命”之类的话之前,夏焰就先行问道:

“说说看,你们为什么要绑架她?”

“谁?绑架谁?”看来这个家伙吓得不轻,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别给我装,看来教训的还不够是不是?”夏焰故意将语气调整成了恶人模式。

“别别别,我知道,我说!”那个家伙已经不复白天趾高气昂的模样,一边抖一边颤着声音说道,“我们也是听命行事,不关我们的事啊!”

“听命行事?”夏焰眉毛一扬,这个答案稍稍让他有些意外,“听谁的命令?他让你们干什么?”

“我们也不知道……哎,别别别,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说的是真的,那个人在我们来到这个城市之前的时候就找上我们了,他要我们帮他寻找银发特征的女子,说会给我们一笔很高的酬劳。”

夏焰看了一眼燧火,见其正蹲在那名女子身旁,用毛巾沾了水细心地在帮她擦拭伤口。他的眼神时不时往女子脸上瞟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夏焰收回视线,继续追问:

“那个人是什么来头,是男的女的?”

“他全身都包在黑色的披风下面,看不见容貌,不过听声音应该是个男的。”

神秘男子在全世界雇佣别人去搜索银发特征的女性?这应该不是XP能够解释的问题。

“那如果你们找到银发女子,就比如她,你们要怎么跟那个人联络?”

这个时候,男子明显露出了犹豫的神情,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脸色痛苦地说道:

“那个男人跟我说过,联络的方式只能我一个人知道,如果我透露给其他任何人,我,我就会死!”

夏焰觉得莫名其妙,嘴角一歪说道:

“他又不在这里,你告诉我他也不会知道。”

“不,那个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非常的可怕,我觉得,如果我说了肯定会死,他就是让我有这种感觉!”

夏焰叹了口气,将廻影的剑锋抵至对方的喉间,眼神中刻意浮现出杀意地说道:

“你不说的话,也会被我杀死,而且是当场就死。”

那人神色立刻变得非常痛苦,想必在内心深处陷入了挣扎。于是,为了压死骆驼,夏焰放下了最后一根稻草:

“我只给你五秒的时间,五秒之后,我就会刺下去。”

“……”

“5!”

“……”

“4!”

“好!我说!我说!”像是终究放弃了抵抗,那人像是要破罐子破摔一般地吼了出来,“我全都告诉你,那个人,他,他其实……”

夏焰的后背突然升起一股凉意,并瞬间蔓延至全身,如同一桶冰水从他头上浇了下来。

那人话说到一半,突然双目圆睁,并张大了嘴巴。接着,他的脖子开始向着不自然的地方弯曲,弯曲,弯曲,直到发出咯咯哒的可怕声音。连同这个动作一起,他的四肢,他的身体,都向着不同的地方开始转动,扭曲。夏焰吓得后退了几步,眼前的这个人就像突然间变成了一个木偶,全身任何一处关节都在发出声响。

周围那些还清醒着的绑匪们,看到这样的情景,都吓得尖叫了起来,吵醒了那些昏睡中的人,然后他们醒来看到这一幕,也发出了尖叫。那名银发女子慌忙中捂住了燧火的眼睛,自己也别过头不忍去看。

咯咯!咔咔!那人的身体已经被扭得不成人形,但却还未停止。他的眼泪和鼻涕流了一地,但因为气管已经被扭断所以只能像坏掉的齿轮一样发出咔咔咔的声音。等到他所有的四肢都被扭至诡异的方向后,他的脑袋开始朝后转动,他的眼神似在求救。一声恐怖的脆响回荡在空洞的房间里,他的脑袋直接旋转了一百八十度。

他死了。

夏焰忍住这翻江倒海般涌上来的呕吐感,捂住了嘴巴。在他面前的,根本不像是一个人,或者说一具尸体,更像是一个奇怪的木偶。它被无形的可怕之力扭曲了所有关节,停止了活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