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无想心境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047字
  • 2022-05-21 22:28:08

“玉藻前?”

夏焰数过自己所拥有的每一把心剑,回想凝结剑心时看到的记忆,马上就找到了匹配的对象。

就在与铃音所持的那把妖刀缔结契约之时,夏焰看到了一些十分模糊的画面,神社,神官,白狐,还有那个穿着殷红色华美和服,留着长长的黑色绢丝,戴着狐狸面具的女人。

那个女人的形象与眼前这位古典美人完美地重合在了一起。

“原来你叫这个名字。”

玉藻前微抬振袖,轻掩红唇,低眸含笑,这个动作就像被其练习了千年一般,自然而完美。

“妾身其实有过很多名字,大多都已舍弃或是遗忘,但名字这种东西其实并不重要,主人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

“那就还是叫你玉藻前吧,我挺喜欢这个名字的。”

玉藻前微扬柳眉,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一般呵呵笑了起来,她笑的时候总是会用振袖遮掩住半张脸孔,让夏焰想起了原先世界的古人。

“主人的品味还真独特。”

夏焰礼貌性地回以微笑,再次看了看周围,目光投向玉藻前问道:

“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时间的夹缝,妾身的心像世界,名为无想心境。”玉藻前两袖交叠,微微躬身后说道。

夏焰听了一个恍神,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剑灵还有心像世界。他使用廻影已经这么长时间,也没听说它有这东西。他想起铃音曾经说过,那把雪白妖刀是高阶剑灵。也就是说,只有高阶剑灵才有自己的心像世界?

“你说时间的夹缝,所以你能操控时间?”夏焰回想刚才的经历,就在被李耳刺出的红线贯穿之前,世界仿佛被按下了定格键,然后自己就来到了这个空间,所以他推测这一切都是玉藻前的能力。

玉藻前微微颔首,将手中的铜镜凑到夏焰的面前,只见镜面上出现了一副画面。夏焰清楚地看到画面上映着自己和李耳,两人中间有一道红线,悬浮在夏焰的胸前,只差毫厘就将贯穿心脏。

“妾身不忍看到主人就此与世长辞,所以不得已才出手相救,如有僭越,望主人原谅。”

夏焰只觉自己的牙龈酸酸的,眼前的这个女人明明是在讽刺自己。

“是吗?那你之前为什么都不出来帮忙?”

“呵呵~”玉藻前掩嘴轻笑,代替回答。不过就算她不说,答案夏焰也大概猜的出来。她可是一把难以被驯服的妖刀,只不过因为被自己体内的黄金剑压制住了,所以才不得已屈尊成为了自己的心剑。之前之所以不肯露面,一方面是因为心有不甘,另一方面大概也是在观察自己。如今这个剑灵肯出来帮忙,无非是因为自己一死,心剑解除,她又要回归为无主的状态,不知再过多久才能遇到下一个主人。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她观察了自己这么长一段时间,终于承认我是他的主人了?

说实话,这个想法连夏焰自己都不相信。

眼前这个女人,哦不,是这个剑灵到底有什么目的?按照铃音的说法,妖刀都是些至阴至邪之物,它们在给持刀人提供超凡力量的时候,是以他们的鲜血和灵魂为养料的。终有一日,鲜血流干,灵魂被吞噬殆尽,那些持刀人就会变成一具任凭妖刀操控的傀儡。与妖刀缔结契约,等同于跟魔鬼做交易,而魔鬼,通常都是有所求所以才赐予凡人力量的。

夏焰冷冷地看着这个女人的形象,严肃地问道:

“你想让我做什么?”

玉藻前向其投来略带赞赏的目光,说道:

“主人真是直接,可是这样是不容易讨女孩子欢心的哦。”

“我这个人不喜欢绕圈子。”

“呵呵,你很聪慧,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年轻。”玉藻前微眯起双眼,就像要重新审视夏焰一般。不过她很快就收起了这种眼神,重新微笑说道,“如你所见,这个空间现在一无所有,只有那一扇门。”

夏焰回头向青铜巨门看去,微微点头,表情中充斥着一丝好奇。

“那是因为妾身现在的能力都被封印住了,所以这个心像世界才如此空荡荡的,妾身所有的力量其实都在那扇门的后面,你看到门上插着的九座巨大鸟居了么?”

夏焰再次点头。

“那是九道封印,如果能全部祓除,妾身就可以恢复本来的力量。”

夏焰暗感不妙,既然是封印,那就说明以前有人为了镇压她而做了这些措施,如果封印解除,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现在以你的力量,应该能松动第一重封印,如果你将其解除,妾身就可以恢复一部分的力量,同时将那层力量赐予你。”

赐予?夏焰不禁皱眉,这种居高临下的口吻就像是在说,她能把力量分给夏焰使用都算是对其的施舍。

“我如果不答应呢?”夏焰问道。

“呵呵。”玉藻前抬起铜镜,再次给他看那个定格的画面,“那你就会被刺穿心脏,当场死亡。妾身倒是无所谓,继续等待,终有一日会等来新的主人。可是你就不一样了,人类死了,不就什么都没了么?”

看来这是个没有多余选项的交易啊。夏焰抬头看向那九个巨大的鸟居,心中略做挣扎。那些封印说不定都是前人费尽了心血才好不容易施加的,如果就此被夏焰破坏,然后放出一个大恶灵来,那自己不就成了千古罪人了么?

夏焰看了看铜镜上的画面,又看了一眼头上那些巨大的鸟居,很快做出了判断。

“封印要怎么解除?”

夏焰的想法很简单,封印有九重,而现在自己只能解除一重,那么不妨先做尝试,看看结果和事情的发展再说。

玉藻前双目一展,意外地说道:

“你果然是个直接的人呢。”

她缓缓移步到青铜巨门旁边,指着叠在最外面的那个鸟居的柱子说道:

“你走到这里,将它拔出来就可以了。”

“拔出来?”夏焰险些怀疑自己听错,那可是一根参天巨柱啊!

“这里是心像世界,不像外面那样遵循着固定的物理规律,你只要带着强烈的‘拔出来’的心意,就能做到了。”

“好吧,我试试……”

夏焰说着来到那个红漆巨柱旁边,仰头观望。靠近了往上看,鸟居就显得更为巨大了。

随后,夏焰像是下定了决心,深吸了一口气,往自己掌心啐了两口唾沫,接着做出一副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的态势,卯足了全力,大喝一声:

“哈!”

然后,那根柱子,就像地上的一根野草一样,被其轻易地拔了出来。夏焰手中还抱着柱脚,一脸懵逼地呆在原地。

“咦?”

“我说过了啊,这里是心像世界,不像外面那样遵从物理规律。”

夏焰一阵无语,玉藻前现在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随后,被连根拔起的鸟居开始慢慢褪成黑色,最后淡化为光影消失而去。夏焰还在诧异中,只见周围的天地在刹那间变了景色。

原本天地交合的地方有了空隙,不再像之前一样不存在界线。现在天是天,地是地,这个世界开始变得正常。不过,周围仍旧一片漆黑,就像位于至暗的深渊之中。

夏焰看向青铜巨门,那里插着的鸟居已然只剩八座。

玉藻前用振袖掩住自己的脸,双肩隐隐颤抖,似乎在笑。随后,她恢复正常,对仍旧有些懵逼的夏焰说道:

“既然你帮妾身祓除了封印,妾身也会说话算话。现在,妾身就赐予你第一式的心剑术。”

说着,玉藻前轻抬一指对着夏焰,而夏焰的手中则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那把雪白长刀。

原来绕着剑柄盘旋的那颗无形勾玉,突然变得明晰,仔细一看,会发现它的真身是红色的玉体。

“这是你解除第一重封印并获得第一式心剑术的象征,以后如果你能解除更多的封印,那些环绕在剑柄周围的心玉也会增加。”

心玉?这是这种勾玉具体的名称?

夏焰沉下心感受了一下,果然发现这把刀带给他的感觉已经截然不同。新获得的心剑术的使用方法和具体能力飞快地输入大脑,让夏焰有些惊叹。

“这……真的只是第一式而已?”夏焰往青铜巨门看去,对那其余八重封印展开强烈的好奇心。

玉藻前缓缓向夏焰走来,妖媚地说道:

“现在我们的合作关系就正式开始了,只要你继续变强,就能解除更多的封印,获得更强的心剑术。”

夏焰在心有所动的同时,也产生了深深地忧虑,他可不会乐观地认为获得一把妖刀的能力,是不用支付代价的。但是,目前这阶段,夏焰还是决定观望,于是,他只是问道:

“这第一式心剑术,有名字么?”

玉藻前微微一笑,说道:

“它的名字,叫‘心炎业火’。”

周围的景象开始模糊,夏焰知道,他马上就要回到现实中去了。临走前,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穿着殷红色华美和服的女人,对方嘴角微扬,妖媚的眸子深邃似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