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知识与丰收之都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4331字
  • 2022-05-29 17:07:34

知识与丰收之都,瑰拉。

这是坐落于霸炎帝国中部偏南的一座大型都市,约有30万的人口。但是相对于其广阔的占地面积来说,这个数字并不算是特别密集。

横跨大陆的贸易商道贯穿东西,而瑰拉可以说是这条商道在西方的起点。城内人声鼎沸,城外农田肥沃,过往的游客和商人在此驻足,久久不愿离去。无论在何时何地,繁华的都市永远能够吸引无数人趋之若鹜。

而作为整个大陆的贸易端口,就连城外的各处细节都似乎在宣扬着它重要的经济地位。

首先是那环绕了一整座都市的巨大护城河。

瑰拉背后的山体中修建了一个巨型水库。夏焰他们一路沿河走来,从上游流下来的河水在这里终止,全部蓄在这个水库之中。

平时,水库闸门略开,排出的河水顺着山体而下,靠近瑰拉北门的时候再经过水道分岔流向两边。顺着水流方向看去,地势越来越低,只见每一边各有一个百米高的巨人雕像平地而起,造型宏伟壮观。他们双脚前后而立,略弯腰身,怀中抱着一个几乎等身高的超大型水车。那些水流就随着轰鸣的齿轮声洒在了水车上,然后汇到了护城河里。

但是,要进入瑰拉,就必须绕到正门,也就是南侧的入口处。那里有一座吊桥,此刻是放下来的,这样人们就能跨过护城河,进入市内。

桥上行人车马川流不息,大门前有几个卫兵正在对来往的人们进行例行查问,等候进城的人在外面已经排起了长队。

夏焰他们早早地就下了幽灵狼,毕竟如果这样进城,惊动路人事小,引来卫兵关注可就不好了。

他们就跟普通的旅行者一样,混入人群,排队等候入城。

例行的盘查很快就结束了,因为夏焰他们三个都是未成年,其中还带着一个小孩,这种组合尽管有些奇怪,但还不至于被人怀疑为危险分子。

进入瑰拉之后,夏焰再次大开眼界。可以说,直到这时,他才有了些穿越的实感。

络绎不绝的行人穿着各式各样的奇装异服,低矮的石砌建筑群透露出沧桑和古典的美感,沿街一直排向视野尽头的各种摊位上摆着许多从来没见过的商品。夏焰抬头看去,北侧的那两座怀抱水车的巨人雕像即使是在这里也清晰可见,足见它们有多高大。

夏焰虽然没有携带多少行李,但来到一个新城市,他还是按照原先世界的习惯,先去寻找旅店。

从门口一路前行,很快就到了闹市区,夏焰顺着大道寻到一处相对来说还算偏静的地方,在那里的巷子中找了一个看上去不是很贵但住起来应该还算舒适的旅馆。

进入旅馆后,他发现大厅里已经聚了很多人,看来他的预感没错,在大城市订酒店还是越早越好,省得晚了找房间麻烦。

因为有了烈火给的钱,他也就不好意思再让铃音破费,跟老板直接订了两间房。

这时,他听到一边的角落,三个长相平凡的年轻人正在激动地交头接耳。

“喂喂,你们听说了么?”

“怎么,又有新鲜事了?”

“可不是,而且这次还是个大新闻。”

“快跟我们说说。”

“你们知道艾吉德矿山么?”

夏焰听到熟悉的名词,瞬间一个激灵,把身子往那边凑了凑。

“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说那里的矿场挖出了一把剑,拜托,那都是好久前的新闻了好不?”年轻人中间的一个做出失望的表情,摆了摆手说道。

他对面刚才说话的那个人看到他这个反应,发出一声得意的轻笑,继续说道:

“我要告诉你们的当然不会是那种过时的消息。”

说着,他作势往其他人身边靠了靠,说道:

“我要说的,是在那里发生的一件大事。”

看来,这个年轻人要说的是比挖出一把心剑更大的事情。意识到这一点后,其他人都支起身子侧耳倾听。

“你们知道吗?霸炎帝国的第十三师团长还有第十六师团长,在那里被不明人士刺杀了!”

夏焰不禁强咽了一口口水,他没想到在这个信息传播如此不发达的世界,消息竟然传的这么快!他想到之前在森林里遇到的那几个商人,按照他们的说法,情报也是可以拿来买卖的东西,也许是矿场那件事的传闻正好被一些脚程快的商人听到,才能如此迅速地传播到这里吧。夏焰他们这一路上走走停停,也不是一个劲地在赶路,有商人超过他们提前到达瑰拉也不是不可能。而且瑰拉毕竟是个贸易都市,各方消息本来就会在此汇聚。

如此一番思考,夏焰也就想明白了个中缘由,于是继续开启窃听模式。

“什么?那可是两名心剑士啊,是谁干的?敌国的间谍?还是渗透过来的部队?总不能是战线已经推到那里了吧,几天前才刚听说战场仍在曼朵拉平原东部呢!”说话的人又是焦急又是好奇,神色间难掩他慌张的情绪。

“听说,是一个叫做炎狼佣兵团的组织,他们队伍里据说还有少年和小孩。”

如果夏焰现在正在喝水,他应该早就一口喷了出来。

烈火说的不错,果然那件事情以后炎狼佣兵团很大概率会成为霸炎帝国通缉的目标,所以他决定偃旗息鼓避一阵风头的想法确实明智。而正因为帝国有了一个这么明显的目标,很大几率上会认为夏焰他们和佣兵团是一起行动的。如今他们已与佣兵团分道扬镳,作为三个不起眼又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只要低调行事,总不会被帝国军专门盯上吧?怀着这种庆幸的想法,夏焰继续聆听。

“少年和小孩?现在佣兵团这么缺人么?”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听好了,最震惊的事情来了!据我所知,那些少年和小孩可不是普通人,他们好像都是心剑士!”

“喂喂喂,你在编故事吧。”

“这都是我刚刚听说的,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夏焰朝铃音看去,后者迎上他的目光,瞄了那群人一眼,回头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地问道:

“要我过去把他们干掉么?”

喂喂喂,你是什么东西?恐怖分子么?一个女孩子家的就不要说这么可怕的话啦。

夏焰赶紧摇了摇头,说:

“还是赶快走吧。”

……

预定好今晚留宿的房间并寄放了行李之后,夏焰一身轻松地投入到街市之中。他们随意找了个地方解决完午餐,向人打听好大图书馆的位置,沿着大道没转几个路口,就看到了这栋宏伟气派的建筑。

数十级台阶正对路面,且与路面等宽,其上是一根根参天圆柱,托起四四方方的巨大穹顶。光是那一圈柱廊,看起来就跟学校里的跑道一样宽敞。这样的造型,不免给人以神灵俯瞰世间的震撼感。也许设计师的用意就在于此吧,毕竟这是收藏全世界书籍的图书馆,其中蕴含的知识储量常人穷极一生也难以尽数吸收,这何尝不是一件值得让人敬畏的事。

不过,在原先世界,图书馆给夏焰的印象都是那种既庄重又安静的地方,此时却并非如此。

眼前,台阶下的广场上,正围着一群人,嘈杂地对着他们圈子的中间指指点点。

这么多人堵在下面,图书馆根本上不去,夏焰索性上前一探究竟。越过围观群众的肩膀,夏焰先是看到一个朱红色的身影。此人穿着一身红漆铠甲,不过因为看起来比较单薄,所以应该是轻甲材质。腰间的地方别着一个剑套,剑套里插着一把细长的武器,看其轮廓应该不是直剑或者长剑的类型,难道是以前书里看过的穿甲剑?这个人戴着头盔,跟赛托斯一样覆着面甲所以看不到面容,但从身体的线条轮廓来看,可以分辨出是女性。

在她的对面,有五六个其貌不扬,眼神凶恶的男子,他们正一边打量着那个女人,一边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那个身穿朱红铠甲的女人还真厉害,她一个人面对这么多凶恶又丑陋的家伙,气势看上去却一点也不输对方,甚至还隐隐在其之上。

“喂,女人!真是冤家路窄啊。”那个站在中间的男人说道,“自从上次被你这娘们抢了生意,俺们就一直寻思着想要报仇,没想到今天上天有眼,让我在这碰到你。”

那个女人没有说话,只是将手缓缓向腰间移去。

“女人,今天被俺们碰到算你运气不好,要是识相的话,乖乖交出钱财,叫一声大哥,过往的事俺们可以既往不咎,怎样?”

夏焰被这种流氓兮兮的家伙整的有些恼火,看见旁边的铃音正向他投来视线,于是他转过头,听到少女用平静的语气问道:

“要杀了么?”

喂喂喂,你怎么又来了!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司法制度健不健全……不不不!问题不在这里!问题是你不能老是说出这种像反派一样的发言呀!

夏焰猛地摇了摇头。

一边的燧火因为身高的缘故,看不清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茫然地抬头轮番看着夏焰和铃音,等待他们有人可以对其说明情况。

看了一眼燧火,夏焰觉得身为年长者,有责任给小辈打个样。于是,他果断地推搡着人群走了出去,在那群男人疑惑的目光中,站到身穿朱红铠甲的女人的身前,大义凛然地说道:

“诸位,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呃不是,欺负人家一个女的,这样不好吧?”

那女的好像也被吓了一跳,伸向腰间的手就这么放了下来。她静静地打量着夏焰穿着皮革护具的背影,目光往对方的腰间和背上快速转移,在发现他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后,缓缓低了低头。

“哪儿来的毛头小子,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在边上的一个男人吼道。

“咦,奇怪了~”夏焰故意看了看左右,两手一摊说道,“这里不是大路上么,又不是你家,凭什么不让我说话?”

“你这家伙,看你小子是找死!”那个人说着就要拔出武器冲过来,但被中间那个男人挡住。

只见那男人眼神变得锐利,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你是谁,为什么要管我们的闲事?”

“这是我这个人的个性,就喜欢多管闲事,不信你可以问我的同伴。”夏焰说着用下巴指了指已经带着燧火穿到人群见面的铃音,对方听了以后只是长叹一声没做任何回答。

“哼,有意思。”男子发出一声冷笑,语气渐渐罩上一种威胁的口吻,“毛都没长齐的家伙,要学大人逞英雄。呵呵,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胆量,就让我来给你好好上一课吧。”

男子一个眼神示意,他身边的所有人都把手伸向了腰间和后背的地方,而夏焰身后的女人也再次将手攀上腰际,气氛顿时有些凝重。夏焰眼神微眯,脑中快速权衡着是否要在这么多人面前展示自己是心剑士的事实。

“都给我停手!”

突然,一个颇具穿透力的女性嗓音打破了沉默。只见高高的台阶上面,图书馆的大门口,此时正立着一位神态肃穆的中年妇人,她穿着像是制服一样的紫色套装,对台下喊道:

“什么人竟敢在神圣的大图书馆门口放肆,这里是看书的地方,不是你们喧闹的场所。”

那些男子牙齿咬得咯咯响,脸上写满不屑的神情。

“我已经让人去叫治安官了,你们要是还想继续胡闹的话,请随意。”见这些人冥顽不灵,中年妇人气呼呼地双手叉腰,皱眉喊道。

听到这那些男子才终于把手放下,他们一个个眼神都写满不甘,有的人还故意对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中间的那个男子用极为凶狠的眼神瞟了夏焰一眼,阴阴地说道:

“小子,我记住你了。”

然后他就带着其他人离开了广场。

夏焰不禁舒了一口气,向台阶上的妇人略微点头致意,对方回以一个柔和的眼神,点头回礼后退回了馆中。

这时,夏焰听到一旁传来一道很细小的声音:

“谢谢。”

这声音相当好听,以至于让夏焰有些晃神。而且,听这声音就知道,眼前的这名女性年龄应该并不大。

夏焰刚想伸出手介绍自己,没想到那名女子直接越过自己径直走开,于是伸到一半的手只能慢慢抬起,抓了抓后脑勺。

铃音从夏焰身边经过,不忘发出一个嘲笑般的冷哼,感觉就是要让他听到一样。

夏焰撇了撇嘴,和燧火一起跟上她,走上那数十级的台阶。

远处,围观的人群慢慢散去,其中一个人却一直伫立在那,他先是盯着那个朱红的背影看了很久,接着转头望向正跨着步子走向大图书馆的三人,一直到他们都走入图书馆的大门后,才转身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