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玉藻前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4095字
  • 2022-05-19 14:04:13

烈火一脸惶恐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同伴们,看着那一张张至死之前无法瞑目的脸孔。当时一起来到矿山的不到20个弟兄,如今还站着的只有寥寥数人。周围的同胞们前一秒还在欢呼胜利,下一秒就变为了冰冷的尸体,惊恐和莫名定格在他们脸上,身体里的血液骤然凝滞。这剩下的数人愤怒地望向远处那个骑马的身影,低吟声转变为震耳的怒吼,他们眼带血丝,举起手中的刀刃,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

“不要!回来!”等烈火回过神来,他的喊声已经无法传达。

空气中再次响起那些不祥的金属摩擦声,冲杀的吼声瞬间停了下来,那些人的脚步也停了下来,他们仍旧高举着手中的兵刃,但他们瞪大的双眼变得空洞,肉眼看不见的细线一个接着一个准确地贯穿了每一个人的心脏。

那几名勇士倒了下去,在场的炎狼佣兵团成员如今仅剩烈火一人。

烈火握着剑柄的力道越来越紧,一直到拳头隐隐发抖,他的眼中如同燃起了滔天的火焰。

“你这混蛋,去死!”

烈火疯狂地奔跑了过去。

“别去!”夏焰想要伸手去阻止,但刚一抬起肩膀,剧烈的疼痛就传遍了全身。那里的伤口穿透了肩胛骨,带来钻心的痛苦。

“笨蛋。”扶着夏焰身体的铃音叹息道,声音如冬日山涧般清冷。

夏焰咬着牙想要撑起身来,却被铃音施力压住。他诧异地看向对方,只见后者目光凛冽,继续用那个清冷的声音简短地说道:

“不行。”

“为什么?我得去帮他!”夏焰激动地说道。

铃音缓缓摇了摇头,眼神渐渐变得苍凉。

“那是霸炎帝国战力仅次于大将军雷煌的七曜骑士,虽然是第五席,但以他的实力,还是可以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地杀掉你。”

“那我不是更要去了么!”夏焰一把将铃音甩开,怒吼着站了起来。

铃音眨了眨眼,怀疑他是否没听清楚刚才自己所说的话。

“你疯了么?我说的是你根本打不过那家伙,现在逃跑才是唯一的办法!”

夏焰好不容易站直身体,拿起身旁一根还在燃着余火的木棍,将冒着火星的那一头狠狠戳向自己肩膀的伤口处。夏焰感觉一阵晕眩,肉体烤焦的味道甚至让他差点呕了出来。简单的应急处理过后,夏焰将木棍随手一扔,看着铃音温柔地说道:

“我说过,有人在我面前溺水,我就会救他!”

说完,夏焰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只剩铃音一人在原地怅然,她的眼中除了震惊,更多的是疑惑。

“为什么……”

烈火此时已经跟敌方战为一团,他用燃尽生命余火的觉悟,于天空中召唤出整整十六道火焰剑影,在日光的照耀下,如同天使的翅膀。本来排列在那位骑士身后的士兵们此时纷纷退至后方,包括矿场中那些十六师团的军士,此时都乖乖地待在原地,或许是因为他们知道,插手那个人的战斗,是足以被称为僭越的行为。

被铃音称作李耳的骑士半垂着眼帘,显得有些无精打采,那些火焰剑影呼啸着朝他袭来,他甚至都懒得去多看一眼。

他将手中那把血红色的精致长剑朝天空随手一挥,十六根血管一样的红线从剑身上延伸出来,并在空中绷紧成钢琴线一般的粗细。那些红线就像追着这些剑影一般迎了上去,贯穿了它们,空中爆炸四起,响声震耳欲聋,但李耳仍旧目光低垂,毫不在意。

烈火深吸一口气,握着剑柄的手向后拉去,另一只手扶着剑身,做了一个如同拉弓一般的动作。剑身随之开始升温,不一会儿就变得跟烧红的烙铁一样,紧接着,剑身冷却下来,那如浇铸浆液一样的橙红色形成一个幅宽在半米左右,长度约为2米的巨大剑影,悬浮在烈火的面前。随后,他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到脚下,猛一踏步,将剑刺向前方。那把巨大的橙火剑影立刻像是被弹射出去一般,带着能扭曲周围空气的可怕高温,势如破竹地飞向仍旧骑在马上的李耳。

火焰巨影带着可怕的速度划破虚空,在飞掠过的大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黑色焦痕,眨眼间和李耳已只有咫尺之遥。

发出那么大动静,所有士兵都因惊慌而战抖,但李耳的目光仍旧只是默默低垂。他轻轻抬手,之后将手中长剑旋转90度,准确地指向烈火的方位,低声喃喃诵道:

“狙杀他,红姬。”

刺耳的尖锐嘶鸣如恶魔的低吟,空气中有什么东西很快地穿行而过,那速度甚至比巨大的火焰剑影还要快上好几倍。烈火凭直觉在那一瞬间拼了命地扭转身体,一道红线在离他心脏只有几公分的地方穿透了身体。他其实什么都没有看见,这次红线的攻击比以前速度更快,来势更猛,他只能靠着本能避开致命的伤害。

因为烈火倒地,那巨大的火焰剑影偏离了原来的轨道,擦过李耳的脸颊向后方射去。那里顿时响起了一片哀嚎的声音,爆炸声震天撼地,整个山体似乎都因这波冲击而动摇。

李耳没有去管那些在他身后惨叫的士兵,他只是半垂着眼帘,跟开始的时候一模一样,他的马甚至都没有移动过一步。

一个黑色的物体突然一边旋转一边飞来,李耳微抬双目,轻轻地偏了偏头。那是一个他从来没见过的东西,四四方方,棱角略带弧度,用从没见过的材质当框架,正面是一块裁的正好的玻璃,背面靠角落的地方有三个晶体状的装饰。那是一部手机!

夏焰在远处单膝跪地,双手高举黑色直剑,他的膝下一片漆黑。李耳的脸上初次浮现不一样的神情,他眉毛微动,余光朝那个飞来的物体瞟去。这时,夏焰已将廻影重重地插入地面,手机的屏幕此时正对着李耳的视线!

黑色的剑尖在李耳的视野里迅速放大,他的瞳孔一震,身体只能尽量后仰,但廻影的剑刃还是擦过了他的脸颊,在他那白净的肌肤上留下了一道殷红的血痕。李耳的马匹似乎受到了惊吓,随着主人后仰的动作,一边发出高亢的嘶鸣,一边高高地抬起了前蹄。为了不被甩下去,李耳一蹬马腹,跳了下来。

他恍惚地看着接触到地面的双脚,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随后,他抬头看向前方的少年,双眼中多了一丝冷煞的凶意。

手机最终撞在山壁上,弹到地面,散成了一地的零件。夏焰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悲凉,对那曾作为自己与原先世界唯一关联的物品,做出诀别。虽然偷袭没有得手,但夏焰成功逼得对方下马,并拉下了他那张高高在上的脸皮,作为代价,仅仅牺牲了一部电量已经耗尽的手机,夏焰对这个结果已经相当满意了。

刚因负伤倒地的烈火此时也爬了起来,对前来支援的夏焰投以一个感激的眼神。两人互相点头,心照不宣地举起各自的剑。

“愚蠢。”铃音在远处观望战局,心中发出无声的叹息。

在她看来,激怒一个七曜骑士,并不是明智之举,对方之前可能因为轻敌还有所保留,他一旦认真起来,杀掉烈火和夏焰两个人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

铃音深深地低下了头,像是自己对自己说话一般,低语道:

“如果使用那个的话,这种蝼蚁我轻而易举就能解决,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我还不能……”

就在铃音不知为了什么而挣扎的时候,夏焰和烈火已跟李耳打成一片。风中不时传来尖锐嘶鸣,肉眼难以观测的红线切割着大气。夏焰手握廻影,穿梭于战场八方,烈火则主要提供后方的远程支援。两者配合默契,一时跟李耳似乎战成一股势均力敌之象。

但是,那只是假象,李耳其实是在观察两人心剑术的能力,而采取了谨慎的应战方式而已。

“哼,不过如此……”在见识过诸多招式过后,李耳确认夏焰和烈火二人的心剑术皆已用尽,不屑地笑道。

这次,从李耳剑上蔓延出来的是比血管粗细大上一圈的两条红线,速度没有之前快,肉眼可以追上,似乎可以躲避。夏焰和烈火没有多想,直接闪开,但那两条红线就像有生命的长蛇,紧紧追着二人移动。夏焰往东,它就往东,夏焰往西,它就往西,夏焰跳起来,它也会直线地升起。红线在空中缠绕,渐渐像难以绕开的耳机线,揉成了一团。

“烈火,烧掉它!”夏焰高声喊道。

之前因为细线难以捕捉,连砍都砍不到,但现在红线绕成一团,正是放火去烧的好时机。于是烈火召出剑影,合并为一道巨大剑身,把它投向飘在空中的线团。

李耳眼神一凛,红线瞬间绷紧,并被其收回剑中。烈火的心剑术扑了个空,夏焰却不想放过这个空隙,勇敢地施展廻影的潜行术,成功来到李耳的侧后方。夏焰将剑向前横劈,但什么都没斩到,李耳只是用步法就轻易避开了对方的攻击。

“游戏结束了。”

李耳冷冰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夏焰无意间把自己送到了对手的面前。本来,就算那些红线的速度非常快,但如果保持距离,还是可以尽力闪开。可是,夏焰现在与李耳面面相对,如果这个时候对方发动攻击的话……

夏焰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把那把血红色的精致长剑举至半空,剑尖对准了他的心脏。这个时候,就连铃音那声焦急的呼喊都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的一样。一滴冷汗从夏焰脸上渗出,顺着他的下巴,滴到了地面。夏焰讶异地发现,在这生死一线的时候,他居然还能够做出吞咽口水的动作。他的视线向四周扫去,结果愕然地发现,除了他以外的一切,都静止了!

整个世界的时间停了下来,一根红线即将抵触到夏焰的胸口,结果就这样悬停在那里,一动不动。

夏焰一脸疑惑地看向四周,眼神茫然,直到他在视野里捕捉到一抹黑红色的身影。周围的世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成了一片灰蒙蒙的颜色,只有那个身影是彩色的。那是一个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古朴典雅气息的女子。她留着一头及腰的黑色绢发,穿着一件殷红色的华美和服,脸上戴着一个狐狸面具,双手捧着一个青色的古老铜镜。

夏焰呆呆地望着她,刚想问些什么,只见女人手上的铜镜翻转,反射出的强光让夏焰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并用手去挡。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强光散去,夏焰慢慢睁开眼睛,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自己正处于一个奇异的空间。

这里天和地连在一起,几乎没有界线,放眼望去皆是一片漆黑,只是不远处的地方耸立着一扇门。那是一扇宽约五米,高度约十米的青铜巨门,巨门上胡乱插着九座宛如巨人一般的朱红鸟居,像叠罗汉那样地叠在一起,歪歪斜斜得没有规律。夏焰走到巨门前,想要伸手去推,但就算使出吃奶的力气,巨门仍纹丝不动,一点缝隙都开不出来。于是他绕着巨门转了一圈,发现那竟然就真的只是一个门,因为夏焰已经绕到了门的背后,那里没有任何东西。

这个青铜巨门不知为何,也不知道被谁放在这里,但它就只是一扇凭空而立的门而已。

“你好,我的新主人。”背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如存放了千年的乐器弹奏出的旋律。

夏焰回转过身,看到之前那个捧着铜镜的女人,不禁询问道:

“你是谁?”

女人只用一手抓握铜镜,空出来的一只手则向上移去,捏着她脸上那个狐狸面具掀了起来。被面具盘起的刘海静静地垂落,女子抬起妩媚的眼眸,展露出一副极具古典美感的白皙脸庞。

夏焰不禁看呆了,这盛世美颜,他只在梦中得见。

女人眼角弯成一抹勾人心魄的弧度,淡红色的眼妆更显一丝妖艳气息。她轻启朱唇,微微吐出话语:

“妾身玉藻前,现在是你的剑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