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不知火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497字
  • 2022-05-23 15:38:55

现实中,世界再启动前一秒。

灰蒙蒙的一切开始慢慢恢复原有的颜色,那条悬浮在空中直指夏焰胸腔的细线也开始被浸染成血液般的色泽。

夏焰没有犹豫,卸下手中还握着的廻影,召出妖刀玉藻前,视线凝聚在那条细线的末端。

一团暗红色的幽火,在那里凝聚成形。而几乎就在同一刻,整个世界重焕光彩,时间再次开始转动。

“轰!”

火焰一下子膨胀开来,在夏焰的胸前形成了扭曲的火墙,那炽热的温度在一瞬间燃尽一切,将周围一小部分区域完全抽成了真空。

李耳惊讶地发现射出的红线像是直接消失了一截那样原地蒸发,于是他赶紧将其回收,目视着那道诡异的火墙慢慢熄却。

在烈火和铃音以及远处燧火的讶异目光下,夏焰重重地喘着粗气。第一次使用这把妖刀,夏焰就体会到了与使用廻影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光是用出一个心剑术就让他疲惫不堪。

那些注视着他的人中,唯有铃音此刻最为震惊。她直直地盯着夏焰此刻握在手中的雪白长刀,眼神中写满了不敢相信的神情。

“神刀竟然承认他了?怎么可能,那明明是不可能臣服于任何人的……”

夏焰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三次心跳间总算调整好了自己的呼吸节奏,他紧盯着李耳,见对方此刻没有任何动静,视线一直凝固在自己手上的这把刀上。

“你……”片刻沉默过后,李耳总算开口,“为什么可以使用两把心剑?”

烈火此时惊讶更甚,因为之前他分明见到夏焰将哈维尔和赛托斯的心剑都纳入了自己心中,现在竟然又拿出了一把不一样的心剑,他身体里到底能装多少把心剑!?

对心剑士不甚了解的燧火只是藏在远处呆呆地望着夏焰,因为后者再一次躲过危机而松了一口气。

“啊,你说这个?”夏焰故意抬了抬手中的武器,做出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算是我的秘密武器吧。”

李耳思索了一阵,放下心剑,问道:

“你的能力很特别,有没有考虑过为霸炎帝国效力?”

夏焰观察对手神态,发现已看不到任何惊慌,暗忖七曜骑士果然跟一般人不一样。

“可是我杀了你们两个军官,这样也不要紧么?”

李耳只瞟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

“不过就是少了两个废物,花点时间总有人能顶上,不过你不一样,你的能力很稀有,总有一天会成为能为皇帝陛下效力的可用之才。”

“抱歉。”夏焰立刻接话,“我果然就是很讨厌你们霸炎帝国的行事风格,想让我帮你们效力,这辈子恐怕是不可能了。”

“是吗……”

李耳不甚在意地哼笑一声,重新举起血红色的心剑,眼神一沉地说道:

“既然你不肯领受我的好意,那我也只能把你抓回去了。宰相大人要是知道会收到一个这么有趣的实验品,一定会很开心的。”

“有种你就试试看。”

李耳再度放出一条血红长蛇,直指夏焰而去。后者稍微向左移动,那条长蛇就会立马拐弯准确地向着夏焰的心脏咬来。

“果然……”夏焰举起雪白长刀朝虚空一划,那赤红色的幽火再次于身前显现,眨眼间就吞噬了一大截的红线。

在与李耳经历如此多次交手后,夏焰差不多也猜到了他那把心剑的具体能力。

首先,是放出血红色的线,而这种线能随意伸缩和调整粗细,线越粗速度越慢,但可以更有效地追踪对手,反之线越细速度越快,可以达到瞬杀的目的。同时,这些红线似乎是默认锁定对手心脏位置而发动攻击的。目前为止,所有被其夺去性命的人,都恰好是心脏位置被贯穿,而刚才夏焰有所移动的时候,红线也准确地抓取着他心脏的位置进行追踪。这一切都证实了夏焰的推断,原理可以猜想为那把心剑追踪的是“血液”,而人体里血液最集中的地方,就是心脏了。

李耳看着消失的红线,轻笑道:

“你这把刀的能力很有意思,那不是这个世界上的火焰吧?与其说是燃烧了我的血丝,不如说是燃烧了你的‘前方’?”

李耳的敏锐让夏焰吓了一跳,在初次审阅这一式心剑术的能力时,夏焰还有些不太理解。

心炎业火,是将地狱的业火召唤于现世的招数,属于幻想类的能力。地狱火一共分三种,而夏焰现在使用的,只是其中的第一种,名为“不知火”的火焰。这种火焰的特性与其说是燃烧,不如说是吞噬,吞噬它所接触到的一切。心炎业火的位置是可以随夏焰心意而决定的,火焰燃烧不借助任何介质,可以于虚空中凭空产生。只要决定好具体方位,心意一动,火焰就能在那里瞬间生成。但是,在不知火生成的一瞬间,火焰是没有伤害的。也就是说,如果对手直觉够灵敏,反应够快,就可以在火焰生成而还没成形的那一刻进行回避。

“有趣,不仅你这个人有趣,你的心剑也很有趣,看来今天我的运气不错。”李耳愉悦地笑道。

“不见得吧,也可能是厄运。”烈火站到夏焰身边,脸色有些苍白,但眼神坚决。

“呵呵呵呵,越是弱小的生物就越喜欢群聚在一起,看你们的样子,似乎还天真地以为你们能战胜我?”李耳将血红心剑直指高空,这动作一出,其他帝国士兵立刻四散逃亡。

怎么了,他要干什么?

“既然这样,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七曜骑士。”李耳脸上阴翳之色满溢,剑锋处闪出数道红光,一瞬划出,根本看不清楚。夏焰几乎本能地把烈火护在后方,在他四周召出不知火作为防御,铃音也直接振出残雪,聚成一面从地面延伸而上并一直覆盖到他头顶的巨大冰瀑。

红光向周围扩散出去,空气中尖锐嘶鸣如女妖的阵阵长啸。世界一瞬间静止,又一瞬间倾覆。

矿山的岩壁上出现了道道裂痕,接着整个山体就像被切碎的蛋糕一样,散落成一块块的巨岩。

一时天地鸣动,无数帝国士兵被崩塌下来的山石碾碎,掩埋在尘土之中。夏焰的心火燃烧了从四面八方冲来的剑气和碎石,铃音的冰瀑也好不容易顶住那些塌方的巨石,但厚度直接削减了一大半。

燧火待在远处,及时退到铁笼里,躲过了这场灭顶之灾。他往头上看去,那铁笼的顶部已被砸的处处凹陷。

尽管周围落石不断,位于矿场中心的那把石中剑却仍旧牢牢地钉在那里,纹丝不动。燧火于慌乱中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他将视线投向那把石中剑,就像是受到了对方的吸引,一步一步地朝其挪了过去……

欧克利翁采矿场,顷刻间被夷为平地,霸炎帝国七曜骑士的恐怖实力,让夏焰大为震撼。

不过这么大的阵仗,对于李耳来说,似乎只是像开胃小菜一样。他满意地看了眼被扩张了一些的战场,继续高举长剑,剑尖涌出漫天红丝。

“神速!”

铃音如鬼魅般地行动了,她于虚空中幻步移形,转眼便来到夏焰的身边,在后者难掩惊讶的神色中,她微微开口道:

“靠在一起!”

夏焰心领神会,与烈火、铃音各自背对背,对那席卷而来的红色波涛展开攻击。

夏焰的视线在那如狂潮般袭来的红线中,寻找它们最为密集的地方,锁定那些位置,并带着一点预判地点燃了不知火。下一秒,数道心火凭空闪现,烧断了那些拧成一股麻绳般的关键节点。狂潮顿时动作放缓,有所倾塌,这时铃音屏气凝神,心剑残雪一瞬划过数十刀,将那层层红浪冻结在空中。烈火横过一步,将凝聚出的数道火焰剑影投向那里,冰块因此碎裂,粉碎了李耳放出的全部红潮。

没有给三人任何歇息的机会,李耳再次放出更多的红线。那些红线交织成一张天网,遮天蔽日,带着令人绝望的压抑感向三人袭来。

……

燧火在恍惚中前行,视野的中心是那把斜插在石堆里的岩剑。此刻,他看到一道道波纹正以那把剑为圆心,层层扩散而出,到了他身边变成一声声的低鸣。身旁的打斗声渐渐去了远方,燧火顺着声音一直走。周围不管发生了什么他都不管不顾,他的世界里似乎只有那把剑和他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手触到了剑身,顺着剑身他摸到了剑柄。

他亲眼看到之前那么多人为了拔出这把剑所做的努力,也看到失败后他们脸上那些失望的表情。他从不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如果是的话,为什么尝试了那么多次都没有逃离那个人间炼狱?所以,他并不认为自己能拔出这把剑。

这个时候,他想起了那个陌生少年对他说过的话。

“这世上所有的事,不尝试过又怎么知道呢?”

是啊,试试又何妨,既然都是失败,尝试过的失败也总比没有尝试就认输的好!

他茫然的眼神霎时间恢复了神采,双手握于剑柄之上,狠狠地向上施力。

那一圈圈向外扩散的波纹瞬间停了下来,风吹走一片沙尘,落于他的脚下,那些波纹以很快的速度向内收束。

剑,动了!

本来与大地浑然一体的岩石剑,在燧火憋红了脸,使足了劲的当下,竟一分一毫地被拔了起来。

燧火没有空去想为什么会这样,他此刻耳中充斥着不知来自何人的疯狂咆哮,双手紧紧握住剑柄如同拽着自己的命运。下一刻,剑身终于脱离了其下的石堆,一把崭新的心剑横空出世。

正在夏焰三人与李耳战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突然他们所有人都一个踉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去稳住身体。因为整个大地开始震颤,轰鸣声响彻云霄。不久,震颤改为疯狂的摇动,地面开始崩裂,似乎那下面有沸腾的岩浆正呼之欲出。

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不解,只有夏焰此时看向那个凸起的石堆,却没有发现本应插在那里的一把剑。

天地在一瞬间宁寂,却只是暴雨前的平静。下一秒,接近十平米的地面从下往上高高隆起,随后炸裂开来。一个庞然巨物从地底钻出,直冲天际。

那是一条全部由岩石组成的,巨人的手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