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五骑士李耳

  • 异世刀剑谭
  • 龙城月
  • 3432字
  • 2022-05-18 12:00:27

夏焰来到这个世界后,除了黄金剑以外获得的第一把心剑,就是原为铃音护送的那把“神刀”。不过,神刀仅仅是铃音无意间对其的称呼,其实质应该是一把妖刀,这一点从铃音对它的描述中也可以得到证实。

这把妖刀在凝结剑心之后,就像沉睡过去一样,再无回应。虽然夏焰可以将其作为武器唤出,但也仅此而已,时至今日他仍无法跟这把刀的剑灵建立联系,进行沟通,也就无法使用任何的心剑术。

但是,夏焰在与赛托斯的对战中,突然想到了一点。既然现在自己拥有复数心剑,那是不是同一时间只能召唤出一把出来呢?于是在操作廻影的时候,他悄悄地进行尝试,结果惊喜地发现,就算已将廻影握在手中,他仍然能清晰地感知到召唤其他心剑的精神通道。

而那把无名妖刀,虽然不能用来发动心剑术,但如果仅仅召唤出来作为武器使用,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赛托斯作为这个世界的人,一定也会像其他人一样先入为主地认为一名心剑士只能使用一把心剑。于是,在赛托斯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夏焰手中那把黑曜石直剑上的时候,出其不意的二刀流,成为了他生命中见到的最后光景。

鲜血如注,喷涌而出,染红了周围的冰面,喷溅在夏焰的身上。

战斗已经结束,铃音也就解除了那正二十面体的构形。冰层开始融化,赛托斯身首异处的尸体无力地瘫倒在地,那些小幽灵狼齐刷刷地仰天哀嚎一声,纷纷开始解体并融进那把白骨弯刀之内。而此时站立在旁的夏焰,如浴血的修罗,用冷冷的眼神看着那个滚落到他处的头颅,随后像是在心中做了什么了断一般地闭上了双眼。

在这一刻,恐怕任谁都无法相信,他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短暂的平静过后,夏焰感觉到右手突然不自发地抖动起来,他讶异地低头看去,只见那把雪白长刀此刻也沐浴了鲜血,那刀身就像久旱逢甘霖一般开始兴奋地颤抖。接着,鲜血隐去,仿佛是被刀身一口饮尽,让夏焰尝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但接下来,刀身停止了震颤,一切又回归于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铃音走到夏焰的身边,后者对他投来一个疲惫的眼神。随后,少女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随手一挥,冰霜在空气中凝结,随后化成露水,沾湿在夏焰的身上和脸上,稍稍洗去他沾染的血渍。

“谢谢。”夏焰无力地说道。

铃音回以一个清淡的微笑,接着看了一眼地上的那把白骨弯刀,随后将目光凝聚在夏焰身上。

夏焰承接着铃音的眼神,点了点头,随后走向一旁,拾起那把弯刀,接着将其抛向空中。

弯刀旋转了几圈之后定在半空,一道金光从夏焰胸膛射出,刹那间笼罩了刀身。接着,跟之前一样,白骨弯刀化为细屑粉末状的白色光点,慢慢融入夏焰的身体里。

脑海里开始出现画面。

一群孩子在河边玩耍,男孩们用石子玩着打水漂的游戏,女孩们围成一圈笑嘻嘻地翻着花绳,一派和乐融融的景象,却有另外一个男孩独自一人坐在离岸边稍有一段距离的大树下,对这个气氛格格不入。

一个女孩走到他的身边,对他友善地说道:

“赛托斯,一个人坐在这里多没劲啊,要不跟我们一起玩吧?”

男孩对其不理不睬,一个人把玩着地上的枯枝败叶。

那群在扔石子的男孩们看到了,立马对其指指点点,脸上浮现戏谑的神情。其中一个领头的孩子带着嘲讽的口吻喊道:

“这就对了嘛,赛托斯还是适合和女孩子一起玩,哈哈哈哈!”

随后,那群男孩就开始起哄,笑声越来越大,弄得那个来邀请他的女孩子也变得很不好意思,害羞地走开了。

男孩不加理会,继续用枯枝戳着地上的树叶,只是手上的力道跟那些笑声一起,变得更大了些。

突然,一只蜻蜓飞到了男孩的手上。他冷冷地注视着这个渺小的生物,随后用手一抓。蜻蜓扑腾着翅膀想要挣扎,男孩就把蜻蜓的翅膀都撕了下来,只留下一个躯干无力地落在地上,扭曲地挣扎。男孩就这样冷冷地看着,直到它再无动静。

赛托斯从小就因为长着一张跟女人一样柔美的脸孔而不断遭受别人的耻笑。他的父母早早送他参了军,似乎觉得在军队的磨练下,他们的儿子能迅速长成一个为人信赖的男子汉。但是,等到了军中,赛托斯又因为自己那张秀气的脸而成为其他人欺负的对象。

赛托斯恨透了这个世界,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习惯于戴着头盔,把自己全副武装,藏起了自己软弱的一面。但是,熟悉他的士兵们,还是会在长官不注意的时候,聚在赛托斯的身边,取下他的头盔,嘲笑他的面容。

一个无星之夜,明月高悬,赛托斯来到军营外的森林里散心,无意间走入一片古墓,听到了一个声音。他顺着声音的指引,来到一个无名的墓碑下,挖出了一把白骨材质的细长弯刀。

一匹燃烧着冷火的幽灵狼凭空出现,告诉赛托斯自己叫做斯库尔。在月光的见证下,赛托斯和它缔结了一生的契约。

成为心剑士以后,没有人敢再欺负他,但是他的习惯却没有再改过来。他仍旧穿着全身套的铠甲,把面容和表情藏在头盔之中。那些曾经欺负过他的士兵们,在他升职之后,都被秘密地处以极刑,无一例外。从此以后,知道他面甲下秘密的人已全部不在人世,因为他的个性冷酷和残忍,也没有人敢去过问。

夏焰回过心神,叹了一口气。原来不管是多么坏的恶人,背后总有一些原因和动机,促使他们成为今天的自己。

夏焰俯瞰心海,自己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来,已经凝结了五个剑心。除了最初那把神秘的黄金剑,依次是无名妖刀,廻影,哈维尔生前所拥有的的加尔姆,以及赛托斯的这把斯库尔。黄金剑无法作为心剑使用,但却具备很多神秘的功效,目前还不清楚具体来历。无名妖刀只能作为武器使用,剑灵未现,心剑术不详。廻影作为夏焰的主力武器,目前正在不断积攒契合度,也就是剑灵所说的羁绊值,按照夏焰现在的感觉,能开出的影域面积和操控物体进行影渡的距离都有明显增加,甚至冥冥中夏焰感觉的到,这把心剑的能力远不止这么多,他现在能使用的只是廻影能力的冰山一角,还有更多隐藏的技能没有被挖掘出来。想必随着夏焰与廻影契合度的增加,这些能力也渐渐地能被感知和掌握吧。

然后是加尔姆,这把心剑的能力简单粗暴,但是副作用也很明显,心智下降的效果在对战中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在没有彻底研究好该怎么使用这把心剑的时候,夏焰绝不会轻易拿出它来。

最后是斯库尔。作为召唤型的心剑,它的能力夏焰之前已经推断出来了。现在成为自己的所有物后,就更加明确。不过在拥有了这把心剑之后,夏焰头脑中出现了一个新的设想,如果这个设想可以实现的话,对以后的战斗是大有助力的。具体的话,还需要回去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静心地做些实验才行。

在对所拥有的全部心剑做出一番审视后,夏焰思路渐渐清晰,也就对以后的战斗更有把握。这是夏焰这个人的特质,他的优点就是学习和适应能力强。遇到任何问题,总是善于总结和归纳,并找出适合自己的一套方法来。

赛托斯死后,整个战场就不那么热闹了。不管在什么世界,指挥官一死,军中的士气势必都将大大地受到影响。只见那些帝国士兵们此刻大有一副丢盔卸甲,缴械投降的觉悟。

烈火看着那个站立在风尘中的少年,不自觉地笑了出来。不只是他,那些炎狼佣兵团的团员们,也都咧开嘴大笑着。虽然他们的人数目前只剩下少数精锐,但是战斗终于结束了,他们赢了。

欢呼声此起彼伏,他们冲着夏焰高举双臂,挥舞着刀剑。

夏焰迎着他们的欢呼,目光与烈火交汇,两个人都发自内心地笑了。

是啊,战斗结束了。

……

咻!

空气中突然响起了一道尖锐到极点的嘶鸣声,像是用钢叉刮过金属器皿的声音,令人汗毛直竖。

四个本来还在大笑的团员们,笑容突然凝固在脸上,瞪大的双眼中写满了惊恐和不解。他们的胸口处,皆是出现了一个细小的针孔,正缓缓渗出鲜血。他们面朝大地倒下,随后一动不动。

“小心!”身旁铃音大声呼喊,夏焰自从认识这个少女以来,还从未见其如此惊慌。

一道冰墙横插在夏焰背后,空气中又有一道尖锐的嘶鸣,直冲夏焰而来。

夏焰根本没有机会转身,他只来得及偏转过头。就看到那厚实的冰墙在一瞬间碎裂成块,而自己的肩膀被什么东西一下子贯穿,疼痛是在过了几秒后才被感觉到的。他睁大眼睛低头看去,一条红色的细线从远处连接着他的身体,并从另一侧肩膀的地方穿了出来。穿出来的部分正在上下蠕动,宛如活动的血管一般。

疼痛越来越剧烈,夏焰想要去把这根线拔出来的时候,细线却突然向回收缩,只留下肩膀处一个细小的空洞,正汩汩往外流着鲜血。

夏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捂着肩膀无力地跪下,还好铃音扶住了他,没让他瘫倒在地。

一个声音在背后很远的地方冷冷地响起,那个声音说道:

“真是一场闹剧。”

夏焰转身看去,在矿场的入口处,一队身穿帝国制式铠甲的士兵们整齐地列成两队,跟随着一个身穿白银铠甲的男人,那个男人骑在马上,手中握着一把血红色的精致长剑。

“第五骑士,李耳……”铃音的声音在一旁低吟,夏焰看着那个身影,感受到了一种至今为止从未体会过的,深入骨髓的寒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