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火之意志石之心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6105字
  • 2022-06-24 07:38:11

曾经,在沃伦德尔,一个寻常寒冷的夜晚,燧火和烈火依偎在一起,以无边无际的攀谈来消解入睡前这一段时间的枯寂。

就跟平日一样,他们聊着外面的世界,畅想出去以后该去哪里旅行,数着昔日里为数不多的欢乐时光。他们从未来聊到现在,再从现在聊到两人第一次见面的那天。

燧火这时突发奇想,向烈火问道:

“哥哥,你为什么给我取名叫‘燧火’呢,有什么意义么?”

烈火就像被问住了一样挠着后脑勺,想了好大一会儿之后说道:

“本来呢,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因为这个名字当时在我脑海一闪而过,我又特别喜欢,就说出来了。”

见燧火听了这句话后表情有所失望,烈火沉默了一阵之后,接着说道:

“但是啊,我现在仔细想想,当时之所以想给你取这个名字,一定是有原因的。”

燧火的眼里重新点亮了光芒,他激动地问道:

“是什么原因?”

“你知道燧火两个字怎么写么?”烈火转头问道。

燧火摇了摇头,他没上过学,读过书,自然认不得多少字。

于是,烈火借着从窗沿透下来的月光,就近找了根较硬的草根,趴在地上比划了起来。

“燧是燧石的燧,火是火焰的火。”

燧火安静地看着烈火在地上写出这两个从没见过的字,点了点头。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名字被书写出来,这感觉十分新奇。

“燧石是一种十分坚硬的石头,它和铁器击打会产生火花,所以常被用来制作成打火石。”

燧火再次点了点头,但抬头看向烈火的目光中却充满了疑问。于是,烈火接着说明道:

“也就是说,燧石是一种内在结构坚硬,但却能够点燃火焰的石头。”

燧火露出一副似懂非懂的表情继续点了点头。

“我当时之所以给你取名为‘燧火’,一定是因为想让你成为这样的人。”

燧火歪了歪脑袋,问道:

“怎样的人?”

“像燧石一样,拥有火之意志和磐石之心的人。”

“这是什么意思?”

“火焰代表着热情,磐石则代表着坚固,我一定是希望你做任何事情都能怀抱热情,同时内心坚定不移。嗯……我不太会说话,但我当时应该就是这么想的。”烈火挠着脑袋呵呵笑道。

“火之意志,石之心……”燧火反复咀嚼着这句话,随后像是非常满意一般地点了点头。

“谢谢哥哥,送给我这么好的名字!”

……

巨大的岩石手臂伸向天空,宛如巨神的肢体,遮住了太阳。之后,那手掌向下拍去,整个地面都往下塌陷了一层。众人这时再也难以站稳,纷纷跪坐在地上。夏焰往那个手掌旁边看去,发现一个矮小的身影正持着一把岩石结构的剑,站立于那里,丝毫不受这波震荡的影响。

“燧火?”夏焰认出了那个人影,大感意外。

“夏焰!”这个时候,烈火对其喊道,“这可能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带上燧火,我们撤!”

夏焰立刻明白了烈火的意思,转头看向铃音,发现她似乎早已预测到夏焰的意图,已经在施展心剑术了。

“什么嘛,关键时刻不是挺靠得住的嘛。”夏焰嘟囔了一句,卸下玉藻前,换上廻影。这时铃音挥出残雪,分别在夏焰的脚下和燧火的身旁各造了一块一人高的冰面。

夏焰当即在两块平面上先后召出影域,快速移动到燧火的身边。

“走!”

夏焰不顾燧火惊讶的神情,扛起他就立即折返。

这时,空气中金属嘶鸣声再次响起,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冷颤。夏焰没有犹疑,立刻再度唤出玉藻前,用不知火将空中扑来的红线烧尽。随后,再将心剑更换为斯库尔,也就是原先赛托斯的武器。

在其他人诧异的眼神中,夏焰一甩白骨弯刀,三匹幽灵狼分化而出。

“骑上它,撤!”夏焰抱起燧火先行跨上中间那一匹幽灵狼,在那之后,烈火和铃音都没有浪费一点时间,先后跨上了左右两匹。

三人几乎在同一时间起步,驾着幽灵狼向矿场外狂奔。他们背后巨神的手臂慢慢解体,李耳挣扎着站了起来。

“狙杀他们,红姬!”

咬牙切齿的声音夹带着不祥的金属嘶鸣声紧追夏焰三人而来,而他们全都奋力疾驰,没有一个人愿意回头去看。

三条血管粗细的红线在空中越来越绷紧,用非常夸张的速度追上三人的背影。

但就在抵达他们心脏的一瞬间,红线停止了前进,三人骑着幽灵狼渐行渐远,那些在地上东倒西歪的士兵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

“可恶,超过射程了么?”李耳愤恨地说道,一脸不甘地放下了心剑。一股难以令其忍受的屈辱感慢慢萌生,他握着剑柄的手狠狠颤抖。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愤怒的吼声响起,铺天盖地的红线向四周涌去,本就已经残败不堪的矿场再次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而那些受到波及的不幸士兵们皆是被切割成一个个尸块。

血液在空中飞舞,洒在李耳那张丑陋而扭曲的脸孔上。

……

三匹幽灵狼一路疾驰,在陡峭的山坡上如履平地,一会儿工夫就抵达了锡安镇。那些待机在此处的团员们,见只有他们四个人回来,皆是露出疑惑的眼神。烈火面对他们,什么也没说,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那些人就开始用各自的方式宣泄着不一样的情绪。有的人狠狠地用拳头锤向墙壁,有的人喊着好友的名字抱头痛哭,有的人默默走到墙角抹着眼泪,有的人握紧拳头喊着“我要宰了他们!”就要冲进旅馆,要不是有人拦住他,可能这时还被绑在大厅里的帝国军士兵就危险了。夏焰把这些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心中像是被一块石头堵住一样不是滋味。

“没有时间了,霸炎帝国的追兵很快就到,你们去把那些绑在旅馆的士兵们都放了吧,没有必要徒增杀戮。每个人整顿好以后,立刻到这里集合,抓紧!”烈火有条不紊地发布指令,其他人听后都很快地收起情绪立即开始行动。

不消片刻,所有人都整顿完毕,在烈火一声令下,快速离去。

夏焰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看着周围建筑紧紧关闭的大门,知道那些镇民们正躲在门后偷偷地注视着他们。

旅馆老板现在应该很忙吧,为了澄清自己和那些看似匪类的家伙毫无瓜葛,他一定会拼了命地去讨好那些被绑架的士兵,极力地把自己拉入受害者的阵营。如果这些士兵能想清楚的话,大家都会相安无事。就是不知道在平白无故遭受了这一波罪之后,他们会不会拿无辜的人来出气。这么一想,夏焰就觉得很对不起那位好心的旅馆老板。如果日后有机会,他决定重返这个小镇,向其当面道歉。

西方隔了一条河就是第十六师团驻守的辛德尔要塞,为了绕开这个地方,所有人沿着河堤,向西南方向行进了一整天的时间。

天黑后,烈火没有选择在河边扎营,而是率众人进入附近的森林里,也没有点篝火,按三班制轮换守卫,进行休息。

赶了一整天的路,好不容易能够喘一口气,夏焰立刻整个人都瘫倒在地上。虽然相较于其他团员,他是骑着狼过来的,但因为从没有这样的经验,不知道在骑乘时用身体姿势去卸力,所以他现在腰部,臀部,乃至整个背部都酸的不行。

烈火走到夏焰的身边,看到对方正用单手扶着腰将另一侧身体贴在地上,一副想躺又不敢躺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

“你现在的模样被人看到,估计都会觉得你是个便秘患者。”

夏焰想要反驳,但只要一动他全身的骨架就咯咯直响,所以只能翻着白眼在内心咒骂了一番。

他悄悄地观察铃音,发现对方尽管和他年龄相同,但阅历好像远比自己丰富的多。这个时候铃音正靠坐在一棵树上小憩,脸上依旧平静如水。

燧火则是因为身高的问题,并没有出现像夏焰一样的情况。此时他正看着烈火,用眼神透露出“想要跟哥哥交流却又因为三年的隔阂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意思,看得夏焰一阵好笑,他刚想提醒烈火,只见对方冲着自己走来,问道:

“夏焰,我想跟你说几句话,有时间么?”

“你看我这样子像是还有别的事情可做么?”

烈火呵呵一笑,坐到了夏焰的身边,说道:

“你是个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心剑士,这点我已经充分地意识到了。能跟我讲讲么?为什么你可以使用那么多的心剑?”

果然是这个问题么?放到这个世界,任何心剑士都会对此非常好奇吧。

“行啊,既然你跟我说了你的故事,那我也就讲讲我的。不过我的故事可没你那么长,一会儿就能讲完。”

然后夏焰就把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的经历,大致讲给烈火听。这过程,烈火听得津津有味,并不时就一些有疑问的地方提出问题。每当这个时候,夏焰就会耐心地进行解答。讲到一半的时候,燧火也挪动身体靠了过来,于是夏焰为了让他们都能听明白,不仅放缓了讲述的速度,也稍微提高了一些音量。

夏焰毕竟在这个世界才过了数日,他的事情很快就全部讲完了,至于原先世界的事情,夏焰认为暂时不用告诉他们,说了估计他们也理解不了。烈火听完后若有所思,燧火则是一脸兴奋。对于从小就作为奴隶生活的他来说,夏焰这几天的经历比他之前熬过的所有日子都要精彩。

“创世神殿?我倒是听说过苍月国有这么一个信仰创世神的村子,但是竟然还真的有一座神殿么?”烈火托着下巴像是喃喃自语般地说道。

“至少那个村子里的人是这么称呼的。”夏焰回道。

“而你从那个神殿里拿出的剑,变成了黄金巨龙,然后融入了你的体内?你还曾将其作为一把黄金色的光之剑唤出使用过?”

“没错。”

“这情节怎么感觉跟小说似的?”

“你怀疑我说谎咯?”夏焰白了一眼,敢情这说了半天,人家还以为你吹牛呢。

烈火赶紧摆了摆手,说道:

“不不不,我不是不相信你,只不过……这事情实在太离奇了。嗯,看你能使用这么多心剑,一定跟神殿里那把古剑有关。”

“听说在那把古剑上,原本刻着一些古代文字,在黄金巨龙出现的时候飘到了空中,我朋友告诉我,那些字应该可以读成什么茵非利塔西亚。”夏焰说着向烈火投来期待的目光,但后者只是蹙起了眉头,露出更困惑的神情,这不禁让夏焰有所失望。

“抱歉,我从来没听说过这类事情,不过我们佣兵所到之处甚广,在以后如果我留意到类似的情报,会马上告诉你。”

“好吧。”

随后,两人继续聊了很长一段时间,夏焰也借此机会问清楚了周边的地理情况,了解了关于这个世界的很多趣闻。

一旁的燧火已经倒在地上睡了过去,他蜷缩成一团,就像个刺猬一样。想来这孩子每天经受这么多非人的折磨,像这样能安心睡觉的日子恐怕是这么多年来头一遭。烈火拿了件衣服披在他的身上,温柔地看着他。

“之后你们有什么打算?”夏焰问道。

“那些兄弟跟我出生入死,这次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我欠他们一次大买卖。”烈火一边用手掌轻柔地拍打燧火的背部,一边说道,“等安顿好燧火,我决定深入霸炎帝国,接一些大活做做。”

说着,他转头看向夏焰,笑了笑说:

“但也只能等过一段时间再说了,毕竟闹出这么大动静,炎狼佣兵团这一阵子可得销声匿迹才行。”

夏焰想了想,问道:

“燧火呢?是让他跟着你么?”

“往西边去有一个宁静的村子,那里百花盛开,五谷丰稔,我想把他留在那里,或者干脆跟他一起生活一段时间。”

夏焰点了点头,看着此时翻了个身把脸朝向另一侧的燧火,说道:

“他从小就没过过好日子,是该找个这样的地方生活。”

烈火轻笑一声,转而问道:

“那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夏焰略作沉吟,说道:

“我想要探寻并解开那把黄金剑的秘密,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烈火微微一笑,手指了一个方向,说道:

“朝那里走,一直到河水的下游,沿着森林的边界前进,你会发现一个巨大的都市,那里应该有你想要的东西。”

“为什么?”

“因为那是知识与丰收之都,瑰拉。霸炎帝国最大的贸易都市,人口密集,算是情报交汇集中的地方。那里的大图书馆收藏了全世界的书籍,你可以去找一找关于你那把古剑和创世神殿相关的线索。”

夏焰听后明显精神一振,他兴奋地做出向往的表情。

“如果你打算去那里,我还要拜托你去帮我见一个人。”烈火看着夏焰的反应,换成恳求的语气说道。

“一个人?”

“嗯,有情报说瑰拉的大图书馆最近来了一位新任的管理员,女性,特征是一头银发,我需要你帮我去向她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

烈火看了一眼燧火的背影,悄悄凑近夏焰说道:

“帮我确认一下,她是不是燧火的母亲。”

“啊?”

夏焰有些意外,他第一反应是,这我怎么确认?

“很简单,你只要描述燧火的特征和经历,看她有没有过这样一个儿子就行了。”烈火语气轻松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燧火在寻找他的母亲,且他母亲的特征是银发,对吗?”夏焰推测道。

“嗯,聪明,就是这样。”

“我明白了。”夏焰点了点头,也看了一眼燧火,然后问道,“我确认结果之后,怎么通知你呢?”

“最常用的方式是通过书信,但我们佣兵团的人一般不会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所以最简单最高效的方法,是找承包人。”

“承包人?”夏焰一头雾水,这个词他虽然听得懂,但又感觉不认识。

“瑰拉作为霸炎帝国最大的贸易都市,有很多接各种私活公活的承包人,我给你介绍一个,到时候你要跟我联络或者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找他帮忙。”

夏焰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所以在这个世界里,承包人就是包办各种事情的中间商?

见夏焰答应,烈火满意地笑了。随后,他微微侧目,看向铃音的方向,再度凑近夏焰,小声地说道:

“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得提醒你一声。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跟那名少女一起旅行,不过我奉劝你还是要小心一点。”

“什么意思?”夏焰颇感意外地扬了扬眉。

“你是个善良的人,这件事任谁都能一眼看出,但是那名少女不一样。我见过的人太多了,在她这个年纪血腥味就这么重的我还从没有遇到过。”

夏焰心口一紧,目光投向那名倚靠在树下歇息的少女,表面看上去与同年龄的女孩并无差异,不过夏焰也没有忘记当初在那片雾气翻腾的森林里看到的那个可怕的眼神。

“知道了,谢谢,我会留意的。”

烈火点了点头,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

“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夏焰微微点头,但视线却一直固定在铃音身上,长久无法移开。

……

第二天清晨,夏焰决定与烈火一行分道扬镳,考虑到以后可能也会经常露营,所以问他们借了一些生活的必需品,比如打火石,驱虫药,水和食物,还有一个随身行囊。

夏焰正在烈火的帮忙下,把那些东西往行囊里塞的时候,燧火跑了过来,像是经历了漫长时间的心理斗争并最终下定决心一般地说道:

“我想跟夏焰一起旅行。”

夏焰和烈火都呆呆地愣在原地,随后烈火就表情严肃地说道:

“不行!”

“为什么?”燧火抗议道。

“你还太小了,你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凶险。”

“我可以保护好自己!”说着燧火召唤出了那把岩石结构的剑。心剑一出,烈火顿时说不出话来。

“哥哥,其实昨天我听到你们说的话了,如果我的妈妈真的在瑰拉,我想要自己去看看。”燧火半哀求半坚决地说道。

烈火紧皱眉头思考了一阵,然后蹲了下来,看着自己的弟弟说道:

“我在外面这几年,其实也一直在帮你打探你母亲的消息,但是这个世界银发的人真的太少了,目前得到线索的这个对象说实话也不一定是你的妈妈。你还是在安全的地方读读书,这件事就让我来帮你确认。等长大了,你想要去哪儿,我都带你一起,好么?”

夏焰感叹,难得看到烈火这么耐心,看来就算是铁血汉子在面对自己弟弟的时候也有柔情的一面啊。

“我不要!”燧火的态度突然转变为超乎寻常的坚决,让烈火一怔,“哥哥你当时也是一个人闯荡,现在才能独当一面,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我不小了,我不想要再待在一个地方,我想要走出去!”

“可是……”烈火还想劝说,但燧火却突然抱住了他。

“哥哥,火之意志,石之心,你忘了吗?你给我的名字,代表的不就是这个意思么?”燧火在烈火的耳边温柔地说道。

烈火彻底怔住了,他低头看着那还不够宽厚的肩膀,觉得那上面已经可以承受远超他想象的重量。

“燧火,你长大了……”

烈火笑了,转头向夏焰看去,说道:

“但是,你还没有问过这位哥哥愿不愿意带你一起走。”

燧火立马向夏焰投来殷切的目光。

夏焰把开心尽量写在脸上,微笑说道:

“当然没问题,这样的话,我们这边就有三个心剑士了,这冒险小队简直越来越无敌了。”

至此,夏焰再度收获一名同伴,这个矮小的少年有着悲惨的身世,但却始终没有磨灭那颗磐石一般的心灵,对自己未来人生的热情向往伴随火焰般的意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